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日暮酒醒人已远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抬起手,想要封住原重楼的哑穴,阻止这种滔滔不绝的毒舌。然而那一个瞬间,不知怎么的,当他的手指贴近对方的肌肤时,原重楼却忽然无声地对着他笑了一笑。

那种笑容极其诡异恶毒,令萧停云心里骤然一冷。

怎么?这个人的眼神……

他还没回过神来,却看到原重楼竟然动了!那个被封住穴道的人瞬间站起,整个人朝着他撞过来,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奇怪的笑意,口里却忽然厉声道:“做梦,我不会让你利用我去要挟迦陵频伽的!你干脆杀了我吧!”

他直接向着他的刀锋撞过来,猝不及防。

怎么回事?难道是封好的穴道忽然失效了?

🌲 落#霞#小#说# l uo x i a # co m

事起突然,萧停云生怕误伤原重楼,一惊之下往后急退,同时倒过手腕,用刀柄敲向他左肋的麻穴——然而,就在他那一击触及对方肌肤的瞬间,忽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居然不受控制地朝着另一个方向滑去!

这是……

他震惊地看向原重楼,而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玉雕师也在看着他,眼里带着一种奇特而疯狂的笑意,伸出了手——他的动作看似极慢,却极快,居然在一瞬间在半空画了一个复杂的符号!当他的手指在空气中划过时,这个房间里的某一处仿佛悄然改变了。

这是结印,还是……术法?

这个人,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萧停云震惊万分地看着这个人,想要抽身疾退,然而空气里却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夕影刀竟然无法抽出,顺着一股奇怪的引力继续往前刺出,如同旋涡一样将他吸住!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听你摆布的!”

原重楼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恶毒和狠意,然而嘴里却说了和眼神迥然不同的一句话,语气坚决而愤怒。与此同时,他手腕一翻,食指、中指、无名指在刀背上连弹了三下,夕影刀在空中一个翻转,刀锋朝外地落入了萧停云的手里!

那一瞬,原重楼抬起手掌,重重拍了一下萧停云的手肘。

“你……”萧停云眼里的惊骇迅速凝结,显然已经明白了他想做什么,用尽了全力,想要把刀往回收,然而那一击落在他的手肘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而来,他竭尽全力想要抽刀后退,却还是来不及——

唰的一声,那一刀,便直接穿透了原重楼的胸口!

狠毒而迅速,毫无余地。

“重楼!”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苏微的声音,惊惶而愤怒,飞速地接近,“萧停云!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一定杀了你!”

在她的声音里,夕影刀贯穿了原重楼的胸口。

原重楼死死看着他,胸口的血泉水一样涌出,他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呼,然而眼睛却在大笑。萧停云不敢相信地看着原重楼,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为什么,然而一瞬间竟然连声音都无法发出,似是那个结界已经将房间内的一切笼罩。

原重楼眼里浮现出一丝刻毒的冷笑,一闪即逝。

“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听到他低声说。然后,刀锋上的那股吸力忽然消失,萧停云一时收势不住,握着夕影刀踉跄往后连退了两步。

“重楼!”那一刻,窗户被推开,有人闪电般飞身掠进。

刀锋从原重楼的胸口血淋淋地抽出,鲜血喷涌。他竭力撑着墙壁,不让自己就这样倒下,转过苍白的脸,看了一眼赶来的苏微,微弱地道:“迦陵频伽?”

苏微僵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一幕,如坠冰窟。

她一时间全身发抖,说不出一句话。直到他跌倒在地,她才回过神来,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颤声道:“重楼!”

“别……别哭。”原重楼喃喃,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口气,“我……我终于……不会再拖累你了……”

他踉跄走向她,拥抱她,然后颓然倒地。

“重楼!”感觉到怀里的人的气息瞬间断绝,苏微疯狂地喊着他的名字,摇晃着他,试图用内力将他消失的气脉续起来——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他胸口的血涌出来,将他们两人身上的大红喜服染得更加血红,映照着房间里影影绰绰的烛光,凄厉而绝美。

那一瞬间,她的意识都随之冻结。

“阿微……”有人走近她,带着欲言又止的无措和震惊。

“你!”听得这个声音,她骤然抬头,眼眸已经是血红色!

“纳命来!”苏微疯了一样地从地上跃起,手一招,旁边桌子上的血薇凌空跃起,唰的一声跳入了她的掌心,剑芒凄厉如电,迎面便是一击!

“不是我!”萧停云横过刀,硬生生接住了她的一击,失声道。然而她下手极重,他的胸口被凌厉的气劲所伤,顿时呕出了一口血来,他再次抗声分辩:“不是我!”

“住嘴!住嘴!”她怒极,再不容他有间隙说话,连下杀手。

剑光如电,狂暴地撕裂黑夜,伴随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几乎是招招夺命。萧停云每接得一剑,便咳出一口血,却始终手下留情,不敢用出夕影刀谱上最凌厉的杀招来对抗——然而,他虽然步步退让,换来的却是苏微更狠毒决绝的出招。

“不是我!”他被凌厉的剑气逼得几乎无法开口说话。

他震开她的手,刀锋上指,逼近她的心口,试图迫使她回手自救。然而苏微几乎是疯了,居然丝毫不顾自己的性命,照样一剑疾刺而来!他急退,生怕刀锋真的割断她的咽喉,苏微却不顾一切地合身扑上,剑势如虹,甚至用出了“易水人去”这样同归于尽的招式!

砰的一声,他靠上了墙,退无可退。

那一刻,萧停云眼里的神色凝结了。

血薇贯穿了他的胸口,将他钉在了水映寺的墙上!

苏微急促地喘着气,狠狠将血薇一直推至没柄,这才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血丝,憎恨和愤怒犹如火焰烈烈燃烧。

“阿微……”萧停云微弱地叹了一口气,“不是我。”

“住嘴!我都看到了!”那一剑将杀气宣泄殆尽,她这才能说出话来,嗓音破碎,几乎像是被烈火灼烤,“我……我亲眼看到了!”

“是吗?”他想说什么,却只觉得全身的力量被急速地抽走,眼前一阵阵地发白。是啊,他已经快要死了……要怎么说呢?又怎么说得清楚?那个人布了这样一个局,一命换一命,根本就不会给他辩白的机会!

可是……这样深的恨意,又是为了什么?

“听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你的死期到了!”

垂死的恍惚之中,耳边响起了片刻前那个人诅咒般的低语。那一刻,他忽然记起自己是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忽然间一震,手腕失去了力气。

难道……真相竟然是这样?!

夕影刀从她的心脉上移开,落地,发出刺耳冷彻的声音。苏微忽地怔了一下。直到这一刻,她才从狂怒中冷静下来,定定地看着掉在脚边的夕影刀。

刚才生死交错的一瞬间,他的刀锋原来一直抵在她的心口上!

——可是,直到被她一剑刺穿胸口,他竟然都没有下手。

是的,他没法阻拦她杀自己,可在生死关头,竟也不忍心和她同归于尽。所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把利剑刺入自己的胸口,再没有还击。

“你……”她嘴唇微微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真……真的不是我做的。”他苦笑,咳嗽着辩解,“你相信我!”

“停云!”窗外有惊呼声,听雪楼三位护法飞身而入。

然而,只是短短片刻之间,兔起鹘落,事情急转直下,一切都已经发生,再也无可挽回。夕影刀掉落在地,血薇刺穿听雪楼主的胸口。碧落、红尘、紫陌震惊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一幕,饶是他们久历江湖,也被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很久很久以前,相同的这一幕,也曾烙印般地刻在他们的灵魂里。谁都没有想到,在三十年之后,如此惊人相似的一幕还会再次上演!

无情的命轮,碾压过三十年前的那一对人中龙凤,再度而来。

“天啊……”许久,紫陌才捂着嘴低声惊呼,“这是……”

“你们不……不要伤了阿微。”萧停云看到几位护法,用尽最后的力气竖起了手掌,低声,“不……不关她的事情。”

那一刻,苏微仿佛触电一样地松开了剑柄,往后退了一步。血从他的胸口急涌而出,顺着剑柄濡湿她的手,灼热而湿润,如同火焰。

“为什么?”她恍惚地喃喃,看着他,“明明是你做的!”

“不为什么……这事不是我做的。我没有骗你。”萧停云低声,咳嗽着,“而且……我从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手取走你的性命。就算你要杀我……我也认了。谁……咳咳,谁叫我技不如人,中了别人的计。”

“中了别人的计?”她没有明白他在讲什么。

“你不明白的。至少……我希望你是不明白的。至少不是有意为之,和他同谋。”萧停云低声喃喃,忽然抬起手握住剑柄,用尽剩下的力气,一把将血薇剑从胸口拔了出来!

鲜血喷涌而出,将一袭白衣彻底染红。

他握着血薇剑,低头凝视——剑上全部都是他的血,殷红刺目。那一刻,他忽然忍不住微微苦笑起来。三位护法一个箭步上去,想要扶住他。然而萧停云却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凝视着地上原重楼的尸体,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地奇怪,喃喃:“原来是这样!我……我早该想到的。”

想到什么?苏微想问,却只看到他忽然转过手腕,唰地斩向了躺在地上的原重楼!

“你做什么?!”她冲了过去,失声大呼。

然而,就在同一刻,奇迹发生了——

就在血薇触及咽喉的瞬间,地上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瞬间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蛇一样地探出来,将剑锋缠绕住!

萧停云踉跄着后退,失声惊呼:“果然是他!大家小心!”

小心什么?苏微刚要问,却一瞬间全身僵硬了。

已死的原重楼,忽然间睁开了眼睛,一跃而起!他身形飘忽如鬼魅,瞬间避开了那一剑,然后伸出手,将掉在地上的夕影刀拿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唯有萧停云只是脸色一变,叹息:“果然是你!”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