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魔域桃源 · 1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的语气令苏微莫名地震动。是的,一贯以来,比起他的惫懒无赖、口无遮拦,她性格更偏沉静隐忍,因为刚强不妥协,所以很少表露内心真正的感情——可这一刻,她心里的想法,却是和他一模一样的。

回望她的一生,唯有这一刻,方期盼能永恒。

 

短短数月之间,中原武林已经天翻地覆,格局全变。

听雪楼遭遇天道盟的垂死反击,在洛水上折损了过半精锐,连楼主萧停云都因此丧生;剩下的人马在赵总管的带领下及时撤回,和四护法死守总楼,一个月里浴血奋战,抵住了四波攻击,杀退了来袭者,却也是元气大损。

几十年来听雪楼独霸武林的局面就此结束。一时间,从滇南到漠北,从东海到西域,无数帮派蠢蠢欲动,各自划分范围,相互争斗,进入了群雄并起争霸江湖的时期。

而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人,却毫无察觉。

滇南的腾冲如同世外桃源。如今正是雨季,山路多塌方,加上不久前那一场火山爆发,外来的马队大都绕道改路,除了有些冒着艰险来到腾冲的玉商人之外,这座深山里的小城几乎变得与世隔绝。日出日落,鸡犬相闻,宁静安详。

从月宫回来,苏微便在这个边陲古城里安顿了下来,日子过得充实自在,连睡眠都沉稳甜美了许多。甚至,她都忘记了自己还有一身卓绝天下的武学,和一把叫作“血薇”的无双利器。那些,仿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如今她的这双手,拿得最多的便是刀。

劈柴刀。村头的李铁匠打造,已经用了十一年。

重达十几斤的刀在她纤细的手腕里轻盈飞舞,唰地一刀下去,儿臂粗的木头居中裂开,齐齐裂为八块。更奇的是倒下的每一块都同等大小,分毫不差,便是用尺子量好了再劈也没那么精确。

“玛,好厉害!”旁边看的蜜丹意哇的一声叫了起来,跳起来拍手。

“这算啥?我才使了五分力呢。”苏微挽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微汗,看着蜜丹意,笑道,“要不要看我一刀下去最多能劈出几片来?”

“好呀好呀!”蜜丹意欢欣鼓舞,在一旁殷切地盯着看,满脸的兴奋——然而,却没有人留意到小女孩的眼里掠过一丝诡异的冷光,似乎是伏在暗中观察着一切的小猫,警惕而好奇。

“看好了!”苏微吸了一口气,将劈柴刀提在手里,刀尖往下指向地面,身体却往后退了一步,蓄势,瞬间一个转身。

一道冷光横空而过,地上的木头瞬间裂开。

“十六片!”蜜丹意惊呼。

然而尾音未尽,苏微凌空转身,手腕微沉、往里疾收。那一刻,迸发的剑气在最后来了一个吞吐,只听一声脆响,仿佛有无形的剑瞬间再度落下,已经裂开成十六片的木材瞬间又齐刷刷居中再度裂开!

“三……三十二片?”蜜丹意惊住了,眸子里有无法掩饰的惊恐。

——这样的出手,完全不像是这个世间所有!那一刀的速度、力量和气势,几乎凌驾于苍生之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刚才那一瞬,这个在荒僻蛮荒之地劈柴的女子,柴刀下所展示的,应该就是血薇剑谱里最深奥的“骖龙四式”吧?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她,指尖竟然有微微的颤抖。

“哎,没有吓到你吧?”苏微从空中落下,正好站在她的面前,几乎连一片落叶都没有踩碎,看到蜜丹意那样惊恐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弯下腰来摸了摸孩子的脸。蜜丹意下意识地颤了下,瞬间往后退了一步,眼眸里有杀气一掠而过,随即又控制住了自己,扑过来抱住了她的膝盖,颤声:“玛……玛好厉害啊!”

“嗯,差不多也是极限了。”苏微扬眉而笑,将那把沉甸甸的刀在手里掂了掂,摇了摇头,不无遗憾地道,“这把破刀碍事得很,估计最多也就能劈个三十几片——如果换了拿的是血薇……”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了一下,眼眸一黯。

血薇。一旦提及,那一道绯色的光华忽然划过脑海,如同一道雪亮的虹——此刻,它正被供奉在寂寞的神兵阁里吧?它要等待多久,才能等到下一个主人呢?

她轻轻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刀,顿觉兴致寥然。

“玛,不劈了吗?”蜜丹意看到她的脸色,问了句。

“不劈了,这一下午劈的柴估计能烧半个月了。”她说着,俯身将那些劈好的柴火挪到竹楼下的杂物间里,却发现有些堆不下,便回头吩咐那个孩子,“蜜丹意,帮我把那个角落里的东西挪开一些。”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蜜丹意已经恢复了正常,蹦蹦跳跳地过去,把堆积在角落的杂物挪开,好让苏微把柴火码得整齐一些。然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忽然呀地叫了一声。

“怎么?”她有些惊讶。

“这里有个东西……”蜜丹意指着角落里横躺的一物。

苏微走过去,抬手将那个东西扯了出来——竟然是一块匾额。长达一丈,入手颇为沉重,应该是整块的紫檀木做成,纹理细腻,香味尚未散尽。她将那个被埋在柴房里的匾额拖到了外面,擦去了上面厚厚的尘土,四个泥金大字顿时跃入眼帘:

滇南玉皇。

她也忍不住低低惊呼了一声,这匾额非常气派,居然还盖着玉玺,显然是来自于朝廷大内的认可和嘉奖,昭显出他少年得志时的风光。然而,后来变故陡起,这里门庭冷落,这块匾居然被扔在了柴房里,就这样暗地蒙尘。

“玛,要挂上去吗?”蜜丹意机灵,道,“我去搬梯子过来!”

“不用。”苏微沉吟着摇了摇头,再不多说,将那块牌匾重新放回了柴房。

原重楼自从带着她和蜜丹意回到腾冲后,便一起住回了原来的竹楼里,第一件事便是将家里所有的雕刻工具都摆了出来,沐浴更衣,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盘膝而坐,握紧了刻刀,默默凝视自己的双手,然后开始埋头磨那些刻刀。

苏微原本以为他是打算重新出山雕刻了,然而,时间已经过了小半个月了,他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似乎那些刻刀要磨一辈子一样。

她虽然心里略微诧异,却没有一句催促或者询问,只是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白日里安顿好了家务,把蜜丹意托付给邻居,便去山里的险峻之处采一些珍贵草药,再拿去集市卖掉,所得也足够三个人的日常开支。

每当她风尘仆仆地外出归来,他便会抬起头看她一眼,微微一笑,眼神澄澈安详,然后再低下头,继续凝视着自己手里的刻刀,如同修禅入定一般。

每一日,都要直到夕阳落山,他才会从小楼上下来。

晚饭时,他摊开手,手心全是磨出来的老茧和血泡。苏微虽然知道那都是皮毛之伤,却也觉得心疼,生怕他弄痛了手,便不让他再去拿任何东西,饭菜碗筷都逐一弄好了才交到他手里,令原重楼受宠若惊。

“好吃吗?”她最初总是忧心忡忡地问他。他迫不及待地说好吃,一脸真诚无比——直到蜜丹意因为年纪小肠胃娇弱而吃坏了肚子,这个谎言才被拆穿。

不过苏微的性格向来坚忍,一旦下决心要学好某件事便会潜心揣摩,永不言弃。不到半个月,她的饭菜便已经做得像模像样,虽然和原重楼的厨艺没法比,但和自己之前相比却是有天壤之别,可见她在这半个月里也是努力地飞快适应了新的生活。

是的,从今往后,在这个滇南天空下生活着的,便是这样的自己了。

柴米油盐,日出日落,她再也不会是那个剑出惊动天下的血薇主人。

“哎,我真是快被你宠坏了,挣钱养家、劈柴做饭,一手全包!迦陵频伽,你真是个堂堂的女汉子啊。”他笑着看着她,厚颜无耻地夸奖,然后凑过来,贴着耳朵低声道,“放心,等将来有了孩子,除了喂奶我帮不上忙,带娃换尿布都归我!”

她白了他一眼:“少油嘴滑舌,赶快吃饭。”

吃完了饭,原重楼用布巾擦着手,转头对一边的孩子说:“蜜丹意,早点上楼去睡吧!睡觉前把弟子规念一遍。今天月色好,我和迦陵频伽出去走一走。”

“去哪儿?”苏微不禁愕然。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促狭地笑了:“去我们初次定情的地方。”

“啊?”苏微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原重楼却笑着,一手牵了她走下去。

外面夜风沉醉,幽暗的林间有不知名的鸟儿婉转轻啼。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走在月光里,她心中一片柔软,顺从地被他拉着往前走,一直穿过了竹林和天光墟。

原来是竹林下那一间小酒肆。

檐下挂着腊肉野味,酒香馥郁,当垆的还是那个苗女阿蕉,正在收拾着桌子,看到他们两个人走进来,不由得呆了一下,手里的碗啪的一声落下。苏微手腕一沉,手指闪电般一点,那只碗唰地又飞回了她手里。

“原大师?你回来了?”阿蕉乍惊还喜,脱口道,“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

“还以为我是醉死他乡了?”原重楼对着她笑,“难得你还惦记着我。阿蕉妹子,你真是越发出落得水灵了,不知道哪个男人能有幸把你娶回家去。”

一回到老地方,他的语调就又恢复了昔日的油滑,不愧是昔年的“腾冲一枝花,女人都爱他”。阿蕉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想要还嘴,又看了一边的苏微一眼,终究还是没敢接话——这个汉人女子的厉害她可是领教过,至今脖子上都还留着一道细细的刀疤呢。

原重楼看到她脸红得颇为可爱,还想说什么,苏微斜了他一眼,眼里的冷光令他打了个寒战,连忙收起了嬉皮笑脸,正正经经地道:“我们今晚在这儿坐一坐。”

“好。”阿蕉答应着,清理了一张桌子出来——这两个人坐在一起端的是般配,男子俊朗挺拔,女子清丽冷傲,如玉树交相辉映,看得人目眩眼热。她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哼了一声,愤愤然下厨去了。

“才短短几个月,真是重来回首已三生啊……”原重楼坐了下去,忽然叹了口气,嘴角微微弯起,手轻轻抚摩着桌角,“什么都已经不同了。”

苏微一眼瞥去,脸色微微一变。

这张桌子已经很破旧了,一角残缺不全,上面隐约有起伏凹凸——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一张女子的侧脸,虽然只用了寥寥数刀,却神形兼备、惟妙惟肖。而原重楼低下了头,正在看着那一张脸。

那一瞬,她想起自己见到他的第一个晚上。当时他匍匐在满是酒渍的桌子上,喃喃念着一个名字,一只手摸索着,在桌子上刻下那个女子的容颜。阿蕉冲过来怒骂,她看不过去,挺身而出阻拦,将酗酒大醉的人搀扶了回去。

那一天,的确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缘分的开始。

一切历历如在眼前。短短几个月,重新回到这里时却已经恍如隔世。

她情不自禁叹了口气,感觉到他从桌子上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她,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背,轻轻握了一握,低声道:“我会一辈子记住这里。”

苏微心里一震,侧头看了他一眼,却看到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刻刀,微微蹙起眉头,一刀刀,将当初醉里在桌子上刻下的那张肖像削平,语气却很平静:“只是有些东西,已经不需要再记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