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 · 3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不远处的玄武殿里,拜月教迎接了来自远方的贵客。灵均在一旁亲自作陪,话却不多,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这一场晚膳用得极尽奢华,几乎所有的菜式都是中原前所未见的。然而石玉吃在嘴里,却感觉不出任何味道。

他想着这一次苏微异常决绝的拒绝,想着萧停云得知这个消息时的表情,想着那些蛰伏暗处的敌人,心里越发沉重,吃了几筷子便起身告辞。坐在上首的灵均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也没有多挽留,便送他出了门,道:“明日在下另有要事在身,估计不能亲自送贵客返程了,到时候我会请教中右使替我送客,还请见谅。”

“灵均大人何必如此客气。”石玉抱拳,便走了开去。

胧月奉命带着他们一行人回去,沿着圣湖边的道路行走。外面新月刚刚升起,月光下的灵鹫山月宫有一种神秘而不可言喻的美丽,令他不由自主地赞叹:“真是神仙福地。”

“石大人以前来过月宫吧?”领路的胧月微笑道。

“是的,几十年前了。”他看着圣湖,语声低沉,“那时候,我跟着楼主和靖姑娘来到这里,亲眼目睹了漫天劫灰下的圣湖。”

胧月叹息了一声:“也目睹了萧楼主一刀斩下迦若祭司的头颅吧?”

“……”石玉看了她一眼,刹那间,背部开始隐隐地疼痛。

然而胧月只是带着他们一行人沿着湖边走去,面色平静,在说及多年前双方那一场惨烈的战争时也安之若素:“不过,如今听雪楼和拜月教相安无事几十年,想必萧楼主和迦若祭司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

“是。”石玉短促地回答。

他往前走着,背部的疼痛越发剧烈——掌管吹花小筑多年,刀头舔血的日子造就了他超强的直觉,每次周围有杀机逼近,他的背部就会隐隐地疼痛。

新月悬在头顶,周围一片宁静,暗影里浮动着奇特的花香。原来他们穿行于一片曼陀罗林之中。然而不知道为何,他却感觉到周围的某一处正在变得非常不对劲。

再走了几步,那种奇特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他站住身,霍然侧头看去,眼神瞬间凝聚——不知何时,那座干涸见底的圣湖里居然注满了水,波光粼粼!

这是……他愕然止步,回头看向身侧。

然而,那个引导自己至此地的胧月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宛如一个泡沫般消失的幻影。再看去,竟然连跟随着他的那些下属都不知去了何处。

不好!有陷阱!多年的经验让石玉霍然警觉,手腕一翻,便拔出了短刀,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然而这一片曼陀罗林却仿佛大得没有尽头,他一直往前走,走了足足有一百丈,却依旧没有走出那片看似不大的林子,连离那片怪异的圣湖也一直保持着相等的距离,无论怎么走也无法靠近。

这是什么?是陷入了迷阵?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石玉霍地站住了身,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新月的方向,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刻印,然后便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周围的一切。他计算着月亮的方位,以及脚下的步数,闭着眼,单手持刀,往前一步一步地走,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只要有什么靠近身侧便准备反击。

当数了一百二十七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空气里那种黏腻的花香忽地消失了。他霍然睁开眼,眼前已经是一片草坪,那片曼陀罗林已经抛在了身后。

他回头看去,却瞬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一片黑黝黝的树林里还徘徊着人影——那些人影仿佛喝醉了一样,轻飘飘地走着,身体朝着一边倾斜,一脚高一脚低,无论多努力多急切,却根本不能直线行走,而只能绕着一个奇特的圆心不停地绕圈,从远处看来,就像是一条被拘禁在原地的游魂。

那一刻,他认出来了:那些人,就是自己在树林里失散的下属!

“小心!”他厉喝了一声,手指探入怀中,瞬地扣住了一枚暗器,手指一扬,呼啸而出。那暗器的尾部穿着长长的细线,准确地命中了树林里的一个人的肩膀。那个正在醉酒一样绕圈子的人猝不及防,啊的一声痛呼出来,眼神瞬地清醒。

石玉厉叱:“你们中了埋伏了,快闭上眼睛,顺着线走出来!”

听到首领的声音,那个下属一哆嗦,全身冷汗涌出,连忙拔下了肩上的暗器,握紧了那根细线,摸索着走了几步。

然而,就在这个刹那,石玉听到咯咯的笑声。有一个孩子不知从何处跑了出来,蹦蹦跳跳地走着,手里拿着一个彩线绕成的球。然而跑得几步,手里的球便掉落下来,向着湖边滚落。她追在后面,直奔那个诡异的圣湖而去——他认得,这个孩子正是白日里在高台上和苏微玩耍的女娃儿。

“别过去!”石玉脱口低呼。

然而转眼那个孩子已经涉水而下,俯下身去捞那个在水上载沉载浮的球。满湖都是新月的光芒,被搅碎了一地,如同漫天的繁星掉落在了水中,美丽无比。

然而石玉凝视着水面,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是的,几十年前,当迦若祭司牺牲自己,和听雪楼主将所有恶灵都永闭地底的时候,这个湖里的水便已经被放干,为何如今竟又有了湖水?

难道是拜月教的人又在秘密地进行着什么计划?而这个水底,又会有什么?

他一边喝止,一边朝着湖水奔去。然而,在那个小女孩捞起彩球的瞬间,水面忽然碎裂,水下有什么东西忽然湿淋淋地冒出,将那个孩子一把抓住!

“小心!”石玉失声,急掠过去,一刀斩向那个水底浮出的怪物——他出手老辣准确,一击之下便听到了一声闷响。眼神掠过,却忽然吃了一惊:水底浮出的是一个白袍长发的男子,额上戴着一抹宝石额环,那模样,竟然有几分眼熟。

他来不及多想,锋利的刀瞬间斩下,左手一把将孩子拉了过来。

那一刀如入虚无,竟然没有一丝血溅出。当刀切过手臂时,竟然如同划过水面一般,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

石玉反而吃了一惊,拉过孩子,急退。

然而那个白袍鬼影却转而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冷月下,湿淋淋的身体从水下浮出,贴近了他的面颊,带着寒冷阴暗的气息。那个孩子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将手里的彩球用力地砸向那个鬼影。

“小心!”石玉大喝,一手将孩子抱在怀里,点足急退。

然而刚回过身,背部忽然间又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但这次的痛是实实在在的,并非虚幻。毕竟是多年刀头舔血,他来不及多想,立刻一刀反削,叮的一声挡住。

然而,在回头看去的那一瞬,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小女孩站在圣湖旁,望着他笑,小小的手里捏着一柄银色的小锥子,尖利的锋芒上染满了血迹。那把小小的锥子,在一瞬从肩胛骨下刺入,准确地洞穿了他的胸口!

她笑得那样无邪而天真,仿佛是此刻云上的月光,然而右手里却捏着一条赤红色的蛊。那条蛊虫在不停扭动,只剩得一半。

“你……”石玉捂住伤口,失声,“你是谁?”

“我?我是灵均大人的乖孩子啊……”小女孩灿烂地笑着,忽然伸出小舌头,舔了舔锥子上流下来的血,眼神诡异而残忍。她走了过来,小小的手指间捏着那半条断头的蛊虫,咯咯一笑:“唉,你看你,差点浪费了一条噬魂蛊呢。”

她走到了他面前,用小小的手指点了下他的刀刃。

只是轻轻一碰,石玉整个人仿佛受到重击一样摇晃起来,以一种奇怪的姿态扭曲了起来——他无法回头,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在他背后的伤口里,那半条红色的虫子正蜷起了身体,做着同样的姿势,每一次扭动都操控着他的身体。

那个小女孩蹲下了身子,看着他渐渐失去神采的眼睛,将手里的半条虫子放到了他的伤口上。一瞬间,那被斩断只剩下半截的虫子就消失在伤口里,似乎在追着前半截身子而去。

“对了,你不是想见右使吗?”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一只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蜜丹意咯咯地笑,无邪而欢乐——

“我就是呀。”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