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七章 狼和鹰

顾非鱼2017年12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史蒂芬暗暗惊奇,这是什么地方?像是一处秘密基地,天气很热,坐船能够到达。史蒂芬根据两次到达这里的经验迅速判断着,但最后他只能推断出这是某个位于热带的岛上,可仍然无法判断出这儿的具体方位。

史蒂芬和芬妮又被带进了上次见到将军的那间密室,两人紧张地注视着那片阴影。他们无法确定那里是否有人,将军是不是已经坐在阴影里,注视着他俩……

密室内,没有一丝声响,史蒂芬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过了许久,阴影中终于传来了将军的声音,还是那个有些嘶哑苍老的声音:“史蒂芬,很高兴又见到你!”

史蒂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到震惊。他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开门声和呼吸声,难道将军刚才一直躲在阴影中观察着他俩?

“不!我并不高兴。既然是合作,那为什么这么对待我,似乎对我很不信任!”史蒂芬不满地说道。

“史蒂芬,你多虑了!”说着,将军笑了起来,“几乎所有人来到这里,都要被蒙上眼睛。要知道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事业,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

“可在船上,那个怀特已经让我加入了你们组织,还在我身上……”

·落·霞·小·说 🦄 w w w_l uo x ia_c o m

“史蒂芬,你应该说‘我们的组织’!”将军打断史蒂芬的话说道。

“那我们应该是自己人了!我想应该以诚相待。”

“以诚相待,呵呵!这世上充满了罪恶和尔虞我诈,以诚相待的人我也见过,可是现在已经不多了!”

“好吧,我可以原谅你们的粗鲁。那么,这次你把我们请到这儿来,又想干什么?”

“既然你已经加入了我们,就要参加我们的训练。”将军顿了一下,又道,“我想怀特已经对你说了,我正在物色接班人选。本来我是有个接班人的,我培养了他很多年,可是后来却发生了变故,所以我现在要重新选定一位接班人,你是候选人之一。”

“候选人?这么说我还有竞争对手?”

“当然!”说着,阴影深处传来两声清脆的掌声。

紧接着,史蒂芬身后的门开了,怀特和另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你们可以互相认识一下了!”将军说道。

“我叫季莫申!”那个年轻人向史蒂芬伸出了右手。

史蒂芬和季莫申礼节性地握了握手。这时,将军又开口了:“在北京拍卖的那块玉插屏,就是季莫申的功劳。他和我有一样的理想,并且已经为我们组织服务了很长时间,但我对季莫申仍有不满意的地方。总的来说,你们俩各有优缺点,所以在你们俩中间选一个接班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史蒂芬有些明白了,事已至此,他忽然觉得按照将军给他划的道走下去,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过去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已经让他厌倦,他想给芬妮一个好的、稳定的生活,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打打杀杀,没完没了。不管什么组织不组织,用将军的力量,干完这一票,也许就可以让自己结束过去那样的生活。

想着想着,一幅崭新的画卷在史蒂芬面前徐徐展开……这时,他早将父亲的忠告抛到九霄云外,他决定死心塌地为将军效力,他想要和这个季莫申竞争一下接班人的位置了。

将军轻轻咳了两声,接着说道:“下面就全看你们的表现了,具体的安排,怀特会对你们说的。”将军说完没了声音,阴影里完全安静了下来。史蒂芬看见季莫申和怀特毕恭毕敬地看着那片阴影,他觉得有些好笑,可却不敢笑出声来。

几分钟后,史蒂芬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响动。密室露出了一丝光亮,紧接着,这光亮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史蒂芬发现原来是密室的窗帘被缓缓打开了。

厚厚的窗帘全部被拉开了,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史蒂芬这才看明白原来所谓的密室,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

会议室紧靠着湖边,风景很美,史蒂芬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突然,窗外传来一阵猛烈的射击声,史蒂芬本能地想掏枪,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船上就被缴了械。

怀特突然出现在史蒂芬身后,拍拍史蒂芬的肩膀说:“别紧张,史蒂芬,放松,这只是我们的队伍在训练。”

“像特种部队一样的训练?”史蒂芬透过宽大的窗户,看见了湖对面训练场上几十个黑衣人正在训练,有的在练习擒拿格斗,有的在练习对抗射击。

“对,某种程度上比特种部队还要严格的训练!”怀特道。

“为什么要进行这么严格的训练?”史蒂芬不解。

“因为我们将要面对十分复杂的环境,面对远超出你想象的危险。”

“我在空降兵部队待过,依我的眼光看,你们的训练水准确实很高。可我还是不明白我们将要面对多大的危险,难道是比美国特种部队还大的危险吗?”

“史蒂芬!我现在很难用几句话对你描述我们将要面对的危险,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怀特停了一下,转身坐下来,又道,“史蒂芬,你虽然在美军空降兵部队服过役,但是不要把美军的傲慢带到这里来。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比美军厉害的队伍还有不少,比如我们的对手。”

“你是说我在香港碰到的那些人?”

“对!不过他们只是危险的一部分。”怀特示意史蒂芬等人坐下来。

待众人坐定,怀特打开一份厚厚的档案袋,从中间拿出一沓文件,对众人说道:“下面我们就来研究一下我们的对手!”

史蒂芬从怀特手中接过文件,他在这些文件中,依次看到了唐风、韩江、赵永、罗中平教授、梁云杰、梁涌泉、梁媛、叶莲娜、马卡罗夫的照片和基本资料。

“这些人都记住!以后你们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怀特道。

史蒂芬的记忆力很好,他快速地翻完了这些资料,疑惑道:“这个老K的人员并不齐整啊!韩江既然是老K的头,为什么仅仅是K2,这个K1到底是什么人?”

怀特耸耸肩:“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我们只掌握了这么多情报,如果你们想知道更多,就只有靠你们自己了。”

“资料提到了梁云杰和马卡罗夫参加科考队的事,我……”史蒂芬忽然想到了父亲临终前不断地呼喊着“死亡绿洲”“魔鬼”……难道父亲也和当年的科考队有关?

“史蒂芬,你想说什么?”怀特问。

“我父亲曾在临终前,不断地大喊‘死亡绿洲’‘魔鬼’什么的;而且我父亲在信里说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后,他曾为了破解玉插屏的秘密,主动潜伏在大陆,也就是说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很可能一直生活在中国大陆。他会不会和那次中苏联合科考队有关?”史蒂芬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史蒂芬的话让怀特和季莫申沉默下来。许久,季莫申忽然开口问道:“史蒂芬,你父亲对你具体说过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在中国大陆的生活吗?”

“没有。他从不对我讲过去的事,只是在临终前给我的信中简要地提到了过去的事。”

“好了!这个问题咱们留到以后再讨论。现在先说眼前的事,史蒂芬,看完了这些人的资料,你应该明白我刚才所说的危险了。看看我们的对手,实力不弱吧!而且这还只是你们所面对的部分危险。”怀特严肃地说道。

“是的!从在香港的情况和这些资料上看,咱们的对手实力不俗,不过,这倒让我放心了。”

“哦?”怀特不解其意。

“这说明我手下那批人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输了并不丢脸!下面就看将军训练出的队伍了,我相信如果这支队伍让我率领,一定可以战胜我们的对手。”

“好!将军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怀特击掌说道。

“那么,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呢?”这时,史蒂芬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竟然如此急迫地想去中国,去找到那个传说中的西夏古城。

怀特打开了一幅地图,指着地图上一处位置说:“下一步我们的目标就是这——川西北的群山,据说这里生活着最后的党项人部落。你们要赶在唐风、韩江他们之前,找到这支党项人部落,他们手中应该有一块玉插屏。”

“你给我多少人?”

“随便你挑!而且咱们已经有人在那儿埋伏下了。如果你们发现老K的人,就把他们诱到这儿的羌寨,将他们统统消灭在羌寨中。”

“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应该出发。”史蒂芬这时开始理解爷爷和父亲为什么一生难以割舍那件珍宝,现在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等等!史蒂芬,不要性急,在你带领人马出发前,你还要参加训练。”

“参加训练?”史蒂芬不解,“难道我还不够格吗?”

“当然不是,我和将军都很看好你。不过,你要让下面的人服你,从明天开始,你和芬妮就像普通士兵一样,去和我们的队伍一起训练,在他们面前展示出你的实力,大家自然会服你!”

史蒂芬没想到还会这么复杂。他沉思了一会儿,说:“好吧!那就这么定了!”

“史蒂芬,记住,你要真正成为我们中的一员这点,比训练本身更重要。”怀特最后不忘告诫史蒂芬。

从第二天起,史蒂芬和芬妮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参加了训练。史蒂芬从空降兵部队退役后,一直保持着很高的状态,从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再加上过去在空降兵部队里学习的技能,他很快在众人当中脱颖而出。

在和这些黑衣人的接触中,史蒂芬逐渐了解到了他们的出身。这些人虽然来自世界各地,但大都有着相似的经历:在部队服役,然后触犯法律,身犯重罪!是将军用各种手段,将他们带到了这里。这些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无不对将军死心塌地,誓死效忠,既为了报将军救命之恩,也被将军许诺的美好未来所打动。

几周的训练结束后,一天下午,怀特来到了训练场上,对众人宣布了史蒂芬的任命,甚至还给史蒂芬颁发了一枚勋章。史蒂芬似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部队的生活,他望着眼前这些杀气腾腾的家伙,忽然有了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史蒂芬心里不知该喜,还是该忧,不过他一想到将军那个美妙的许诺就激动起来,即便找不到西夏王朝的宝藏,如果真能得到这支队伍,那也可以干出几桩惊天大案来。想到这里,史蒂芬不由自主地左顾右盼起来。他在找季莫申,想看看季莫申的表情。季莫申是他唯一的竞争对手,可是他却没在人群中看见季莫申的身影。

……

“原来是这样,我说那些黑衣人怎么如此厉害!”韩江听完史蒂芬的叙述,惊道。

“他们居然还有我们的资料!”唐风也感到惊诧,“而且这个神秘组织竟然最早是黑喇嘛建立的!怪不得我们在石壁上见到了那个图案!”

“我明白了,图案上两个线条,早的那条是西夏时期的,朱红色的那条很可能是黑喇嘛时画的!”韩江道。

“这……这里面居然也出现了一个怀特……”马卡罗夫喃喃自语道。

“是啊!这个怀特是不是就是当年那个被谢德林抓住的怀特?”唐风惊道。

“不,不可能吧!叫怀特的美国人多了!而且,那人也不一定就真叫怀特,说不定只是个代号,说给史蒂芬听的!”韩江摇了摇头。

“怀特会不会和将军就是同一个人!”马卡罗夫忽然想到。

“我也曾……曾怀疑过,但以……以我的观察看,他……们应该不是一个人。”史蒂芬道。

“你知道当年的前进基地吗?”马卡罗夫忽然质问史蒂芬。

史蒂芬不解地看着马卡罗夫。

“或者说,你听怀特和将军提到过前进基地吗?”马卡罗夫又问。

“什么前……前进基地,我从……从未听到过!”史蒂芬一头雾水。

“这就怪了,将军的队伍身上也有那样的刺青,一样训练有素!”马卡罗夫的大脑急速运转着,他在捕捉着每一个细节,希望将史蒂芬所说的秘密基地和当年的前进基地联系在一起。可是,他实在想不通当年的前进基地和将军的秘密基地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除了身上的文身和那自称“怀特”的美国人,两者似乎并没有联系。但是马卡罗夫多年养成的职业敏感又提醒着他,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联系,只是……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谢德林不是说,当年的学员全都死了吗?”唐风宽慰马卡罗夫,他知道马卡罗夫在担心什么。

“可是最终谢德林并没有找到所有学员的尸体!”马卡罗夫有些沮丧。

“你是怀疑将军的队伍和当年的学员有关?”韩江反问。

“不!我不知道。总之,这里面有太多的疑团需要解开。”马卡罗夫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当中。

沉默了一阵,韩江忽然提到:“你们注意到了吗?史蒂芬说到了季莫申。”

“怎么?”唐风也注意到了。

“将军说想在史蒂芬和季莫申中选一个,成为他的接班人。而现在季莫申已死,那么史蒂芬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接班人喽?!”韩江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盯着史蒂芬。

史蒂芬一听这话,立马急了,他想要说话,可却剧烈地咳了两声。直到他平静下来,才重新开口说道:“韩江,你就……就不用激我了,我其实是上当受骗了,什么接……接班人都是放屁。也……也许季莫申有资格,但绝……绝不可能是我,我却天真地相信了。我现……现在开始理解所……所谓的血咒了,玉插屏的魔力实在是太大了……它让人丧失心志,失去理智……无法判断是非!”

“好了,你现在明白了并不算晚。不过我不明白你说季莫申有资格,你就没有资格?难道将军从一开始就是骗你的?”韩江不解。

“对!他从……从一开始就是骗我的,不过我却很……很晚才知道。那是我从彼得堡回来后……”史蒂芬又开始了一段痛苦的回忆。

从冰天雪地的彼得堡回到温暖的秘密基地,九死一生,可史蒂芬并没感到轻松。他又一次失败了,他不知道将军还有没有耐心等待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特别是这次,季莫申死了,让史蒂芬惊惧不已。

通过在彼得堡和季莫申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季莫申是将军的爱将,心思缜密,学识渊博,特别是对西夏历史和文化的了解,鲜有人及。季莫申唯一欠缺的可能就是他不善武力,但这并不妨碍季莫申在将军心目中的地位。

史蒂芬心中惴惴不安,季莫申死了,而他却逃了回来,将军会怎么想?史蒂芬胡思乱想着,和芬妮又被带进了秘密基地的密室中。

这一次,史蒂芬和芬妮都觉察出了阴影中有人,因为那人在剧烈喘息着。史蒂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没敢问,他毕恭毕敬地站在原地,等待着阴影中传来将军的声音。

“史蒂芬,这次你让我非常失望,真的非常失望!”将军的话语十分严厉。

史蒂芬的心脏随着将军的话语上下狂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敬畏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将军”。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在将军的威严面前,他的那点自尊却是一文不值。他明显感觉到了将军这次态度的转变,比前几次要严厉了许多,看来这次失败,确实让将军伤筋动骨了!

“将军,请您原谅,我们本来可以取得成功,但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史蒂芬极力为自己辩解。

“行了!我不想再听你的理由,这次我们不但损失了几个好兄弟,还永远失去了季莫申。要知道季莫申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史蒂芬知道将军一定会提到季莫申,他也不辩解,只好忍着,听将军训斥。

将军停了一会儿,又严厉地说道:“失去了季莫申,就好比失去了我的左膀右臂。他精通那么多种文字,特别是古文字,现在没了他,你让我们如何继续我们的事业!你行吗?”

面对将军的质问,史蒂芬实在憋不住了,反驳道:“将军,请允许我说一句实话,其实这次失败最大的问题恰恰出在季莫申身上。”

“哦?”将军对史蒂芬竟敢反驳自己,有些吃惊。

“是季莫申让米沙在他眼皮底下又活了这么多年,最后又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并帮助唐风和韩江他们取得了胜利。如果当初季莫申能够聪明点,让米沙永远消失,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失败!”史蒂芬的心脏在狂跳,但他极力在表面上装出镇定。

史蒂芬的反驳竟然让将军哑了火。阴影中,长时间的沉默,以至于史蒂芬又开始怀疑,将军还在不在那里?突然,将军又开口了:“史蒂芬,你要明白只有我才有资格评判季莫申的过失。我们现在说的并不是季莫申的过失,而是你的问题。”

“我承认我的失误,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史蒂芬恳求道。

阴影里又是长时间的沉默,三分钟后,将军才开口道:“好吧!我可以再原谅你一次,不过下次行动,我要给你派个帮手。”

“帮手?”史蒂芬忽然有如芒在背的感觉,他马上明白了将军的用意。

这次,将军并没有击掌,史蒂芬身后的门就开了,一个光头男人走了进来。史蒂芬又往门外看看,他没有看见怀特,只有这个家伙进来了。

史蒂芬再一次打量这个男人,白人,光头,穿着一件大号迷彩服,似乎和怀特差不多岁数,看上去很瘦弱,但两眼却炯炯有神。

“嘿!我是史蒂芬!”史蒂芬主动伸出手来示好,可是那人却并未理睬他,他只好无趣地收回了手。

“你可以称呼这位先生‘光头’。”将军又在阴影中说道。

光头?史蒂芬知道身旁这个家伙绝非等闲之辈,如此不雅地称呼他,是否会引起此人的不快?他转脸看看那人,光头也转头看了看他,对他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算是和史蒂芬打过了招呼。

“可是我们之间应该如何协调行动呢?”史蒂芬不明白和这个光头在一起,具体该如何行动。

“你只管干你的,不用主动和光头联系,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出现帮助你完成任务!”将军虽然这么说,可史蒂芬却依然觉得这个光头是个大麻烦。

没过多久,史蒂芬和芬妮就接到了将军的指令,下一个目标去贺兰山。史蒂芬开始着手准备去贺兰山的装备,他一边准备,一边问芬妮:“最近,你在这儿见过那个怀特吗?”

“没有!从这次回到这里,就没见过怀特!”芬妮也感到有些奇怪。

“那个光头,你打听到什么?”史蒂芬又问。

“那家伙这段时间时常在基地训练,但从不和人说话。我几次试图和他说话,他都没有理我!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有一次我听见他说了一句脏话,是用俄语说的!”

“哦!这么说他是俄国人!”史蒂芬又想起了他在彼得堡经历的一切。

“但我只听到那么一句,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芬妮无奈地耸耸肩。

史蒂芬收拾停当,正坐在沙发里休息,忽然瞥见床下的一个破旧皮箱。这是上次怀特给他们拎来的,说是他父亲在养老院的遗物,同时送来的还有父亲临终前写给自己的那封信。

史蒂芬从床下拖出皮箱,掸了掸上面的灰尘,打开来。怀特送来这个皮箱后,史蒂芬曾经查看过一遍,箱内都是一些普通的衣物,并没什么特殊的东西。这也正常,怀特送来的皮箱,肯定已经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

史蒂芬随手将那些旧衣服扔了出来,翻着翻着,忽然他在皮箱底下发现了一些异样。隔着皮箱底部的隔层,他隐约在隔层下看到了一些奇怪的印迹,像是一张图……

“芬妮,拿把剪刀来!”

史蒂芬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将隔层剪开。翻过来,隔层下果然有东西,只见隔层下面缝着三张图,三张藏宝图!

史蒂芬惊奇地发现这竟然是黑喇嘛的藏宝图。第一张是通往贺兰山藏宝地的路线,第二张是黑鹫寺的平面图,第三张上什么都没标记,但却弯弯曲曲地画满了线条。史蒂芬一时还看不明白第三张图的意思。

史蒂芬在第二张图的背面,又发现了父亲的一段笔迹:吾儿,你若遇急难之时,事不可解之时,可按此三张图找到黑喇嘛遗留的宝藏。当年你爷爷杀死了黑喇嘛得到他的宝藏,将这些宝藏藏在了黑鹫寺的深山玄宫中,并作图以记之。后我等在七色锦海身遭大难,我只身逃脱,原藏宝图已失,为父便据记忆,又作图三张,恐有不准确之处,故一直未展示于你。切记,若非急难之时,事不可解之时,不要前往,切切!谨记!

史蒂芬看完这段文字,递给了芬妮。“黑喇嘛的宝藏!”芬妮惊呼。

“若非急难之时,事不可解之时,不要前往!”史蒂芬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突然,他猛地一拍头,道,“现在就是我急难之时,事不可解之时。”

“史蒂芬,你想去找黑喇嘛的宝藏?”芬妮问。

“为什么不呢?你难道还没看出来,我们从彼得堡回来,将军对我们态度的转变。特别是季莫申的死,让将军很难过。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当初什么接班人的鬼话都是用来哄骗我们为他卖命的,季莫申有可能是将军接班人的人选,但绝不是我们!”史蒂芬满腔愤怒,头脑渐渐清晰起来。

“所以你打算借这次去贺兰山找那块玉插屏之机,找到黑喇嘛的宝藏?”

“对!然后我们也不要玉插屏了,摆脱将军的控制,隐姓埋名,远走高飞!”史蒂芬越说越激动。他见芬妮还在犹豫,一把抓起她的右手,“你看,我父亲送你的这枚祖母绿戒指,当时我就觉得这戒指有些怪异,不像是现代工艺,现在看来,这枚戒指很有可能就是父亲从黑喇嘛宝藏中带出来的。”

芬妮看着手上的祖母绿戒指,心里也活动起来,最后两人商定下来,只等贺兰山之行的到来。

……

史蒂芬回忆完这段,口鼻中开始不断地往外喷血,唐风和马卡罗夫赶忙帮他止血。忙活了大半天,史蒂芬才算止住了流血,但他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

“你就是住在客店东屋的人?”韩江问。

“是的!这次我……我没有多带人来,只有我和芬妮。我们开……开始以客店为依托,按图进山探寻……”

“可我们为什么只在你的房间发现了一张藏宝图?”唐风不解。

“因为你……你们发现那张藏宝图时,我们已……已经基本确定了黑鹫寺的范围,所……所以那张图就没用了……”

“怪不得!那另外两张藏宝图就在你身上?”唐风追问。

“现……现在已经不在了!那个光……光头在客店附近出现了,他不知怎……怎么知道了我的计划。芬……芬妮为了保护我,在和光头的搏斗中被那家伙杀害了。我逃过光头的追击,按……按图所记,一直找到了上寺前殿,却不想那家伙也跟了上来……”

史蒂芬断断续续说着,“可你并没有进入后殿,我告诉你,那里就是黑喇嘛的宝藏!”唐风说道。

史蒂芬眼里闪过一丝亮光,但最后还是黯淡下去:“那和……和我已……已经没关系了……至于我为……为什么没有进入后殿,因……因为在前殿发生了意……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唐风急切地想知道在他们到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可是史蒂芬却虚弱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好了!唐风!他看上去不行了。”韩江劝住唐风。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撤出去,还是打开这道券……”唐风话没说完,忽然,从券门外传来了一阵声响,三人警觉起来。那个声响越来越响,唐风、韩江、马卡罗夫一齐举起了枪,三人将枪口对着券门。他们不知道券门后面是什么,但是全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券门后那个奇异的声响停下了,但是没过一会儿又响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都听不出这是什么声响,三人面面相觑,又不敢放下手中的枪。这个声响很不规则,时而响起,时而又消失。

“有人在外面敲击这道券门!”经验丰富的马卡罗夫首先判断道。

有人?马卡罗夫的判断,让唐风和韩江更加紧张,死死地握住手中的枪。那个声响断断续续一直持续了七八分钟,就在三人已经有些麻木的时候,券门猛地被撞开了,一阵烟尘飞起,强烈的光线从券门外透过重重烟尘直射进来。

三人在漆黑的世界里待得太久,一时难以适应外面的光线。唐风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韩江也忙去捂自己的眼睛,不过,他还是本能地向券门那儿开了两枪。

“砰!砰!”两声枪响后,并没有惨叫声,而是传来一阵嘶鸣。三人心里一惊,待眼睛稍稍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却看见一只巨大的兀鹫正立在券门外。

唐风开始明白,刚才那个断断续续敲击券门的声音,就是兀鹫撞击券门的声音。“这……这里怎么会有兀鹫?”

“也许这里就是它们的老巢!”马卡罗夫喃喃道。

“兀鹫的老巢?!”马卡罗夫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唐风和韩江不寒而栗。

“你们看,兀鹫身上在流血……”马卡罗夫道。

“那是韩江打的!”唐风喊道。

“你给我小点声!那不是我打的……这兀鹫要干什么?”韩江也胆怯起来。

“找你报仇!”唐风戏谑道。

“这个时候,你还跟我开玩笑!”韩江不满地嚷道。

“谁跟你开玩笑了!你看兀鹫要进来了!”

说着,三人不约而同地向甬道口退去。受伤的兀鹫并没有向唐风他们走过来,三人吃惊地看见兀鹫一步步向史蒂芬走去。兀鹫在史蒂芬身旁站住,展了展巨大的翅膀,便又转身向券门外走去。

兀鹫走出了券门,很快消失在门外。唐风三人怔怔地看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一起冲出了券门。券门外,三人重新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那只兀鹫却不见了。

唐风环视这里,发觉这里的地形很奇怪,四周是高高的岩壁,他们正位于凹进来的一个“锅底”中。

“这地方太神奇了,我们居然在锅底里!”唐风惊道。

“这像是个天坑,只不过是个比较小的天坑。”韩江判断道。

“别扯了,天坑一般都是在西南山区的喀斯特地形中,这里怎么会有?再说天坑又怎么会在这高高的山上?依我看,这像是陨石坑。”唐风否定了韩江的推断。

“陨石坑?也不知道这是北峰的什么位置,我们被困在这个锅底中了。”韩江道。

“看看有没有路可以爬上去!”马卡罗夫提议道。

于是,三人开始沿着岩壁转,绕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却发现在岩壁的另一侧有一个小豁口。穿过豁口,三人走进了另一个“锅底”,四周依旧是高高的岩壁,而且这里的情形还变得复杂起来,周围的岩壁呈现出不规则的弧度。三人在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时,急于找到出路,突然,唐风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转过突出的岩壁,血腥味越发浓烈,还伴随着腐臭味。不一会儿,一大片杂草出现在三人面前,杂草旁,是一堆堆白骨。

“这……这果然是兀鹫的老巢!”唐风惊愕地望着眼前的堆堆白骨。

韩江掩着鼻,走到白骨近前。“这都是些牛羊的尸骨,还有一些我也说不上来……”韩江说着说着突然怔住了,因为他在众多的白骨中发现了一些零散的人骨头。

“看来这兀鹫还真的会抓人!”唐风猛地想到了一直困扰自己的那个噩梦。噩梦?!唐风浑身一颤。“我们在洞里待了多久?”唐风忽然问道。

马卡罗夫仰望天空,估摸道:“现在应该是早上,说明我们在山中玄宫里已经待了快一天了。”

“也不知叶莲娜和徐博士怎么样了?”唐风不禁担起心来。

“看!这里又出现了那个标记!”韩江突然叫道。

唐风和马卡罗夫忙看过去,果然,在黑色岩壁上出现了一个醒目的三角形标记,三条深深的刻痕,让众人印象深刻。“根据史蒂芬刚才的叙述,我怀疑他所说的那个光头杀手,就是斯捷奇金!”韩江推断道。

“你就这么肯定?”

“年龄、国籍、手段都符合,还能是谁?”韩江反问。

“斯捷奇金、怀特、将军……”马卡罗夫思忖着,“可我还是想不通他们三者之间的联系。”

“先别想那么多了。这个三角形标记又出现了,说明斯捷奇金就在这附近,至少他曾经从这儿经过。”韩江判断道。

“等等!韩江,你看这儿!”唐风突然指着离三角形标记不远处的岩壁喊道。

三人发现在黑色的岩壁上又出现了一个菱形的标记。“这……这怎么可能?”韩江十分震惊地说道。

“这是我们在营地出发前约定的标记!”马卡罗夫也很震惊。

“不可能是我们三个刻的,那……那就是……”唐风被这个发现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能是叶……莲娜和徐博士!”马卡罗夫的声音有些颤抖。

“看来他们也进入了玄宫,还来到了这里!”唐风说道。

“不对!”韩江突然喊道,“如果是叶莲娜他们留下的,为什么我们在甬道中一直没有发现这个标记;就算我们一开始走错了路,但从前殿通往这里,一路上我们也没有发现菱形标记。”

“万一你没注意呢?”唐风问。

“不可能,我这一路特别仔细,一直没有发现菱形标记。”韩江十分肯定。

“好了,再往前找找吧,看看还有没有这个标记。”马卡罗夫道。

唐风和马卡罗夫又继续沿着石壁向前走,可回头一看,韩江还在盯着岩壁上那个菱形标记出神。“你还在想什么?”唐风催促道。

韩江又抬起头,望着天空和四周高高的石壁。许久,他才喃喃地从嘴里蹦出一句:“真想长出一双翅膀,飞到上面去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别瞎想了,你这辈子也不会长出翅膀!小心一会儿兀鹫飞回来!”唐风催促韩江快走。

兀鹫?!一想到那来去匆匆的兀鹫,韩江的心头一沉,他忙跟上唐风和马卡罗夫,继续向前走去。

石壁又转过了一道弯,三角形标记和菱形标记都没出现。一连串的石坑和黑色的岩壁,让唐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就是一连串的陨石坑!几十万年前,在地壳形成过程中,被陨石砸出来的陨石坑,所以有大有小,环环相套。”

“可这怎么可能是上寺的藏经楼呢?”韩江不解地问。

韩江的问题把唐风也问住了。“也许……也许那个石室就是藏经楼吧!”唐风只能这么解释。

韩江没再说什么,这时,三人走到了头,是一个巨大的陨石坑,没有豁口。唐风环视一周,黑色岩壁上现出了一个洞口。

“又是一个洞口!”这个洞口的出现让已经厌倦黑暗的韩江大感意外。

“是啊!我以为好不容易见到阳光,不用再钻山洞了!”唐风也大惑不解。

马卡罗夫却道:“韩江、唐风,我们刚才把这些陨石坑都转过了吗?”

“转过啦!”唐风和韩江不明白老马什么意思。

“我担心除了我们出来的那个洞口和面前这个洞口,不要还有别的洞口。要是那样,我们就可能再走错路!”马卡罗夫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是啊!那样就糟了!”唐风也担心刚才是不是有什么疏漏。

站在洞口,唐风和马卡罗夫思忖了半晌。韩江突然说道:“别想了!别想了!你们看,这里又出现三角形标记了。”

唐风和马卡罗夫看去,在洞口里面的岩壁上,果然又出现了一个三角形标记。三人赶忙查看三角形标记周围,希望再发现那个菱形标记,但是这次他们却再没有发现菱形标记。

“奇怪,那个菱形标记消失了!”韩江困惑不解。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唐风道。

“你们还记得刚才史蒂芬说的吗?他说在前殿发生了意外!”马卡罗夫忽然说道。

“意外?对!史蒂芬是这么说的,可是他没说清楚就已经昏过去了。”唐风不无失望。

“我想菱形标记就和那个意外有关!而那个抢走史蒂芬两张藏宝图的光头,一定是从前殿东门外的甬道向这边走的。他不去后殿找黑喇嘛的宝藏,却往这边走,我想……我想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存放玉插屏的地方了?”马卡罗夫推断。

马卡罗夫的推断让唐风和韩江陷入了沉思。“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按照史蒂芬的叙述,黑喇嘛和他爷爷当年为寻找玉插屏来到这里,可并没有在这里发现玉插屏,只是把这儿当做他们一个藏宝避难的场所。”唐风道。

“也就是说那个光头即便拿到两张藏宝图也不知道存放玉插屏的地方,可是他却没进后殿,径直往这儿来了。”韩江困惑地说。

“你们俩怎么变傻了!”马卡罗夫突然正色道,“你们能想到这一层,史蒂芬和那个光头,难道就想不到这一层!”

“哦!我明白了。史蒂芬看了藏宝图,知道玉插屏肯定不会在后殿里,所以他们就径直从东门往这儿来了。我们确实在里面浪费了太多时间。”

唐风豁然开朗。他见韩江似乎还没转过弯来,一把拉过韩江道:“别想了,我们快点过去吧。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这个洞不会太深!”

“你怎么知道?”韩江不解地问。

唐风并不回答,打开手电,一头扎进了这个洞口。

走进洞口,唐风才发现这条甬道和之前的甬道一模一样,也是盘旋向上延伸的。走出三十余步,岩壁上再次出现三角形标记,同样没有菱形标记。

之后的情形大致如此。唐风三人在看到第十个三角形标记后,前方终于闪出了一道亮光。“终于到头了!”韩江感叹道。

“希望不再是该死的陨石坑。”马卡罗夫道。

三人终于走出了甬道,一切都豁然开朗,这里并不是陨石坑,而是群山之巅。唐风吃惊地看着山下壮丽的景色,一时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韩江也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东侧的山崖边,往下望去。看到荒草灌木丛中掩映着十多个大大小小的陨石坑,他说:“这就是刚才我们经过的陨石坑!”

韩江话音刚落,头顶就被两片巨大的阴影覆盖了,三人一起抬头。两只巨大的兀鹫展翅正从众人头顶掠过,往下面的陨石坑俯冲下去,然后准确地落在了坑中。

“那……那果然是兀鹫的巢穴!”唐风一想到也许还要从那儿回去,就感到恐惧。

“不!不仅仅那是它们的巢穴,整个山巅都是它们的巢穴!”韩江回想起了在山下看见兀鹫抓起岩羊的震撼景象。

“整个山巅?那我们在这儿也很不安全喽!”唐风惊慌地说。

“当然,兀鹫随时可能攻击我们。”韩江转身看看四周,“还要小心那个神秘人。”

唐风也打量起山巅的情形,他们三人走出来的洞口位于整个山巅的东侧。整个山巅东侧和南侧地势平坦,而西侧和北侧则地势高起,那也应该就是北峰的最高峰。

高起的北侧和西侧山峰上稀稀落落长着一些树木。唐风很惊奇这样高的山巅竟然还能有树木生长,而山巅的其他地方则是大片的荒草和灌木丛。

韩江也在观察山巅的地势:“怎么没看见那个家伙?”

“也许那家伙正藏在一个角落里!”马卡罗夫道。

“也看不出山巅能有什么地方存放玉插屏,这里也看不到任何西夏时期的遗物啊?”韩江困惑不已。

“是啊!放在山巅还很不安全,电闪雷鸣,风吹雨打,实在想不通!”马卡罗夫也很困惑。

“你们应该逆向思维一下。当年黑喇嘛和马远一伙在这儿盘踞多时,都没有找到玉插屏,我想贺兰山的这块玉插屏一定存放在一个很隐秘、不易察觉的地方。”

唐风说完,开始沿着崖边按顺时针方向查看。深一脚,浅一脚,脚下根本没有路,唐风看到的全是杂草和灌木。当唐风他们走到南侧的悬崖边时,天空中飘来大片的乌云,瞬间就遮蔽了所有的阳光,山谷里也升腾起了浓浓的雾气。他再往山下望去,已是白茫茫一片,不见任何景物。

雾越来越大,山巅全部笼罩在云雾中。“好诡异的天气!”唐风心里也被浓雾笼罩。

韩江和马卡罗夫没说什么,三人继续低头往前走。不大一会儿,三人已经绕到了西侧的小山峰下。唐风看看这座小山峰,又望望北侧那座凸起的小山峰,两座山峰看上去差不多高,很难判断哪座山峰才算是北峰的最高峰。

“要不要爬上去?”马卡罗夫问唐风和韩江。

“既然走到了这里,当然不要错过!”唐风心里越来越感到奇怪。那个神秘人去了哪里,怎么突然消失了?玉插屏又在哪里?也许站到小山峰上能发现什么端倪。

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先登上了西侧的山峰,四下环顾,云雾缭绕,不见景物。三人失望地从西侧的山峰下来,又登上北侧的山峰,依旧是云雾缭绕,不见任何异常。

唐风心头的阴云越积越厚。历经千辛万苦,已经来到了尽头,一切早该结束,可是却什么也没发现。玉插屏、神秘人都没找到,难道这一切都将无果而终?三角形标记明明指向这里,但……但这里除了云雾和荒草,竟空无一物。千百年前,党项人也许根本就没有在这儿留下什么,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凭空臆断!

一阵狂风吹过,山巅的荒草如海浪一样在风中摇曳,唐风感到了深深的寒意。“这上面不会有什么了,下去吧!”韩江道。

就在三人准备下去的时候,又是一阵狂风袭来,荒草被狂风吹得匍匐在地。突然,唐风眼前一亮,他发现在荒草丛中闪出了一些异样的东西。“等等!”唐风大吼道。

韩江和马卡罗夫都是一愣,怔在了原地。唐风还看不清那是什么,他疾走两步,确信自己站在最高处,再往下看去,刚才发现的地方位于整个山巅的中央。唐风越看越觉得那里一定有问题。

韩江和马卡罗夫不知道唐风发现了什么,怔怔地看着他。唐风站在山巅最高处,盯着中央的荒草丛。他在等待,等待上天再赐给他一阵狂风。

几分钟后,一阵更大的狂风向唐风吹来,山巅的荒草被狂风压迫,全都趴了下来。唐风猛地瞪大了眼睛,不错!就是那个位置,他发现在荒草掩映中,山巅中央隐约现出了一个圆形的土丘。

土丘不高,上部很平坦,但是面积却不小。唐风兴奋地喊了一句:“我发现了!”然后就奔跑下山坡。

韩江和马卡罗夫完全被唐风搞晕了,他俩只好跟上唐风的步伐,三人一起来到整个山巅的中央。

“你一惊一乍,狂喊乱叫的,到底发现了什么?”韩江问唐风。

“看!这是什么?”唐风从荒草丛中胡乱地刨了几下,然后拾起一块黑不溜秋的土块。

“这有什么?不就是土块吗?”韩江不解。

“你再仔细瞧瞧!”

韩江还是没看出什么来。马卡罗夫剥去土块外面的泥,看出了端倪:“这像是一块砖,而且应该是古代的砖。”

“对!老马,你说对了,这是一块西夏时期的砖。”唐风言语中带着兴奋。

“我靠!你成神人了,你站在上面就能看出这是一块西夏时期的砖!”韩江嚷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不是我在上面看出这块砖是西夏的砖,而是……而是我在上面看出这里有一处建筑遗址。”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