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五章 · 1

[美]海明威2019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凯瑟琳沿着湖走,往小旅馆去找弗格逊,我则坐在酒吧间里看报。酒吧间里备有舒服的皮椅,我就坐在一只皮椅上看报,一直到酒保来了。原来意军连塔利亚门托河都没守住。他们正在朝皮阿维河退却。我还记得皮阿维河。上前线去时,火车在圣多那附近跨过这条河。那儿河水又深又慢,相当狭窄。河下边是蚊蚋丛生的沼泽和运河。那儿有些可爱的别墅。战前我有一次上科丁那丹佩佐〔1〕去,曾在临河的山间走了几小时。从山上望下去,那河道倒像一条出鳟鱼的溪流,水流得很急,有一段段的浅滩,山岩阴影下有水潭。公路到了卡多雷就和河道岔开了。不晓得山岭上的军队撤退时怎么下来的。酒保来了。

〔1〕 科丁那丹佩佐是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一冬季运动的胜地。

“葛雷非伯爵要找你,”他说。

“谁?”

“葛雷非伯爵。你还记得你上次来这儿碰到的那个老人吧。”

落 # 霞 # 小 # 说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他在这儿吗?”

“是的,和他的侄女一同来的。我告诉他你来了。他要你和他打弹子。”

“他在哪儿?”

“在散步。”

“他身体怎么样?”

“比从前更年轻啦。昨天夜里晚饭前,他喝了三杯香槟鸡尾酒呢。”

“他的弹子功夫呢?”

“很行。他打败了我。我说你来了,他很高兴。这儿没人跟他打弹子。”

葛雷非伯爵九十四岁了。他是梅特涅〔2〕那一辈的人,须发雪白,举止风雅。他当过奥意两国的外交官,他的生日宴会是米兰社交界的大事。他眼看要活到一百岁,打得一手漂亮爽利的好弹子,与他那九十四岁的脆弱身体适成对比。我从前在施特雷沙碰见他,也是在旅游季节以后,我们边打弹子边喝香槟。这打弹子喝香槟的风俗太好了,当时他每百分让我十五分,还赢了我。

〔2〕 梅特涅(1773—1859),奥地利帝国外交大臣,于拿破仑被打败后,组织“神圣同盟”,极力恢复欧洲的封建专制统治,摧残各民族解放运动和进步力量。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在这里?”

“我忘啦。”

“还有谁?”

“没有你认得的人了。旅馆里一共只有六位客人。”

“你现在有事吗?”

“没事。”

“那么钓鱼去吧。”

“我只能走开一个钟头。”

“来吧。把你的钓鱼线拿来。”

酒保披上一件上衣,我们就走出去。我们走到湖边,上了一条船,我划船,酒保坐在船尾放出线去钓湖上的鳟鱼——线的一头有一个旋转匙形的诱饵和一个沉重的铅锤。我沿着湖岸划船,酒保手里扯着线,时而朝前抖它一抖。从湖上看来,施特雷沙相当荒凉,一长排一长排光秃的树木、一座座大旅馆和关闭的别墅。我把船划出去,横跨湖面,划到美人岛〔3〕,紧挨着石壁,在那儿,湖水突然变深了,你看见岩壁在晶莹的湖水中低斜下去,接着我们又朝北划往渔人岛。太阳给一朵云遮住了,湖水黑暗平滑,冷气逼人。我们虽然看见水上有鱼上升时的一些涟漪,但是始终没有鱼来上钩。

〔3〕 美人岛原只是湖中的一些大岩石,后来经过17世纪一位巴罗美伯爵加以点缀修建,成为著名名胜地。

我把船划到渔人岛对面的地方,那儿靠有几只船,有人在补鱼网。

“我们去喝杯酒吧?”

“好的。”

我把船划拢石码头,酒保把钓鱼线收回来,卷好放在船底,把诱饵挂在船舷的上缘。我上了岸,把船拴好。我们走进一家小咖啡店,在一张没铺桌布的木桌边坐下,叫了两杯味美思。

“你船划得累了吧?”

“不累。”

“回去我划,”他说。

“我喜欢划。”

“也许由你来抓住钓线会转运。”

“好吧。”

“告诉我,战争怎么啦?”

“糟透了。”

“我倒不必去,我年纪太大,像葛雷非伯爵一样。”

“说不定你还去哩。”

“明年要征召我们这一级了。但是我不去。”

“那你怎么办?”

“出国去。我不去作战。我从前在阿比西尼亚〔4〕打过一次仗。完全没有意义。你为什么参加进去?”

〔4〕 阿比西尼亚,现名埃塞俄比亚,在非洲东北部。1896年意军进犯,结果失败。

“我不知道。我太傻了。”

“再来杯味美思吧?”

“好。”

酒保划船回去。我们到施特雷沙后边的湖上钓鱼,接着又划到离岸不远的地方试试。我握着绷紧的鱼线,感觉到那旋转中的诱饵在轻微抖动,眼睛望着十一月中的暗淡的湖水和荒凉的湖岸。酒保荡长桨,船每往前一冲,鱼线就跳动一下。一次有一条鱼来咬钩,钓线突然扳紧,往后死抖,我用手去拉,感觉到一条活蹦蹦的鳟鱼的分量,随后钓线又是有规则地跳动着。鱼溜啦。

“是大的吗?”

“相当大。”

“有一次我独自出来钓鱼,我用牙齿咬住钓线,猛不防一条鱼咬钩了,差点把我的嘴巴也扯破。”

“最好的办法还是把钓线绕在你的腿上,”我说。“那样有鱼上钩你既知道,而且用不到掉牙齿。”

我伸手到湖里去。湖水很冷。我们差不多到旅馆的对面了。

“我得进去了,”酒保说,“赶十一点的班。鸡尾酒时间。”

“好。”

我把钓线拉回来,缠在一根棍子上,那棍子两头都有凹槽。酒保把船停放在石墙间的一小片水区中,用铁链和锁锁好。

“你什么时候要用,”他说,“我就把钥匙给你。”

“谢谢。”

我们登岸走到旅馆,走进酒吧间。这天早上天还很早,我不想再喝酒,所以就上楼回房间去。侍女刚刚把房间收拾干净,凯瑟琳还没回来。我往床上一躺,什么事都不想。

凯瑟琳回来后,我们又是怡然自得。弗格逊在楼下,她说。她请她来吃中饭。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凯瑟琳说。

“没关系,”我说。

“怎么啦,亲爱的?”

“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闷得慌。你所有的只是我,而我又出去了。”

“这话不错。”

“对不起,亲爱的。一个人忽然失掉了他的一切,我知道那一定是很痛苦的。”

“我的生活本来是非常充实的,”我说。“现在你一不和我在一起,我在世界上就一无所有了。”

“但是我是要和你在一起的。我只出去了两小时啊。你真的完全没事可做吗?”

“我跟酒保钓鱼去了。”

“好玩吗?”

“好玩。”

“我不在的时候不要想我。”

“我在前线时就是这么办的。不过当时正有事情做。”

“你像个丢了职业的奥赛罗〔5〕,”她嘲笑我。

〔5〕 奥赛罗是莎士比亚同名悲剧中的主人公,是皮肤黝黑的摩尔人,因为误听了埃古的话,杀害了妻子苔丝蒂蒙娜。奥赛罗的职业是军人。

“奥赛罗可是个黑人,”我说。“况且,我并不嫉妒。我只是爱你太深,对于旁的全没兴趣。”

“你做个好孩子,好好招待弗格逊行吗?”

“我待弗格逊一向很好,只要她别咒骂我。”

“要好好待她。想想我们的生活多么丰富。而她却一无所有。”

“我们所有的,她也不见得要吧。”

“你是个聪明人,亲爱的,但你不大懂事。”

“我好好招待她就是啦。”

“我知道你肯的。你太可爱了。”

“饭后她不至于呆下去吧?”

“不会的。我想法子叫她走。”

“饭后我们回这儿楼上来。”

“自然啦。难道说我想的还不是这个?”

我们下楼和弗格逊一同吃中饭。弗格逊对这旅馆和饭厅的富丽堂皇,印象很深。我们吃了顿很好的午餐,还喝了两瓶卡普里白葡萄酒。葛雷非伯爵到饭厅里来,对我们点点头。陪着他的是他的侄女,她那模样有点像我的祖母。我把他的来历告诉了凯瑟琳和弗格逊,弗格逊又是印象很深。旅馆又宏大又空旷,但是饭菜很好,酒也很好,大家喝了酒以后愉快起来。凯瑟琳再也没有别的要求了。她很快乐。弗格逊也相当高兴。我也觉得挺不错。饭后弗格逊回她旅馆去了。她饭后要躺一会儿,她说。

那天午后近黄昏时,有人来敲房门。

“谁呀?”

“葛雷非伯爵问你愿意不愿意陪他打弹子。”

我看看表;我临睡前脱下手表,表放在枕头底下。

“你非去不可吗,亲爱的?”凯瑟琳低声问。

“还是去的好。”表上时间是四点一刻。我大声说:“请你告诉葛雷非伯爵,我五点钟到弹子间来。”

四点三刻时,我吻别了凯瑟琳,走进浴间去穿衣服。我照着镜子系领带时,发觉自己穿着平民服装很怪。我得记着去再买几件衬衫和袜子。

“你要去好久吗?”凯瑟琳问。她躺在床上很可爱。“请你把发刷递给我好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