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如莲开谢 · 4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听雪楼人一行离开的三日后,她和原重楼也离开了月宫。

走的时候,正是黎明破晓。整个月宫还在沉睡之中,静悄悄的一片,干涸见底的圣湖上笼罩着一片淡淡的薄雾。不知道为什么,在眼角瞥过的刹那间,竟然会令人感觉到薄雾之中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形。

苏微忍不住驻足看了片刻,直到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

从她到来直至离开,身为拜月教主的明河竟然从未出现过。率人来送行的是灵均,脸上还是戴着面具,说的话并不多,但语气却极客气,馈赠的礼物非常丰盛,装了满满一个马车车厢,从丝绢布匹到金银首饰,足以让他们在腾冲衣食无忧地生活上十年——看来,胧月果然是好好地准备了送客的厚礼。

然而,苏微却客气而坚决地谢绝,不肯接受分毫。

“我们两人有手有脚,到了腾冲自会安家立业。”她的语气不卑不亢,却毫无商量余地。灵均似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击掌,命下属牵上来了两匹骏马,道:“这两匹马是从莫冈山谷里带回来的,原本就是你们的坐骑,总可以带走吧。”

苏微不能推辞,便点了点头。原重楼上前一步,将两匹马牵住。灵均看了看他们两人,又道:“另外,我已经派人去腾冲,对外说你们是拜月教的贵客,冒犯两位就如同冒犯了我教——从此后不要说那些宵小,即便是尹家,也不敢来打扰你们的清净了。”

尹家。这个名字让苏微心里略微一动,却随即释然,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芥蒂。她看了一眼原重楼,他却只是在那儿摩挲着马头,压根对这两个字没有什么反应。

灵均沉吟了一下,继续道:“至于追杀姑娘的那些人……”

“这个就不劳大人费心了。”苏微知道他要说什么,断然道,“如今我的武功已经恢复了十成,无论他们是谁,我也未必就怕了。”

“我知道苏姑娘剑技卓绝天下,但原大师毕竟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定不能掉以轻心。”灵均慎重叮嘱,“我会多派一些人去腾冲把守驿道,凡是出现了不对劲的外来客人,都拦截下来处理掉——若有什么需要,苏姑娘也可以传信给我,在下一定会马上派人前去。”

“多谢大人了。”这样的盛情有些出乎意料,她微微有些愕然。

灵均微笑:“能遇到血薇的主人,也是在下的荣幸。”

“不,我已经不是血薇的主人了。”她却纠正了他。

“是,人怎能因剑而名。”灵均点头,语气有些喜怒莫测,淡淡道,“从此后,苏姑娘便再也不属于江湖。恭喜。”

一边说着,他一边亲自将他们送出了宫门,一直送了几里路,直到山下的山门。

“不必送了。”眼见界碑在望,她站住身,回首行了一礼——那个戴着面具的代祭司也微微躬身,在界碑旁的拱门之下回礼:“那好,就送苏姑娘到这里吧。”

一语毕,两人各自转身。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着碧空下那袭一尘不染的白袍时,她心中猛然一震,竟然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的,这一次相遇,从头到尾,她都无缘得见这个人的真面目。是否这一辈子,她都看不到他面具后的模样了?

一念及此,她忍不住驻足,回头看了他一眼。然而,仿佛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那个人居然也站住身,回身笑了笑:“苏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她被逮了个正着,顿时有些尴尬。

旁边的原重楼看着这一幕,表情也略微有些奇怪起来。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我想,迦陵频伽……她只是很想看看大人的样子吧。”他忽然开口,拉了她一把,“好了,不要叨扰灵均大人了,我们也该走了。”

“是吗?”灵均却在山门下站住了身,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既然都要告别了,那么,在下就让苏姑娘完成这最后一个愿望吧!”

一语未毕,他忽然抬起手,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面具。

“啊?”苏微忍不住一惊,脱口低呼了一声。在微曦之中,她看到了他隐藏在精美木雕面具下的真容——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可一瞬间,她居然有一种奇特的恍惚,总觉得这张脸似是梦境里见过。

灵均摘下面具,对着她微微笑了一笑。

“现在,除了我师父,你是这个世间第二个看过我相貌的人了。是否心安?”他轻声微笑,重新将面具戴上脸庞,颔首告别,“血薇的主人,你自由了,去到那个你想要去的世界吧……不要回头,不要再去看这个江湖的腥风血雨。”

“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长久的安宁。”

他转身拂袖,凌空掠去,消失在月宫的穹门下。

苏微牵着马,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等回过神来,发现日光已经升起很高,而原重楼正靠在马背上,一动也不动。刚刚那一瞬的出神,居然是过去了不下一个时辰那么长的时间?!

“重楼?”她连忙扶起他,失声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原重楼被她摇醒了,有些迷迷糊糊地回答着,“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困……太奇怪了……居然就在马背上睡着了?”

苏微探了探他的额头,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的,在刚才摘下面具的那一瞬间,灵均应该是展开了一个结界,将在场所有人都控制在其中,只让她一个人看到了自己的真容——没有见他动手结印,一切却已经悄然展开,连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无声无息就中了招!

幸亏他并没有对重楼下手,也没有攻击自己。然而这样神出鬼没的出手,却令天下剑术第一的她都心生冷意——如果和他对决,在无所提防的前提下,自己又有几分胜算?万一他真的起了异心,要对听雪楼下手……

刚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是的,都已经是说过要退出江湖的人了,为何还记挂着这些你争我夺?就算这个灵均再厉害,可停云和赵总管,哪一个又是好对付的了?有他们两人坐镇楼中,也没有谁能撼动听雪楼吧?

“我们走吧。”她翻身上马,对原重楼道,“回腾冲去!”

他们两个人一先一后,策马从山上冲了下去。然而刚奔到山脚下,忽然眼前一花,竟是有个人影从路边草丛里蹿了出来。

苏微骑术高超,瞬间整个人俯身下压,牢牢控住了缰绳,将疾驰的奔马硬生生勒住。骏马惊嘶着人立而起,才堪堪避过那个忽然闯出来的人。

“蜜丹意?!”后面传来了原重楼的惊呼,“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小女孩躲在草丛里,差点撞上骏马,也被吓得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然而一看到原重楼,却立刻眉开眼笑起来,反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蜜丹意。”苏微也翻身下马,看了这个孩子一眼,“你太胡闹了。”

她语气有些不悦,脸色也颇为严厉,然而蜜丹意却嘟起了嘴,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坏人……居然,居然想扔下我走掉!坏人!”

她抱住了原重楼的脖子,哭得眼泪鼻涕一脸,死死不肯放开手。

“乖,你留在这里,拜月教里的叔叔阿姨会好好照顾你的。”原重楼柔声劝告,试图把那一双小手掰开,把她放下地,“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要走好几百里路呢。而且去的地方也不是你的故乡。”

“多远……多远都不能扔掉我!”蜜丹意哭得更凶了,“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跟你们去!我不喜欢这里的人……我喜欢你!”

原重楼没有办法,叹了口气,有些心软,抬起眼看了下苏微。苏微也正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眉梢微微挑起。

“怎么办?”他有些犹豫,“要不,带她一起走?”

“你养得起两个人吗?”她看着蜜丹意,心里已经软了,转头对他道,“好了,快把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家伙抱上去,我们今天可要跑上一百五十里才能赶到下一个落脚的村子呢。”

“好!”原重楼大喜,连忙将蜜丹意抱到了马背上。

两人策马,沿着山路飞驰,奔向腾冲。

这一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苏微不由得看得心旷神怡。

几个月前她路过此处时,不是自己重病垂危,便是担心着原重楼,一路行色匆匆,压根没有心思欣赏沿路美景。此刻两人并辔而归,心满意足,这些风景才一时间都鲜活了起来,历历到了眼前,一路行来,如痴如醉。

“能在这样的景色里活到死,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她在水边策马而行,脱口而出,“总比在江湖里打打杀杀,不知哪一日死在别人刀剑之下强得多了。”

“呸呸,什么死死活活的。”原重楼却皱眉,“你已经不是江湖人了好不好?”

苏微回过头看着他,哧地一笑,朗声道:“是!你说得对,我已经不是江湖人了,再也不提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啦!”

“那是。”他策马追了上来,抬手揽住她的腰,笑,“你是我的人了。”

“别。”她急忙一躲,抬手推开他,“蜜丹意在呢!”

“哎哟。”他被她一推几乎闪了腰,失声痛呼出来。蜜丹意笑眯眯地看着他,吐了吐舌头,伸出小手在脸上比了一下:“羞羞!”

苏微看着眼前的一切,在骏马上微微而笑,耳边的绮罗玉盈翠欲滴。

是的,当一切都风平浪静、云开雾散之后,她并没有选择回到中原,回到听雪楼,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她选择了留在这里,斩断一切血腥的过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将来。全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宁静美好,宛如这苗疆的葱茏绿意,到处都欣欣向荣,充满了希望。

然而,没有人看到,在月宫之门缓缓关闭的瞬间,门后却浮出了一双充满了冷意的眼睛,正在凝视着疾驰的马车,嘴角缓缓扬起,仿佛发出了一个无声的诅咒。

“洛阳那边,应该已经都安排好了吧?”

“三日之后,世上,再无听雪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