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 十一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鸿渐看唐小姐不笑的时候脸上还依恋着笑意像音乐停止后袅袅空中的余音。许多女人会笑得这样甜但她们的笑容只是面部肌肉柔软操仿佛有教练在喊口令:“一!”忽然满脸堆笑“二!”忽然笑不知去向只余个空脸像电影开映前的布幕。他找话出跟她讲问她进的什么系。苏小姐不许她说说:“让他猜。”

方鸿渐猜文学不对教育也不对猜化学物理全不对应用张吉民先生的话道:“searchme!难道读的是数学?那太利害了!”

唐小姐说出来原来极平常的是政治系。苏小姐注一句道:“这才利害呢。将来是我们的统治者女官。”

方鸿渐说:“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女人学政治那真是以后天展先天锦上添花了。我在欧洲听过ernstBergmann先生的课。他说男人有思想创造力女人有社会活动力所以男人在社会上做的事该让给女人去做男人好躲在家里从容思想明新科学产生新艺术。我看此话甚有道理。女人不必学政治而现在的政治家要成功都得学女人。政治舞台上的戏剧全是反串。”

苏小姐道:“这是你那位先生故作奇论你就喜欢那一套。”

方鸿渐道:“唐小姐你表姐真不识抬举好好请她女子参政她倒笑我故作奇论!你评评理看。老话说要齐家而后能治国平天下。请问有多少男人会管理家务的?管家要仰仗女人而自己吹牛说大丈夫要治国平天下区区家务不屑理会只好比造房子要先向半空里盖个屋顶。把国家社会全部交给女人有许多好处至少可以减少战争。外交也许更复杂秘密条款更多可是女人因为身体关系并不擅长打仗。女人对于机械的头脑比不上男人战争起来或者使用简单的武器甚至不过揪头、抓头皮、拧肉这些本位武化损害不大。无论如何如今新式女人早不肯多生孩子了到那时候她们忙着干国事更没工夫生产人口稀少战事也许根本不会产生。”

唐小姐感觉方鸿渐说这些话都为着引起自己对他的注意心中暗笑说:“我不知道方先生是侮辱政治还是侮辱女人至少都不是好话。”

苏小姐道:“好哇!拐了弯拍了人家半天的马屁人家非但不领情根本就没有懂!我劝你少开口罢。”

唐小姐道:“我并没有不领情。我感激得很方先生肯为我表演口才。假使我是学算学的我想方先生一定另有议论说女人是天生的计算动物。”

苏小姐道:“也许说你这样一个人肯念算学他从此不厌恨算学。反正翻来覆去强词夺理全是他的话。我从前并不知道他这样油嘴。这次同回国算领教了。大学同学的时候他老远看见我们脸就涨红愈走近脸愈红红得我们瞧着都身上难过。我们背后叫他‘寒暑表’因为他脸色忽升忽降表示出他跟女学生距离的远近真好玩儿!想不到外国去了一趟学得这样厚皮老脸也许混在鲍小姐那一类女朋友里训练出来的。”

方鸿渐慌忙说:“别胡说!那些事提它干吗?你们女学生真要不得!当了面假正经转背就挖苦得人家体无完肤真缺德!”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苏小姐看他急刚才因为他对唐小姐卖开的不快全消散了笑道:“瞧你着急得那样子!你自己怕不是当面花言巧语背后刻薄人家。”

这时候进来一个近三十岁身材高大、神气轩昂的人。唐小姐叫他“赵先生”苏小姐说:“好你来了我跟你们介绍:方鸿渐赵辛楣。”赵辛楣和鸿渐拉拉手傲兀地把他从头到脚看一下好像鸿渐是页一览而尽的大字幼稚园读本问苏小姐道:“是不是跟你同船回国的那位?”

鸿渐诧异这姓赵的怎知道自己忽然想也许这人看过《沪报》那条新闻立刻局促难受。那赵辛楣本来就神气活现听苏小姐说鸿渐确是跟她同船回国的他的表情说仿佛鸿渐化为稀淡的空气眼睛里没有这人。假如苏小姐也不跟他讲话鸿渐真要觉得自己子虚乌有像五更鸡啼时的鬼影或道家“视之不见抟之不得”的真理。苏小姐告诉鸿渐赵辛楣和她家是世交美国留学生本在外交公署当处长因病未随机关内迁如今在华美新闻社做政治编辑。可是她并没向赵辛楣叙述鸿渐的履历好像他早已知道无需说得。

赵辛楣躺在沙里含着烟斗仰面问天花板上挂的电灯道:“方先生在什么地方做事呀?”

方鸿渐有点生气想不理他不可能“点金银行”又叫不响便含糊地说:“暂时在一家小银行里做事。”

赵辛楣鉴赏着口里吐出来的烟圈道:“大材小用可惜可惜!方先生在外国学的是什么呀?”

鸿渐没好气道:“没学什么。”

苏小姐道:“鸿渐你学过哲学是不是?”

赵辛楣喉咙里干笑道:“从我们干实际工作的人的眼光看来学哲学跟什么都不学全没两样。”

“那么提赶快找个眼科医生把眼光验一下;会这样东西的眼睛一定有毛病。”方鸿渐为掩饰斗口的痕迹有意哈哈大笑。赵辛楣以为他讲了俏皮话而自鸣得意一时想不出回答只好狠命抽烟。苏小姐忍住笑有点不安。只唐小姐云端里看厮杀似的悠远淡漠地笑着。鸿渐忽然明白这姓赵的对自己无礼是在吃醋当自己是他的情敌。苏小姐忽然改口不叫“方先生”而叫“鸿渐”也像有意要姓赵的知道她跟自己的亲密。想来这是一切女人最可夸傲的时候看两个男人为她争斗。自己何苦空做冤家让赵辛楣去爱苏小姐得了!苏小姐不知道方鸿渐这种打算;她喜欢赵方二人斗法比武抢自己但是她担心交战得太猛烈顷刻就分胜负二人只剩一人自己身边就不热闹了。她更担心败走的偏是方鸿渐;她要借赵辛楣来激方鸿渐的勇气可是方鸿渐也许像这几天报上战事消息所说的“保持实力作战略上的撤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