落霞小说

第四篇 抓兔子 · 0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个嘛,你自己想吧,你说你是我俩的头脑。问问你自己几个问题:DV-5都在什么时候失常?那个‘手指’说是什么时候?是遭到坍塌威胁,或坍塌真正发生时;是在安置精密剂量的爆炸物时;是在碰到一个棘手的矿层时。”

“换句话说,是在危急的时候。”鲍尔激动地说。

“对!当你预期它会发生的时候!找我们麻烦的,就是那项个体主动性因素。正是在危急又无人在场的情况下,个体主动性被绷得最紧。好,合乎逻辑的推论是什么呢?我们如何能在我们希望的时间和地点使他们停下来?”他得意洋洋地顿了一下(开始陶醉在自己的角色中),就在明显的答案来到鲍尔嘴边之际,他抢先一步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就是制造我们自己的危急状况。”

鲍尔说:“麦克——你说得对。”

“谢谢你,伙伴。我就知道自己总有这么一天。”

“好啦,省省冷嘲热讽吧。我们把它留给地球;把它保存在罐子里,用来撑过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吧。现在说说,我们能制造什么危急状况?”

“如果这里不是没有空气的小行星,我们可以来个水淹矿坑。”

“真是妙语如珠,”鲍尔说,“真的,麦克,你会让我笑破肚皮。一场轻微的坍塌如何?”

多诺凡紧抿嘴唇,然后说:“我看可以。”

“太好了,让我们动手吧。”

当鲍尔在怪石嶙峋的旷野,沿着曲折的路线前进时,他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阴谋分子。在弱重力场中,他蹒跚地越过凹凸的地表。路上的岩石被他踢得四散纷飞,溅起阵阵无声的灰色砂尘。不过,在他心里,他却自认正踏着谨慎的、鬼祟的步子前进。

他说:“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是吗?”

“我想是吧,格里。”

“好的。”鲍尔悲观地说,“但如果任何‘手指’来到我们附近二十英尺内,不论我们是否在他的视线上,他都会感测到我们。我希望你知道这一点。”

“当我需要进修机器人学基本课程时,我会正式将申请表呈交给你,一式三份。从这里往下走。”

现在他们来到坑道,于是连星光都消失了。两人摸索着坑壁前进,偶尔打开手电筒照照前方。鲍尔还伸手摸摸雷管枪的保险栓。

“你认识这条坑道吗,麦克?”

“不很熟,这是新挖的。我想根据我从显像板看到的,我该认得出来,不过……”

漫长的几分钟过后,麦克又说:“摸这里!”

鲍尔用包覆着金属的手掌按向墙壁,手指感到一阵轻微的震动。自然,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爆炸!距离我们很近。”

“把眼睛张大点。”鲍尔说。

多诺凡不耐烦地点了点头。

一道青铜色光芒掠过他们的视野——在他们回过神来之前,它已倏来倏去消失无踪。两人在寂静中紧贴在一起。

鲍尔悄声道:“你想他感测到我们了吗?”

“希望没有,但我们最好绕到他们侧面。走右前方第一条支道。”

“万一我们完全走岔了呢?”

“好吧,你打算怎么做?回去?”多诺凡凶巴巴地咕哝,“他们就在方圆四分之一英里内。我刚才正在显像板上观察他们,对不对?而且我们只剩两天时间……”

“喔,闭嘴,你在浪费你的氧气。这里是不是一条支道?”手电筒闪了闪,“没错,咱们走。”

震动变得显著许多,脚下的地面也在不安地颤抖。

💦 落 | 霞 | 小 | 说

“这是好现象,”多诺凡说,“不过,千万别波及我们。”他忧心忡忡地用手电筒照向前方。

现在,他们半举起手就能碰到坑道的顶端,那些支柱都是新架设的。

多诺凡犹豫起来。“死路一条,我们回头吧。”

“不,慢着。”鲍尔笨手笨脚地挤到前面,“前头是不是有光线?”

“光线?我完全没看到。这底下怎么会有光线?”

“机器人发的光。”他手脚并用,爬上一个低缓的斜坡。多诺凡耳中传来他嘶哑焦急的声音:“嘿,麦克,上来这里。”

那里果然有光亮。多诺凡爬了上去,越过鲍尔伸直的双腿。“一个洞口?”

“是的。他们一定正在从另一侧挖掘这条坑道——我这么想。”

多诺凡摸了摸这个洞口的粗糙边缘。在电筒光芒的谨慎照耀下,看得出另一头是个较大的坑道,而且显然是一条主干道。可是这个洞口太小,成人无法通过,就连两人同时看出去都有困难。

“那边什么也没有。”多诺凡说。

“好吧,现在没有。但一秒钟前一定有,否则我们不会看到光亮。小心!”

周围的坑壁左右摇晃。他们感到一阵冲撞,一股细微的尘土如雨点般落下。鲍尔小心地抬起头,又朝洞口看了看。“没错,麦克,他们在那里。”

闪闪发光的机器人群集在五十英尺外的主干道上,金属手臂正卖力地清理刚炸下来的碎石堆。

多诺凡急切地催促道:“别浪费时间。他们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工,下次爆炸就可能波及我们。”

“看在圣彼得的份上,别催我。”鲍尔备好雷管枪,双眼焦虑地在昏暗的背景中寻找目标——唯一的照明只有机器人发出的光亮,以致连圆石与阴影都无法分辨。

“坑顶有一块,看到没有,几乎在他们头上。刚才的爆炸没怎么摇撼它。如果你能射中它的基部,一半的坑顶都会崩塌。”

鲍尔沿着那根模糊的手指望去。“行!现在你紧盯着那些机器人,祈祷他们别离开坑道那部分太远,他们是我唯一的光源。七个都在那里吗?”

多诺凡数了数。“七个都在。”

“好吧,那么,看着他们。看着每一个动作!”

他将雷管枪举了起来,做好射击准备。多诺凡则定睛望着,诅咒着,还不时眨眨眼,挤出眼中的汗水。

发射了!

随即传来一阵巨响,以及一连串猛烈的震荡,接着是一股强大的推力,将鲍尔重重甩到多诺凡身上。

多诺凡吼道:“格里,你把我撞开了,我什么也没看到。”

鲍尔狂乱地四下张望。“他们在哪里?”

多诺凡陷入麻木的沉默。机器人早已失去了踪影,四周有如冥河般黑暗。

“你想,我们把他们埋葬了吗?”多诺凡以颤抖的声音问。

“我们下到那里去,别问我心里在想什么。”鲍尔以惊人的速度向后爬。

“麦克!”

跟在后面的多诺凡停下脚步。“现在又有什么问题?”

“慢着!”鲍尔急促而不规则的呼吸声传入对方耳中,“麦克!你听见了吗,麦克?”

“我就在这里。怎么回事?”

“我们被封住了。把我们震倒的不是五十英尺外的坑顶崩塌,而是我们自己的坑顶。震波把它震下来了。”

“什么!”多诺凡爬到坚硬的障碍物之前,“打开手电筒。”

鲍尔依言照做,却连兔子能钻过去的洞都找不到。

多诺凡轻声道:“好啦,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他们浪费了一点时间与一些膂力,试图移开那些封死坑道的落石。此外,鲍尔还试图扯动原先那个洞口的边缘。有那么一下子,鲍尔甚至举起雷管枪。可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开枪无异于自杀,而他心知肚明。于是,他坐了下来。

“你知道吗,麦克,”他说,“我们实在是把事情搞砸了。大卫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仍然毫无线索。这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们弄巧成拙。”

多诺凡吃力地向前望去,可惜他的好眼力在黑暗中完全派不上用场。“我不愿让你心神不宁,老兄,但姑且不论我们对大卫的问题知道多少,我们或多或少陷在这里了。如果无法脱困,伙伴,我们就会死掉,死——掉。总之,我们还有多少氧气?不超过六小时。”

“这点我想到了。”鲍尔的手伸向早已快憋死了的八字胡,却徒劳地叮当一声撞在透明视罩上,“当然,这段时间中,我们能让大卫轻易把我们挖出来,只不过我们那场了不起的危急状况,一定早已把他吓跑,而他的无线电又失灵了。”

“这不是很妙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