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七章 犹似故人归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九月初七,她终于跟着师父回到了离开了十多年的地方。

风陵渡的天后祠还是荒凉如昔,不见一个人。或许是停云经常派人来这里修缮的缘故,姑姑的墓整洁如新,房间里的一切也犹如当年——甚至,连她走的时候没带上的衣衫、用过的碗筷、剪好的窗花,都还留在那里。仿佛当年那个少女只是出门去隔壁镇子上看了一场戏,第二天便回到了这里一样。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归来的那一夜,她安眠在风后祠,住在昔日的房间里,回忆着少年时候的事情,听着窗外滔滔的黄河水声,睡得长久未有的安稳。同样的声音她曾经在忘川里听到过,可此刻在黄河边听起来,却觉得完全换了一个心境。

或许,世上有忘川,便也有记川。

带走了残酷的记忆,却将另一段温暖遥远的记忆唤起。

第二天起来时,她感觉神清气爽,如同重归人世——她想,从此后,自己的一生就此尘埃落定,在这风陵渡旁静静度过。

秋去冬来,白雪覆盖大地,层冰冻结河道。

从滇南归来,她身心交瘁,体质极差,腹中的孩子也几度危急,幸亏有师父在身边一直照顾着,才一次次地转危为安。后面的日子过得安然,如同流水一样平静无波地过去。日复一日,她也渐渐将过去遗忘。

次年三月,当春回大地的时候,她身体沉重,已将临盆。

那天师父从集市上回来,买了新鲜的荠菜和猪肉,给她包了一顿饺子。昔年杀人无数的杀手之王双手沾满了面粉,如同一个温和慈祥的父辈,在厨下忙碌着。她捧着一杯核桃露,在旁边看着,心里全是暖意。

等孩子出生,如此相依为命,便也是一生了。

那一天晚上,她却忽然做了个梦。

她梦见了童年时那漫天泛滥的黄河水,滔滔而来,几乎将她灭顶。阴霾一片的世界里,眼前只有一片无止境的浊黄,她抱着一片木板独自浮沉,饥饿、恐惧、无助,蔓延着包围了她。

有浮尸从身边漂过,她终于忍不住,抓住那具尸体,贪婪地啃噬。血肉在牙齿之间撕裂,如此地美味,竟似世间珍馐。忽然间,尸体睁开眼睛,竟然对她笑了一笑——

“吃掉我,活下去。迦陵频伽。”

“重楼!”那一瞬,她失声惊呼,猝然醒来。

醒来的时候,外面有滔滔的水声,似是应和着梦里的黄河。心口突突地跳着,腹中也有隐约的异动,似乎那个小小的胎儿也和她一起做了一个噩梦,正在辗转不安。

她的手指轻抚着腹部,心里浮浮沉沉,明灭不定。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那是他的孩子……那个她曾经一度咬牙切齿痛恨、发誓绝不会生下来的孩子,正在她的身体里悄悄地生长着,即将瓜熟蒂落。这个她曾经无比期盼、却也无比憎恶的孩子,如今却成了这世上唯一和他还有一丝关联的东西。

只要这个孩子还存在,她便无法把他遗忘。

苏微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身体起床洗漱。一推开门,灿烂的春光便倾泻进来,夺目耀眼。她忍不住抬手挡了挡眼帘,依稀看到晨光里有一叶扁舟在黄河上远去,而师父在外面的树下吐纳打坐,新养的小黄狗摇着尾巴朝她跑来,厨房里的灶台上有红枣莲子粥熟了的香气,屋檐下挂着腊月腌起来的肉和鱼,一只狸花猫儿正在底下仰着头,蠢蠢欲动。

“起来了?吃饭吧。”师父看到她,起身招呼。

那一刻,她只觉得心里猛然安定,宛如回到了十六岁那年。

毕竟,一切都过去了,就像童年时的那场遭遇一样,随着时光的流逝,终究成了一场遥远的噩梦。而眼前阳光如海,她的人生还得继续下去。

她脸上绽放出了微笑,一如师父取名时对她的期许。

“早上我看到有一条船过来。”她笑着问,“是永福家又过来送阿胶了吗?”

师父正在盛粥,听到这里动作却顿了一下,沉默了片刻,道:“早上来的,是拜月教的使者。”

她骤然一惊,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师父给她盛了粥,往里面搁了一勺蜜,尽量把语气放缓,似乎是怕惊着了她,慢慢道:“那个从南边来的使者说,明河教主,在半月前仙逝了。”

她捧过了粥碗,默默地不说话。

明河教主。那个发梢开出莲花的女子,清丽出尘,时光似乎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作为拜月教主,她原本可以成为这个世间无可企及的存在,大权独揽、众生仰慕,却硬生生将自己禁锢在生和死之间,疯狂般地想要逆转生死的轮回。

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死吗?

“其实这样也好。”师父叹了口气,“这回,她终于可以见到想见的人了。”

她默默咽下那一口清甜的粥,没有说话。

“使者说,明河教主在仙逝之前特意留了一件礼物给你,命他不远千里地送了过来。”师父看着她,道,“我先替你收起来了。等你出了月子再给你看。”

她微微一颤,不知道忽地触动了什么,脱口:“不。我现在就要看!”

“阿微?”师父看着她,眼神诧异。

“让我看看!”她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气,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现在!”

那一瞬间,她的眼里锋芒重现,划破了宁静平淡的生活。师父无语地凝视着她,许久长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只是站起身,打开了后堂一间小屋的门。

那一对绮罗玉做的九曲凝碧灯,静静地悬挂在那里。

房间昏暗,唯有清晨的光线穿过高处的窗棂,在传说中的绮罗玉上折射出一片淡淡的幽碧。只要一点点光,整个房间便仿佛笼罩在一层青纱之中。那一刻,她仿佛失了魂,怔怔地看着,从桌子上拿起了火石,点燃了里面的白烛。

“别点!”师父失声惊呼,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手一靠近,两盏灯瞬间亮了起来!灯里有两簇火焰同时燃起,一簇火焰是三股,一簇火焰却是七缕。旋绕着,升腾着,将光华透出了层层叠叠的玉璧,射落在昏暗的房间里,美得如同幻境。

绮罗玉做的灯壁薄如蝉翼,上面雕刻着重重花鸟人物。而这一刻,淡淡的光芒里却只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越来越大,对着她张开了双臂。

“迦陵频伽。”她听到那个影子用熟悉的声音说话,“好久不见。你好吗?”

那一刻,她只觉得全身冰冷。

那……那是他的声音!她到死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千真万确,并不是幻觉!

她怔怔地看着他,脸色苍白如死,全身发抖。他也在光里望着她,神情似笑非笑,却渐渐地走近。当那个影子俯下身,触及她的脸颊时,她终于惊呼出声来,不顾一切地一把推开了他:“滚开!”

然而,她的手却落在虚空里,整个人踉跄着跌倒在地。

“阿微!”师父在瞬间扑过来托住了她,失声惊呼。

腹中有剧烈的疼痛,那个胎儿躁动不安地踢打着她,仿佛也在表达着什么。她却只是看着虚空里那个影子,全身发抖,说不出话。师父这才明白过来,回身一拂袖子,瞬间将那两盏九曲凝碧灯扑灭。

那一瞬间,那个影子寂然消失。

“那是……那是……”她全身颤抖,喃喃,“他?”

“我不该让你提前看到它的。”师父无限愧疚,低声,“那是他的魂魄。”

她战栗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重楼……重楼的魂魄?”

“是。”师父缓缓颔首,低声,“当时在水映寺,明河教主趁着他新死、魂魄未散,便把他的三魂和七魄分别封印在了这两盏灯里。原本是为了惩罚他永不超生的——如今她在临死前,又把灯送给了你……”

苏微说不出话来,死死盯着那两盏熄灭的灯,只觉得心里翻江倒海。

他、他就在那里面?他……他又来了!

“迦陵频伽,我怎么肯就这样放过你……便是做了鬼,也会回来找你。”

耳边回响起当年他在耳边的轻声笑语。枕席之间的盟约,恋人耳鬓厮磨的呢喃,如今回想起来,却似是黑暗最深处的诅咒,纠缠入骨,生生死死,永无罢休。

那一刻,她只觉得剧痛席卷而来,在一瞬间将她包围。

“阿微!”师父失声喊道,再也顾不得什么,“忍住,我去找产婆!”

 

她的孩子在三月初八的晚上提前出生,是个男孩,只有五斤重。那个不足月的孩子瘦小得如同一只猫儿,胎发细细软软,鼻梁挺拔,眉清目秀,只是双眼有一种奇特的暗碧色——那是苗疆摆夷人才有的颜色,一如她不愿意再记起的那个人。

她只看得一眼,心里便有深深的刺痛,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然而婴儿却嘻嘻地笑了,嘟着嘴,伸出手臂要她抱。那种模样,令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都动了起来。她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将瘦弱的婴儿抱在怀里,亲吻柔软的胎发。

“玛……”忽然,她听到婴儿发出模糊的音节,忍不住全身微微一颤,只觉得心里发冷——婴儿的手,穿过她的长发,指向了背后的那一扇门!

婴儿的眼睛一直一直地看着那里,一眨不眨,嘴里发出咿咿呜呜的声音。

那一夜之后,那一扇门上了锁,便再也没有打开过。门的背后,那一对价值连城的九曲凝碧灯静默地悬挂在黑暗里,是否落满了灰尘?那个人,被禁锢在黑暗里,是否也在日夜看着阴阳相隔的这边?

“要让孩子见见他吗?”师父叹息了一声。

她沉默了许久,凝视着那一扇门,指尖微微颤抖,却始终没有动弹。师父看着她,面具后的眼神微微动了一动,忽然间开口,说了另外一个决绝的提议——

“或者,干脆去打碎了那对灯,从此解脱,一了百了?”

她微微一震,终于抬起了头,眼眸凛冽如秋水。

苏微轻轻吸了一口气,终于站起了身,伸出了手来。只听吱呀一声,尘封的门在眼前徐徐打开,一股幽闭暗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空无一人,唯有那一对九曲凝碧灯静默地在黑暗里等待着她。

如同一双沉静的眼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