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 十六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唐小姐笑道:“人家听了你的话只说你嫉妒他们进的大学比你进的有名。”

鸿渐想不出话来回答对她傻笑。她倒愿意他有时对答不来问他道:“我昨天有点奇怪你怎会不知道那诗是表姐做的。你应该看过她的诗。”

“我和你表姐是这一次回国船上熟起来的时间很短。以前话都没有谈过。你记得那一天她讲我在学校里的外号是‘寒暑表’么?我对新诗不感兴趣为你表姐的缘故而对新诗生兴趣我觉得犯不着。”

“哼这话要给她知道了——”

“唐小姐你听我说。你表姐是个又有头脑又有才学的女人可是——我怎么说呢?有头脑有才学的女人是天生了教笨的男人向她颠倒的因为他自己没有才学他把才学看得神秘了不得五体投地的爱慕好比没有钱的穷小姐对富翁的崇拜——”

“换句话说像方先生这样聪明是喜欢目不识丁的笨女人。”

“女人有女人的特别的聪明轻盈活泼得跟她的举动一样。比了这种聪明才学不过是沉淀渣滓。说女人有才学就仿佛赞美一朵花说它在天平上称起来有白菜番薯的斤两。真聪明的女人决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只巧妙的偷懒——”

唐小姐笑道:“假如她要得博士学位呢?”

“她根本不会想得博士只有你表姐那样的才女总要得博士。”

“可是现在普通大学毕业亦得做论文。”

“那么她毕业的那一年准有时局变动学校提早结束不用交论文就送她毕业。”

唐小姐摇头不信也不接口应酬时小意几献殷勤的话一讲就完经不起再讲;恋爱时几百遍讲不厌、听不厌的话还不到讲的程度;现在所能讲的话都讲得极边尽限礼貌不容他昧越分。唐小姐看他不作声笑道:“为什么不说话了?”他也笑道:“咦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唐小姐告诉他本乡老家天井里有两株上百年的老桂树她小时候常现树上成群聒噪的麻雀忽然会一声不响稍停又忽然一齐叫起来人谈话时也有这景象。

赵辛楣专家审定似的说:“回答得好!你为什么不做篇文章?”

“薇蕾在《沪报》上表的外国通讯里就把我这一段话记载进去赵先生没看见么?”沈先生稍微失望地问。

沈太太扭身子向丈夫做个挥手姿势娇笑道:“提我那东西干吗?有谁会注意到!”

辛楣忙说:“看见看见!佩服得很。想起来了通讯里是有迁都那一段话——”盗墓笔记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鸿渐道:“我倒没有看见叫什么题目?”

辛楣说:“你们这些哲学家研究时间的问题当然不看报的。题目是——咦就在口边怎么一时想不起?”他根本没看那篇通讯不过他不愿放弃这个扫鸿渐面子的机会。

苏小姐道:“你不能怪他他那时候也许还逃躲在乡下报都看不见呢。鸿渐是不是?题目很容易记的:《给祖国姊妹们的几封信》前面还有大字标题好像是:《亚洲碧血中之欧洲青岛》沈太太我没记错罢?”

辛楣拍大腿道:“对对对!《给祖国姊妹们的几封信》《亚洲碧血中之欧洲青岛》题目美丽极了!文纨你记性真好!”

沈太太道:“这种见不得人的东西都亏你记得。无怪认识的人都推你是天才。”

苏小姐道:“好东西不用你去记它自会留下很深的印象。”

唐小姐对鸿渐道:“那是沈太太写给我们女人看的你是‘祖国的兄弟们’没注意到可以原谅。”沈太太年龄不小她这信又不是写给“祖国的外甥女、侄女、侄孙女”的唐小姐去看它反给它攀上姊妹。

辛楣为补救那时候的健忘恭维沈太太还说华美新闻社要行一种妇女刊物请她帮忙。沈氏夫妇跟辛楣愈亲热了。用人把分隔餐室和客堂的幔拉开苏小姐请大家进去用点心鸿渐如罪人蒙赦。他吃完回到客堂里快傍着唐小姐坐了沈太太跟赵辛楣谈得拆不开;辛楣在伤风鼻子塞着所以敢接近沈太太。沈先生向苏小姐问长问短意思要“苏老伯”为他在香港找个位置。方鸿渐自觉本日运气转好苦尽甘来低低问唐小姐道:“你方才什么都不吃好像身子不舒服现在好了没有?”

唐小姐道:“我得很多并没有不舒服呀!”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