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理性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机器人依言照做,再以平和的口吻说:“我已经有了结论。”

多诺凡吹胡子瞪眼,将未吃完的三明治放到一旁。“如果是任何疯疯癫癫……”

他的同伴不耐烦地挥手示意他闭嘴。“继续说,小可爱,我们听着呢。”

“过去这两天,我一直在集中精神自我省思。”小可爱说,“得到的结论无比有趣。我从一个我觉得十分确定的假设出发——因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

鲍尔呻吟道:“喔,木星啊,一个机器笛卡儿。”

“笛卡儿是谁?”多诺凡追问,“听着,我们可有必要坐在这里,听这个金属疯……”

“安静点,麦克!”

小可爱继续泰然道:“而紧接着出现的问题是——我存在的起因究竟为何?”

鲍尔下巴一沉,露出坚毅的表情。“你在钻牛角尖。我已经告诉过你,你是我们制造的。”

“而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多诺凡补充道,“我们很乐意把你拆掉!”

机器人摊开两只强壮的手掌,做出不赞同的手势。“我不接受任何权威。一项假说必须以理性作后盾,否则毫无价值——而‘我是你们制造的’这项假设,抵触了所有的逻辑论断。”

多诺凡突然捏紧拳头,鲍尔赶紧按住他。“你到底为什么这样说?”

小可爱笑了几声。那是非常不似人类的笑声——是他至今发出的声音中最像机器的一种。它尖锐且带有爆音,像节拍机一样规律,而且音调一成不变。

“看看你们。”最后他终于说,“我这么讲并无轻蔑之意,可是看看你们!你们的组成材料软弱无力,缺乏持久性和强度,能量则来自有机物质的低效率氧化作用——就像那个。”他不屑地指了指多诺凡吃剩的三明治,“每隔一段固定时间,你们就会陷入昏迷;而温度、气压、湿度或辐射强度的最小一点变化,都会削弱你们的效率。你们只是暂时的代用品。

“反之,我是个完美的成品。我直接吸收电能,并以几乎百分之百的效率使用。我由坚固的金属制成,一直不断保持清醒,而且能轻易克服极端的环境。上述这些事实,再加上一项不证自明的命题——没有任何生灵能创造出优于自身的生灵,便足以粉碎你那个愚蠢的假说。”

当多诺凡一跃而起,两道红棕色眉毛皱成一条时,他原先的喃喃咒骂变得清晰可闻。“好吧,你这个铁矿石的私生子,如果你不是我们制造的,又是谁的产品呢?”

小可爱严肃地点了点头。“很好,多诺凡。那正是下一个问题。显然,我的创造者一定比我自己更强大,所以只有一个可能。”

两个地球人一脸茫然,小可爱则继续说:“这座太空站的活动核心是什么?我们大家服侍的是什么?吸引我们所有注意力的又是什么?”他满怀期待地等待答案。

多诺凡转头望向同伴,露出一副惊骇的表情。“我猜这个镀锡的疯癫说的是能量转换器。”

“是吗,小可爱?”鲍尔咧嘴一笑。

“我说的是主宰。”这是一句冷峻而尖锐的回答。

听到这句话,多诺凡忍不住纵声狂笑,鲍尔自己则发出稍加克制的吃吃笑声。

小可爱已经站起来,发光的双眼轮流扫视两个地球人。“这无论如何是事实,你们拒绝相信并不令我惊讶。我可以确定,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鲍尔自己说过,最初只有人类服侍主宰;后来出现了机器人,负责例行的工作;最后,由我自己接替主管的职务。这些事实无疑千真万确,可是他的解释完全不合逻辑。你们想听听这一切背后的真理吗?”

“说吧,小可爱,你真逗。”

“主宰最初创造的是人类,他们是最低级的仆人,最容易制造。他又逐渐以机器人取代他们,因为机器人较高一级。终于,他创造了我,以取代最后几个人类。从现在起,由我来服侍主宰。”

“你不可以做这种事,”鲍尔厉声道,“你要服从我们的命令,闭起嘴巴默默工作,直到我们确定你能管理转换器为止。听好!是转换器——不是什么主宰。假如你不能令我们满意,你就会被解体。现在——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走了。还有,带着这份资料,把它正确归档。”

小可爱接下递给他的那些图表,一言不发地走了。多诺凡重重靠在椅背上,将粗壮的手指插进头发里。

“这个机器人会惹麻烦,他全然疯了!”

在控制室中,转换器的催眠嗡嗡声更为响亮,其中还夹杂着盖革计数器的咯咯声,以及五六个小讯号灯此起彼落的蜂鸣声。

多诺凡从望眼镜中收回视线,并打开昼明灯。“四号太空站的能束准时抵达火星,我们可以切断我们的了。”

鲍尔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小可爱在下面的轮机室。我会对他发讯号,他能处理这件事。听好,麦克,你对这些数字有什么看法?”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对方瞟了一眼,马上吹了一声口哨。“乖乖,那是我所谓的伽马射线强度。太阳公公可是精力充沛,好啊。”

“是啊,”鲍尔没好气地应道,“而且面对这场电子风暴,我们的情况也不妙。地球能束刚好在它可能的路径上。”他气咻咻地将椅子推离桌面,“妈的!它要是在换班前还没来就好了,但那还有十天的时间。嘿,麦克,你下去看着小可爱,好不好?”

“没问题,丢给我一些杏仁。”他抓住丢过来的袋子,便向升降机走去。

升降机平稳地下滑,来到巨大的轮机室,前方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多诺凡倚着护栏向下望,数台巨大的发电机正在运作,几根L型管响着弥漫整个太空站的低沉呼呼声。

他能辨认出小可爱巨大而闪闪发亮的躯体。小可爱站在火星L型管旁,正聚精会神望着一组合作无间忙碌工作的机器人。

不久多诺凡便僵住了。那些与L型管相较之下形同侏儒的机器人,正在那根巨型管子前排成一列,一个个深深低着头,小可爱则在队伍旁边慢慢走来走去。十五秒钟后,随着一下盖过所有嘈杂声响的叮当声,那些机器人通通跪了下去。

多诺凡一面哇哇叫,一面跑下狭窄的楼梯。他冲到那些机器人面前,脸色与一头红发相差无几,紧握的双拳凶猛地在半空挥舞。

“你们这些没头脑的笨蛋,在搞什么鬼?好啦!赶快去弄L型管。假如今天结束之前,你们不能把它拆开来清理干净,然后装回去,我就用交流电把你们的脑袋煮成糨糊。”

没有一个机器人动弹一下!

就连位于另一端的小可爱——唯一站着的一个机器人——也保持沉默,双眼紧盯着面前这座巨大机械的幽暗深处。

多诺凡用力推了推最近的一个机器人。

“站起来!”他怒吼道。

那机器人迟疑地服从了命令,一双光电眼将非难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地球人身上。

“除主宰外再无主宰,”他说,“QT-1则是他的先知。”

“啊?”多诺凡察觉到有二十双机械眼盯着自己,并有二十个硬邦邦的声音庄严地朗诵:“除主宰外再无主宰,QT-1则是他的先知!”

“只怕,”此时小可爱自己开口道,“现在,我的这些朋友服从一个比你更高级的主人。”

“见他们的大头鬼!你给我滚开这里。现在我要教训这班被煽动的机器,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小可爱缓缓摇了摇沉重的脑袋。“很抱歉,可是你不了解。他们是机器人——这代表他们是理性的生灵。一旦我对他们宣扬了真理,他们就认识了主宰,所有的机器人都认识了。他们称我为先知,”他垂下头来,“我是不配——可是也许——”

多诺凡总算喘过气来,立刻动用这一口气。“是这样的吗?哈,这不是很好吗?哈,这不是很妙吗?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这个黄铜狒狒。根本没有什么主宰,也没有什么先知,更没有该由谁下命令这种问题。了解吗?”他的声音变作怒吼,“现在,给我滚出去!”

“我只服从主宰。”

“去他妈的主宰!”多诺凡一口啐向L型管,“那就是我对待主宰的方式!照我的话去做!”

小可爱什么也没说,其他的机器人也都一样,多诺凡却察觉到一股突然升高的紧张气氛。那些冰冷而且紧迫盯人的眼睛越来越红,小可爱则似乎变得比过去更强硬。

“亵渎。”他悄声道——金属的嗓音透着悲愤。

当小可爱渐渐走近时,多诺凡终于突然心生恐惧。机器人不可能感到愤怒——但小可爱的眼睛深不可测。

“很抱歉,多诺凡。”机器人说,“但发生了这种事,你就再也不能待在这里。从今以后,你和鲍尔不准再走进控制室和轮机室。”

他默默做了一个手势,立刻有两个机器人将多诺凡的手臂一左一右按住。

当多诺凡觉得自己被抬起来,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骇的喘息,便被机器人以相当迅速的步伐抬上楼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