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青妖之树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早知道你会背叛我,那时候就该让你和你的父母一起葬身蟒腹!”戴着面具的人冷冷看着她,动了一动手指,吐出冷酷的指令,“双双,把她带到湖边的高台上去,慢慢地吞掉——记着,从脚往上吞,不要吃得太快,我要让月宫所有人都看看,背叛我的人有什么下场!”

仿佛听得懂主人的命令,巨蟒哧哧地吐了吐芯子,猩红的蛇芯舔过猎物的脸庞,却没有吞吃她,而是用巨大的身体卷起了胧月,用尾巴在密室墙壁上一拍,借力腾起,便要往外飞掠而去。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它的动作忽然凝结了。

——是的,那是“凝结”!

就如同忽然被扔进了深不见底的丛极冰渊,在一瞬间,巨蟒半身腾空,尾巴还拍在墙壁上,整个身体卷住胧月,保持着飞掠的姿态,却这样在刹那间变成了凝固而冰冷的死物!

“没我的命令,谁敢在圣湖边上擅自处死宫女?”

一个声音冷冷响起,如同风送浮冰,入耳彻骨。

“是你?”面具后,灵均的眼神终于变了,定定地看着密室的墙壁。那道被咒术加固过无数遍,本应该是无坚不摧的墙壁居然已经薄得透明,在一处居然出现了一个裂口——有一只手从裂口中伸出,纤细而玲珑,美丽如画。

然而,就是那只手在一瞬间抓住了巨蟒,在刹那间将其凝结成冰!

那是多么可怕的咒术,那是多么令人敬畏的力量!

“明河教主?!”那一刻,灵均失声喊道。

无数银白色的长发从裂口里蔓延而出,如同藤蔓一样攀爬,覆盖住了密室的外壁。那些长发抓住了墙壁,忽然间,向着四方一拉,如同撕裂一张薄纸一样,刹那就将坚固无比的墙壁撕得四分五裂!

轰然碎裂的墙壁后,现出了一个穿着华美孔雀金长袍的女子,赤足、金钏,脸颊边上用淡淡的金粉画着一弯新月——她虽然有着一头霜雪似的长发,容颜却不老,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模样,高华明丽,如同月之神女。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看到她的出现,面具后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哦,你就是灵均?这些年来,你对我可真是照顾啊……”明河教主看着他,语气却是喜怒莫测,“摘下面具,让我看看孤光收了怎么样的一个好徒弟!”

灵均微微一震,却摇了摇头:“恕难从命。”

明河眼神凌厉:“教中之人,竟敢违抗我的命令?”

“这世上唯一见过我真容、知道我生辰八字的人就是孤光师父。正因为他知道得太多,所以我才把他给处理掉了……”灵均轻声地笑了起来,“如今教主您一出关就提出这种请求,莫非想要步其后尘?”

他的语气冷峭而平静,坦率得令所有人吃惊。

那一刻,明河眼里的杀机骤涌:“逆子当诛!”

她袖子一拂,全身衣衫猎猎而动,如同疾风吹起。银白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起,瞬间生长了数丈,如同活了一样向着灵均呼啸而去!

同一刹那,灵均的身体朝后飞起,仿佛被看不见的线牵引着,如同纸人一般浑不受力。然而,他退得快,明河追得却更快。只是一眨眼,银色长发已经逼近眼前,已经缠上了灵均的手。那些银色的长发如同触手,只要抓住了猎物,便能如同撕裂纸张一样将其血肉撕得四分五裂!

灵均双手被缠,却处变不惊,十指的指尖微微动作,以肉眼几乎无法看清楚的速度和顺序在虚空中划过——只是刹那,他面前的空气里,忽然凭空燃烧起了幽蓝色的火焰!

那一刻,明河失声喊道:“北溟离火!”

——这是拜月教中最深奥最难以掌握的咒术,连孤光祭司都用了三十年才初窥其道,而这个人,居然如此自如地施展了出来!这怎么可能?!

她急退,然而飞舞的发梢却已经被灵均一把反手抓住!

“教主,其实您太愚蠢了……”灵均轻声道,语气却没有波澜,“这么多年来,既然您这么思念迦若祭司,为何不干脆下去九幽寻找他呢?还是让弟子送您一程吧!”

他伸出手指,念动咒术,银色的长发在瞬间燃烧!

那种幽蓝色的火从虚空里凝聚过来,沿着银色的长发逆向而烧,如同逆风的烈烈火炬,飞速地朝着明河教主飞扑而去!只要一个眨眼,就能把整个人都裹入火中!

只听“唰”的一声,一道光如匹练而过,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长发截断。

长发断裂,灵均手中一空,身形微微一震,闪电般地收回了手,悬停在半空中——就在那个刹那,他十指的指尖均已鲜血淋漓,竟是被生生削去了一层血肉!

一个黑衣人从暗影里一掠而过,落在了两人中间,一双深陷的眼眸冷亮如星。

灵均愣了一下,看着指尖被割的伤口,又看了看高台上的人,眼里不由得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这样快的出手,这样凌厉的暗器,眼前这个人,竟然可以用极致的武学来对抗术法!这样的人,在全天下也找不出几个,为何会在这时候忽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那个人的脸上,居然戴着和他同样的面具。

他心里沉了一沉,开口:“你是谁?为何会在此地?”

“一个离开江湖多年的人而已,何足道哉。”黑衣人凝视着手里的利刃,淡淡回答,“应孤光祭司的秘密邀请,来此地为拜月教主护法。”

“孤光祭司的秘邀?”灵均沉默了一瞬,忽地冷笑起来,“哈……难道我师父居然还留了这一手,把你这个棋子放在了这一处?倒是没想到……”

顿了顿,他扬声大笑起来:“好!那就一并处理掉吧!”

随着笑声,凌空悬浮着的人广袖飞舞,双手在胸前缓缓交错。那些血从他手指尖一滴滴流下,却没有一滴落在地面上。那些殷红色的血珠珍珠一样一滴滴悬在了空中,如同星辰遍布,有一种诡异至极的美。

面具后传来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念着什么咒术。

只听了片刻,明河教主悚然动容,忽然发声,吐出了一个字:“叱!”

——那只是一个单音节,却又高又尖锐,如同一把剑凌空掷出,准确地切入了咒术之中,瞬间将绵延不断的祝颂声生生切断!

那一刻,灵均身形一震,如受重击,嘴角沁出一丝血!

中了!明河眼里掠过一丝光,冷笑。所有施展咒术的人,若没有成功,便将遭受双倍的反噬。此刻灵均承受的必然不轻。然而虚空中的人只停顿了片刻,转瞬却大笑起来:“教主果然厉害!一个字就破了我的术法!”

在笑声里他却轻飘飘如纸鸢一般飞起,袍袖飞舞,手指不停变幻。那些悬空停在夜色里的血珠忽然动了起来,随着他手指的驱使,瞬间呼啸着飞向了黑夜里的某处!

“只可惜,你怎么也无法阻拦我了!”

鲜血如同流星一样归于黑暗。那一刻,广寒殿的高台下忽然传来了奇特的声音,仿佛海潮涌动,一声接着一声,汹涌而起。

那一刻,被巨蟒困住的胧月指着远处,发出了惊呼:“圣……圣湖!”

明河教主应声抬头,瞬间也变了脸色。

那不是幻觉——在冷月之下,那一片已经干涸了数十年的圣湖里,居然重新出现了水!虽然只有薄薄一层,却在月光下粼粼而动,不停起伏,仿佛底下有什么在翻涌着,就要破水而出,汹涌而来!

“你!”明河愤怒已极,“居然在暗中重开了圣湖?!”

“是啊,那又怎么样?”灵均如同一只单薄的纸鸢一样悬停在月下,白袍翩然飞舞,戴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语音却平静,“我暗中改动了忘川的魂道方向,将那些亡灵引入了此处,困在圣湖里,把它们和我蓄养的巨蟒合为一体,炼成天下至毒的武器——只可惜时日尚短,所蓄不多。”

他回过头看着月光下的圣湖,双手抬起,合在胸口,一分一指:“但是,要吞噬掉你们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

呼啸声卷地而起,水面破裂,无数狰狞的面容从中浮凸。那些亡灵嘶吼着,被血的诱·惑驱使,瞬间凝聚成了无数条巨蟒,飞腾而来!

 

密云无风自起,聚集于灵鹫山之上,遮蔽了明月。

睡梦中的月宫中的侍女被惊醒,四散奔逃。然而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巨蟒如同疯了一样地蔓延,潮水一样漫过了月宫的每一寸土地,所过之处,地面一片漆黑,所有生灵枯萎死寂。从远处看去,广寒殿仿佛处于可怖的乌黑大海之中,汉白玉的高台下无数巨蟒汹涌汇聚,不时昂首吐芯。

“灵均大人!”有宫人看到悬在冷月下的影子,不由得失声。

“教……教主!”随即有年老的宫人看到了高台上的女子,更是惊骇欲绝,“天啊……那是……那是闭关了几十年的明河教主?!”

“这是怎么了?”有年长的宫人想起了三十年前的那一场大难,颤抖着,“难道……难道是末日天劫又降临了吗?”

乌云从各处呼啸而来,聚集在灵鹫山顶,瞬间月光昏暗,天地失色。

风在月宫中旋舞而起,围绕着广寒殿的高台,从远处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而旋涡之中巨蛇乘风飞舞,如同海潮,不停扑向高台,张开巨口,试图吞噬上面的女子。群魔狂舞,看上去简直惊心动魄。

站在高台上的女子手举法杖,满头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飞舞,发梢上飞散出无数的星芒,竟然每一点都对应着一条魔兽,一人化身千万,硬生生将无数的巨蟒拦住!

“天啊……”宫人们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一幕,喃喃。

灵均大人,竟然在和教主为敌?这究竟是怎么了!

时间似乎过得非常快,转瞬间月从云层里移出,渐渐西斜。似乎再也无法忍受如此拖延下去,半空中的灵均身形忽然一动,身形在暗夜中如同纸鸢般转折,瞬间隐没——然而在下一瞬再度出现时,月光下,竟然出现了无数个灵均!一模一样的白袍,一模一样的面具,悬浮在呼啸的风里。

“镜之术!”宫人们失声惊呼。

——是的,她们早就听说灵均大人术法出神入化,甚至当各处教民同时向他祈求的时候,能在瞬间化身千万,同时去往各处拯救。此刻,她们才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