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抓兔子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机器人离去后,多诺凡望着鲍尔。

“这个嘛……”

鲍尔似乎决心把八字胡连根拔起。“他的正子脑中,电流没有任何问题。”

“我可不愿意那么肯定。”

“喔,木星啊,麦克!脑子是机器人最可靠的部分,它在地球上经过五重检验。若是他们完美无缺地通过实地测试,就像大卫这样,那就根本没有脑部发生故障的机会。那个测试涵盖了脑中每一条关键径路。”

“所以我们得到什么结论?”

“别催我,让我抽丝剥茧一番。躯体发生机械故障的可能性仍是有的。这就是说,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大约有一千五百个电容器、两万个独立的电路、五百个真空光电管、一千个继电器,以及其他成千上万的复杂零件。此外,还有那些神秘莫测、谁也一窍不通的正子场。”

“听好,格里,”多诺凡像是走投无路般急迫,“我有个想法。那个机器人也许在说谎,他从未……”

“机器人不会故意说谎,你这个傻瓜。假使我们手边有麦寇尔迈克-卫斯理测试器,我们就能在二十四或四十八小时内,对他体内各个零件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可是仅有的两台‘麦-卫测试器’都留在地球,而且它们重达十吨,架设在混凝土基座上,根本不能搬动。这是不是很妙?”

多诺凡一拳打在书桌上。“可是,格里,他只有当我们不在时才出问题。这件事——有那么——一点——邪门。”他连续重击书桌,为这句话加强语气。

“你,”鲍尔缓缓道,“令我厌恶。你是冒险小说看太多了。”

“我想要知道的是,”多诺凡叫道,“我们要拿这件事怎么办?”

“我告诉你怎么办。我要在我的书桌正上方装个显像板,就在这面墙的这个部分。你看!”他用手指朝那个位置猛力一戳,“然后无论他们在矿坑哪一部分工作,我都要把焦点对准那里。我打算用这个办法监视,就这么办。”

“就这么办?格里……”

鲍尔从座椅中起身,以双拳抵住书桌。“麦克,我的日子不好过。”他以疲倦的声音说,“一周以来,你都在拿大卫折磨我,说他出了问题。你知道他是怎么出问题的吗?不!你知道这个问题长得什么样吗?不!你知道问题的来由吗?不!你知道是什么使他突然发作的吗?不!你知道任何一点线索吗?不!我知道任何一点线索吗?不!所以你要我怎么办?”

多诺凡向正前方挥出手臂,做了一个含糊而夸张的手势。“你问倒我了!”

“所以我再跟你说一遍。在我们着手治病前,首先必须查出那是什么病。炖兔肉的第一步,是先抓到那只兔子。好啦,我们必须抓到那只兔子!现在你给我出去。”

多诺凡以疲倦的目光,望着他的实地测试报告大纲。一来他累了,二来,当许多事尚未解决之际,又有什么好报告的?他感到十分愤慨。

他说:“格里,我们落后进度几乎有一千吨。”

“你,”鲍尔头也不抬地答道,“告诉我些我不知道的事。”

“我想要知道的是,”多诺凡突然粗暴地说,“为什么我们总是和新型机器人纠缠不清。我终于想通了,对我的舅公而言足够好的机器人,对我而言也足够好。我拥护试验过的、不会出错的东西。时间是最好的考验——优良、结实、老式的机器人绝不会出问题。”

鲍尔将一本书不偏不倚丢过去,把多诺凡从椅子上砸了下来。

“过去五年来,你的工作,”鲍尔以平静的口吻说,“就是在实际运作状况下,为美国机器人公司测试新型机器人。因为你我不够精明,以致表现出我们精通这项工作,而这些最棘手的差事就是我们的奖赏。这,”他用手指朝多诺凡的方向虚戳一记,“是你的工作。根据我个人的记忆,美国机器人公司录用你后大约五分钟,你就开始发牢骚。你为什么不辞职呢?”

“好吧,我告诉你。”多诺凡打个滚,趴到地上,用力抓着一头蓬乱的红发,借此撑住他的脑袋。“这牵扯到一项原则。毕竟,身为故障检查员,我在新型机器人的发展中占了一席之地。原则上,我要助科学进展一臂之力。但可别误会我,使我干下去的并不是这个原则,而是他们付给我的薪水。格里!你看!”

鲍尔被多诺凡的狂叫吓了一大跳,他的眼睛随着后者的目光望向显像板,两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他悄声道:“天啊——地啊——木星啊!”

多诺凡气喘吁吁地爬起来。“看看他们,格里,他们发癫了。”

鲍尔说:“拿两套太空衣来,我们到现场去。”

他望着显像板中那些机器人展现的姿态,现在他们排成一组前进队形。在这颗没有空气的小行星上昏暗的峭壁之前,他们流畅的动作好似青铜色的光辉。而在他们自身的黯淡光芒照耀下,那些满是粗糙凿痕的坑壁正在无声无息地向后退,还不时映出几个朦胧飘忽的暗影。他们七个动作一致,由大卫领头,齐步向前走。他们以恐怖的同步动作转身,并借着轻松异常的队形变换(颇似月球露天剧场中的舞者)融成一体。

多诺凡取来太空衣。“他们和我们决裂了,格里,这可是军事操演。”

“就你的所见所闻,”对方冷冷地答道,“这也可能是一系列的柔软体操。或者,大卫也许心生幻象,以为自己是个舞蹈老师。你开口前最好三思,三思之后最好闭嘴。”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多诺凡气得龇牙咧嘴,以夸张的动作将一柄雷管枪插进身侧的空皮套中。他说:“无论如何,你看到了。没错,我们总是和新型机器人打交道。我承认,这是我们的工作。可是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律会出毛病呢?”

“因为,”鲍尔怏怏地说,“我们受到诅咒。走吧!”

坑道内的黑幕有如天鹅绒般深厚,在手电筒的光圈所不及的远方,闪烁着机器人的光芒。

“他们在那里。”多诺凡低声说。

鲍尔紧张地悄声道:“我一直试图用无线电联络他,但他没有回答。无线电线路大概坏了。”

“那么,我庆幸设计师尚未发明能在绝对黑暗中工作的机器人。我可不愿在失去无线电通讯的情况下,被迫在漆黑的矿坑里寻找七个疯机器人。还好,他们像该死的放射性圣诞树那样发光。”

“爬到上面那个突起处,麦克。他们朝这里来了,我要在近距离观察他们。你爬得上去吗?”

多诺凡轻哼一声便跳了上去。此地的重力远低于地球正常值,但由于穿着厚重的太空衣,他们并未捡到多少便宜,而且这是将近十英尺高的一跃。紧接着,鲍尔也上去了。

其他的机器人排成一列纵队尾随着大卫。在机械性的节奏中,他们忽而转换成双列,忽而又恢复单列,看不出什么规律。这些操演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大卫却始终没有回头。

操演戛然而止时,大卫与他们两人相距不到二十英尺。从属机器人拆散了队形,等了一会儿,便哗啦啦一哄而散——跑得非常快。大卫望了望他们的背影,然后慢慢坐下来,以非常近似人类的动作,将他的头枕在一只手上。

鲍尔的耳机中响起他的声音:“你在那里吗,老板?”

鲍尔对多诺凡招招手,便从突起处跳了下来。

“好啦,大卫,这是怎么回事?”

机器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前一刻,我还在十七号坑道对付一个棘手的露头,下一刻就察觉附近出现人类,而且发现自己离主干道有半英里远。”

“那些从属现在去哪儿了?”多诺凡问。

“当然是回去工作。损失了多少时间?”

“不多,别放在心上。”接着,鲍尔又对多诺凡说,“留下来陪他,直到这班结束。然后,赶紧回来。我有了一些想法。”

多诺凡三小时后才回来,看来十分疲倦。

鲍尔说:“怎么样?”

多诺凡疲乏地耸了耸肩。“你看着他们的时候,从不会出任何问题。丢给我个烟屁股好吗?”

红发多诺凡很夸张地仔细点燃那节香烟,又仔细吐出一个烟圈。“我慢慢把问题想通了,格里。你也知道,就机器人而言,大卫拥有古怪的背景,而他手下还有六个绝对服从的机器人。他对这些从属机器人握有生杀大权,这点一定影响到了他的精神状态。假如他觉得有必要强调这个权力,才能满足他的自我……”

“直接说重点吧。”

“重点就在这里。假如这是穷兵黩武的心态,假如他正在为自己成立一支军队,假如他以军事演习训练他们,假如……”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