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华堂喜宴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日落时分,萧停云一行人还没有赶到婚宴现场。

那个坝上看着近,走起来却曲折,竟是颇为遥远。虽然阿蕉说挑了一条只有本地土著才知道的捷径,但一行人从酒馆出发,穿林子上山岗,却也是走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到。这一路,大家心里一直绷着一根弦,手指在袖子里不离刀剑,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异动。紫陌更是细心地在每一处岔口暗自留下了记号。

然而,却居然一路安然无事。

“就在前面啦。”暮色时分,阿蕉终于领着一行人穿出了竹林,登上了山岗,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灯火道,“婚宴就在前面坝上,希望我们赶去的时候还没开席。”

果然,不远处就是一大片空地,篝火点点,人头攒动,看上去颇为热闹。所有人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刀剑,心里却百味杂陈。

“苏姑娘竟真的要嫁人了?”黄泉依然不敢相信,“才短短几个月啊。”

“女人的心,痴起来是痴,但狠起来有时候也是狠的。”紫陌嘴角却有淡淡的笑,音意味深长,“一个梦做了那么久,一朝醒了,也未必不是好事。”

“怎么是好事了?”黄泉有些不悦,“她若是在这边成了亲,还会回楼里吗?”

“好了好了。别吵了。”碧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指了指前面带路的阿蕉,意思是还有外人在旁,不宜多说,一行人便闭了嘴,一起看向了萧停云。

白衣贵公子在竹林月下穿行,月光淡淡洒在他的袍子上,然而他的脸却藏在暗影里,在人皮面具背后,看不出任何表情——连眼神也是波澜不惊,没有失落也没有伤感,竟丝毫不以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为意。

四护法叹了口气,也不好开口挑明。

沿着羊肠小道出了林子,前面的路便是大道了,或许是天色已晚,一路走来并没有再碰到其他宾客。再走了大约一刻钟,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滇南的夜似乎分外的黑,太阳一落,竟然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我这里有火折子。”黄泉探手入怀,点起火分给同伴。

阿蕉摆摆手:“我不用,在这里长大的,闭着眼睛都能走!”

终于快到了,远远地看到许多篝火,有人影围绕着火光,影影绰绰地或站或坐,更远处似乎有屋舍,依稀还有人在吹笛子,却被一片唢呐锣鼓之声盖了过去。

阿蕉一声欢呼,跑了过去:“还好,看样子喜宴还没开始!”

一行人刚要随之上前,紫陌却忽然抬起手,说了一声:“慢着。”

“怎么了?”黄泉愕然。

“很奇怪。”紫陌心细如发,只看得前方一眼,便道,“有点不对劲。”

“是。”萧停云长眉一挑,低声道,“少了一些声音。”

“声音?”墨大夫侧耳。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这里听不到虫鸣。”萧停云开口了,压低了声音,“就算我们能感觉到有风吹过,却听不到树叶的簌簌声!”

🐳 落~霞~小~说~w ww - l u ox i a - Co m

所有人愕然止步——是的,萧停云说得没错!他虽然年纪在众人之中最轻,却老于江湖,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察觉到如此细微的区别。这样诡异的细节原本不会令人留意,可一旦指出来,却让人毛骨悚然。

萧停云低声问:“我们从山岗上下来到这里,大概用了多久?”

“大概有两刻钟。”紫陌心细,早已一路暗中计数,道,“一条路下来,中间只转过了两个岔路口——每一个岔路口,我都暗自留下了记号。”

“两刻钟?以我们的速度,那大概是往山下走了八里左右,没道理才走了那么一点路。”萧停云低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如果现在往回撤,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个路口?”

“能不能找到?”紫陌愕然,“什么意思?”

萧停云转过头,恭谨地对碧落道:“大护法,麻烦你往后沿路查看一下。如果看到了那个做了记号的路口,迅速返回来告诉我们。”

“好。”碧落瞬间揽衣回掠,消失在黑暗里。

萧停云沉默下来,看向了前方——前面不到十丈开外便是最后一个路口,通向那片灯火通明的喜宴场地。路口挑着一对红灯笼,影影绰绰地站着一个人,似乎是迎客的。

萧停云竖起了手,示意所有人暂时停步。

然而带路的阿蕉却已经径直跑了过去,合掌对灯下的人行了一礼,路口那个人也回了一礼,用土语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从一边的陶土缸子里倒了一碗东西,递给阿蕉。眼看阿蕉捧起碗就要喝,紫陌嘴角微微一动,却被萧停云阻拦。于是她也忍住了没有出声,看着那个苗女仰头就把碗里的东西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

“你们怎么不过来?”阿蕉抹了抹嘴角,朗声招呼,“这是迎客的三道茶,好喝得很。”

看起来,茶是没有问题的了。一行人松了一口气,远远地看着,却没有上前。

等了片刻,黑暗里,有微风瞬间一动,一个黑影翩然落地,却是去而复返的碧落。他的一身轻功已臻化境,方才短短片刻已经来回了一趟,连气息都不曾紊乱。

然而,他的语气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果然不见了!”

“那个路口不见了,是不是?”萧停云低声问,眼眸却渐渐暗下去,“看起来,结界已经闭合了——我们来不及走了!”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结界?”

“是。”萧停云咬着牙,“我们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他们设好的结界里面!所见所闻都是虚假,要非常的小心!”

“是谁设的结界?”碧落看向前方的苗女,“先制住她再说!”

“哎,为啥还不过来?不喝三道茶,主人是不会放你们去喜宴的呢。”那边阿蕉却在催促,自己喝了一碗,手里再端了一碗,转过身来招呼,“头道茶苦,第二道就加核桃片、乳扇和红糖,可好喝了!”

她的语气爽朗热情,丝毫看不出作伪。

萧停云下意识地看向茶碗,微弱的灯光下,发现这半碗茶水呈现出一种奇特的琥珀色,他看向茶碗时,里面微微荡漾的茶水忽然瞬间立了起来!

——是的,是“立”了起来!

凝成一条线,就如同一条无形透明的蛇一样,瞬间立起,迎面扑来!

“哎呀!”阿蕉尖叫了一声,显然没料到会有这种事情,手一颤,整碗茶失手掉到了地上,茶水四溅。

“小心!”萧停云失声惊呼,手一翻,一道清光从袖里流泻,展开在身前——只听哧的一声轻响,手腕一震,刀锋截断了什么东西。

定睛看去,地上扭动着一条细小的青蛇,已经只剩下半截。

而剩下的半截还残留在茶碗里,不停扭动。

他一刀斩杀藏在其中的毒蛇,手下却未停。刀光圆转如意,一连十二刀,首尾相连,刹那间居然形成了一道淡青色的旋涡,将飞溅而出的水珠尽数圈住,滴溜溜地在空气中旋转,竟然似被一张网兜住。

然而,还是有一两滴水穿过了刀锋的拦截,飞溅上了阿蕉赤·裸的脚背。

刺啦一声,仿佛是滚油泼到了肌肤上,阿蕉惨叫出声,整个人蜷曲起来,从脚背开始,整只右腿迅速地变黑。她惨叫的声音由尖利迅速变为衰弱,只叫到了第三声,脖子一软,便毫无声息地倒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萧停云心下一沉。是的,这一碗茶里有剧毒,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可这个苗女显然是毫无防备。而他因为心怀疑虑,并没有第一时间提醒她小心——或许,他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这个带路的苗女是敌是友。

可只是那么一点私心,竟就这样送了一个无辜者的命!

微微一个恍惚之中,背后忽然有极细的风声掠过,他瞬间回身。有声音在夜里传来,缥缈而不真实,细细的一缕:“远方的来客,你们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今晚一个都别放他们活着回去!”

那一瞬间,远处的篝火忽然大亮,仿佛有什么力量催动了火焰。

火旁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转向了这边。

那些人的眼睛,居然都是白色的。

同一刻,天上的月亮不见了,星辰黯淡——整个天地忽然间变得极其寂静,不止风声虫语,甚至连方才清晰入耳的喝酒划拳喧闹声都丝毫听不见,仿佛一个巨大的盒子忽然在眼前关上了,将一切声音隔绝在外。

火焰熊熊燃烧,天宇漆黑如墨,无数有着惨白瞳孔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将这一行六人团团围住,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

“这是……傀儡术?”红尘低声。

“是蛊。这些人,都被蛊虫操控了,变成了行尸走肉——当时洛水上的石玉也是中了这种蛊毒。”碧落毕竟见识多广,看了一眼便道,“你们要小心。这些家伙无所畏惧,不怕伤也不怕死,砍断他们的手足都没有用,必须一刀一个砍掉人头!”

“果然不愧是听雪楼的四护法。”黑暗里,忽然有人轻笑。有一袭白衣掠过,落在火焰之上。那个说话的人终于从黑暗里走出,脸上戴着木雕的面具,手里持着一支短笛,仿佛是暗夜里的幽灵。

紫陌蹙眉:“灵均?”

这世上谁都没见过灵均的真面目,而他们这一行人刚抵达滇南,对于月宫里刚发生的那一场内乱自然是全然不知,所以也不知道灵均已死,明河教主已经重掌大权——若是早一刻知道,只怕制定的行动策略也会大不相同。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竖起手指,按住了短笛。

笛声在黑暗中短促地响起。只是一声,所有的行尸走肉瞬间一震,如同被线牵引着一样,齐刷刷地朝着他们逼近过来!

四位护法瞬间散开,守住了四个方位,将萧停云和墨大夫护在了中心位置。碧落从背后的古琴里抽出鱼肠剑,剑上青光暴涨,如同闪电映照着那些逼过来的傀儡——在残酷的血战开始之前,很多年前似曾相识的一幕瞬间掠过心头。

那时候,他曾经落入迦若祭司的结界,全凭靖姑娘的血薇剑才闯出一条生路。

三十年了,未曾想到还会回到滇南,面对同样的绝境。

今夜,强敌环伺,危机重重,就算拼尽全力地血战,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活下来,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一切都似曾相识。

——只是对手从迦若换成了灵均。

又是一声笛声。

这一次,黑暗里,只听到无数簌簌的声音,如同水波一样从四面蔓延过来,朝着他们飞速而来。草丛在波动,显示出底下有无数的东西在靠近。

“小心!”红尘一声厉叱,手指一动,十几道寒芒掠出,唰地在周围布置下了一个圆形的边界,顿时便在众人面前筑起了屏障。

下一个瞬间,草丛里有一物瞬间弹起,飞扑而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