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夕影血 · 1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来我错了——”许久,她喃喃,“你最爱的,还是听雪楼而已啊。”

“你的确是错了。”萧停云淡淡道,凝视着她,“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你毕竟还是不明白我——冰洁,我厌烦了站在别人阴影之下,我最爱的……”

 

“你们两个得意什么?”旁边的九公看到两人这般情状,冷笑起来,恨极,“贱人!就算你千算万算,也保不了听雪楼了!你以为躲过了这次就是万事大吉?”

“这不过是引蛇出洞!”他大笑起来,白发飘萧。

赵冰洁一颤,失声惊呼:“什么?”

“血薇归来,听雪楼的子弟都随着楼主来渡口迎接,结果唱了一出空城计。”九公狞笑,得意万分,“声东击西,如今我们的主力人马,恐怕早已经攻破听雪楼总楼了!哈哈哈!尊主神机妙算,又岂是你这个贱人能猜到?!”

“什么?”赵冰洁一个踉跄,只觉血气倒冲。

是的,她全心全意地应对着今日的伏击,用尽全力要把这些毒蛇引出巢穴,在洛水渡口围歼——却不料,对方也只是利用了她,转而另外布下了杀局!

一只手及时从旁伸过来,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形。

“冰洁,不必担心。”萧停云却是镇定,低声道,“我已有安排。”

她愕然抬起头,却对上了他深不见底的重瞳。那一刻,她只觉得心安。

萧停云顿了顿,道:“自从苏微中毒以来,我便隐隐觉察一个针对听雪楼的大阴谋正在形成,所以一直很小心地提防——不仅是提防着你,更是提防着所有人。所以,我断然不会做出把所有人调离总楼的举动。”

“什么?”她猛然一震,失声道,“难道你……”

“是,我是把总楼全部人手都派来了洛水。但是,那之前,我已经从各地分坛里秘密抽调了精英人手上来备用。”萧停云微微笑了笑,“放心,如今楼里守卫森严,四位护法大概已经在带领子弟们御敌了!”

此语一出,不仅是赵冰洁,连九公都脱口惊呼出声来。

“四护法?”九公失声道,“不……不是已经派去苗疆了吗?”

“我给冰洁的是假情报。”萧停云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这个老人,“我根本没有派他们去那里。他们一直待在洛阳等着,等着你们这些人。”

赵冰洁定定看着他,眸子里终于露出了洞彻的神情。

“原来,你早已提防。”她微微叹息,语气复杂莫辨,“根本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听我的劝告,将四护法调离洛阳去找苏姑娘,对不对?——你担心我会勾结对手忽然发难,所以在暗中积聚力量,以备不时之需,是不是?”

萧停云颔首,似有愧意:“抱歉。”

是的,这么多年来,他和她朝夕相处,暧昧而亲密,事实上却从未真正信任过她。因为他知道身边的这个女子袖中藏着的那把朝露之刀,不知何时便会出鞘割破他的咽喉——与这样的女人同处,又怎能不日夜提防呢?

萧停云叹息:“碧蚕毒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但苗疆路途遥远,如果是派人去取药,则无法在一个月之内往返。所以,为了及时解毒,最好的方法就是中毒之人亲自去一趟——冰洁,你难道不觉得对手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吗?”

赵冰洁叹息:“你原来早就明白了。”

“他们用计让苏微离开了听雪楼,便以为我会亲自出马,或者至少派出楼中重要人物前去寻找——这样,他们一方面可以以静制动,在那边布下罗网将我们派去的人手一个个消灭,而另一方面,听雪楼实力空虚,自然更容易让他们乘虚而入!”萧停云的语气冷静洞察,“这种调虎离山之计,实在用心刻毒。”

赵冰洁无言颔首。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心思细密的人,远比她料想的更加睿智深沉、杀伐决断——这些年,她日夜为他忧心,替他所谋唯恐不周,却不料,他暗地里早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令人放心了呢。

“只是,公子好狠的心。为了楼中大计,竟将苏姑娘的安危搁置一旁。”赵冰洁叹息了一声,“幸亏石玉如今找到了她,如果她在苗疆有个三长两短,公子心里难道不会有愧疚吗?”

萧停云身子微微一震,似乎也很难回答这样尖锐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道:“血薇的主人不该是一个等待被别人救助的弱者,我相信阿微凭自己的力量,也能够渡过难关——如果不能,她也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个人。”

赵冰洁没有回答,只是轻微地叹息了一声。

“原来我错了——”许久,她喃喃,“你最爱的,还是听雪楼而已啊。”

“你的确是错了。”萧停云淡淡道,凝视着她,“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你毕竟还是不明白我——冰洁,我厌烦了站在别人的阴影之下,我最爱的……”

🐆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就在那一刻,外面传来了一声欢呼。

萧停云的语声停顿了一下,视线投向了窗外——那里,夕阳下的江面澄澈明亮,映照着千里的晚霞,宛如从水底浮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世界来。在辽远的江面上,一叶孤舟从南方驶来,船头有听雪楼的旗帜,猎猎飞扬。

“楼主!”门外有弟子急急奔过来,惊喜道,“是石大人带着苏姑娘回来了!”

“是吗?”他霍然站起,有掩不住的喜色,“快去迎接!”

然而只是一刹那,岸边传来一阵惊呼,只见离岸尚有三丈的船猛然一晃,剧烈颠簸起来!水底有什么东西瞬间涌出,跃上了船头——那些穿着黑色水靠的人手执分水刺,袭击了这一艘即将靠岸的小船!

“不好!有埋伏!”萧停云吃了一惊,来不及多想,一点足便穿窗掠了出去,“大家不要擅自行动,听我指令!”

一阵风过,面前便空了。

赵冰洁站在空无一人的客栈里,眼神空茫黑暗,但却转过脸,迎着窗外夕阳射入的方向,望着那一艘船从琉璃般的江面上缓缓驶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悲凉的笑意。

是啊……那个女子,终究还是回来了。

这一场难关渡过后,夕影血薇再度聚首,就算是背后尚有势力蠢蠢欲动,听雪楼在江湖中的地位又有谁能动摇?而她,终究是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就在黯然一分神之际,她忽然听到了一声极轻极轻的冷笑,忽然心惊。

那其实不能算是笑,因为笑的人根本不曾启唇,就算面上也不曾露出一丝异常的表情来——只是看到那一艘船靠岸,不自觉地从唇齿之间流露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嗤鼻来。换了任何人,恐怕都不会注意到这一声下意识的吸气,然而赵冰洁却是一个在黑暗中生活了大半生的女子,光论听觉灵敏,只怕足以媲美绝顶高手。

她蓦然回身,看向了声音的方向。这座破败的酒馆里血污四溢,除了她之外,只有那个被制住了的皓首老人,正在满嘴是血地望着外面,笑意诡异。

“九公?”她脱口低呼,脸色唰地苍白,仿佛隐约感到了什么不祥。

难道这一波的刺杀,竟然还没有结束?!

“公子,小心!”她顾不得这边,连忙踉跄追了出去。

 

萧停云赶到渡口时,正看到石玉在船头和那群突然来袭的刺客血战。

这个掌管吹花小筑多年的人,平日就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遇到了猝不及防的袭击也是面无表情、丝毫不乱。他身边几个跟随他去了苗疆的楼中弟子也纷纷拔刀,和那一行水底冒出的刺客交起手来,一时间竟也没有落了下风。

岸上的听雪楼弟子看得心焦,却因为船还在江心,没有楼主的号令不敢擅动。此刻看到萧停云从酒馆里飞掠而出,齐齐看了过来。

“带上二十人,跟我去救援!”他沉声吩咐着,落到了岸边准备好的一条小船里。也不等船夫上来,抬手一拍,岸边巨石应声碎裂,小船箭一般向着江心急射而出。

船上还在激斗,萧停云不等两船靠近,便足尖一点掠了上去,翻腕拔刀。

船头地方狭小,只能容下五六人,一刀挥出便可以将整个船头笼罩。此刻夕影刀一出现,登时便改变了局面。萧停云和那些人一交手便不由得“哦”了一声,心下了然。

这些人还是风雨组织的杀手,却并不是最高级别的金衣杀手。

看来天道盟真的是已经山穷水尽,人手和资金都匮乏,竟然只能雇佣风雨的人来完成这次袭击——而且,还只是二流的银衣杀手而已。

“石玉,没事吧?”他一刀逼退了两个杀手,转头问不远处的同僚。在和一群杀手搏杀,石玉的动作似乎有些僵硬,武功好像比平日差了一筹,令萧停云心里一惊,脱口问:“怎么,你在滇南受了伤吗?”

石玉似是来不及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且战且退。

“楼主,快去救苏姑娘!”旁边有人急道,却是和石玉一起去滇南回来的宋川,出剑凌厉,一口气逼退了几个扑上来的杀手,帮萧停云挡住了背后的袭击。

“好!”他低喝了一声,一刀斩断面前拦路之人的脖子,冲了过去。

刀风卷起了帘子,萧停云看到舱里的苏微。她半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剑,脚下躺着两具尸体,侧脸对着他,微微咳嗽着。

“阿微!”萧停云唤了她一声,“快出来!”

她应了一声,握剑转过身。他发现她脸色苍白,竟是像白纸般一点血色也无,心头一震,刚要问什么,背后又有两艘小船靠近,二十名听雪楼精英子弟陆续来援。然而萧停云尚未松一口气,忽然觉得整个船身往下一沉!

有两个杀手从水里潜出,嘴里叼着匕首,竟然凿沉了这艘船!

“船要沉了!”萧停云厉声,“阿微,快出来!”

船舱里的苏微起身出舱,刚一动手,又咳嗽了几声,探出一只手来,似乎想要让他扶一把——那只手纤秀如玉,虽然已经褪去了中毒的青气,却苍白得毫无血色。萧停云眼见情况危急,也来不及多说,连忙探出手扶住了船舱里的苏微。

那只手冰凉而柔软,似没有丝毫力气。

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说不出什么不对。但是苏微将手放在他手心的那一瞬间,他竟然心底一冷,犹如入手的是一柄剑!就在他微微色变之际,耳后风声微动,一声极沉稳凌厉的刀刃破空之声逼来——萧停云来不及回头,肩膀一沉,下意识闪电般地侧身闪避。

然而他身形刚一动,腕脉便是微微一痛!

帘后探出的那只手,纤秀得似没有力气,却忽然一翻,牢牢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只冰冷的手扣住了他的腕脉,瞬间令他半身无法用力。萧停云心里猛然一震,知道事情不好。然而电光石火之际已经来不及避开,此刻背后的那一刀刺来,眼角瞥到,只见竟是那个沉默寡言的石玉在猝不及防之时动了手!

他来不及甩开那只扣住自己的手,只能提起一口内息,将真力注满左肩,护住了经脉,竟是硬生生地接了那一刀。

石玉一刀砍下,血飞溅,依旧是面无表情。

那一刻,萧停云只觉得心里彻骨寒冷。

是的,他们中计了!——在刚刚竭尽全力应付完了两场伏击之后,谁都以为危机已过,却不料还有一场绝杀,在江上等着他!

如果石玉已经叛变,如果舟上那绯衣女子不是苏微,那么——血薇真正的主人又在哪里?她,是不是如今已经遭遇了不测?!

心念电转,一念及此,他的心里便是一冷,有一种难以抑制的不安。肩上的刀伤隐隐作痛,更可怕的是,他能感到伤口附近迅速地有麻痹感蔓延开来。

有毒!石玉的刀上,居然还涂了剧毒!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