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迷雾重云 · 1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时候她还倾心于那个白衣如雪的贵公子,与他联袂追杀穷寇,历经千山万水,从中原一路追到了这里,终于斩其首级而归。

又有谁知道,在多年前那一场惊鸿一瞥的偶遇里,却已经种下了今日一生一世的因缘?

 

第二天,苏微醒来的时候,头很痛,全身有虚脱的感觉。阳光穿过窗户洒落在她的左颊上,温暖而温柔,恍非真实。

“蜜丹意!”她脱口低呼,蓦然翻身坐了起来,却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你醒了?”原重楼手里的碗差点被碰到了地上,连忙扶住,手里却被泼了一片热粥,直烫得不住吹气,“你还好吗?昨晚可是吓了我一跳,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她一下子怔住:“你没事?这……是哪里?”

“当然是在房里啊,你怎么了?”原重楼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探手触了触她的额头,“我昨晚等了你半夜,不知道怎么居然就睡过去了。等一觉睡醒,你竟还没回来!实在是等不住了,便点了火把出去找你——结果一开门,却发现你晕倒在了门口,真是吓了一大跳!”

“什么?在门口?”苏微却一下子坐起,“那……蜜丹意呢?”

“蜜丹意?”原重楼微微一怔,“她刚出去。”

“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去!外面危险!”苏微心里一惊,瞬间跳下地,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往门外冲去——原重楼来不及拦住她,她飞掠下竹楼,速度之快简直宛如一道闪电。

然而刚掠下楼,却立刻又僵住了。

不远处的空地上,蜜丹意正在和一群村里的小伙伴嬉笑玩着丢沙包的游戏,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下,无忧无虑,哪有丝毫异常?

苏微看得愣住,只觉得眼前一切宛如梦幻。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到底是昨晚的一切是假的,还是眼前的景象是假的?

“迦陵频伽,你到底怎么了?”出神之间,原重楼已经奔下了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你没事吧?”

苏微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我没事。”

她想了想,忽然走入了柴房,从柴堆里抽出了一物,在手里掂了下,然后转身朝着那一片竹林深处走了过去,低声:“不,还有一个方法可以验证到底昨晚是怎么了!”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长长的布包着的东西,不用多想也知道那是一把剑。原重楼看得一眼,心里便是一惊——自从来到腾冲后,已经没有再看到她手里握过剑,却没想到她还在这里藏了一把!

“这把剑,是我从风雨那些杀手的尸体上捡来的,虽然比不上血薇这种神兵利器,也是百炼的绕指柔。”苏微将外面缠绕的布褪去,利剑从鞘中跃出,一道雪亮的光划破眼帘,“我只希望永远不用上它。可是……”

她轻声叹息,手腕一翻,唰地将剑负于背后,转身出门。

“你要去哪里?”原重楼连忙跟了上去,“我和你一起去!”

“你……”苏微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他——这段日子的休养生息,让他气色好了许多,昔日落魄潦倒尖酸刻薄的人如今也有几分丰神俊秀的感觉。她看着懵懂无惧的他,心里忽然觉得一阵歉疚,低声:“别跟着我了。跟着我,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

他却不以为然:“我原重楼像是怕麻烦的人吗?连死我都经历过几次了!”

“你知道什么?”苏微看了看周围,一切都很正常。集市上熙熙攘攘,不远处孩童欢笑,沐浴在日光下的一切都是温暖美好的,和昨晚那样邪异黑暗的一幕截然不同。但是她知道,在这样看似平凡无害的景象背后,只怕有着深不见底的惊涛骇浪。

她飞快地想了一下,觉得将他一个人扔在家里似乎更加危险,便点了点头:“好,你跟我来。但是路上不要离开我半步,知道吗?”

“好。”他乖乖地回答,喜出望外。然而看了看她手里的剑,又有点战战兢兢,问,“你……你是又要去打架吗?”

她原本是满心的杀气,被他那么一说却哭笑不得,蹙眉道:“别多嘴!”

“是是是……”他噤若寒蝉,连忙闭了嘴跟在她后面。

“玛?大稀?”蜜丹意注意到了两个大人往外面走去,眼神一动,连忙扔下小伙伴追了上去,嚷嚷,“你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没事,就到周围随便走走。”苏微迟疑了一下,目光在孩子的颈部流连,全身忽然忍不住微微一震——是的!孩子的脖子白皙如玉,根本没有丝毫的伤痕。而她清楚地记得:在昨夜被挟持的时候,那个神秘人手里的剑锋,曾经在蜜丹意的脖子上清晰地留下了一道血痕!

难道那是幻觉?那么,昨天夜里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苏微只觉得脑子里有微微的晕眩,却无法向身边的两个局外人说明这种诡异复杂的情况,只能握紧了手里的剑,安定自己的心神,问了一句:“蜜丹意……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昨天晚上?”孩子眨了眨大眼睛,“睡得不好。做了很多噩梦!”

她心里一紧:“什么噩梦?”

“我梦见自己肚子饿了,下楼找吃的。结果……结果看到玛你忽然回来了,我怕挨骂,就往外跑,忽然摔了一跤!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蜜丹意喃喃,小小的身子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早上醒来还觉得脖子好疼呢……”

苏微说不出话,将孩子揽入怀里看了又看。

是的,蜜丹意没有受任何伤。这证明昨晚的一切只是虚妄——可是,为何她心里的不祥预感却愈来愈浓烈?那是从江湖千锤百炼里培养出的野兽般的本能,在危险逼近的时候无数次救过她的命,不问因由,不容怀疑。

她心里想着前后发生的这一切,只觉得越想越乱。

“算了,去看一看就知道真假了。”她站起身,径自穿过那片竹林,沿着昨晚梦里那条路走了过去。原重楼不知所以然地跟在她后面,蜜丹意也小跑着追了上来。

她手里握着剑,警惕地护着身后的两个人往前行走。穿过了竹林,便是一座小山岗。一切都很眼熟,分明是昨夜看到过的,连路径树木都一模一样。

苏微毫不犹豫地沿着小路走了上去,翻过那个山岗。

这一路她走得轻松,然而后面跟着的两个人在走了十几里路后都有些气喘吁吁。她怕两人落单遭遇不测,只能不时停下来等待。就这样走走停停,在日头到了正中的时候,他们才翻过了山岗,来到了腾冲的荒郊野外。

穿过凤尾竹林,眼前豁然开朗,那一刻,苏微忽然全身一震——山脚下,静静地躺着一个开满了睡莲的小池塘!她站在那里,顿时觉得如坠冰窟。

是的,至少这个池塘,是真实存在的!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玛?”看她站在那里发呆,蜜丹意沉不住气,在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拉了拉她的衣角。原重楼也气喘吁吁地走过来,不解地问:“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跑到这里来?”

苏微回过神来,低声:“你们退开一下。”

“怎么?”原重楼揽过了蜜丹意,往后退了几步。

“没什么——退远一点!”她低声道,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瞬间拔地而起,掠向了旁边的竹林,手起剑落,咔嚓一声,一根水杯粗细的竹子拦腰而断,瞬间一头栽入了池塘。

水面上的睡莲纷纷散开,露出黑黝黝的池水来,底下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冒着细小的泡泡,噗噜噜不时在水面破裂。

“你们离水边远一点。”她再度叮嘱,收剑回鞘,屏住呼吸,双手一扣那一根竹子,用真气灌注在竹枝里,瞬间每一枝叶都在水底铮然抖开,无数的水生植物被颠覆,睡莲仰翻,浮萍四散,水底淤泥被搅动,整个池子仿佛沸腾了一般。

然而,枝枝叶叶从水底横扫而过,却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

“玛?你在干吗?”蜜丹意看得好玩,跑了过去,笑嘻嘻地和她一起拖着竹子,搅动池水,“我帮你!”

“别乱动。”原重楼蹙眉,上去将孩子一把拉了回来——这个隐藏在林后的池塘似乎散发出一种奇怪味道,令人觉得不舒服。然而苏微却埋头在池塘里翻找,似乎想从那些密密的水草底下掘出什么来。

“怎么了,迦陵频伽?”他等了片刻,忍不住问,“你脸色不大好。”

“没了……都没了!”苏微在池塘里翻找了半天,终于颓然放下了竹子,喃喃自语,“怎么回事?竟然都没了?!”

“什么没了?”原重楼诧异。

“那些尸体都不见了!”她脱口,“怎么可能?”

“尸体?”原重楼惊讶不已,“什……什么尸体?”

她微微一惊,随即又噤口不答——直到此刻,她还不想惊动重楼和蜜丹意,把他们也卷入这种令人恐惧的事情里。而且,他们两个就算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呢?

她怔怔站在水池边,忽然间觉得遍体冷意:是的!即便是她远远地避到了千里之外的深山里,那些无所不在的触手居然还随之而来,如同跗骨之蛆,不肯让她好好安生!

“算了,我们回去吧。”她扔掉了竹竿,吐了一口气。

“好。”原重楼看了看她,似乎是想等她解释,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只是俯身抱起了正拖着竹子玩得起劲的蜜丹意,拍了拍她的脑袋:“别玩了。我们回去了,蜜丹意。”

他的右臂已经恢复,只是微微用力,便将孩子抱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