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的,只是为了血薇。

——那个千里之外的人所期待的,并不是她,而只是她身上那种可以驾驭血薇的力量!而石玉来接的,也不是她苏微,而是血薇的主人!

“我不会回去了。”猛然间,她冲口而出。

石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什么?”

“我说,我不会再回去了。”苏微低下头,定定凝视着手里的茶盏,一字一句,“麻烦你回去和楼主说一声,让他另外给血薇找个主人吧。”

“什么?”石玉霍然站起,一贯冷硬不动声色的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震惊,就这样定定看着她,满眼的不可思议,“你……不回去了?”

“是。”她抬起头看着他,静静道,“我不会回去了,我也不会再要那把血薇——至于血薇剑谱,我会将自己的所知所学全数默写出来,一并交给楼主。所以,请楼主放心,他不会有任何损失。”

“……”石玉看到她说话的神色和语气,明白不是说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为什么?”他的声音止不住地提了上去,“苏姑娘你身上的毒解了,武功也恢复了,为什么还不肯回洛阳去?难道听雪楼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如果我的毒没解呢?如果我的武功全失呢?听雪楼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她的声音也蓦然严厉起来,冷冷道,“听雪楼于我意义非凡,而我亦为楼里赴汤蹈火十年,如今,缘分已尽,从此两不相欠。我为什么非要回去?”

石玉看着这个女子,咬了咬牙,语气也强硬起来:“因为姑娘你曾经对石楼主发过誓,要用一生来守护听雪楼!”

“一生?一生太长了……有很多的变数,”她却笑了起来,缓缓摇头,“会遇到很多事,很多人。谁能轻言一生?”

毕竟是历经沧桑的江湖客,石玉沉默了一瞬,明白了过来,脱口:“难道是为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那个小白脸,他是谁?”

“怎么,你已经见到过重楼?”苏微有些诧异,却没有回避,直言回答,“不,不全是为了他。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顿了顿,她低声道:“石叔,你知道吗?在滇南的这一个多月,虽然九死一生,却是我这一辈子里最快乐自由的日子——我不想把自己的一生都陪葬进去。”

石玉忽然语塞。他想起了在洛阳时她每日借酒消愁的模样,以及刚来到月宫时望见她的场景:她扶着那个陌生的男子在高台上蹒跚行走,脸上露出的的确是从未见过的欢颜,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和安宁,竟是腥风血雨的十年中从未有过的。

“可是,你总要守住自己的誓言。”他的语气里的愤怒稍减,却依旧严厉,“人在江湖,无信不立,一语既出驷马难追!”

“誓言……”她轻声重复,缓慢地让两个字一字一字滑落唇边,轻轻叹了口气,“是啊……当我在姑姑面前立下誓言时,的确是真心诚意想要用一生来守住它。”

说到这里,苏微却抬起了头,感慨地看着侧厅外湛碧色的天空。

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可是,我守了十年,又得到了什么呢?”她轻声道,“所谓的誓言,当然值得去守护和尊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应该要问问本心,看看是不是值得继续吧?如果答案是‘不’,那么,就应该停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和现在。”

并肩作战那么多年,她从没有对石玉说过这样的话。然而这些话似乎在心底埋藏已久,所以在说出来的时候纯熟而流畅,如同爆发的地火。

“在洛阳的时候,我已经停下来很久了……回顾了这十年的所作所为,也料想过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日子。我甚至可以预见到自己的一生——因剑而生,因剑而亡。”说到这里,她苦涩地笑了一下,“不,那不是我想要的,而是被强加于我的人生!”

最后一句话是如此锋利,让石玉变了脸色。

“谁还能勉强血薇的主人?”他愤愤然道,“当初还不是苏姑娘你自己选择的?”

苏微却打断了他,冷然:“不要再叫我‘血薇的主人’!谁会愿意将自己的一生祭奠给一把剑,做别人的影子?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一把冷冰冰的剑!”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已经有些发抖,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才压低声音道:“或许你们都不知道吧,早在洛阳时,我便已决定要离开,却不料忽然中毒——而这一次孤身万里的旅途,犹如一场修炼,更是让我坚定了那时候的想法。”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凝视着听雪楼的使者,一字一句:“所以,石叔,我是不会再回去了。”

“请你回去告诉楼主,让他也不必派人来找我了,我不想别人打扰我日后隐姓埋名的生活。此后,血薇将换新的主人,江湖中再也没有苏微这号人物。”

她的语气坚定而明晰,如同出鞘无回的剑。

石玉看着她,愤愤地握紧了拳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刀头舔血的江湖人,不是能言善辩的说客,她既然这样坚决地表明了态度,他还能如何?在这个天下,能够强迫血薇主人的人,只怕还没有生出来吧?

“既然苏姑娘对滇南还恋恋不舍,石大人又何必急在一时呢?”忽然间,有一个声音传来,打破了僵局,“不如让苏姑娘在这里多玩几个月,等玩得差不多了,自然会兴尽而返。”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灵均大人?”两个人一起回头,愕然。

不知何时,侧厅的门外已经站着一个穿白袍戴面具的人,手里捧着一个青白玉雕琢成的匣子,也不知道听了他们的谈话有多久,直到此刻才开口,语气恬淡而柔和。

“这里是我教馈赠给听雪楼的礼物,请石大人点收。”他走过来,将玉匣打开,里面分了三个格子,分别放着三件珍宝,“玉龙雪莲一朵,七叶明芝一枚,以及明河教主炼出的阴阳小还丹一瓶——请帮我转交给萧楼主。”

石玉点了点头,显然还在生着气,闷闷道:“多谢大人。”

“那石大人打算何时启程呢?我好让下属去准备车马,”灵均也没有多客气,直接问,“其他还有一些说不上贵重的礼物,顺便也好装上车子。”

“启程时间?”石玉看了一眼苏微,眼里全是不甘和愤愤,然而在主人面前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压住了火气,道:“既然苏姑娘不肯一起回去,在下只能先行回洛阳了——少不得楼主亲自来一趟,三请三拜地请姑娘回去。”

苏微“哼”了一声,淡淡道:“石叔,我的性子你们也是知道的,就别劳烦楼主白走一趟了。而且,现在听雪楼里外敌未除,也大意不得——连我毒发在外这么些日子,他也不敢离了洛阳前来找我,何况我如今身体大好了?”

她语气里隐含讥讽,让石玉脸色微微一变:“苏姑娘你这么说也太……”

“好了好了,”灵均生怕他们两个人又争执起来,连忙道,“天色也不早了,司膳宫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晚膳,两位何不一起先随在下去用餐?”

石玉收住了声,沉着脸站起。

然而苏微却摇了摇头,道:“多谢大人,只不过我还得赶回药室照顾重楼,就不随两位一起去了。”一语毕,她对着石玉颔首,道,“替我问楼主好。”

这应该是诀别的话语,然而,她却说得如此轻易。石玉虽然江湖历练多年,却也觉得心中刺痛,似有血薇瞬地洞穿而过,身子竟然晃了一晃。

 

苏微回到药室的时候,原重楼正在看着窗外发呆。

自从认识他以来,这个人的脾气一贯飞扬跳脱,说话尖酸刻薄,很少有这样沉默的时候,重伤方愈的脸有些苍白,消瘦得眼睛都深深陷了下去,眉峰微微紧锁,看着窗外盛开的鲜花发呆,竟然连她进来都没有发觉。

她便也没有出声,提了一口气,悄无声息地绕到了他背后,伸出一根手指。

然而就在她想要吓他一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叹息。那一声轻轻的叹息里蕴含着太多的无可奈何,只一声,便让人的心沉到了底。那一刻,她再也没心情和他开玩笑,立刻从背后伸出双臂紧紧拥抱了他。

“我回来了。”她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道。

怀里的人猛然震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她,近在咫尺,她这才看到,他双眸却深沉如星,眼角居然隐约有泪痕。她心里一紧,更加用力地环住了他的肩膀。

“你回来了?”他的声音发抖,“真的?”

“嗯。”她埋首在他的肩膀上,点着头,下巴一下下地压着他瘦削的肩胛骨,在他耳边的声音轻微却坚定,“而且,我再也不走了。”

“真的?”他极力克制着自己,声音却还是有点发抖,“你……你不回洛阳了?”

“嗯。”她在他耳边轻声笑,“我跟你回腾冲。”

他猛然转过身,一把抱住她的腰,死死地看着她——那眼神里蕴藏着奇特的暗火,剧烈而又深沉,竟然有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令她的心猛地一震,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然而,他却忽然直起身,用力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谢谢你……”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声音竟然带了哽咽,“谢谢你做了这个决定。”

他抱得那么紧,以至于她几乎无法喘息,然而她也没有挣脱。他只是反复说着那么一句,她感觉到有灼热的泪水滴落在她的鬓角,心中震撼莫名,只能回过手紧紧抱着他的后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风拂过廊下,铃声如同天籁。

“迦陵频伽,”他终于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眼眸清亮,似是被雨洗过的晴空,语气凝重,“我保证,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她深深地点头,心潮起伏,忽然情不自禁地亲了一下他。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原重楼原本只是拥抱着她,并没有想对她怎样,然而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却让他震了一下,仿佛回过神一样,一下子抓住了想要抽身退开的人,一把将她揽入了怀里,俯下身重重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突袭偷吻她了,但无论多少次,每一次他忽地靠近却都如同第一次一样,令她脑海一片空白,有轰然的回响。

“你……”当那个吻结束后,她觉得全身再也没有力气,手臂一软,差点跌入了他的怀里,说不出话来。他轻笑了一声,又侧过头想亲吻她。这一次她回过了神,敏捷地躲开了,他滚烫的嘴唇便落在了她的耳垂上,顺势含住,轻轻舔了舔。

苏微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心中一荡,只觉得脸颊热辣辣的,内心深处似被极细的针扎了一下,又酸又麻。

“这次可是你主动惹我的。”他低声地笑。

“别……别这样!”她挣扎,试图坐起身,“否则我——”

说到这里,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动作,她的声音又停住了,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

“否则你怎样?打我?杀了我?”他在黑暗中轻笑,亲吻着吮吸着她的耳垂,含糊地喃喃,“那就杀了我吧……吃掉我,迦陵频伽。否则……我就会吃掉你。”

“别……”她颤抖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却没有将他推开。他的气息在耳边萦绕,手已经解开衣衫,触摸到了她滚烫的肌肤,那一刻,纵横天下从无畏惧的女子有了一丝不知所措的战栗,在他触碰到禁区的时候,情急之下忽然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觉察到了她微妙的抗拒,他停下了手,在黑暗中静默地抱着她,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似是也在极力忍耐,连每一次的呼吸都是灼热的。

“咬我?还来真的啊?”他额头有微微的汗水,眼眸却更加明亮,凝视着她,低声,“迦陵频伽,你害怕成为我的女人吗?”

“……”她不作声地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一个决心,忽地闭上了眼睛,“不,不怕。”

“吃了我吧,”她轻声说,“这样,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了。”

她的声音轻柔而坚决,如同风吹过耳际,然后仰起头主动亲吻他。原重楼微微一震,用力抱住她,狂热地吻着她的眼睛和嘴唇,似乎真的想要把她吞噬进身体一样。苏微舒展开身体,拥抱住了他,如同一朵莲花在夜中绽放,无所保留,也无所畏惧。

门外的廊下,有轻风掠过,风铃声音如同天籁。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