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日暮酒醒人已远 · 3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哈哈哈哈……”死而复生的人放声大笑,握着刀,看着垂死的萧停云,眼里都是快意和冷嘲,锋锐如刀,“没想到,你都快要死了,居然还看穿了这个局?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去死呢?”

“重楼!”苏微失声喊道,心里瞬间空白一片,“你到底……”

她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却被一只手死死地拉住。

“别傻了……阿微!”萧停云咳嗽着,用力拉住了她,手指间满是鲜血,看着原重楼,“他……他应该是江城梅家的人!”

“梅家的人?”一瞬间,所有人都脱口惊呼。

“哈哈哈……听雪楼主,你倒是真的很聪明。”原重楼冷笑,却没有否认,“只可惜,到底你还是晚了一步。”

“是啊,太晚了……”萧停云喟然长叹,“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咳咳……我想起这句话是谁说的时候,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咳嗽着,声音里满是感慨,“原来,当年天道盟被击溃后,梅景浩不顾一切地往南边逃……咳咳,是有原因的。”

苏微惊呆在原地,一时间没有明白他们两个人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他们两人乍一见面,就变成了你死我活?

为什么在此刻,还要提及当年梅景浩往南逃这回事?

“是。我父亲昔年被你们联手追杀,山穷水尽,自知难免一死,便不顾一切地往滇南来,只想在死前见上我一面。”原重楼握着刀,语声却比刀锋更冷,“可是,他虽然看到了我,却终究没能来得及和我说上一句话……你们就在我的眼前,把他给杀了!”

“重楼!”苏微声音发抖,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惊雷,震裂了她的魂魄,“你……你的父亲,不是扬州的汉人大药材商原子纲吗?”

“哈哈哈哈……这你也信?!”原重楼微微一愣,放声大笑起来,“迦陵频伽,你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么迟钝?你知道今天和你拜堂成亲的人,究竟是谁吗?”

🤡 落`霞-小`说

“你究竟是谁?”她语声颤抖,“你……真的是梅家的人?”

“是。我是梅家最后一个男丁,梅景浩的私生子,梅子瑄。但我的名字,却并不在族谱上。”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回答,“而我的母亲,你们也许看到过她的名字——她叫梅安氏,梅家的第三房。她还给我生了一个妹妹,叫梅若影。”

那一刻,苏微如坠冰窟。

是的……梅安氏!梅若影!

当年她受命诛灭梅家满门时,当所有男丁都被杀之后,在剩余的女眷孩童里,曾经看到过这两个人的名字!她们母女在天道盟被击溃后,手持梅家的传家之宝落梅玉笛,逃出了江城,是梅氏一族里最后被抓到的两个。

“她……她们不是我杀的!”那一刻,她脱口而出。

“我知道。”原重楼看着她,语声居然很平静,“你拒绝了听雪楼主的命令,因为你从来不杀妇孺老弱。”

然而,他的话锋一转,冷笑:“可是,到最后,萧停云还是派出了吹花小筑的杀手,把我的母亲和妹妹都杀死在了南归的驿道上!为了保住传家之宝,她们死之前受了多少折磨,你知道吗?”

她说不出话,剧烈地战栗了起来,如风中的叶子。

萧停云捂着胸口的伤,静静听着他的话,此刻忽然开口:“梅子瑄?呵呵……没那么简单吧?我再猜一次: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对不对?”

原重楼收敛了笑意,略感意外地看着他:“你说说看?”

萧停云死死地看着他,一字一顿:“灵均。”

一语出,室内顿时寂静了。

苏微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一时间连战栗都停止了。

“是。”原重楼沉默了一瞬,居然颔首坦然承认,“你能猜到这一层,真的是不简单。”

“不可能!”她终于忍不住,失声惊呼出来,“我……我看到过灵均面具后的脸!你怎么可能是他?”

“怎么不可能呢?”原重楼看着她笑了笑,“是的,灵均是对着你摘下了面具。可是你怎么能知道那一眼看到的脸,是不是属于真的灵均?——连滇南的子民都知道灵均有万千化身,你反而忘记了吗?”

“万千化身?咳咳……开什么玩笑。”萧停云剧烈地咳嗽起来了,苦笑着,“那都是你训练出来的替身而已吧?或者,是傀儡?”

“傀儡。”原重楼颔首,“我将自己的血封入他们的身体,以青妖之树控制,便能以我的神魂,完美地驾驭他们的躯体。”

他看了苏微一眼,似笑非笑:“这就是我前日忽然‘大病一场’的缘故——因为我的七魄游离在外,在月宫操纵着我的傀儡和明河教主激斗了一番:先是用我师父的身体,后来又转移到另一个备用的傀儡上。结果最后还被胧月那个贱人坏了好事,大伤元气。”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只觉得心里一片空白。

原来,那么些日子的朝夕相处,竟全部是虚假。

萧停云的语气越来越衰竭,咳嗽着:“难怪……咳咳,难怪一路上,感觉拜月教那些人,一直都在配合你的行动……除非你就是灵均,否则,否则怎么做得到如此妙到毫巅?”

“哈哈哈……这个你可猜错了。”原重楼失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在拜月教的人看来,灵均已经死了。如今代替我指挥他们的,是我的乖孩子蜜丹意。”

“蜜丹意?!”苏微再也忍不住地惊呼,“连她也……”

“是啊……那个小家伙,才是我真正唯一信任的人。”原重楼看着她,冷笑,“你以为她真的只有八岁?呵呵,她可比你聪明得太多了……出来吧,蜜丹意!”

他轻轻击掌,一声方落,黑夜里忽然传来无穷无尽的簌簌声。从草木里,从树林里,甚至从月光下铺天盖地而来,迅速地靠近,包围。只是刹那间,这个小小的映水寺就仿佛被包围在一片摇动的海洋里。

“那些东西又来了!”红尘推开窗往外看了一眼,低呼。

密密麻麻的僵尸和毒物在夜色里汹涌而来,显然是早有预谋。有个小小的人影站在水映寺的塔顶,手里提着一串碧绿色的灯笼——苏微认得,那两盏灯,其中一盏正是原重楼在婚礼上挂出来过的喜灯,而另一盏,竟然是供奉在月宫月神像之前的九曲凝碧灯!

那个小小的女孩,提着这一串灯笼站在夜色里。惨碧色的光芒映照着她稚嫩无邪的侧脸,依旧还是平日的眉眼,眼神却已经截然不同。

蜜丹意应声而至,对着这边单膝下跪。她不再如往常那样孩子气地叫他“大稀”,却换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恭谨地低声:“大人。”

“把这里的人都吃了。”原重楼淡淡道,“该清场了,一个都不要剩下。”

“是!”蜜丹意低声领命,转身将两盏九曲凝碧灯挂在大殿的檐口上,在高塔上坐下,用小小的手指握起了短笛——幽幽的惨碧色灯光里,笛声凄凉幽怨地划破夜色,一瞬间,所有的怪物都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小心!”几位护法低喝一声,各自扑出,“别让那些东西进房间!”

所有的人都开始了血战,唯有她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只觉得全身发冷。是的,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重楼了……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那样的笑意!完全不同了!就像是原本的面具裂开了,里面还有一张真正的脸一样!

他没有看她,只是盯着萧停云,眼眸里充满了兴奋和残忍。

“看着你这样一直流着血、慢慢死去,感觉真是太好了。”原重楼冷笑起来,掂了掂手里的夕影刀,“本来我还想一刀斩下你的头,给我全家祭奠用的。不过,也不急在一时……等一会儿再杀你,也好让你亲眼看看你们听雪楼最后一批精英的灭亡。”

苏微一直都因为震惊而脑海一片空白,呆呆地站着,此刻却下意识地一震,一个箭步挡在了萧停云的面前,厉声:“住手!”

“呵呵……迦陵频伽,现在你想救他了?”原重楼看着她,目光一变,笑了起来,“女人心,海底针啊!刚才,不正是你亲手把剑刺进他胸口的吗?”

她全身颤抖,握着血薇,将嘴唇咬出了血。

眼前冷笑着的这个人,到底是梅子瑄,还是灵均?她的重楼,是否从未存在过?

“咳咳……说起来,你也真是忍得。”萧停云微弱地喃喃,将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剧烈地咳嗽,对原重楼道,“亲眼看着……咳咳,亲眼看着我们在你面前砍掉了你父亲的头,居然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咳咳……你的城府,实……实在是深不可测。”

“那是。当时我若是多说了一个字,当场就没命了!”原重楼冷笑,“在那时候我都忍得住,余生里还有什么能忍不住?”

苏微听着,只觉得一颗心不住地下沉,早已千疮百孔。

重楼的语气里有着这样深重的怨恨,几乎接近于蛊毒。

“十年苦心布局,一朝报仇雪恨。真……真是令人佩服啊……”萧停云喃喃,脸色越来越苍白,似是再也撑不住,“可是……为什么不在酒馆里,咳咳,在酒馆里就用毒杀了阿微?为什么……非要引她……到这里来?”

“杀她当然容易。”原重楼看了一眼苏微,眼神是冰冷的,就像是看一个陌生的人,冷笑了一声,“可是光杀了她有什么用?她死了,你还在,听雪楼还在——何况你们楼中还有墨神医,我的毒再厉害,也未必能要了她的性命,只会令你们更加警惕,无机可乘。”

“说的也是。”萧停云颔首,咳嗽。

“我要的,是一击必中,彻底摧毁听雪楼的机会!”顿了顿,原重楼又道,“只要血薇夕影还联手,我就没有必胜的机会——我想了很久,发现只有一个计划是最可行的:因为这世上,能杀听雪楼主的,也唯有血薇的主人。”

“你……”她终于明白过来了,“你一早就想好了,要让我们两个自相残杀?!”

“才明白吗?迦陵频伽,你可远没有他那么聪明啊……”原重楼看着她,眼神亮而冷,带着熟悉的讥诮,“我一开始就计划着要借你之手杀了萧停云——因为他智慧超群、手段强硬,而你相对就比较单纯,软弱犹豫,其中必然有冲突。哈,就算这次他不下令让紫陌挟持我来这里,我也有另外的方法让你们两个决裂!你不知道我这一步步的棋,埋得有多深。”

顿了顿,他大笑起来:“你大概不知道吧?从你遇到那个叫莽灼的向导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一步一步落在我的控制之中了。六个多月了,真是一场好戏啊……”

“你!”她瞬间脱口,脸色惨白如死。

好戏?在他眼里,这几个月的一切,居然只不过是一场戏?!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