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生死之劫 · 4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不知道该对谁说。我不是一个喜欢向人示弱求助的人。”她回头看着他,淡淡地笑,空洞的眼里流露出一种深沉的悲哀,“南楼主和秦夫人对我真的很好……事实上,就连我的亲生父母,也不曾待我有这样的情分。我不想做对不起听雪楼的事。可是……”

她停顿了一下,眼里有潸然的泪光,似是回忆起了极其痛苦的事。

“你知道吗?我还是出卖了听雪楼的情报。”赵冰洁苦笑,“在最初那几年里,我尝试了很多次,不想像狗一样地靠着出卖别人去乞求他们的解药——可那种毒发作的时候实在是太痛苦。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齿缝里有轻微的抽气声,仿佛还在回忆那种跗骨之蛆般的可怕痛苦,许久才又低声道:“每一次……我最终还是熬不过,不得不屈服——在被送到这里的前三年,我靠着出卖听雪楼的机密情报,来向他们换取解药。

“但,每一次活下来,我心里都比死了更痛苦。”

萧停云没有说话,定定看着她,眼神复杂。

这个女子,原来是他一直所不了解的——她是一个夜夜带刀同眠的女子。这些年来他和她靠得那么近,耳鬓厮磨,朝夕相对,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她身上那种清凉宁静的美丽,和美丽下隐藏的刀锋般的危险。

她是谁?是怎样的女人?她心里到底藏着怎样的爱与恨?

听雪楼的女总管在这座空空的客栈里,诉说着前半生的痛苦和挣扎,声音却是平静的:“虽然如此,但我的忍耐力也越来越强:一开始只能熬半个月,到了后来,我在毒发的时候已经能咬牙熬几个月不服解药——再后来,虽然我还是一年一度地给你们送情报换取解药,但事实上,我已经不再需要服用那个药了。那一年,正好是公子接任听雪楼主的时候。”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停,看向萧停云,而他也正在看着她。

“哈哈哈!”她忽然间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报复的快意,“九公,你明白了吗?从十年前开始,我就再也没有服过一次你们的解药了……我拼着瞎了一双眼,也要挣脱你们的控制!”

“不可能!”那个枯瘦的老者震惊地望着面前苍白瘦弱的女子,嘴唇哆嗦着,喃喃,“‘吸髓’的毒,不服解药的话,就算你是铁打的人,也不可能忍下来!”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们太小看我了。”赵冰洁冷笑,忽然站起来,一把扯下了身上的外袍——她只穿着小衣,露出的身形苍白消瘦,有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

“看到了吗?这上面每一处,都是我自己用针扎出来的!”她冷笑,手里握着朝露之刀,指着自己的双臂,“我不知道在自己身上用过多少药,扎过多少针!到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些可以缓解的方法,毒发也不至于生不如死。”

九公看着这个纤弱的女子,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是的,我咬牙忍下来了!所以,从那时候起,我送给你们的情报,也全部都变成了假的!哈哈哈……”赵冰洁站在血泊里,冷笑,“你们还以为我是被你们捏在手心的傀儡?笑话!我不是我父母那种愚忠的奴才,我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操纵我人生的人!”

她穿好衣服,回头看着他,眼神森冷如鬼,一字一句地吐出一句话,如同诅咒:“当初那定下这个计划的七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什么?”九公不可思议地喃喃,“这些年来,难道都是你在暗中……”

“不错。”赵冰洁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可怕的表情,诡异地一笑,往前走了一步,低头看着他,“这十年里,我使出了诸般手段,让名单上的七个人一个个都先后出了‘意外’——我做得很谨慎,让几件事发生在先后十年之中,或是意外,或是借刀,相互之间毫无关联,所以竟也被我勉强掩了过去,没引起你们怀疑。

“直到把梅景浩也弄死了,天道盟土崩瓦解,我才松了口气!但我还是不敢彻底放心,因为梅家是天道盟的核心,家族内还有人知道我的底细,只要还有一个活口,就难保我的秘密不被人发现。

“所以,我必须要设这一个局把你们这些余孽都引出来,彻底铲除!

“但是,即便咬牙苦熬了下来,因为那个慢性毒药,我眼睛的视觉还是一天天地转弱。”她苍白纤细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痛苦,“我强行压着毒,不让它发作,然而毒性反攻入脑,我真的就渐渐看不见了。”

“贱人,活该!”九公冷笑起来,咬牙诅咒,“你不得好死!”

“是吗?”赵冰洁冷笑,死死地盯着他,厉声道,“就算我不得好死,但闭眼之前,我至少看到了你们的下场!”

她的声音尖利而残忍,带着某种快慰,锋利得仿佛要切开人的心肺。一语之后,酒馆里忽然间就寂静下来,只有充满了血腥味的风在吹拂。

“我只是没想到,梅景浩死了后,天道盟居然还有新的首领在。那一天晚上,来找我的那个人竟然知道我所有的秘密,以此要挟我协助他颠覆听雪楼。”赵冰洁站在窗口的日光之中,身影单薄如纸,抚摩着袖中的朝露,“说吧,九公——梅景浩死了后,你们听命于谁?天道盟剩下的那些残党,又聚集在何方?”

“你也配知道?”九公用苍老的双眼看着这个女人,冷笑,“别以为你已经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尊主还在那里看着你呢!你们连他的衣角都碰不着!蠢材!”

赵冰洁眉梢一挑,终于露出了一丝怒意和迷惑。

是的,那个神秘的“尊主”,无疑是如今天道盟背后真正的主宰者。那个人是如此可怕,幻影一般来去无踪,他要杀死自己原本也是如同反手般容易,可是为何他竟然真的给了自己解药,治好了她的眼睛?

“那个尊主到底是谁?”她往前一步,抽出了刀,厉声道,“不说的话,我就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剐下来!”

“他?”九公笑了一声,“他,就是来终结听雪楼的人!”

话音未落,他身子忽然往前一倾!

萧停云一直聚精会神地在听他们的对话,然而此刻反应也是惊人迅速,对方身形一动,他立刻掠过去,一掌击在了他后颈上。九公一口血喷出来,牙齿顿时断了好几颗,咬住舌尖的下颌顿时松脱。

“不用徒劳挣扎了。”萧停云冷冷地扣住他的咽喉,看着这个老人,“我一向不喜欢折磨硬汉子,更不喜欢折磨老人,所以希望你也不要逼我动手——快回答!”

然而,九公紧闭嘴唇,冷冷哼了一声,竟然是毫不动容。

“不说也没关系。”萧停云唇边露出一丝刻薄的冷笑,“带回楼里去慢慢问,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自然有几十种方法令你开口。”

他的声音冰冷得怕人,然而脸上却还是带着那种温文贵公子的微笑,说话之间,手指连点对方八处大穴,封锁了一切可以活动的关节,然后将老人放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等着交给外面的下属带回楼中审问。

等一切都安定后,他松了口气,忽然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这句谢,他说得缓慢而凝重,仿佛穿过了十几年的时光。

“何必谢我,是你自己救了自己。”赵冰洁脸色苍白地望着他,笑了一笑,神色复杂,“方才情况危急,在那种时候,你相信了我说的每一句话,毫不犹豫地和我合力协作,制住了所有敌人——如果不是有了这份决断和信任,我又如何救得了你?”

萧停云叹了口气,伸过手紧紧握住:“我当然相信你,冰洁。”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死,想要听雪楼灭,那么从一开始,你便会怂恿我亲赴苗疆。”他苦笑,“因为这样一来,听雪楼的实权就落入你手里了,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很方便。”

“哦?”她微微一笑,却没有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也可能是我为了避免你猜疑,故意不说,转而支开听雪楼四护法,以便于留下来对付势单力薄的你。难道不是吗?”

“这种想法,我也不是没有过……而且一度我是信以为真的。”萧停云颔首,没有否认,却摇了摇头,“不过在刚才道上猝然遇到伏击时,我就已经彻底否定了这个猜测。”

他喃喃,望着门外停放的崭新的马车:“今日离开总楼时,我故意坐上了你乘坐的那驾马车——这是随机的决定,绝不可能被任何人预先知晓——可为什么所有袭击是冲着你的马车发动,而原本该我乘坐的那辆马车却平安到达了渡口?”

赵冰洁没有说话,嘴角微微动了动。

“你传了假消息给那些人,是不是?”他望着她苍白的脸,叹息:“你已经做了准备,要替我引开所有刺杀者,哪怕自己以身相殉,对不对?”

她的手在他手心里微微一颤,仿佛想抽出来,却被他捏紧。

萧停云低声:“当想明白这一层之后,我又怎能不信任你?——所以在你暗中提醒,要我小心店里之人时,我当然没有任何犹豫。”

赵冰洁嘴角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却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呢,冰洁?”他喃喃叹息。

“别管我是怎样的人。”她笑了一笑,低声,“这些年来,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守护听雪楼而已——哪怕你一直以为自己与之并肩作战的……是另一个人。”

他心中大恸,嘴唇动了一动,终于还是无法按捺住内心激烈的情绪,抬起手,一把将她紧紧抱入了怀里,低声叹息:“冰洁!”

在他们成年后,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拥抱她,她只觉得极痛却极欢喜。

多年来心底隐藏的隔阂和猜忌,曾经如刺一样横亘在他们中间。而如今,终于一朝冰消雪释。他终于伸出手拥抱了她,再不顾及是否会被那些暗刺所伤。

那一瞬,她觉得即便就在此刻死去,也是无悔无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