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骷髅坛城

顾非鱼2017年12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东方第一缕阳光照在宁静的水面上时,唐风走到了往生海边。一阵金色的磷光泛起,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起了变化,水下像是有一个……不,也可能是很多个泉眼正源源不断地向水面上喷薄而出,直至唐风面前的水完全沸腾起来。唐风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沸腾的水面。那下面有什么?骷髅坛城,还是无数的巨蟒?

水面慢慢地分开,一团云雾之后,那个戴面具的女子又出现了。只是……只是这次戴面具的女子是从水下出来的,她慢慢地向岸上漂移而来。让唐风吃惊的是,这女子身上竟不带一滴水花!

唐风还是本能地向后退去,没退两步,就靠在了那块怯薛军碑上。戴面具的女子在离唐风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唐风还是无法从她那黑洞洞的眼眶中看到眼睛。那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面具后面究竟是一张怎样的脸庞?

唐风还在胡思乱想,那女子先开口了:“你还好吗?”

“不……不太好!我们找不到进入宓城的通道。”唐风说道。

“那都是因为八思巴这个和尚,是他封堵了进入宓城的通道。”戴面具的女子平静地说道。

“他?八思巴为什么要封堵进入宓城的通道?”唐风对女子的话有些吃惊。

“因为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蒙古与西夏的战争持续了一个甲子,党项人让他们吃尽了苦头,成吉思汗死在了西夏,忽必烈也险些丧命于此,所以八思巴不想让党项人再拥有这里,再占据这座城市!”那女子说到这儿,突然话锋一转,问唐风,“你一定听说过继迁老王地斤泽起事的故事吧?”

唐风点点头:“我知道,当年党项族首领李继捧被诱入宋朝,被迫交出五州之地,归附宋朝。李继捧的族弟继迁不肯屈服,仅带数百人出奔沙漠瀚海之中的地斤泽,抗宋自立。经过继迁、德明两代西平王,再到昊王,三代君主几十年的努力,党项人重新壮大起来,建立了西夏,并与宋、辽抗衡数百年!”

戴面具的女子微微颔首:“你说得不错。李继捧献出五州之地的时候,党项人几乎要亡国灭种,只有继迁老王不肯屈服,仅带了区区数百人,逃到沙漠中的地斤泽,整个西夏的基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你现在该明白为什么昊王将这里命名为‘宓城’了吧?宓是我们民族起源的地方,我们党项民族纵横草原大漠上千年,几番沉沦又几番崛起,只要还有不肯屈服的党项人回到这里,就能在此重新发展壮大,宓城就像是党项人的一粒种子。当年昊王看西夏境内东、南、西面皆有重镇驻守,唯有北面空虚,又见此地绝险,易守难攻,危难之际可作又一个地斤泽,所以在此建城,并派最骁勇善战的族人驻守此地,期望它能在党项危亡之时发挥像地斤泽那样的作用,成为民族复兴的源头。”

“我明白了。所以当蒙古大军花费几十年,死伤无数,攻下宓城后,八思巴不希望以后还有党项人回到这里重新复兴党项的基业,于是封堵了通往宓城的道路,并且不让刘秉忠将此事记录下来,以至于后人根本不知道这段秘史。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八思巴用什么办法封堵了通往宓城的通道呢?”唐风心中依旧写满了疑问。

戴面具的女子沉吟许久,并不回答唐风的问题。唐风焦急地盯着女子的面具,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唐风极力想看清楚面具背后的那张面孔,可是他看到的只是一副面具,——一副面无表情的面具。她在想什么?还是已经灵魂出窍?为什么不说话,不回答我的问题?

唐风盘算着心中一连串的疑问,这时,戴面具的女子突然向前走了两步,几乎就要和唐风靠在一起。不知怎的,这时唐风却不敢再直视女子的面具,他手足无措,不知戴面具的女子想要做什么。那女子仿佛也在注视着唐风,突然,他转过身,和唐风并排站在水边。紧接着,唐风就见那女子又缓缓地举起了右手,每次当她举起右手的时候,自己就要倒霉!这次当唐风看到戴面具女子这个动作时,浑身不自觉地一颤,虽然这次女子的右手并没有指向自己,而是指向了水面。

还没等唐风明白过来,就听到一声极其沉闷的声响。那声音并不大,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但是唐风却感到脚下的大地微微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往生海辽阔的水面开始沸腾起来,像是水下有无数个泉眼,不断喷涌而出……

片刻工夫,水面又恢复了平静。唐风正在诧异,就觉着水面似乎开始下降,水面依然很平静,但是水面的下降却很明显。唐风半张着嘴巴,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唐风看见在退去的水面下,一条碗口粗的巨蟒正吐着芯子,盯着自己。唐风大惊失色,再看身旁那戴面具的女子,却不见了踪影……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唐风惊叫着,他想要睁开双眼,却被强烈的日光刺得睁不开。

唐风又做了一个噩梦,当他醒来时,天光已大亮。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回忆刚刚那个算不上噩梦的噩梦,就感到身子下面的白色沙粒开始微微跳动起来。他忙坐起身,却见韩江、梁媛、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并没在自己身旁,而是一字排开,直挺挺地站在往生海边上。

唐风刚想站起来,又感觉到大地微微晃了一下。“这……这是怎么了?地震了吗?”唐风大声冲韩江他们喊道。

“不!这……这不是地震,是奇迹!”韩江大叫起来。

“奇迹?!”唐风忙跌跌撞撞地冲到韩江等人身边。

“看,今天没有下雾,太阳刚升起来,你昨天苦苦等待的奇迹终于来了!”韩江望着前方的水面,喃喃地说道。

“奇……奇迹真的出现了……”唐风这才发现,往生海的水位又开始下降了,此刻已经退到了怯薛军碑碑座以下一米多的位置,并且水位还在下降。这种下降速度似乎并没有刘秉忠在碑文中提到的那么快,昨天他们遭遇的涨水和退水也并没有碑文中记载的那么悬乎,但一切确实和碑文里记载的很像——水位明显在下降。

当往生海的水位下降到怯薛军碑碑座下两米的位置时,梁媛首先发现了异常:“你们看,那是什么?”

他们顺着梁媛手指的方向望去,左前方的海子边上露出了一大片芦苇,而在离芦苇有三十余米的水面上,有一大片阴影正缓缓地从水中显露出来。

“是……是坛城,是骷髅坛城!”唐风惊诧地半张着嘴巴,不知是从嘴里,还是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水位像是被人为操纵似的,缓慢而地精确地在下降!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那一大片阴影慢慢显露了出来,白花花的一大片。果如传说和碑文上的记载一样,往生海水退之后,骷髅坛城露出了水面。

此时,骷髅坛城上面的部分已经清晰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大家无不惊讶,因为虽然他们已经在脑中无数次地想象过骷髅坛城的形制和规模,但是他们的想象与真正的骷髅坛城比起来,就都不值得一提了!只见坛城上部密密麻麻互相垒叠着白色的骨骸,规整而宏大,坛城的每一片区域都巧妙地使用不同的骨骼部位互相叠加穿插,像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随着水位的不断下降,更让唐风他们吃惊的是骷髅坛城的规模。整个坛城呈长方形,当往生海的水位下降到坛城底部的时候,不多不少,便停止了继续下降!唐风这才看清楚,原来在左前方的芦苇丛后面有一条十余米宽的宽阔大道高出周围的水面,一直向南延伸过去,而这条道路没多远就是那座骷髅坛城。唐风有些明白了,骷髅坛城正好坐落在通往宓城的必经之路上,怪不得八思巴执意要把坛城建在这里——既是为超度亡魂,也是为了堵住通往宓城的道路!

骷髅坛城的规模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唐风一时竟看不到骷髅坛城的尽头,只看见坛城在长堤上一直延伸下去。坛城高达四五米,这样的高度也让众人吃惊!

“太神奇了!像是一座城堡!只是……只是它都是由骨头堆起来的。”叶莲娜惊道。

“我原来以为所谓骷髅坛城,也就比我们在千户镇看到的京观大一些,没想到……这简直就是一座超级大京观啊!”韩江惊叹。

“错,这不是京观。京观是为炫耀武功,将敌人的尸骨垒砌而成。刘秉忠的碑文里说得很明白,这是坛城。八思巴修筑这里,不是为了炫耀武功,而是为了超度几十年来阵亡的双方将士!今天在藏区有许多用经板垒砌而成的坛城,只是……只是我们眼前这座坛城是用无数人的骨骸堆砌而成。”唐风解释了一番。

“我记得藏区那些坛城都是用刻满佛经的石板垒砌的,那我们眼前这座坛城上也会有佛经吗?”梁媛忽然问道。

唐风心里一震,是啊,堆砌坛城的石板上刻满了经文,难道这些白骨上也被刻上了经文?唐风想到这儿,收拾行装道:“那上面有没有刻满经文,只有过去了才知道。”

“现在就过去吗?”梁媛有些害怕地问。

“我们还需要在这儿等待吗?古老的传说和怯薛军碑上的记载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我相信将军的人现在应该还没有找到这里,但是他们就在附近,我们要抢在他们前面!”唐风说着已经收拾好行装,向左前方那片芦苇丛走去。

众人匆匆跟上唐风。走到近前,唐风才发现原来这片芦苇丛应该是生长在高处的,也就是他们昨天见到的石碑基座位置,现在水退了,芦苇丛的根系也全部露了出来。这样看来,最近这些年往生海的水位应该是维持在昨天见到的那个高度。

唐风拨开浓密的芦苇,一种奇怪的感觉瞬间袭遍了全身,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噩梦。梦中他也是像这样闯入了茂密的芦苇丛,踩在潮湿的白沙上,突然露出了一截白色的人骨……唐风想到这儿,眼前真的闪过了一截白色的骨头。唐风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梁媛从淤泥里找到了一截白骨——是人的胫骨!

“把它扔了!”唐风斥道。

“看你现在胆小的样子,这个也怕?等会儿你怎么进骷髅坛城啊?”梁媛扔了那截骨头,笑道。

是啊!唐风感觉自己的神经现在是越来越敏感、越来越脆弱了,等会儿还有那么巨大的骷髅坛城在等着自己。

唐风默不做声,继续往前走。大约十分钟后,他们走出芦苇丛,来到了通往骷髅坛城的大道上——这也是通往宓城的道路。

大道约有十米宽,犹如一条海上栈道突出在水面上,唐风走到其中一侧。往生海的水位已经停止下降,虽然水位退了这么多,但是站在这条大道边缘往下望去,唐风仍然觉得头晕目眩,往生海依然深不见底。“好神奇的海子!”唐风不禁又感叹道。

韩江也看出了端倪:“怪不得八思巴要在此处建坛城。从别处进不了宓城,只有这里当水退到这个位置时,通往宓城的大道才会显露出来。”

“我想这就是八思巴所谓的‘大玄机’,他在攻破宓城后所做的几件事都是为了元朝的长治久安。如何能长治久安?就是不让人——特别是党项人再回到这里占据宓城。所以他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一是严令将士勿滥杀、抢掠,以此来安抚幸存党项人的心,化解双方几十年的积怨——当然这第一条不一定管用,于是八思巴又采取了其他几项措施。二是不让任何有关此次战争的文字记录传世,哪怕是贵为宰辅的刘秉忠也不例外,所以刘秉忠只好把此事记录在怯薛军碑上,几百年来伫立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三是修筑眼前这座巨大的骷髅坛城,既是超度亡魂,化解积怨,又是巧妙地用坛城堵住通往宓城的路。我甚至怀疑怯薛军碑碑文中所记载的那场无名大火也是八思巴密令放的,如果猜测属实的话,那么这也算一条!”唐风似乎破解了八思巴密语刘秉忠的所谓大玄机。

“这不大可能吧?当时他们的人还在宓城中,放火难免造成自己人伤亡,而且这与你说的为了化解和党项人的积怨也自相矛盾啊!”马卡罗夫疑道。

“这……我只是怀疑,现在没发现证据,所以只能存疑,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唐风,我也有一点儿不明白。”叶莲娜忽然问道,“如果八思巴要封堵进入宓城的道路,那他直接挖断这条长堤不就行了,哪怕是只挖掉一小段,不就达到目的了?”

“这……”叶莲娜的问题让唐风也无法回答。

“或许这坛城里面还有什么玄机吧!”马卡罗夫说道。

“还有玄机?”马卡罗夫的话让唐风陷入了沉思。

唐风正在思考叶莲娜的问题,梁媛忽然看见大道前面有一个骷髅头:“你们看,这水是从坛城上冲下来的吧!”

说着梁媛就用手去拿那个骷髅头,唐风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条体形不大的小蛇蹭地从骷髅的眼眶中窜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了梁媛身上,梁媛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起来。韩江反应够快,一把抓起梁媛身上的蛇摔到地上,然后拔出匕首,将蛇砍为两段。

梁媛渐渐止住了尖叫,唐风刚想说她两句:“叫你不要乱碰这些东西……”谁料,惊奇的一幕在众人眼前上演了,只见那条已经被韩江分为两段的蛇,身体前半段还在蠕动,一点点向水里游,最后竟跳入水中,一眨眼不见了踪影,而蛇被砍下的后半段在阳光的强烈照射下,瞬间化为了一堆蛇皮。

众人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蛇,就连见多识广的马卡罗夫也不知道。

大家继续前进,虽然通往骷髅坛城的路并不算远,但是他们小心翼翼地走了二十分钟才来到坛城近前。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骷髅和累累白骨堆砌了一座城堡,城堡正中竟然还做出了一个门的形状,这就是坛城的入口?五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

韩江愣了一会儿,然后笑道:“看来又是我第一个了,你们还杵着干吗?进啊!”

“从……从那儿进?”唐风用手指了指那个白色的城门,像是在询问韩江。

“废话,不从那儿进,还能从哪儿进?”韩江说着,大步走进了这座用白骨堆砌的城门,其他人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进入这白骨城门,里面是一堵用白骨和骷髅头堆砌的墙。唐风仔细观察了一番,又壮着胆子用手推了推,白骨墙纹丝不动。奇怪,这面白骨墙没有用任何黏合材料,只靠这些白骨和骷髅堆砌在一起,竟然这么牢固?唐风狐疑着跟在韩江身后绕过了这面墙,墙后面是一个正方形的庭院,当然,这庭院四周也都是用白骨堆砌的。

唐风看了两眼,不禁冷笑道:“这八思巴和刘秉忠看来不愧都是建筑大师啊!”

“建筑大师?”

“你们还不知道吧,历史上刘秉忠和八思巴都可算是规划建筑大师了!刘秉忠主持建造了元大都,就是今天的北京城;八思巴主持建造了西藏萨迦寺、北京白塔寺等许多重要的寺庙。你们看这用骨头堆砌成的坛城,还做成了四合院的样子,与我在藏区见到的石经坛城大不一样啊!”唐风似乎不像进来之前那么紧张了。

“就是没有屋顶!”梁媛嘟囔了一句。

唐风抬头望去,骷髅坛城虽然做出了城堡的样子,有墙有门,但是却没有做屋顶,此时他们所在的这个院子更像是一个天井。从天井上面望出去,外面阳光明媚。从昨天大雾散去后,往生海的温度就直线上升,刚才唐风在进入骷髅坛城之前被炽烈的阳光晒得满身大汗,可这会儿却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不知道为什么炽烈的阳光竟无法照进这坛城,也许……也许是这里的阴气太重了吧!

唐风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梁媛猛地拍了他一下,把他吓得半死。他刚想发作,梁媛却指着身旁的一大块白骨,惊道:“快看,快看,这上面有文字啊!”

唐风也是一惊,定睛查看。果然,在这块盆骨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是西夏文。唐风粗略辨认一番,惊呼道:“果然是经文!”

这时,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都在其他的骨骸上发现了文字。唐风一一辨认,更加吃惊:“全是佛教经文,而且……而且我只看了这几块,就已经发现了四种文字。”

“什么?你是说这些刻在白骨上的经文是用不同文字书写的?”韩江吃惊地又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个骷髅。

“是的,有西夏文、古藏文、八思巴文,竟然还有汉字!”唐风吃惊地看着众人。

“那么,这些经文说的是什么呢?”叶莲娜问。

“要想弄懂这些,我还要仔细看看。”唐风说着开始连续查看码放整齐的一排骷髅,过了一会儿,唐风似乎看出了一些名堂,“我挑了一个刻着汉字的骨头看了,上面刻的是不同的佛经,让我再看看。”

唐风向前走去,韩江等人跟在他后面。众人又穿过一道门,进入了一个狭窄的巷道里。四周都是骷髅,五个人紧挨着这些骷髅,竟是那么近。唐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一路走来,满眼全是白色骷髅和密密麻麻的佛经。突然他停下了脚步,这里的巷道开阔起来。唐风忽然指着其中一个头骨,看着上面的文字说道:“我看出了一些名堂。我刚才除了查看汉文的,还看了八思巴文和西夏文的,通过对比,我发现这几种不同文字书写的佛经往往是相同的。”

“就是说这四种文字刻的都是相同的佛经?”梁媛道。

“对,都是一样的。虽然我只看了这一小部分,但已经可以推断出这些骨骸上刻的应该是一部《大藏经》!”

“什么?《大藏经》!我听说《大藏经》是主要佛教经典的总集,那规模一定非常庞大!”梁媛惊道。

“是的,所以我们看到了这么宏大规模的坛城,这不是信众自发刻写堆砌成的坛城,这是由帝师八思巴组织策划的一次大的宗教行动,他从一开始就是有组织的,规模之大让我感到很吃惊。当然,我没看完,不知道当初有没有把整部《大藏经》都刻完。”唐风激动地说。

“八思巴为什么要把《大藏经》刻在这些骨头上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超度亡魂?”韩江不解地问。

“也许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唐风轻轻地叹了口气,又向坛城更深处走去。

唐风继续向前走去,又进入了狭窄的巷道,周围依旧是白色的骷髅和骷髅上密密麻麻的经文。走着走着,唐风忽然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的心里猛地一坠,难道……难道他们又回到了刚才走过的巷道中?

在坛城千篇一律的巷道中乱转了一气,唐风的眼前开阔起来,他们进入了一个圆形的大厅。唐风轻轻吁了一口气,总算走出了千篇一律的巷道,这是他们没有来过的地方,可这里并不是出口。

圆形大厅的四周各有四个用白骨堆砌的门。“这里也许是整个坛城的中心。”唐风推测说,没有人应声。整个圆形大厅内寂静无声,只有唐风简短的话语在这里回响。

五个人在圆形大厅内怔怔地站了一会儿,韩江低声问道:“下面该往哪儿走?”

唐风指了指对面的那个门:“那里应该是南边,从那儿走。”

于是,五个人又走进了巷道——一模一样的巷道,就连骨骸摆放的形制都完全一致。没走出多久,就出现了岔道,唐风停下了脚步。正在众人迟疑的时候,梁媛突然失声尖叫起来:“看!蛇……蛇在我们头顶!”

唐风一惊,抬头望去,果然一条黑色的蛇从顶端一具头骨的眼眶中钻出,正吐着芯子,盯着自己。唐风有些蒙,他想退,但怕他一往后退,那蛇会突然冲上来,他知道他的速度是无论如何无法和这条蛇相比的!

唐风蹑手蹑脚地向后退了半步,谁料,那蛇仍然捕捉到了唐风微小的举动,猛地向他扑来。唐风暗道不好,迅速向后退去,就在他重重靠在身后的骷髅墙上时,那条蛇也跟了上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风眼前突然血光一闪,一团红黑的液体溅到了他身旁的白色骷髅上,有几滴甚至溅到了唐风的身上。

唐风定睛一看,韩江手持匕首,已将那条蛇拦腰斩断。可是那条蛇一如在坛城外面见到的那条蛇一样,丢下被砍断的后半截,晃动着前面半截身体,很快消失在地下的缝隙中。

唐风长出一口气,刚想继续前进,谁料又有一条黑色的长蛇从他身后的头骨中钻了出来。“啊——”唐风只叫了半声便没了声音,因为那条蛇已经吐着血红的芯子,迅速缠绕上来。

韩江见状,刚想过来解救唐风,没想到另一条蛇已经缠住了他的脚。韩江蹲下去,想先解决脚下那条蛇可几乎就在他蹲下的同时,又有一条蛇从坛城上面的骷髅中钻出,飞快地扑向他。

不知何时,一条蛇也爬到了梁媛身上,梁媛吓得只剩下在原地尖叫的份了。而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自身难保,因为正有七八条蛇同时向他们袭来。

韩江被头顶突然而至的蛇绕住了脖颈,正在苦苦挣扎。此时唐风身上已经被五条蛇缠绕,他感到恐惧、恶心,一阵剧烈地反胃,差点儿把早上吃的那些东西呕吐出来。但还没等他吐出来,一条碗口粗的蛇已经将他的脖子牢牢缠住,唐风剧烈咳嗽起来。那条蛇缠得越来越紧,唐风翻着白眼,感到窒息,他努力想把身子往前倾,摆脱这些该死的蛇。唐风脖子上的每一条青筋都暴了起来,可是这些蛇的气力巨大无比,他的任何努力都成了徒劳,最后唐风又被蛇拉回到骷髅墙上……

唐风仰面看着坛城外的阳光,感觉自己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可就在这时,坛城上突然闪过了一阵黑影。那是什么?唐风的心脏猛地一紧,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向外望去。没过一会儿,那个巨大的黑影又笼罩过来,这次唐风看清了,是两只鹰——真正的雄鹰。

两只鹰在坛城上来回盘旋着,最后落在了坛城上。唐风看见雄鹰的利爪牢牢抓在两个狰狞的头骨上,正注视着坛城里发生的可怖一幕。

“鹰啊!此时我要是能化作雄鹰,飞出这恐怖的骷髅坛城,那……那该多好!我要飞到空中,看一看这……这神奇的地方!”唐风心中默念着,重新在体内聚集力量,他忽然感到缠绕在脖子上的蛇有些松动了,也许还有希望!

唐风想到这儿,再度用力,一点点,一点点,不断向前,唐风企图先挣脱缠绕在腿上的蛇。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努力,如果这次再不能摆脱这些该死的蛇,此处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就在唐风和蛇僵持之时,立在坛城上的那两只鹰猛地抓起脚下的两个头骨飞了起来,紧接着,唐风就感到脚下的地面颤动起来,不,不仅仅是脚下的地面,身后,还有对面的骷髅墙壁也都跟着晃动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坛城要坍塌?唐风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蛇却先惊慌起来。随着晃动的加剧,唐风感到身上轻松了许多,刚才还死死缠绕自己的蛇瞬间消失了。韩江、梁媛、叶莲娜和马卡罗夫身上的蛇也纷纷遁形,巷道中,只留下了几条被斩断的蛇尾。

可此时众人根本没有心情庆幸死里逃生。“这……这骷髅坛城怎么晃动起来了?”韩江大叫道。

“你们看到那两只鹰了吗?”唐风答非所问。

“看到了,怎么?”韩江不解其意。

“是那两只鹰救了我们!”唐风大声说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叶莲娜打断了两人的话。

“此地凶险,快离开这里!”唐风大叫道。

“可前面有两条岔路,该往哪儿走?”叶莲娜问。

唐风看看面前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岔路,全是面目狰狞的骷髅,该走哪一条呢?坛城还在晃动,唐风看看韩江,又看看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他们也在盯着唐风,似乎在等待唐风最后的判断,倒是梁媛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叨咕什么。

“不!让我想想!”唐风闭上了眼睛,思绪飞快地在黑暗的迷宫中穿行。一会儿,黑暗的迷宫变成了狭窄的巷道,巷道两边全是白骨、骷髅。那些面目狰狞的骷髅似乎被重新赋予了生命,虽然无血无肉,唐风却看见了他们奇异的表情——有的痛苦挣扎,有的血肉模糊,有的面无表情,有的怒目而视,有的鬼哭狼嚎,有的念念有词……左侧巷道的骷髅是这样,右侧巷道里的骷髅也是这样。唐风的大脑快速运转着,他却感到越来越混乱,生怕自己跑进了巷道,会被这些骷髅……唐风不敢再想下去,他猛地睁开眼睛,抬起颤抖的右手,先是指了指左侧的巷道,可就在此时,脚下突然猛烈晃了一下,唐风心里一惊,又把右手移到了右侧巷道。

“你确定?”韩江大声反问。

“我不知道!”唐风根本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

“不管了!走!”韩江说完第一个冲进了右侧的巷道。

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跟了进去,唐风只好拉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梁媛跟上去。

右侧的巷道里白骨森森,坛城还在晃动,唐风觉得两旁的骷髅全都活了过来,正盯着他们。他不敢停留,只顾往前奔跑。耳畔传来奇怪的声响,他不知道是风声,还是这些冤魂的呼号。

巷道内不停地出现拐弯,几乎每走二十余步就会遇到拐弯,唐风感觉他们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城。这条道路对吗?能带他们走出迷宫吗?唐风胡思乱想着,忽然眼前一片明亮,看来走对了,走出了坛城?!

唐风心里又惊又喜,可谁料他只喜了半截,惊倒是一直惊了下去——他们冲出了巷道,却又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大厅。此处和刚才见到的圆形大厅一模一样,一样的形状,一样的白骨,一样在四面有四道门!

不!这就是刚才他们来过的圆形大厅!唐风心里猛地揪紧了:“我们好像又迷路了!”

唐风的话让所有人都垂头丧气,韩江也看出来了:“是呀!这里就是我们来过的圆形大厅!我们从另一个门又走了出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梁媛问道。

“我不知道……”唐风方寸已乱。

“至少这里还是安全的。”叶莲娜忽然说道。

“哦!”众人一起看着叶莲娜。

“你们没觉察到吗?坛城不晃了!”

听叶莲娜这么一说,大家才感觉到这会儿坛城又恢复了平静,那些蛇也不见了。唐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重重地倒在身后的骷髅墙上:可他刚一靠上骷髅墙,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又蹦了起来:“我……我又想起了那些蛇!”唐风苦笑着走到了圆形大厅中央。

五个人坐也不是,靠也不是,只能站在大厅中央,只有这里能让他们感到一丝安全。可是他们不能一直这样站着,必须寻找一条出路。唐风环视圆形大厅四周,只有一个门没有走过,他用手指了指那个门:“看来我们只能进这里面转转了!”

韩江也在注视着四周,他刚要开口却顿住了。唐风不解地看着韩江:“你怎么了?”

韩江迅速冲他摆了摆手,那意思让唐风闭嘴。唐风这才注意到不仅仅是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都屏气凝神,和韩江注视着同一个方向——也就是他们来时的那个门!

唐风马上明白了什么,他静下心,仔细听了听,脚下的大地又微微晃动起来,不,这不是刚才的晃动,是……是有人来了!此时此地,会是谁呢?反正不会是自己人!唐风从进入沙漠那刻起就知道,在这里不会再有人帮助他们。

那就只能是将军的人!也许将军就在其中!唐风想到这儿时,韩江冲所有人挥了挥手,他们向那个从未走过的门里退去。

就在他们刚刚隐藏好时,两个持枪的黑衣人冲进了圆形大厅。紧接着,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走了进来,那人头上带着斗篷,看不清面孔。唐风等人正在诧异,斯捷奇金带着大批黑衣人涌进了圆形大厅。

唐风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他盯着韩江,想从韩江的脸上看到下一步行动的指示,但是韩江的脸上异常平静。

“我们是不是要撤?万一他们从这……”唐风压低声音问韩江,可还没等他说完,就被韩江一把堵住了嘴巴。

五个人屏住呼吸,躲在巷道里,韩江缓缓松开了手。唐风有些明白韩江了,韩江在和那伙人比心理,他想看到将军的真面目,就必须冒这个险。唐风靠在骷髅上,仰头望去,排列整齐的骷髅也在看着他。唐风的心脏狂跳不止,他生怕那些蛇这个时候冒出来,那样就算有再坚强的心理素质,恐怕也没法不暴露!

好在蛇并没有出现。那些黑衣人没有说话,只是围绕着圆形大厅看,那个戴斗篷的人则一直静静地伫立在圆形大厅的中央,而斯捷奇金却站立在他的身后。斯捷奇金冲几个黑衣人挥了挥手,几个黑衣人开始逐个检查圆形大厅另外几个门。眼见那些黑衣人就要走到唐风他们藏身的门,韩江不得不挥了挥手。

五个人蹑手蹑脚地向巷道深处退去,拐过了数道弯,唐风估计走出了近百米后,他们停了下来。五个人靠在狭窄的巷道两边,唐风终于忍不住了:“那个戴斗篷的人就是将军?”

“妈的,还跟我们玩迷藏!”韩江骂道。

“你没看见吗?斯捷奇金跟在那人后面,显然,那人地位要比斯捷奇金高。在他们组织内部,还会有什么人比斯捷奇金地位更高?”唐风道。

“根据史蒂芬临死前透露的信息看,在组织内部除了将军就是怀特了,怀特已经死了,那么那个戴斗篷的人只能是将军!”韩江推断道。

“这么热的天,他为什么还要戴斗篷?”梁媛问道。

“这还用说,他肯定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真面目!”唐风道。

“就像戴面具的女人!”梁媛忽然提到了戴面具的女人。

“戴面具的女人?”唐风心里一震,他到这时仍然无法确定那个女人是否真实地存在。

“嘘!”叶莲娜忽然冲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有人来了。”

大家静下来,侧耳倾听,果然有杂乱的脚步声从巷道深处传来。将军他们朝这边过来了?唐风掏出了枪。

凌乱的脚步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做好了遭遇的准备,可是韩江却忽然挥了挥手,意思是让众人向相反的方向撤退。

“为什么撤?”唐风不解。

“如果那头也有敌人过来,我们被困在这狭窄的巷道内,无险可守!”

韩江说完,已经弯下腰,快步向相反的方向前进,唐风等人只好跟上。路过一个岔道,他们已经顾不上去判断,韩江只管往前钻。可是韩江走着走着却又停了下来,唐风催促道:“快走啊!”

韩江“嘘”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众人侧耳倾听,前面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而后面的脚步也是往这边来的。

“妈的!我们被堵中间了!”韩江骂道。

“都是你带的好路!这下好了,想跑也跑不掉了!”唐风抱怨道。

韩江极力使自己保持冷静,他忽然想到了刚才路过的岔道:“我们看还能不能回到那个岔道里!”

“恐怕来不及了。”

“试一下吧!”

说着,众人又掉头往回走,这次唐风走在了前面,他快步向刚才路过的那个岔路奔去。可是还没走出两分钟,他们迎面就和两个黑衣人遭遇了。慌乱中,唐风率先扣动了扳机,“砰!砰!”两枪,没有击中对方,都打在了巷道两侧的骷髅上,闪烁出耀眼的火光。

对方立即躲藏起来,并迅速反击。唐风侧身趴下,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举枪射击。韩江没有参与,一方面是因为巷道狭窄,容不下这么多人,另一方面是身后的敌人也已经逼近了。

韩江侧身隐藏在骷髅墙旁边。那头的人显然听到了这边传来的枪声,加快了脚步。韩江迅速判断出了那边的人数,至少有六个人!

那些人越来越近了,韩江举起了枪。当第一个人闯进他的视线时,韩江扣动了扳机,连发三枪,枪枪命中,两个黑衣人倒了下去,另一人发出惨叫,隐藏了起来。韩江又射几枪,但对面的家伙隐藏了起来,没能打中。韩江换弹匣的工夫,对面开始还击,韩江只好侧身躲避。

就这样,交火持续了十多分钟,韩江和唐风他们腹背受敌,到后来他们的火力已经完全被压制。更为糟糕的是,他们不可能这样一直坚持下去。“枪声会引来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我们再这样下去,只会被他们完全包围!”唐风冲韩江吼道。

“你有什么办法?”韩江反问唐风。

“没有!”

“没有就给我闭嘴!让我好好想想。”

韩江靠在骷髅墙上,闭上眼,任凭对方的子弹在他的头顶呼啸。他在想,想一个摆脱绝境的办法,但是没有,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他并不缺乏冲上去的勇气,但是那样只能同归于尽,可是难道就在这儿束手待毙吗?

韩江的心里焦躁不安,但是两分钟后,四周却安静了下来!韩江猛地睁开眼,唐风、叶莲娜、马卡罗夫和梁媛也在看着他,大家面面相觑,侧耳倾听,巷道两头的枪声都停了下来。“难道他们有什么诡计?”唐风喃喃地说道。

唐风话音刚落,突然从前方的巷道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紧接着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号!唐风注意到虽然枪声大作,却并没有子弹射向他们。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心里都是疑窦重生,而又惊惧不已!

过了一会儿,枪声停了下来,哀号也听不见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心中都在想着这个问题。韩江前后看看,然后对前方指了指。大家明白他的意思,唐风和叶莲娜走在前面,韩江则小心翼翼地盯着身后,倒退着跟上去。

所有人都异常谨慎。唐风蹑手蹑脚地走在前面,突然,叶莲娜伸手拦住了他。叶莲娜冲他使了个眼色,唐风偷眼望去,前面的巷道内横七竖八躺着几个黑衣人!他们是死了,还是在……

唐风正在狐疑,叶莲娜却扣动扳机,冲那些人开了两枪。那些人倒在地上,纹丝不动,看来他们确实已经死了。唐风和叶莲娜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很快,两人走到了那些黑衣人近前。唐风只看了一眼,便觉头晕目眩,就连见惯了血腥场面的叶莲娜也是一阵作呕。

只见六个黑衣人横七竖八地躺在狭窄的巷道中,他们身上布满了枪眼,此刻枪眼却已经停止了往外冒血,而这几个人暴露在外的头部不知被什么东西攻击,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甚至有一个人已经露出了白骨。

“这……他们是怎么死的?”唐风不解地问。

马卡罗夫蹲下仔细观察了一番,道:“你们看,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枪伤,但显然这并不是他们死亡的原因。”

“哦!那他们是……”

“你们看这里。”说着,马卡罗夫指向其中一人的胸·部,“肋骨已经被折断,并刺穿皮肤,露了出来!这只能有一种东西可以做到!”

“您是说——巨蟒?!”唐风惊道。

“这里也有巨蟒?”梁媛惊得慌忙向四周望去,满是骷髅,巨蟒是从哪儿钻出来的?

“不仅仅是巨蟒!”马卡罗夫又说,“恐怕还有别的蛇,并且有很多蛇,所以他们的身体才会这么惨!”

叶莲娜点点头:“在慌乱中,这些人开了枪,甚至在精神崩溃之际自相残杀。可能因为枪声,蛇没有吞下他们就离开了这里!”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唐风问。

“必须快点儿离开这里,走出坛城!”叶莲娜道。

韩江指了指后面的巷道:“我们从那边走!”

没人再说什么,大家又向后面的巷道走去。没过多久,地上出现了几具白骨,众人更加惊诧。“这……这些人这么快就成了一堆白骨?”梁媛惊道。

“他们还没来得及开枪就断了气,然后被蛇吞噬了。”马卡罗夫喃喃道。

“是的,他们被巨蟒吞噬了。我跟他们交手的时候,估计对方至少有六个人,而这里只剩下四具骨架!”韩江分析道。

“看来巨蟒不止一条!而这几具骨架我估计是被成千上万条小蛇吞噬的!”

唐风的话让众人更加惊恐。叶莲娜催促道:“快走!离开这儿!”叶莲娜话音刚落,梁媛就尖叫起来,因为正有一条蛇缠住了她的脚踝。

唐风拔出匕首,斩断了梁媛脚上的蛇,拉起梁媛就往前方跑。五个人不敢停留,拼命地向前跑去,仿佛身后正有无数条蛇在追击他们。

跑着跑着,唐风忽然感到脚下的大地又开始颤抖起来,巷道两边的骷髅开始发生变化,各种奇怪的表情出现在这些骷髅的面部。一瞬间,唐风觉得这些骷髅似乎重新被赋予了生命,正在极力钻出骷髅墙,向自己袭来……

“砰”的一声,正在飞奔的唐风不知被什么挡了一下。唐风来不及细看,继续拉着梁媛往前跑。跑着跑着,唐风本能地挥舞起右手中的匕首,像是在挡开身旁不断钻出的骷髅,但是当他真的将匕首刺向身旁的骷髅时,却什么也没刺到。

唐风顾不上多想,他觉得周围正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正有无数双没有皮肉的手臂在抓自己,正有无数条大大小小的蛇从骷髅空空的体内钻出……终于,唐风拉着梁媛奔出了狭窄的巷道,但是他还没高兴起来,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圆形大厅。

唐风伫立在圆形大厅中央,回身望去,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奔进了大厅。唐风眼前一阵眩晕,此时,他已经无法分清这一切是自己的幻觉,还是那些骷髅真的灵魂附体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又回到了这个大厅!”叶莲娜惊道。

“看来我们彻底迷失在这骷髅坛城中了!”马卡罗夫沮丧地说。

“不仅仅是迷失在这里,还有这些被灵魂附体的骷髅和成千上万的蛇!”叶莲娜又道。

“你们发现没有,那个戴斗篷的人呢?”韩江忽然提醒道。

“看来他们离开了这里!”马卡罗夫道。

众人正在诧异的时候,几条蛇从圆形大厅的上方钻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三条巨蟒分别从圆形大厅的三个门内慢慢地滑了出来。坛城还在颤抖,蛇越来越多,成千上万条蛇不断地从骷髅的缝隙和顶上钻出,一点点向唐风他们逼近……

唐风极力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他知道乱打乱撞是出不了坛城的。八思巴……唐风想到了八思巴和刘秉忠的碑文。坛城有大玄机?什么大玄机?唐风闭上眼睛,仔细咀嚼着碑文中的这句话。突然唐风睁开眼睛,他有些明白了:“八思巴当年建骷髅坛城是为了封堵外界通往宓城的道路,他为什么不直接毁掉通往宓城的长堤?他一定还是想留一条进入宓城的通道,但是又不能让人轻易找到这条通道……”

韩江打断唐风的话语,怒道:“你到底要说什么?都这个时候了!”

“我要说的是骷髅坛城的大玄机!”唐风的话语异常镇定。

“大玄机?你这会儿想明白了?”

“八思巴留下了这条通向宓城的通道,但为了不让人轻易进入宓城,就在这座坛城中故布疑阵,这些蛇很可能也是当年八思巴放养的。”唐风道。

“你是说这些蛇是八思巴放养的?”

“是的,他既要留下一条通道,又不希望常人很容易走出这里。显然他留下通道并不是为了党项人,而是为了他们有一天如果有必要,仍然可以进入宓城。那么,我想八思巴一定会有一个特殊的办法,让自己人不在坛城中迷失,更不至于像我们这样在坛城中遇险!”

唐风的话提醒了众人。“是的,八思巴一定在坛城里为他们自己人留下了特殊的通道!”韩江推断道。

“不,不一定是特殊的通道,很有可能是坛城中某些特定的路线,那个特殊的通道也就是坛城的大玄机!”唐风斩钉截铁地说。

“特定的路线?在哪里?”韩江亟不可待地问。

唐风正要开口,忽然瞥见一直没言语的梁媛:“你嘴里在念什么?”

“念经啊!我现在一紧张就想起来那段经文。”

“念经?就是你爸教给你的那段经文!”

“嗯,就是那段经文!”

梁媛停止了念经。说来奇怪,坛城不再晃动,蠢蠢欲动的骷髅们恢复了平静,圆形大厅内的蛇也不再向前。梁媛惊异地望着眼前这一幕:“难道……难道这和我念的经文有关系?”

众人和成千上万的蛇对峙着。唐风仍然在思考着八思巴的大玄机,他疾走两步,来到其中一面骷髅墙壁前。那些蛇竟然没有冲上来,反倒向后退去。唐风清晰地看见了白骨上刻写的经文,并小声念出这些经文。众人不解其意,跟着唐风的脚步,绕着圆形大厅慢慢走了一圈。当走到那个他们从未进入过的大门前,唐风停住了脚步。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唐风突然转过身,眼中闪烁着光芒,兴奋地说道:“我……我想我找到八思巴的大玄机了!”

“快说!”韩江催促道。

“八思巴在这些骷髅白骨上刻上《大藏经》,既是为了超度亡魂,更是为了隐藏一个秘密——刻满经文的骷髅是按一定顺序摆放的,简而言之,我们只需要按照大藏经的顺序走,应该就能走出坛城。”

“也就是说不懂佛经的人就很难走出坛城?”梁媛反问道。

“是的,只有精通佛经的高僧大德才能按照这些骷髅白骨上的经文顺序,顺利走出坛城!”

“那么,你行吗?”韩江问唐风。

唐风有些犹豫地点点头:“我以前上学时就对《大藏经》产生过兴趣,后来又跟罗教授学过,应该可以。”

“那就快点儿吧!我可不想在这儿等到天黑!”

韩江的话让众人心里一惊。韩江冲着门上的蛇连开几枪,然后掩护众人穿过蛇群,冲入了他们面前的巷道。几条蛇落在他们身上,梁媛不住地尖叫,直到唐风把蛇从她身上扔掉,梁媛才止住尖叫。

唐风走在前面,他按照《大藏经》的顺序快速穿行在巷道中,只在遇到岔路的时候,才会停下来仔细辨别一番,然后按照正确的顺序选择其中一条向前走。说来奇怪,他们这一路再没有遇见蛇,也没有遭遇那些黑衣人,坛城竟异常的平静。

前方豁然开朗,炽热的阳光在坛城出口等待着他们。虽然是白天,虽然他们可以看到头顶的阳光,但是阳光却照不进坛城,整个坛城内都阴森森的。此刻,唐风只想赶快将自己冰冷的身体置身于炙热的阳光下,他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可是身后忽然传来马卡罗夫的声音:“等等,唐风。”

众人都停下脚步,看着马卡罗夫。马卡罗夫侧着身子,喘着粗气,看了看坛城洒满阳光的出口,又看了看另一头阴森灰暗的坛城里面,忽然问道:“唐风,你刚才说只有熟知《大藏经》的人才能走出坛城,那么,将军的人呢?”

“将军的人?他们如果在我们之前走出了坛城,那么他们当中就一定有人熟知《大藏经》,但是我想他们恐怕这会儿还在坛城里转悠呢!或者他们干脆退出了坛城。”

“哦?你就这么自信?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我们岂不是可以摆脱将军了,至少是暂时摆脱了这些家伙。”马卡罗夫道。

“我想是的,我们至少可以暂时摆脱那些黑衣人,八思巴大师帮了我们的忙。下面我们主要的对手恐怕就是那个死亡绿洲了!”

“死亡绿洲?!”唐风的话让大家心里又是一惊,刚刚走出阴森恐怖的坛城,又要进入另一个可怖的死亡绿洲?大家胡思乱想着走出了骷髅坛城,眼前的景色更是令人吃惊,他们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沙漠已经退去,在长堤的尽头是一片茂密的绿色,而在绿色掩映中,他们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古代建筑的轮廓——那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宓城吗?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