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 三十七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火车一清早到鹰潭等行李领出公路汽车早开走了。这镇上唯一像样的旅馆挂牌“客满”只好住在一家小店里。这店楼上住人楼下卖茶带饭。窄街两面是房屋太阳轻易不会照进楼下的茶座。门口桌子上一叠饭碗大碟子里几块半生不熟的肥肉原是红烧现在像红人倒运又冷又黑。旁边一碟馒头远看也像玷污了清白的大闺女全是黑斑点走近了这些黑点飞升而消散于周遭的阴暗之中原来是苍蝇。这东西跟蚊子臭虫算得小饭店里的岁寒三友现在刚是深秋天气还显不出它们的后凋劲节。楼只搁着一张竹梯子李先生的铁箱无论如何运不上去店主拍胸担保说放在楼下就行李先生只好自·慰道:“譬如这箱子给火车耽误了没运到还不是一样的人家替我看管我想东西不会走漏的。在金华不是过了好几天才到么?”大家赞他想得通。辛楣由伙计陪着先上楼去看卧室楼板给他们践踏得作不平之鸣灰尘扑簌簌地掉下来顾先生笑道:“赵先生的身体真重!”店主瞧孙小姐掏手帕出来拂灰就说:“放心这楼板牢得很。楼板要响的好晚上贼来客人会惊醒。

我们这店里贼从没来过他不敢来就因为我们这楼板会响。吓!耗子走动我棕楼板也报信的。”伙计下梯来招呼客人上去李梅亭依依不舍地把铁箱托付给店主。楼上只有三间房还空着都是单铺伙计在赵方两人的房间里添张竹榻要算双铺的价钱。辛楣道:“咱们这间房最好沿街光线最足床上还有帐子。可是我不愿睡店里的被褥回头得另想办法。”鸿渐道:“好房间为什么不让给孙小姐?”辛楣指壁上道:“你瞧罢。”只见剥落的白粉壁上歪歪斜斜地写着淡墨字:“路过鹰潭与王美玉女士恩爱双双题此永久纪念济南许大隆题。”记着中华民国年月日一算就是昨天晚上写的。后面也像许大隆的墨迹是诗:“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今朝有缘来相会明日你东我向西。”又写着:“大爷去也!”那感叹记号使人想出这位许先生撇着京剧说白的调儿挥着马鞭子慷慨激昂的神气。此外有些铅笔小字都是讲王美玉的想来是许先生酒醉色迷那一夜以前旁人的手笔因为许先生的诗就写在“孤王酒醉鹰潭宫王美玉生来好美容”那几个铅笔字身上。又有新式标点的铅笔字三行:“注意!王美玉有毒!抗战时期凡我同胞均须卫生为健国之本万万不可传染!而且她只认洋钱没有情!过来人题!”旁边许大隆的淡墨批语道:“毁坏名誉该当何罪?”鸿渐笑道:“这位姓许的倒有情有义得很!”辛楣也笑道:“孙小姐这房间住得么?李梅亭更住不得——”

正说着听得李顾那面嚷起来顾先生在和伙计吵两人跑去瞧。那伙计因为店里的竹榻全为添铺用完了替顾先生把一扇板门搁在两张白木凳上算是他的床。顾尔谦看见辛楣和鸿渐声势大振张牙舞爪道:“二位瞧他可恶不可恶?这是
搁死人尸用的他不是欺负我么?”伙计道:“店里只有这块板了你们穿西装的文明人要讲理。”顾尔谦拍自己青布大褂胸脯上一片油腻道:“我不穿西装的就不讲理?为什么旁人有竹榻睡我没有?我不是照样付钱的?我并不是迷信可是出门出路也讨个利市你这家伙全不懂规矩。”李梅亭自从昨天西药现以后对顾尔谦不甚庇护冷眼瞧他们吵架这时候插嘴道:“你把这板搬走就是了。吵些什么!你想法把我的箱子搬上来那箱子可以当床我请你抽支香烟”伸出左手的食指摇动着仿佛是香烟的样品。伙计看只是给烟熏黄的指头并非香烟光着眼道:“香烟在哪里?”李梅亭摇头道:“哼你这人笨死了!香烟我自然有我还会骗你?你把我这铁箱搬上来我请你抽。”伙计道:“你有香烟就给我一根你真要我搬箱子那不成。”李先生气得只好笑顾先生胜利地教大家注意这伙计蛮不讲理。结果鸿渐睡的竹榻跟这扇门对换了。

孙小姐来了辛楣问到何处吃早点。李梅亭道:“就在本店罢。省得上街去找也许价钱便宜些。”辛楣不便出主意伙计恰上来沏茶便问他店里有什么东西吃。伙计说有大白馒头、四喜肉、鸡蛋、风肉。鸿渐主张切一碟风肉夹了馒头吃李顾赵三人赞成说是“本位文化三明治”要分付伙计下去准备。孙小姐说:“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这店里都是苍蝇馒头和肉尽苍蝇呆着恐怕不大卫生。”李梅亭笑道:“孙小姐毕竟是深闺娇养的不知道行路艰难你要找一家没有苍蝇的旅馆只能到外国去了!我担保你吃了不会生病就是生病我箱子里有的是药”说时做个鬼脸倒比他本来的脸合式些。辛楣正在喝李梅亭房里新沏的开水喝了一口皱眉头道:“这水愈喝愈渴全是烟火气可以代替火油点灯的——我看这店里的东西靠不住冬天才有风肉现在只是秋天知道这风肉是什么年深月久的古董。咱们别先叫菜下去考察一下再决定。”伙计取下壁上挂的一块乌黑油腻的东西请他们赏鉴嘴里连说:“好味道!”引得自己口水要流生怕经这几位客人的馋眼睛一看肥肉会减瘦了。肉上一条蛆虫从腻睡里惊醒载蠕载袅李梅亭眼快见了恶心向这条蛆远远地尖了嘴做个指示记号道:“这要不得!”伙计忙伸指头按着这嫩肥软白的东西轻轻一捺在肉面的尘垢上划了一条乌光油润的痕迹像新浇的柏油路一壁说:“没有什么呀!”顾尔谦冒火连声质问他:“难道我们眼睛是瞎的?”大家也说:“岂有此理!”顾尔谦还唠唠叨叨地牵涉适才床板的事。这一吵吵得店主来了肉里另有两条蛆也闻声探头出现。伙计再没法毁尸灭迹只反复说:“你们不吃有人要吃——我吃给你们看——”店主拔出嘴里的旱烟筒劝告道:“这不是虫呀没有关系的这叫‘肉芽’——‘肉’——‘芽’。”方鸿渐引申说:“你们这店里吃的东西都会芽不但是肉。”店主不懂可是他看见大家都笑也生气了跟伙计用土话咕着。结果五人出门上那家像样旅馆去吃饭。

李梅亭的片子没有多大效力汽车站长说只有照规矩登记按次序三天以后准有票子。五人大起恐慌:三天房饭好一笔开销照这样耽误怕身上的钱到不了吉安。大家没精打采地走回客栈只见对面一个女人倚门抽烟。这女人尖颧削脸不知用什么东西烫出来的一头鬈像中国写意画里的满树梅花颈里一条白丝围巾身上绿绸旗袍光华夺目可是那面子亮得像小家女人衬旗袍里子用的作料。辛楣拍鸿渐的膊子道:“这恐怕就是‘有美玉于斯’了。”鸿渐笑道:“我也这样想。”顾尔谦听他们背诵《论语》不懂用意问:“什么?”李梅亭聪明说:“尔谦你想这种地方怎会有那样打扮的女子——你们何以背《论语》?”鸿渐道:“你到我们房里来看罢。”顾乐谦听说是妓女呆呆地观之不足那女人本在把孙小姐从头到脚的打量忽然现顾先生的注意便对他一笑满嘴鲜红的牙根肉块垒不平像侠客的胸襟上面疏疏地缀几粒娇羞不肯露出头的黄牙齿。顾先生倒臊得脸红自幸没人瞧见忙跟孙小姐进店。辛楣和鸿渐一夜在火车里没睡好回房躺着休息李梅亭打门进来了问有什么好东西给他看。两人懒起床叫他自己看墙壁上的文献。李梅亭又向窗外一望回头直嚷道:“你们两个年轻人不怀好意呀!怪不得你们要占据这间房对面一定就是那王美玉的卧房相去只四五尺的距离跳都跳得过去。你们起来瞧床上是红被桌子上有大镜子还有香水瓶儿——唉!

你们没结婚的人太不老实。这事开不得玩笑的——咦她上来了!”两人从床上伸头一瞧果然适才倚门抽烟的女人对窗立着慌忙缩头睡下。李先生若无其事地靠窗昂抽烟黑眼镜里欣赏对面的屋顶两人在床上等得不耐烦正想叫李梅亭出去忽听那女人说话了:“你们哪块来的啥。”李先生如梦初醒地一跳道:“你问谁呀?我呀?我们是上海来的。”这话并不可笑而两人笑得把被蒙住头又赶快揭开被要听下文。那女人道:“我也是上海来的逃难来这块的——你们干什么的?”李先生下意识地伸手到口袋里去掏片子省悟过来尊严地道:“我们都是大学教授。”那女人道:“教书的?教书的没有钱为什么不走私做买卖?”两人又蒙上被。李先生只鼻子里应一声。那女人道:“我爹也教书的——”两人笑得蒙着头叫痛——“那个跟你们一起的女人是谁?她也是教书的?”李先生道:“是的。”那女人道:“我也过进学堂——她赚多少钱啥?”辛楣怕这女人笑孙小姐赚的钱没有她多大声咳嗽李先生只说:“很多很多——抽支烟罢?哪接好——”两人紧张得不敢吐气李先生下面的话更使他们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问你公共汽车的票子难买得很你——你熟人多有没有法想一个?我们好好的谢你。”那女人讲了一大串话又快又脆像钢刀削萝卜片大意是:公路车票买不到可以搭军用运货汽车她认识一位侯营长一会儿来看她到时李先生过去当面接洽。李先生千谢万谢。那女人走了李先生回身向赵方二人得意地把头转个圈儿一言不望着他们。二人钦佩他异想他开真有本领。李先生恨不能身外化身拍着自己肩膀说:“老李真有你!”所以也不谦虚说:“我知道这种女人路数多有时用得着她们这就是孟尝君结交鸡鸣狗盗的用意。”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