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如莲开谢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日,听雪楼来的一行人便离开了月宫。他们奔赴千里,本来是奉命来带血薇的主人返回洛阳的,然而却只能空手而回。

苏微本来想要去送行,然而不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来时,她觉得全身微微地酸痛,瞬间想起了昨夜的一夕欢·爱,不由得脸颊一热。然而转过脸庞,枕上空空荡荡,原重楼却已经不在身边。她有些诧异,却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迅速整理好衣物,拢好了头发起了身。

幸亏他不在,否则,她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的油嘴滑舌。

走出房间时,日头已经升到了天穹正中,她知道自己是赶不上给石玉一行送别了,只能站在月宫的高台上,往灵鹫山下看去。她看到石玉带领的那一队人马在山腰的道路上疾驰,如箭一般离开,头也不回,唯有听雪楼的旗号在风里猎猎作响。

她凝望着那一行人,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苏姑娘莫非还是舍不下听雪楼?”一旁有人问,却是灵均。

“当然。”她没有回头,只是看着那一队越行越远的人,仿佛是看着自己渐行渐远的过去,语气有些低落,“我为听雪楼血战了十年……这些人,都是我并肩作战过的生死兄弟,一朝真的要从此陌路,谈何容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灵均点了点头,面具后的眼睛看不清情绪,“其实,苏姑娘不妨多考虑一段时间,如果真的割舍不下,那便返回洛阳去好了——名剑无主,血薇尘封,也未免可惜。”

苏微摇了摇头:“我是绝不会再回去了。”

她转过头看着他,摊开了双手——掌心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你看,我已经把血薇还给听雪楼了!如今的我只是我自己,和那把剑、那个江湖再也没有丝毫关系。”她逆着光站着,阳光从十指中穿过,如同明亮的剑。她握紧了手指,把阳光握在手心里,轻声立誓,“从此后,苏微便再也不存在了。我是迦陵频伽,再也不会握剑,再也不会杀人了……这才是我选择要过的生活!”

灵均看着逆光而立的女子,颔首道:“那,恭喜苏姑娘得偿所愿。”

她第一次在他向来无喜无怒的语气里听出了赞许之意,忍不住也笑了一笑:“这些天来,承蒙拜月教照顾,我和重楼都还没有好好谢过——这回叨扰的时间有些久了,如今和听雪楼的人做了个了断,我们也该告辞了。”

灵均微微一怔,问:“苏姑娘打算去哪里?”

“腾冲。”苏微想也不想地回答,“重楼的老家。”

“哦,腾冲啊……”灵均不置可否,只道,“那儿是翡翠之乡,富庶安宁,应该适合苏姑娘和原大师安家立业——不知原大师受伤的手恢复后,技艺是否能回到从前?”

“没事,不劳费心。”苏微不愿和外人多说这个话题,只是道,“两个人两双手,无论在哪里,总有办法活下去的。”

灵均点了点头,道:“若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随时说一声。”

她笑了起来,由衷地道:“多谢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觉得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神神秘秘,敌我莫辨,因此也深怀着戒心。直到这一刻,放下了刀剑和江湖,心里才有些释然——是的,从她坠入险境到现在,这一路上,只有两个人一直是帮着她的:一个是重楼,而另一个就是他。

在听雪楼都鞭长莫及、任她自生自灭的时候,是眼前的人几度出手救了自己。为何到了现在,自己还要怀疑他的用心呢?如果他有啥不良用心,自己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苏姑娘无须客气。”灵均回礼,白袍在晨风里无声拂动,宛如世外仙人,“腾冲也算是拜月教的属地,自然有义务照顾你们。”

“灵均大人,你有喜欢的人吗?”她看着眼前这个人,忍不住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拜月教的祭司,应该并没有被禁止婚娶吧?”

他似乎微微怔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苏微沉吟着,也觉得自己有些多事,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胧月她似乎很仰慕您的样子,有些替她……”

面具后的眼睛瞬间一变,似有薄冰凝结。

“她对你说了些什么?”灵均的语气也冷了下来,甚至带了一丝戒备和怒意。苏微自然也觉察出了他的不悦,连忙道:“也没什么……她对我提起,说当年是你救了她的命,她希望一辈子都能够侍奉您。”

她说得含蓄,在心里早已后悔自己的多事。

落*霞*小*说l uo x ia_c o m _

“如果她再这么多嘴,那我真要后悔救了她的命了。”灵均却冷冷打断了她,“何况虽然没有什么禁忌,但这么多年来,拜月教历任祭司也从没有娶妻的传统。”

苏微蹙眉:“可是,孤光祭司不是娶了弱水吗?”

“是,我师父破了例,可结局也不过如此。”灵均冷冷道,“前车之鉴。”

“前车之鉴?”她不由得有些愕然——听雪楼和拜月教相去千里,彼此之间除了偶尔有使者往来,甚少有其他交流。她只听说孤光祭司在三年前妻子去世之后性情大变,说是要去寻求长生之法,将教中事务交给了弟子灵均,从此远游,却并不明白其中内情。

灵均不等苏微问下去,道:“我教历代祭司修习秘术,灵力高深,说是接近天人也不为过,若不被更强者所杀,生命将数以百年计,永无衰老,一如年华最盛时的模样——”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然而,弱水师母是个普通女子,虽然修习中原道家术法,但和我们拜月教一脉却有着天渊之别——所以,当三十年过去,大限到来,师母衰老病重,我师父便不得不面临生离死别。那种痛苦,非言语所能及。”

那是他第一次提及自己的师父和师母,语气却是凝重的。

“原来如此……”苏微不由得黯然,喃喃,“所以,在她死后,孤光祭司才会远游天地,去三山碧落?”

“是啊……连拜月教都这样扔下不管。”灵均叹了口气,然而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止住了话头,问,“你猜我救胧月的时候她几岁,我又是几岁?”

苏微略微怔了一下,一时间无法回答。

这么多天了,她从未看到灵均在面具后的那张脸,因此也无法猜测他的年龄。然而从语音、身姿和步态来看,他应该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可有时候话语沧桑,却又不能将这个目下执掌拜月教的实权人物和弱冠之年联系起来。

灵均似乎微微笑了一下,回答了她的迷惑:“我是在九年前救了胧月的。那时候,她只有十五岁,而我已经二十七。”

苏微不由得脱口“啊”了一声:那么说来,他岂不是已经接近四十?可为何从语音、身形和气质看起来,却完全如同一个刚弱冠的年轻人?

“是啊……我已经很老了,只是时光在我身上停住了而已。”灵均摇了摇头,语气虚幻莫测,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展开——那一瞬,她竟然看到有一朵白色的花从他的掌心里凭空开了出来!

那朵用幻力凝成的花是纯白色的,顶端有一抹淡淡的紫,透出柔和的微光,花瓣晶莹剔透,柔静多姿,迎风微微颤动,美丽不可方物,宛非这个世间所有。

“真美,是不是?”灵均微微叹息,忽然收拢手指——只是一个瞬间,那朵花便泛黄枯萎,败落凋零,残破如絮,再不复片刻前的光彩。

她知道那是幻觉,却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你看到了吗?在我眼里,她们的这一生,也不过是这样。”灵均默然叹息,语气如同枯井,波澜不惊,“十年了,人世岁月匆匆,胧月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妙龄女子,而我,却还是和她相遇时候的模样。再过十年,等蜜丹意长大,胧月老去,我还会是如今的模样……直到胧月八十高龄,我依旧还会停留在年轻时的模样——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吗?”

她听着他波澜不惊的叙述,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气。

光阴流转,韶华易逝,任凭红颜在眼前盛开又凋谢,始终未曾改变的,唯有这一袭白袍,以及白袍下那颗入定寂静的修行者之心——那是勘破所有色相、与天地合为一体的心,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永无挂碍。

那一刻,她仿佛觉得自己似乎略微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的想法。

“身为祭司,我们的生命漫长,和凡夫俗子无法相比……”灵均放开了空空的掌心,语声也有些虚无缥缈,“以有情而殉无情,以有涯而随无涯,殆矣。”

“可惜。”苏微无话可说,许久只是叹了口气,“天地间最美好的东西,您却无缘得见。”

那句话让躲藏在面具后的人竟是微微一震,灵均看着她,眼神似乎有所变化,语气却依旧平静:“我俯仰于天地,所追寻的便是永恒之大美,谈何无缘?”

苏微摇了摇头:“错。天地虽有大美,但最美的,却无过于人心——只是欲得人心,便要用己心去换取。像您这样固守着本心的苦修者,又怎能体会呢?”

灵均一时沉默,许久才淡淡回答:“每个人都只能在一条路上行走,若要上窥天道,必然要错过天地间无数风景——就如苏姑娘要留在滇南,必然要错过那片江湖一样。又岂能两全?”

他的话语平静而锐利,苏微心中一震,竟也是无话可答。

灵均看着她,眼神若有深意:“苏姑娘和原大师这样的神仙眷侣,自然亦是令人称羡。但人生漫长,各有所取,哪一条路上的风景更好,非是行路人不得而知——人的一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大家好好走完各自的路便是,又何必强求对方认同呢?”

她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躬身:“大人说的是,是我见识浅薄了。”

“苏姑娘客气了。”灵均回礼,目送她离开。

她走得轻盈无声,在滇南的苍翠之中如同一只小小的蝶。或许是已经决定要离开那片江湖,她的脚步都比平日轻快许多,晨曦从她的发丝和双臂之间透射过来,美丽而耀眼,几乎不容直视。

然而,面具后的那双眼睛凝视着她的背影,却流露出了极其复杂的光芒。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