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生死之劫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十几年了,我一直在等你开口,冰洁。”萧停云语气低缓下去,叹息,“直到前天,我还一直问你是否有话要跟我说。可是你说没有——哪怕是现在,我原本可以直接命人杀了你,但我还是想最后和你谈一次。”

他默默松开了扣着她手腕的手,望着她:“可是,你没有回头。”

“怎么回头?”终于,她轻声开口了,“已经是末路,回头也无处可去。”

萧停云猛然一震,抬头看着她。

“真的是你?”虽然已经猜疑了十几年,但此刻听到她亲口承认,他却还是不敢相信,眼里有难以掩饰的哀伤,颓然喃喃,“做下这一切的……真的是你?”

她看着他,默默颔首,心里却忽然一痛。

这时,马车已经到了洛阳东门外,郊外绿树成荫,鸟声如织。

“不错,我是天道盟的奸细,是多年的卧底。”赵冰洁忽然笑了一笑,微微扬起了眉毛,“既然你已经识破了——不如今日就做一个了断吧!”

在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萧停云已经有了及时的警惕,然而就在那个瞬间,他听到林中传来一声奇特的鸟啼,然后整个马车就仿佛失控一样,在林中狂奔起来!

“韩松!孙立!”他厉声喊,呼唤驾车的楼中子弟。

外面已经没有人答应他。

有埋伏!萧停云来不及多想,一刀劈开了车厢,便是纵身而上——掠出的时候,他一眼看到原本自己乘坐的那辆马车跑在前头,已经快要平安到达渡口。飞掠而出的时候,他听到了一种诡异的嘶嘶声,仿佛是有一条巨蛇盘在马车下吞吐着芯子。

这车里……被放了火药?那一刹那,他明白了过来,足尖在马车顶上一点,便是竭尽全力向旁边的树上跃去。

然而,人到半空,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蓦地一顿,强行止住了去势,手在车顶一搭,折返过来,探手入内一把拉住了车里的女子,厉声道:“快出来!”

赵冰洁坐在马车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何必?”

低语未毕,她忽然间一反手,一把就扣住了他的手腕:“下来!”

他瞬间一惊,全身冷汗涌出——她,竟是要拉他同归于尽?

火药引线燃烧的声音还在耳畔继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来不及多想,内力到处,一把将她的手震开,夕影刀便是如匹练般划了出去——然而,出乎意料,那个盲眼的女人却只是坐在那里,根本没有拔刀。

夕影刀毫无阻拦地划出了一道弧线,没入她的肩头,斩断锁骨斜劈而下。若不是他一惊之下及时收刀,便已经将她斩为两段!

萧停云停在车顶,震惊地看着她,手腕微微发抖——她……她在做什么?苦心经营多年,做了这一切布局,到了最后居然不求成功只求成仁,就这样甘心被他所杀?

生死一发之际,她,到底要做什么!

“下来!”然而,在他震惊收刀的那一瞬,她却低喝,随即用另一只未曾受伤的手拉紧了他的手腕。只是微微迟疑了一刹那,他便被她拉入马车,反手飞速关上车门。

就在那个瞬间,外面忽然有风雨声呼啸而来!

“伏下!”赵冰洁低喝,一手将他推倒——马车的厢壁在那一瞬间忽然变得千疮百孔,无数暗器利箭从两侧的林中飞射出来,同一时间攒射向这一辆马车!那是暴风骤雨一样的袭击,并非人力能及,而是从一早就安好的弩机里发射而出!

如果刚才不是她当机立断地将他重新拉入车里,只怕掠出马车的他尚未落到地上,在半空便会被密不透风的这一轮袭击刺杀!

萧停云倒抽了一口气,只觉得心惊。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暗器如雨,他屏住呼吸,伏在车底板上一动不动。赵冰洁也是默默地伏在他身侧,肩上的血急速涌出,染透她和他的衣襟,滚烫如火。

短短一刹那,火药的引线还在燃烧,嘶嘶如毒蛇吐芯。

“右后轮旁红色标记处!”赵冰洁忽然低声道,“快!”

他来不及多想,就地一滚,迅速地接近车厢后部,手中夕影刀反插而入,在右后轮旁三尺的地板上直插至没柄——就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刀锋斩断了什么东西,耳边那如毒蛇一样的声音戛然而止。

引信被截断。

在这种生死一发的时候,她居然没有骗他!

萧停云松了一口气,眼神复杂地看了赵冰洁一眼,手上却是片刻不停。手指如风一样弹出,飞速敲在那些插满了车厢壁的暗器末端——那些暗器忽然齐齐反弹,以比来势更快的速度呼啸而去,瞬间没入了道路两侧的林中!

有短促的惨呼声响起,转瞬消失。

马车还在继续飞驰,袭击也继续如暴风骤雨般而至。很快的,柚木打造的车厢便无法支持,轰然四分五裂——与此同时,萧停云听到了马的长嘶声。拉车的四匹骏马也已经被埋伏的暗器射杀,发出临死前的惨呼。

这马车,已经再也没法乘坐了。

“走!”他低声道,回到了赵冰洁身边,伸手入她肋下一把将她扶起,在马车四壁轰然倒塌的瞬间向上掠起。他提了一口气,凌空转折,刀光如水,一圈淡碧色的光华在身侧漫开来,仿佛织起了一个虚无的光之帷帐,将他和赵冰洁都护在其中。

一刀过,他落到了其中一匹尚未受致命伤的马上,疾驰。

此刻洛水渡口已经在不到一里之外,可以看到先行到来的听雪楼子弟已经围上了当先跑到的那一辆马车,看到里面空空如也时都变了脸色。萧停云策马奔去,发出了一声呼啸,向着远方示警。

“楼主!”下属们惊呼着前来奔援。

道路两旁的那些暗杀者仿佛知道时机已过,悄无声息地一齐瞬间停止了攻击。受伤的骏马一阵狂奔后终于脱力,前腿一屈,将马背上的人甩了出去。萧停云搀扶着赵冰洁掠下马背,大声叫人过来包扎伤口。

然而,就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悄悄按在了他左肋的死穴上。

他霍然一惊,低下头,正对上赵冰洁不动声色的眼睛。

她的眼睛比平日更黑更深了,几乎看不到底,日光在她的瞳孔里居然反射不出任何光泽——那一瞬间,萧停云有些恍惚:不知道她的眼睛如今到底是真的盲了,还是比任何人更亮?就如他一直以来都看不透她的内心。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选择了出手救她,然而,她却反过来趁机对他下手?

她在猝不及防之时出了手,无声无息地直接按在他的要害之处。隔着薄薄的衣衫,他甚至能感觉到那把朝露之刀的冷冷锋锐,几乎要割破肌肤刺入血脉。在这样近的距离内,就算他有把握在一瞬间杀她于刀下,自己也必然会被她临死前的一击刺穿心脉。

然而,她只是将手按在他肋下,却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他低下头看她,忽然听到她垂下头,极轻极快地说了一句什么。

萧停云吃了一惊,脸上神色微微改变。

“楼主!你没事吧?”那一刻,楼里的弟子们已经赶到了,围上来纷纷惊问。

“路上遇到伏击,韩松和孙立已经死了,幸亏赵总管没有事。”萧停云不动声色地开口,吩咐众人,“此刻那些人定然还在附近,大家需要小心——文舟,你即刻带人和楼里驻守的人马联系,要小心这一路上的埋伏。”

“是!”左右领命。

“赵总管受了惊吓,我先扶她进去休息。”萧停云扶着赵冰洁吩咐左右,“好好看着渡口。如果有船过来,即刻通知我——我亲自出去迎接苏姑娘。”

“是!”

显然先前到来的楼中子弟清过场,酒馆里空无一人,只有那个老掌柜和店小二还躲在一角,敬畏地看着这一对男女从外面缓步而入,战战兢兢。

萧停云一路上殷勤搀扶着赵冰洁,左臂揽着她的腰,始终不曾松开手,显得亲密非常。他们两人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坐下。然而就算坐下了,两人依然贴得极紧,似是难分难舍。

“咦?”店小二不由得嘀咕了一声,“这个公子哥儿倒是风流,这两人是黏一块儿了吗?”

“嘘,少多嘴!不要命啦?”掌柜连忙低声叱喝,“快去!”

店小二撇了撇嘴,忙不迭地拿托盘送了两盏茶出去。一边走一边将肩膀上的毛巾甩下来,拧了个手巾把子准备抹桌子。

这一边,萧停云只是静静地看着身侧的女子,揽着她的腰,嘴角浮起一丝奇特的笑意,重瞳幽深,令人看不到底。然而赵冰洁只是用没有光泽的黑色眸子看着前方空空的桌子,冰冷的手没有离开过他的左肋。

——只要她一动,袖中的朝露就能刺穿他的脏腑。

——同样的,只要她一动手,他也能在瞬间震断她的颈椎。

这是一个极度危险而微妙的时刻,就仿佛两柄出鞘的刀,刃口对着刃口在静静对峙,在无声之中充满了张力。

然而,就在这样千钧一发之时,一个人却不知好歹地闯入了他们之间——

“两位客官,要点什么?”店小二堆着一脸笑走了过来,展开毛巾把子,准备将他们面前的破旧方桌擦上一遍,“要不要照老样子,来一壶冷香酿?”

萧停云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旁边的赵冰洁表情冷肃如石雕。

“好嘞!”店小二殷勤地将桌子擦了一遍,重新把毛巾甩上肩头,扬声对里面喊道,“一壶冷香酿。”

谁也不曾想到,变局就在那一刹那发动。

在店小二那一声拖长的尾音之中,赵冰洁的手忽然动了!

朝露之刀在那一瞬间从她袖中划出,如同一滴朝露冷冷掠过,锐利的刀锋刺破了身边之人的肌肤——这一刀的速度快得惊人,不知道在暗地里练习过几百几千次。

刀光一闪而没,仿佛叶上朝露,瞬间消失。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