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天涯之远 · 1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下一个刹那,苏微的呼吸猛地停顿:那只鹅!那只朝着她走过来的白鹅趾高气扬,旁若无人地经过她的马前,鲜红的脚蹼在路上印下一个个印记——每一个都鲜红刺目,如同一枚枫叶。

血!在白鹅的脚上沾满的,竟然是血!

 

魏大娘做好了饭菜,让孙子端了一些上来,打破了他们之间短暂的沉默。

饭菜很简单,不过是一些米饭蔬菜之类,但都做得清爽可口,为了给原重楼养伤,还特意杀了一只鸡,用口蘑炖了,熬了汤端上来给他们。看到那两个孩子馋得直吞口水的样子,苏微便撕了半只分给他们,孩子欢呼着跑下了竹楼。

苏微服侍着原重楼吃完,自己才匆匆吃了一点。

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热饭热菜了,她不知不觉将剩下的饭菜一扫而空,抬起头,却看到原重楼皱着眉头,凝望着楼下的灯火。

“怎么了?”她轻声问。

“大娘说他们的儿子在孟康矿口上采玉,这个月反常地没回来,我担心……”原重楼低声说,叹了口气,“会不会是在那一场溃堤里遇难了?”

苏微的脸色微微一变,“嗯”了一声。这件事,在刚一听到这对老夫妻提起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想到了,然而此刻听原重楼说破,却依旧一沉——十年来杀人如麻,死几个人浑不以为意,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想到当时那个人可能就在她面前死去,而自己却眼睁睁错过了营救他的机会,心里却是有些难受。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

难道,是上天注定她要被这对老夫妇所救,却无以为报吗?

“等我回了中原,送一笔钱过来,免得他们无儿无女的以后日子不好过。”想了想,她最终只能这样回答,“到时候你帮我转交给他们,也算是报了这救命之恩。”

“这事儿别指望我。”原重楼却出乎意料地一翻脸,冷冷回答。

“怎么?”苏微有些意外。

“你自己的救命之恩,要还,也得你自己回来还。”他看着她,一字一句,“你是不是打算离开了这里,这一辈子就再也不回来了?”

“……”她沉默着,许久才轻轻叹了口气,“说不定还会回来的。”

“是吗?”他看着她,“那你会回来看我吗?”

沉默之间,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马蹄嘚嘚,似有人走进了院子。

谁?苏微瞬地站起,将原重楼护在了身后。这荒山野岭的,深更半夜怎么还会有人到来?莫不是孟康矿口上的那个矿主还不甘休,追到了这里?或者……是那群千里而来的杀手,又神出鬼没地出现了?

然而还没等走到窗边,却听见两个孩子在院子里欢声大喊:“爹回来啦!”

“真的?哎呀,可算是回来了!”魏大娘的声音随即传来,颤巍巍地点起了灯,“我儿,我和你爹的老眼都望穿了!谢天谢地!”

两个老人连忙提着灯笼出去迎接儿子的归来,只见一个精悍的中年汉子在院子里翻身落马,然后伸手,把马背上的一个小孩子抱了下来。

“唉,矿上最近出了一点事,乱成一团,耽误了时间。”那个中年汉子叹了口气,对两个老人低声道,“爹娘,让你们担心了。”

魏大娘愣了一下,提着灯笼照了照,嘀咕:“这个孩子是……”

“这是索吞的小女儿,蜜丹意。”那个中年汉子把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从马背上抱下来,对父母道,“她的爹在前日的矿难里去世了,成了孤儿,又不愿去投靠亲戚——我想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不如先把她带回来住一段时间。蜜丹意,来。”

女孩怯生生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如同春水,看得两个老人心都化了。

“好好,家里两个皮猴子最近太不像话了,我好想养个孙女儿呢。”魏大娘连忙牵起了孩子的手,“来,乖孩子,要不要喝一碗鸡汤?”

“有鸡汤?”那个中年汉子略微有些意外,“难道有贵客吗?”

“可不是?”老爷子笑呵呵地道,“昨天从前面那座山上救了一对年轻小夫妻回来,在家里休养,占了你那个房间……”

“没事没事,救人要紧。”那个中年汉子大步走进来,放下了沉甸甸的褡裢,“买了三斤盐巴,一升芝麻油,还有几壶酱醋,够下个月用的了——早知道这里有病人,我就多买一些补养品回来。”

然而话说到一半,他忽然顿住了,直直地看着门外。

“怎么了?”魏大娘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却看到前日救回来的那个年轻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推门进了客堂。而儿子看着她,露出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吃惊表情。

“玛!”蜜丹意欢呼起来,跃过去,一把抱住了对方的腿。

苏微看着他,点了点头:“吴温林?”

落。霞。小。说。

“哎呀!是你?那……那原大师呢?他没事吧?”吴温林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碰到她,不由得急问,“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被矿主……哎,谢天谢地!”

“我们还活着,”苏微冷冷道,“但你们的矿主接着就得倒大霉了。”

“那种人渣,死有余辜!”吴温林恨恨道,“千刀万剐的家伙!”

一边的魏大娘没听明白他们说什么,但也看出来他们竟然是相识的故人,心头也是欢喜,连忙重新摆了碗筷,热了饭菜,给儿子和蜜丹意准备晚饭。吴温林来不及吃一口热饭,便急着上去看原重楼的伤情,确认他并无生命危险才松了口气。蜜丹意一见原重楼就欢喜得要命,死活不愿下来吃饭,魏大娘没法子,只能又盛了一份饭菜端上楼来给她。蜜丹意黏在原重楼身边,一边用手抓着饭往嘴里塞,一边看着他笑,吃得满脸都是饭粒。

“慢些吃,慢些吃。”原重楼摸了摸她的脑袋,忍不住叹了口气,对苏微道,“你看,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他们。”

苏微并没有回答,只是小心地查看着他身上的伤口,皱着眉头。

“怎么,我会落下半身不遂吗?”原重楼看到她脸色不大好,心里也是一沉,嘴里却说得轻松,“如果我好不了,那就得一辈子赖上你了——你回中原我都要跟了去。你要是扔下我不管,我就敲锣打鼓跟在你身后,告诉所有人你对我始乱终弃。”

“……”苏微翻起一个白眼看了看他,“放心,能好!”

“唉。”他叹了口气,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真的?”

“就是不知道好了会不会影响手脚的行动功能。”苏微俯下身,一手握住了他的左足,手指扣住照海、金门两穴,将内力透了进去。那一瞬间原重楼失声惊呼,只觉得一股刺痛直透整个腿部,小腿下意识一弹,几乎踢到了她的面门。

“还好,只是骨折,经脉都没损伤到。”她扔下了他的脚,“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不用太担心——只是要伤筋动骨一百天,卧床三个月不能下地。”

“一百天……”原重楼颓然挣扎,“我会得褥疮吧?”

苏微淡淡:“放心,有我呢——好了,该睡了!”

“好,”他努力用右手撑着身体往里挪了一挪,空出半张床来,拍了拍,“来吧。”

苏微再也忍不住,随手拿起一个芒果就砸在了他的头上:“滚!已经摔成半个残废了,小心变成全残废!”她恨恨地道,把他扔回床上,自己拿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睡觉!”

 

夜已经深了,归来的吴温林吃完了饭,便搂着两个儿子去孩子的房间休息。蜜丹意没地方去,魏大娘便在自己的房间里搭了个简单的床铺,让这个孤女过去睡。

外面群山寂寂,竹楼里灯火深宵依次熄灭。

吴温林好不容易将两个顽皮的儿子哄睡着,正准备拉下帘子休息时,忽地愣了一下。对面的房间窗口上有一双眼睛,在黑暗里一眨不眨。

他吃了一惊,然而定睛一看,那却是蜜丹意。

一对老人都已经熄灯睡去了,那个小女孩却偷偷地起来,独自趴在窗口上出神——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原重楼所在的房间,小小的嘴角紧抿着,流露出一种和年龄不相符合的冷静深沉的表情来,令人猛然一惊。

 

原重楼的伤势恢复得很顺利,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吴温林在深山的家里待了几天,在第五日上,便要准备行装返回孟康矿上去。蜜丹意黏着原重楼,不愿跟他再回去,他便只能将这个无父无母的小女孩托付给了父母代为看护。

苏微看着他从马棚里牵出马,站在楼上微微蹙眉,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和吴温林回孟康矿上一趟,三天后就回来。”忽然,她回过头道。原重楼正在看着蜜丹意编织采来的野花,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怔:“去那里做什么?不怕人家知道我们没死再追过来打击报复吗?”

然而话刚一出口,他就叹了口气:“哦,对了,我忘了你已经解了毒,如今天下谁也不怕了……不过,我想还是算了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算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笔血债怎么能就这么算了!”苏微冷冷道,眼眸里透出锋利的光来,“那种畜生,再让他在世上多活一日我都觉得恶心——这样害我们,我会用钢钎把他钉在溶洞里,让他挂上个几天几夜再死!”

她的语气里杀机四射,听得原重楼呆住了,眼神有些异样。

“怎么?吓到了?”苏微忍俊不禁。

他叹了口气,有些低落地喃喃:“是啊……有时候,我都忘了你并不是迦陵频伽,更不是个普通人。你要做什么,谁能阻拦得住呢?”

“放心,我去去就回,不会扔下你不管的。”苏微不由得安慰他,“你在这里好好养伤,等我将那一窝蛇鼠收拾了,顺路还可以从矿上弄点钱来,也算是报答魏大娘这一家。”

“真是个劫富济贫的女侠!”原重楼竖起了大拇指,忽地仿佛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能不能把我的那块石头也带回来?”

“什么石头?”苏微手一按窗台,正要纵身跃下楼去,听得此语愣了一下。

“就是我帮蜜丹意挑的那块石头,赌石赌来的——可是罕见的极品料子!”一说到翡翠,原重楼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比画着,“有西瓜大,大约三十多斤重,灰色皮壳,没有裂痕,有一条斑驳的蛇形的痕迹蜿蜒绕了一圈……”

他说了半天,苏微却只是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道:“你让我去找人也罢了,去乱石堆里找一块石头?开什么玩笑。”

“唉,算了,”原重楼叹了口气,“你只要早点回来就是。”

“我尽量吧!”苏微却笑了一笑,一按窗台,整个人轻飘飘落到了院子里,不偏不倚骑上了一匹马,一抖缰绳,便向着吴温林的方向追了出去。路过竹丛时顺手折了一枝,反手削去,枝叶纷纷落地,一把青翠欲滴的剑已经握在了手里。

“喂,早点回来!”他无法出去相送,只能在房里最后说了一句。

然而,她却已经听不见了。

白衣女子负着青色的剑策马远去,青丝如墨,远远看去飘逸如仙子。

原重楼远远凝视着她策马消失在山路上,有些出神。直到膝盖上的孩子仰起头来,笑嘻嘻地将串好的一个花冠戴在了他头上,才回过神来。“蜜丹意,”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听话,要做个乖孩子,知道吗?”

缅人孤儿点了点头,漆黑的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依赖。

 

大山绵延,沟谷纵横,从一个山坡到另一个山坡,看着不过相去几里,走起来却要费上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时间。只不过隔了两个山头而已,苏微没有想到这个在溶洞彼端的地方,到孟康矿口居然要走上两天一夜。

等到他们走上一个山坡,看到雾露河边的孟康矿口时,日头已经西斜。

两人勒住马,在高岗上俯视着下面那一片终于有了人烟的集镇。草棚、茅屋、工具架……时隔七天,一切都和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雾露河水静静流淌,在大山脚下绕过一个弯,河道里沉淀着许多珍贵的翡翠玉石,可河里却已经没有了一个人。

“奇怪,”吴温林不由得嘀咕了一声,“今天收工收得这么早?”

“的确奇怪。”苏微冷冷道,“那个肥猪矿主可不像是那么仁慈的人。”

吴温林眼看目的地已经在眼前,不由得回头看了苏微一眼,有些犹豫地问:“姑娘,你……真的要去见矿主?可要小心哪。”

“嗯。”苏微明白他心里的想法,坦然一笑,道,“你不用怕,从这里开始我们就分开走,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你和我是认识的——”

“好。”吴温林回答,顿了顿,又嗫嚅道,“其实……其实,矿上的那些打手虽然可恶,但很多也是被矿主逼的。姑娘教训一下就是……也……也罪不至死吧。”

“知道了,”苏微冷然,“你觉得我是滥杀无辜的人吗?”

“不,不。”吴温林连忙摇头,“姑娘这么清秀的美人……”

“唉,我讨厌杀人。真的,不骗你。”她却打断了他,看着下面有人烟的地方,眼神幽暗明灭,叹了口气,“你看,到了有人的地方,杀戮就随之而来了——如果我永远住在你家的那片深山老林里,估计就能安宁一辈子。只可惜……”

可惜什么,她却没有再说下去。

吴温林看着这个异乡来的女子,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接话。许久,苏微忽然冷冷一笑,扬鞭一抽,策马离开,并没有把那句心里的话说完。

只可惜,她终究还是要回到那片江湖中去的。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