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天涯之远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然而,刚策马涉水而过,驰近孟康矿口,苏微就蓦然觉得不对劲。

暮色中,连风的痕迹都没有。但那种不安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微妙感觉,只来自于出生入死多年的人的本能——矿口很安静,可以说,太安静了。不但劳作区域里没有一个人,甚至连采玉工人休息的窝棚区都没有一个人影,一切都是空空荡荡的,目之所及,只有一些鸡鸭牲畜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一只肥硕的大白鹅甩着外八字的红蹼,直直朝着她走来。

那一刻,她甚至猛地联想起刚到滇南时经过的那个空荡荡的苗寨。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也即将有一场天灾?

但下一个刹那,苏微的呼吸猛地停顿:那只鹅!那只朝着她走过来的白鹅趾高气扬,旁若无人地经过她的马前,鲜红的脚蹼在路上印下一个个印记——每一个都鲜红刺目,如同一枚枫叶。

血!在白鹅的脚上沾满的,竟然是血!

苏微猛然勒马,循着那一行血脚印逆行,小心地逼近孟康矿口。一路耳听八方,将呼吸压到很低,手指扣着马缰,一只手握紧了那把竹剑,蓄势待发。

棚户区里空无一人,木门大开着,地上还留着水罐、饭碗,乃至喝了一半的酒,显然事发突然,这里所有人在恐慌之中离开,甚至来不及带上随身的东西。她的眼角微微一跳,看到了地上的殷红色。

那是一大摊血,在地上黏稠着,已经接近凝固。

她顺着滴落的血迹往上看去,看到了一排被吊起来的尸体。一共二十三人。那些尸体看起来刚刚断气不久,被长达两尺的铁钉钉在木架上,有些身上的血还在流着,缓慢地滴落在地上。而一群群牲畜毫无知觉地在上面走来走去,踩踏着人的鲜血。

她吸了一口气,从装束上认出正是矿主手下的那些打手。

天色已经黄昏,风停滞,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重,令人觉得窒息。苏微在那些尸体下看了许久,伸出竹剑,将其中一具尸体转过了半个身,眉头渐渐蹙起——空中吊着的那些人,都是被利器割伤致死的。下手的不止一人,手法却都非常狠毒,似在故意折磨这些俘虏,每具尸体上都留下不少于十处的累累伤痕。那些伤口不多一分也不减一分,大多从胸颈刺入,斜斜向下,外表看起来很小,里面却震碎了经脉,并非普通的刀或者剑所能做到。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这种出手,她曾经看到过好几次——

最后一次,是在半个月前的腾冲。

这不是普通的械斗或者寻仇,而是训练有素的刺客和杀人者所为——是的!那些千里追杀她的刺客,竟然已经追到了这里!

她猛然一震,跳下马来,步行前进,眼里渐渐露出了杀气。

忽然间,不远处有黑影一动,有人矮着身子,极其小心地贴着篱笆走过去。苏微一声低喝,身形快如鬼魅,那个人一步尚未跨出,身形已经离地,痛得几乎昏过去,剧烈地咳嗽,整个人都弓起来,手里抱着的东西也松开了,木匣里散落出一堆铜钱。

苏微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剑。

那是一个缅人矿工,肤色深褐,骨节粗大,手脚满是老茧,毫无武功在身,是半分不能作假的普通人,绝不是眼前这一切惨剧的制造者。

“是谁杀了这些人?”她低喝,用剑一拍他的肩膀让他站起来。

然而那个缅人被她吓得脸色苍白,根本不敢站起来,腿一软,反而瘫在地上,连连后退,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什么,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他说,是一群穿着黑衣服的魔鬼,乘着闪电闯入了这里。”

忽然间,有人在身后回答,语音微微发抖。

“吴温林?”苏微回过头,看到了牵着马站在寨子口上的那个汉人。他的脸色苍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震惊而无措,想要走进来,却似乎又畏惧地上的鲜血和空中挂着的密密麻麻的尸体,踌躇不前。

那个缅人一看到他,却仿佛见了救星一样,嘴里一个劲地念叨着什么,全身发抖,泪流满面。吴温林将那个人拉起,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听着听着,忽然沉默了片刻。

“怎么?”苏微问。

吴温林低声道:“他说,那群人是在两天前的夜里忽然进来的,说是要在这里找一个有着绿色双手的汉人女子,找不到就要杀了大家……那些人很凶恶,打败了所有打手,将这里翻了个底朝天,还抓了矿主过去严加拷问。”

苏微一愣:“绿色双手的汉人女子?”

吴温林看了一眼她的双手,嘴唇动了动,却不敢说话。

“那些人说他们跟着那个汉人女子的踪迹一路追来,最后到了这里,绝不会有错,肯定是被谁包庇了,于是将矿主拷打了一天一夜。”吴温林说到这里,看了看半山腰,“矿主实在挨打不过,只能说了实话,承认前日是有这么一个汉人女子路过,但已经被他扔进了洞窟深处,如今只怕已经死了——那些人一听,勃然大怒。”

“是吗?”苏微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自作自受。”

“那些人押着矿主和一些打手到了半山的那个矿洞,搬开了那块石头,逼着他们走了进去。然后……”吴温林叹了口气,“大家吓坏了,趁着那些魔鬼跑开的时候纷纷四散逃走,一个都没留下——他如果不是舍不得攒了两年的工钱,也不会拼着性命回来。”

“好了,我知道了。”苏微叹了口气。

吴温林终于忍不住道:“那些人……是来找姑娘的吧?”

“是。”她简短地回答了一句,“幸亏你命大,正好回家,躲过了这一劫。”

“那姑娘还是快跑吧!”他急忙道,“说不定那些魔鬼又会返回来……”

“是吗?那倒是好,送上门来,省得我再到处追杀。”苏微冷笑一声,直接朝着半山的矿洞走去,留下一句话,“你赶紧带着这个人跑路吧!离得越远越好,等事情弄完了,我去你家里找你。”

苏微在荒凉的矿山上疾行,朝着那个溶洞奔去。

路过工棚的时候,她顿住了一下脚步,看向那一间矿主住的房间——那里也已经被翻得一塌糊涂,门大开着,里面的灯烛也早已熄灭。她仔细一看,发现地上滚落着一块石头,西瓜大小,灰色的皮壳,表面粗糙,有一条蟒蛇似的色带绕了石头一圈。

这块,就是重楼描述过的翡翠吧?

她心里一跳,下意识地想去拿起,但又顿住了手——这块石头足足有三十多斤,没有马匹在身边,携带很不方便,此刻大敌当前,实在也是顾不得了。

她只往里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山上奔去。

矿山上一片荒凉,早已没有一个人影。洞口那一块巨大的石头已经被移开了,旁边留下了深深的碾压痕迹,显然是有很多人一起用力推开了它。地上散落着许多撬棍和火把,还有滴落的血,露出来的洞穴黑黝黝的,如同兽类的眼睛,在暗中窥伺着她。

那一瞬,她心里竟然有微微的冷意。

九死一生,那样可怕的黑暗洞穴,其实是她下意识所不想再度回去的。

然而,她自幼接受严酷训练,生性坚忍,遇强只会更强,绝无退缩,还是咬着牙从地上捡起了火把,用火石点燃,向着洞口走了过去,将竹剑插在腰间,却从地上又捡起了一根钢的撬棍——如果那些杀手没有离去,就躲藏在黑暗里等着她的到来,如同群狼在黑暗的荒野里准备着伏击猎物。那么,她将要把这些家伙全部杀死在这里,血债血偿!

苏微眼神凛冽,执着火把往里走了一步,忽地愣住了。

——那一刻,她和黑暗里的人打了个照面。

火光明灭里,缅人矿主那张肥硕的脸从洞窟后的黑暗里浮现出来,惨白而扭曲,嘴巴大张着,眼睛几乎要冲破眼眶,就这样藏在巨石的背后,呈现出肩膀微微上耸,头往前倾斜的奇怪姿态,从黑暗里探出头来,死死地盯着她。

苏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出手如电,撬棍瞬地点了过去。

噗的一声,对方不躲不闪,任凭钢铁插入了血肉,发出令人作呕的钝响。而那张脸上居然还保持着这种表情,一动也不动。

那一刻,她忽地明白过来,将火把凑过去照了一照。果然,有一根撬棍从他的胸口对穿而过,将硕大的身体就这样钉在了石壁上!

她一惊,急速地往里看了一眼,脚下的黑暗洞穴无边无际,空空荡荡。然而火光照到之处,尸体的旁边却留着很多沾血的足迹,沿着堆积的乱石错落而下,绵延向黑暗的最深处,然后,又折返,重新回到了这具尸体旁边,停留了一会儿,重新出了石窟。

足迹都很浅,显然这些人拥有极高的轻功,行动有素。

她陡然明白过来:估计是那些杀手下了洞穴,彻底翻找了一遍,却压根没有找到矿主所说的人,大怒之下自然以为他又说了谎话,酷刑拷打,然而这一回这个肥猪矿主却是再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最后活生生被折磨致死。

苏微往外退了一步,审视着这些沾血的脚印的去向。

那些脚印一出了山洞,竟是没有折返工寮,反而直接朝着山上而去,显然那些杀手已经确认了人不可能留在这个地方,继续向着更远的范围搜索。

她心里微微一惊,连忙折身返回,朝着山下疾奔。

路过矿主房间的时候,她略一俯身,迅速将那块翡翠拿了起来,翻身上马,将玉石放入马背的革囊里,继续策马,毫不停留。

在转过前面一道山梁的时候,她看到了吴温林。天色已经暗了,那个汉子躲在一个凹陷进去的山洞里,凝望着山下一片漆黑的矿口,抽着水烟袋。火光明灭地映照着他那张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已经沟壑纵横的脸,一双眼睛深陷进去,盛满了担忧。那一刻,虽然是萍水相逢,苏微看在眼里,心中竟有一阵感动。

“我们走吧。”她勒住马,短促地说了一声。

“姑娘回来了?太好了!”吴温林连忙将水烟袋在石头上磕了一磕,站起身来,“那些人怎么样了?他们没有为难姑娘吧?这事情闹这么大,要是惊动了缅邦藩王或者腾冲的尹家,只怕……”

“快走!”苏微却没有理睬他,在暮色里远去。

她驰骋在山路上,忽然回过头,问了吴温林一句:“从这里到你家,有几条路?”

“两条。”吴温林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愕然回答,“有一条是沿着雾露河走的,直抵矿山背后,要比我们来的时候近十几里。但我担心那条路下雨了不好走,说不定还有塌方,就绕了一下路——反正也不赶这半日的时间。”

“糟了!”苏微低声惊呼,脸色瞬地苍白。

“怎么?”吴温林被她吓了一跳。

“另一条路在哪边?”她厉声问,语气已经非常严厉,“快说!”

“在……在这山岗下面……靠着河的。”吴温林结结巴巴,指了指右前方一条隐没在草丛里的羊肠小道,“你看,都是烂泥路啊。”

然而,苏微却没有和他多说一句,立刻策马而去。

这条路,一头通向矿山,另一头却绵延向苍茫暮色里的群山深处。她在泥泞的小路上勒马,细细凝视:果然,有间杂着血迹的足迹和马蹄印,沿着这条路迅捷而去!这些普通人不会注意到的东西,却如同针一样刺入她眼里。

显然,那些屠戮过孟康矿口的神秘杀手,在一无所获之后扩大了搜索范围,而他们之中,至少有一队曾经沿着这条路走过!看地上的足迹,这一队人在不到三个时辰之前刚刚经过这里,鬼使神差地和她擦肩而过——如果她没有绕路,就会在半路上和那些人狭路相逢。

而如今……苏微猛然打了个寒战。

如果那些人沿着这条路搜索,很快就能找到她曾经落脚过的地方,那么原重楼他们现在岂不是……她倒吸了一口气,心急如焚,顾不上后面呼喊着追过来的吴温林,箭一样地沿着羊肠小道疾驰而去。

太阳已经挂在了林梢,暮色四起,唯有马蹄声嘚嘚回荡在群山深处。

等到吴温林翻过一座山,再度看到前面的人影的时候,只听到一声清呵,那个汉人女子如同白鹤一样掠过苍茫的群山。她手里握着剑——那只是一把青竹削成的剑,但握在她手里却是清光闪闪,夺目耀眼。

那个女子凌空下击,衣裙猎猎,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蔷薇。

然而,再仔细看去,他才看清楚有另外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正在围着她进攻,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雪亮的利剑,凶狠毒辣,招招夺命。

“苏姑娘!”吴温林从马鞍旁边摸出了护身用的短刀,便要赶过去。

然而还没靠近,他再度惊呼了一声——在苏姑娘全力以赴地对付夹击的两个男人时,居然有第三个人悄无声息地从树梢里慢慢垂落,如同一个巨大的蜘蛛拖着一条丝,无声地进入了搏杀的中心。

那个人的手里,似乎有寒光一闪!

“苏姑娘,小——”他脱口惊呼,然而话未出口,奇迹出现了: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那个苏姑娘身形一晃,腰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折起,瞬间同时避开了左右的袭击,手腕一震,竹剑咔的一声居中裂开,分别刺入左右两人的眉心!与此同时,她身子前倾,左腿向后飞踢——只是一脚,便准确地踢中了背后那个人握刀的手腕!

只听一声脆响,腕骨断裂,长刀脱手而飞。

兔起鹘落,一切只是刹那。吴温林看得目瞪口呆。

那个汉人女子一身白衣,全身上下没有丝毫血迹,就这样落在了地上,不惊轻尘。在她的身后横倒了三具尸体,四分五裂。那个苏姑娘施施然走过来,顺手扯下路边的一片树叶,擦了擦手指上的血迹,清凌凌地问:“没事吧?”

“没……没事。”吴温林吓得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她抬起脚,将那些尸体踢下了路边,滚入雾露河里,然后伸出手将他拉了起来,道:“没事的话,我们就快走吧!希望这一拨杀手就这么几个,可别还有更多才好。”

他不敢不从,茫然地站了起来,重新爬上了马背。苏微低下头,最后仔细看了一眼那些死人,忽然叹了口气:“居然真的是风雨的人?还是金衣?倒是稀奇——是谁这么大手笔,能请动风雨的金衣杀手?”

她想了片刻,不得头绪,便再不多说,只是策马疾驰。

在夜色里奔驰了十几里路之后,吴温林才缓过了一口气来,惊魂方定,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策马疾驰的人,眼里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他迟疑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刚才……刚才那个人在背后一刀砍来的时候,你怎么能看都不看,就一脚踢中了他的手腕?”

吴温林比画着,结结巴巴:“你怎么知道他在哪个高度砍过来?万一、万一你踢得高了一寸,那、那不就是把自己的腿,往刀刃上送吗?”

“当然不会。”苏微摇了摇头,“不会高一寸,也不会低一寸。”

“为什么?”吴温林还是无法理解,打量着这个清秀美丽的汉人女子,“你……你背后也看得见吗?难道中原武功,真的可以练到背后再长出一双眼睛?”

“呵……岂止?”苏微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扬眉,“能修炼到全身上下都是眼睛,那才算是出师——你信不?要不要来砍我一刀试试看?”

“信,信!”吴温林哆嗦了一下,不敢再说话。

黑暗里,风呼啸而过。这个女子仿佛陡然间变了一个人,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光芒,如同一把骤然出鞘的利剑,凛冽得令人不敢逼视。

——那个断了腿的小子是个斯斯文文的玉雕师,吃得消这样厉害的媳妇儿吗?

他纳闷地想着,随着她往莫冈飞驰。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