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 十九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打到你府上去的。是这么一回事。一清早表姐就来电话说她今天不来吃晚饭已经通知你了。我说那么我也不来她要我自己跟你讲把你的电话号数告诉了我。我摇通电话问:‘是不是方公馆?’那面一个女人声音打着你们家乡话说——唉我学都学不来——说:‘我们这儿是周公馆只有一个姓方的住在这儿。你是不是苏小姐要找方鸿渐?鸿渐出门啦等他回来我叫他打电话给你。苏小姐有空到舍间来玩儿啊鸿渐常讲起你是才貌双全——’一口气讲下去我要分辩也插不进嘴。我想这迷汤灌错了耳朵便不客气把听筒挂上了。这一位是谁?”

“这就是我亲戚周太太敝银行的总经理夫人。你表姐在我出门前刚来过电话所以周太太以为又是她打的。”

“啊哟不得了!她一定要错怪我表姐无礼了。我听筒挂上不到五分钟表姐又来电话问我跟你讲了没有我说你不在家她就把你银行里的电话号数告诉我。我想你那时候也许还在路上索性等一会再打。谁知道十五钟以后表姐第三次来电话我有点生气了。她知道我还没有跟你通话催我快打电话说趁早你还没有定座我说定了座就去吃有什么大关系。她说不好叫我上她家去吃晚饭。我回她说我也不舒服什地方都不去。衙来想想表姐太可笑了!我偏来吃你的饭所以电话没有打。”

鸿渐道:“唐小姐你今天简直是救苦救难不但赏面子。我做主人的感恩不尽以后要好好的多请几次。请的客一个都不来就无异主人在社交生活上被判死刑。今天险透了!”

方鸿渐点了五六个人吃的菜。唐小姐问有旁的客人没没两个人怎吃得下这许多东西。方鸿渐说菜并不多。唐小姐道:“你昨天看我没吃点心是不是今天要试验我吃不吃东西?”

鸿渐知道她不是妆样的女人在宴会上把嘴收束得像眼药水瓶口那样的小回答说:“我吃这馆子是第一次拿不稳什么菜最配胃口。多点两样尝试的范围广些这样不好吃还有那一样不致饿了你。”

“这不是吃菜这像神农尝百草了。不太浪费么?也许一切男人都喜欢在陌生的女人前面浪费。”

“也许可是并不在一切陌生的女人前面。”

“只在傻女人前面是不是?”

“这话我不懂。”

“女人不傻决不因为男人浪费摆阔而对他有好印象——可是你放心女人全是傻的恰好是男人所希望的那样傻不多不少。”

鸿渐不知道这些话是出于她的天真直率还是她表姐所谓手段老辣。到菜上了两人吃着鸿渐向她要信址请她写在自己带着看的那本书后空叶上因为他从来不爱带记事小册子。他看她写了电话号数便说:“我决不跟你通电话。我最恨朋友间通电话宁可写信。”

唐小姐:“对了我也有这一样感觉。做了朋友应当彼此爱见面;通个电话算接过了可是面没有见所说的话又不能像信那样留着反复看几遍。电话是偷懒人的拜访吝啬人的通信。最不够朋友!并且你注意到么?一个人的声音往往在电话里变得认不出变得难听。”

“唐小姐你说得痛快。我住在周家房门口就是一架电话每天吵得头痛。常常最不合理的时候像半夜清早还有电话来真讨厌!亏得‘电视’没普遍利用否则更不得了你在澡盆里、被窝里都有人来窥看了。教育愈普遍而写信的人愈少;并非商业上的要务大家还是怕写信宁可打电话。我想这因为写信容易出丑地位很高讲话很体面的人往往笔动不来。可是电话可以省掉面目可憎者的拜访文理不通者的写信也算是个功德无量的明。”

方鸿渐谈得高兴又要劝唐小姐吃自己反吃得很少。到吃完水果才九点钟唐小姐要走鸿渐不敢留她算过账分付跑堂打电话到汽车行放辆车来让唐小姐坐了回家。他告诉她自己答应苏小姐明天去望病问她去不去。她说她也许去可是她不信苏小姐真害病。鸿渐道:“咱们的吃饭要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不告诉她?——不不我刚才脾气对她讲过今天什么地方都不去的。好随你斟酌罢。反正你要下银行办公室才去我去得更迟一点。”

“我后天想到府上来拜访不挡驾吗?”

“非常欢迎就只舍间局促得秀不比表姐家的大花园洋房。你不嫌简陋尽管来。”

鸿渐说:“老伯可以见见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