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日暮酒醒人已远 · 4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哈哈哈……知道吗?眼看着你亲手把剑刺进他胸口时,我心里有多么痛快!”原重楼放声大笑,“昔年杀死我父亲、灭我满门的两个凶手,如今终于在我面前自相残杀了!听雪楼辉煌五世,至我而灭!这,才是我在父母灵前发誓要做到的!”

他笑得放肆,只听唰的一声,绯红色的光芒指住了他的咽喉。

握剑的女子脸色惨白,全身剧烈地发着抖。

“怎么,想为他报仇?想跟我斗?”原重楼看到她手里的血薇剑,却笑得更加冷酷,“虽然我没想到这家伙会在临死之前看穿了我的身份,但对于你,我也早就留了后手。”他嘴边的笑意更深,低语:“你觉得,那杯合卺酒里会有什么呢?”

苏微心里一沉,剑尖唰地前指。

陡然间,一阵奇特的剧痛从心脏传来,那一刻,她居然无法握住剑,血薇铮然落地!

“哈哈哈……真气完全没法提起来,是不是?”原重楼大笑起来,走过去,语声温柔,“所以,就算是我在你面前把他的头斩下来,你也没法子做什么——就和我当年一模一样!一报还一报,有意思吧?”

一边说,他一边握起了夕影刀,对着地上的萧停云便是一刀斩落!

“不!”她撕心裂肺地大喊,扑过去以身相挡。那一刻,她顾不得一切,全身空门大露,竟是用血肉之躯往刀锋下送去,只求能以自己一命换他一命!

💄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原重楼的手微微一顿,在劈开她的锁骨后竟然瞬间停住。

“快走!”然而,就在同一瞬间,萧停云翻起手腕,快如闪电,竟然硬生生用单手死死握住了刀锋!原重楼一惊,抽刀后退——但令人惊讶的是,不知为何,这个垂死的人居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仅凭一只手的力量,一时间令他竟然无法抽出夕影刀!

“走!”萧停云对着苏微厉喝,“你没法和他对抗!快走!”

“不!”她眼眸血红,失声大喊,“我不走!”

“冷静点!”他气极,厉喝,“你不走就得一起死在这里!”

原重楼听着这一瞬间他们两人的对话,怔了一下,忽然冷笑起来:“没想到啊……到这时候了,倒是看出你们之间的真感情来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手腕下压,刀锋唰的一声往下挫了两寸,将萧停云的手掌生生切开!

她全身颤抖,目眦欲裂。

“快走!”萧停云用尽全力握住了刀,对她厉喝,“先活下来!再说别的!”

锋锐无比的夕影刀带着血珠,穿透了他的双手,唰的一声直刺他心口,手指在刀锋上尽断。然而萧停云却毫不松手,依旧用断掌死死地握住了那把刀!这样悍不畏死的举动,令原重楼都有些微微的震慑。

“快走!”他用尽最后一口气,对着苏微大喝。

泪水长滑而落,苦痛刺心。那一刻,她终于捡起了血薇,转身离去。如同一只火蝶,瞬间投入了外面无穷尽的黑暗,在密集的僵尸和毒物群里杀出了一条血路。

原重楼竭力想要抽刀,然而萧停云最后爆发出的力量居然出乎意料的可怕,他竟然一时间压根无法抽出夕影刀!看着她的离开,萧停云的视线开始模糊,双手忽然间一松,唰的一声,任凭刀锋穿透了自己的心脏。

他抬起头看着原重楼,眼里有莫测的笑意,低声:“你……最终还是……输了。”

原重楼一怔,转头:“你说什么?”

然而,那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在唇边凝结,那个毕生的劲敌却已经再也不能回答他了。他的人生已经结束,他的使命也已经完成。虽然不曾算是圆满,却已经竭尽全力。

至少,阿微带着血薇走了。

——墨大夫留下的最后一颗极·乐丹,总算还是派上了用场。

“冰洁……”留在他唇边的,是最后一声微弱的呼唤。

 

苏微在暗夜里杀出一条血路,狂奔,泪流满面。

她知道萧停云已经死了,就在她的背后。然而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失去了继续往前搏杀冲出去的力量。

这无比漫长的一夜里,生死交错,惊涛骇浪冲击,她恍恍惚惚,只觉得一切都似乎不是真的,还无法理解,还没有回过神来。然而此刻,脑海里只剩下了他最后那句话,不停地回响,撑住了她即将崩溃的神志。

是的……先活下来再说!活下来!

只要她今夜能活下来,这一切噩梦,终将会有醒来的一刻。

然而,真气被封,她顿时成为了普通人,还没有到达山门,很快便又陷入了重围。四位护法聚集在她的身边,竭尽全力替她挡住攻击,想要带着她离开,可是黑暗里的妖物无穷无尽,竟是比白日里更加声势浩大,一行五人越陷越深,已然无法脱身。

原重楼站在高楼的窗口旁看着这一切,默默竖起了手掌。

蜜丹意明白了他的意思,短笛瞬间变得尖利。

无数的毒物僵尸呼啸而至,攻击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几倍!一日之中连番激斗,原本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一行人再也无法支撑,纷纷受伤,然而却始终联手护着居中的苏微。

这个夜晚,长得几乎没有尽头。

到最后,四护法血战之下筋疲力尽,被魔物各自包围,消失不见,场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所有的妖物簇拥过来,密密麻麻,如同海潮一样围住了她。

她握着血薇,咬着牙,看着周围无穷无尽的怪物,眼里只有愤怒和憎恨,没有丝毫的恐惧畏缩——然而,手脚没有丝毫的力气,一口真气没到胸口便溃散,根本无法出剑。难道……今夜听雪楼的所有人,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她握着剑,看向了远处高楼上的人。

在这最后的关头,笛声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蜜丹意停住了手指,似乎是有微微的犹豫,抬眼看了看在窗口的原重楼,眼眸复杂,似乎在等待着指示。

原重楼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凝视着满地血污之中最后站着的女子,再一次竖起了手掌。蜜丹意低了低头,一个又高又尖锐的音调在笛子里骤然而起。

那一刻,所有的攻击瞬间发动!

苏微用双手握剑,竭尽全力地劈开了一个冲过来的僵尸。然而手臂酸软无力,第二剑便再也无力及时刺出。唰的一声,另一个僵尸冲过来,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血肉被撕裂,她却死死地握着剑,硬生生扯掉了一块肉,挣脱了手,一剑劈开那个僵尸的头。

然而,第三只、第四只僵尸又已经到来,再也来不及,她的手脚被那些腐烂的手抓住,数条毒蛇也飞速地爬了过来,将她的手脚缠绕。

那一刻,她心知这便是终结,瞬间回过头,盯着他。

远处的高楼上,他也在看着她,眼里的神色冷酷而淡漠,毫不动容。那一盏绮罗玉雕成的九曲凝碧灯挂在水映寺的檐角,映照得整个小小的寺庙内外一片空明的惨绿。而他站在那种碧色里,虽然没有戴着面具,脸上的神色却是凝固的。

“原重楼!我饶不了你!变作恶鬼,也会来找你报仇!”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对他厉声大喊。

灯光下,他的面容似乎微微动了一动,却没有说话。

蜜丹意垂下头去,默默吹出了最后一个音节。

然而,就在诸多妖物即将撕裂她的瞬间,黑暗里忽然有一道闪电掠过,如同疾风一样席卷而来,一瞬间,所有抓住苏微的僵尸都被一切为二!

“走!”有一只手臂伸过来,拉住了她,低喝。她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来不及反应,居然就被一把拉了起来,腾云驾雾而去!

是谁?是谁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居然杀入重围救了她?!

在昏迷之前,苏微吃力地仰起头,在冷月下看到了来人的模样:戴着木雕的精美面具,眼神沉默如大海。

“师……师父?!”刹那间,她失声惊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人看向她,用坚实有力的双臂将她抱起。

那一瞬,灯枯油尽的她终于舒了一口气,放心地在他怀里失去了知觉。

暗夜里,黑衣人凌空而至,猝不及防地杀入了战团,将猎物带走。蜜丹意催动了所有的妖物,在虚空里疾追而去。然而只听唰的一声响,那人一扬手,一道青色的光割裂了黑夜,蜜丹意发出了一声惊呼,手里的短笛瞬间居中碎裂!

“站住!”原重楼低喝,一按窗台,飞身掠出。

他疾追而至,想要拦住他们。那个黑影侧过身,腾出一只手,遥遥和他对了一掌。那一瞬,原重楼只觉得一股深不见底的力量涌来,身子微微一晃,竟是被逼退了一步。眼前忽然出现了万点寒星,居然有无数暗器从夜里飞速而来,在空中交织成璀璨的网!

他胸口血气翻涌,咽喉里有腥味。知道厉害,立刻舍弃了追击,双手交错,迅速结印——只是刹那,结界迅速壁立,所有的暗器都被无形的墙壁挡住。

“别以为术法就能胜过武学!”那个黑影一声冷笑,左手微点,一把小小的刀破空而出,唰的一声,居然穿透了结界,和他正面相撞!

原重楼并指一点,飞刀凌空顿住。

两股力量瞬间相撞,飞刀凝定,颤了一颤,铮然居中断裂!原重楼抽身疾退,然而唰的一声,脸颊上还是被划破了一道。而夜空里,那个黑影脸上的面具也瞬间碎裂。

冷月下,露出了一张狰狞如鬼的脸。

那一刻,仿佛想起了什么,他一震,脱口:“天,你是……”

那条黑影没有回答,只是抱起苏微闪电般掠起,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在如海潮一样的妖物里杀出重围。速度之快、出手之准,竟然堪称天下罕见。

蜜丹意还要催动妖物继续追击,却被阻止。

“不必追了,我知道他是谁。我们……咳咳,我们拦不住他。”原重楼捂着胸口微微咳嗽,看着远去的背影,“他能在这个时候赶到,咳咳,也真是天意……既然他来了,那么明河教主和我师父……也很快就要来了吧?”

顿了顿,他忽然道:“时间不多了。”

“大人,你没事吧?”蜜丹意从高塔上轻飘飘地掠下,来到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要立刻转移去秘谷,还是继续斩草除根?”

原重楼沉吟着,低头看着脚下的尸体,眼神缓缓转变。

“我们还有多少人手?”他问。

“大概……二十几个吧。”蜜丹意声音低了下去,“天道盟那边的人,在洛水那一战后几乎已经死伤殆尽了……从拜月教带出来的人手也折损了大半。”

他闭上眼睛,似乎是不出声地叹了口气:“尹家那边呢?”

“那边倒是有好消息。”蜜丹意眼里闪过一丝光,轻声道,“尹家听说侧妃小产的事,心胆俱裂,连夜凑足了一百万两黄金送了过来!”

原重楼闭眼听着,脸色冷冷,道:“看来,月宫那边还没有把内乱之事张扬出去,所以尹家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叛出拜月教——说到底,老天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是呢。”蜜丹意喜滋滋地道,“有了这一百万两黄金,便可以再请动风雨出手——如今听雪楼已经偃旗息鼓了,请他们来对付月宫这边的人就是了——到时候,这天下武林还不是大人您的?”

原重楼静静地听着,惨碧色的灯光映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妖异而疲倦。

“先睡一觉吧。”他喃喃,“我太累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