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生死相依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唉,你真瘦。”苏微小心地把他放下,清理伤口,却忽然叹了口气。

他回过神来,笑道:“怎么,嫌瘦?现在不是有蛇肉了嘛,还嫌不够吃?”

“你孤身一人生活,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按时吃饭,少喝酒,别老自暴自弃。”她卷起他的衣袖,并指点了他手上的几处穴道,用清水擦洗血肉模糊的伤口,将里面的土轻轻洗掉,再用正骨的手法,将断裂的骨头接好,最后撕下衣襟,紧紧固定。

她动作熟练,显然曾经包扎过很多次伤口。原重楼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牙,努力不痛呼出声,一时间也没法回答她的话。

“这次如果能活着出去,就别喝酒了。”她继续道,开始清理他的断腿,“把手治好,重新做天下第一的玉雕大师——就像以前那样,多好。”

“嘿,”他苦笑了一声,吸着气,断断续续道,“说得……说得好像……我们真能活着出去一样。哎妈……痛、痛死我了!”

“我们当然能出去。”苏微抬头看着他,眼眸坚定,一字一句地承诺,“放心,你绝不会死在这里的——就算我出不去,也一定会让你出去!”

那一刻,她的神态和语气,让他有一瞬短暂的失神。

这是一个誓约,她已经决定用性命来完成。

“哎,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就算有那么多蛇肉,也总会有吃完的一天啊。”原重楼看了一眼那条巨蛇,勉强开口笑,“你现在就算治好我的手,其实也毫无意义……过不了一个月,我们还是得死在这里。”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苏微清理完了他手脚上的伤口,手腕一翻,扣住了他的脉门,另一只手却唰的一声按在了他的心口上。

“别废话!”苏微右手贴着他赤·裸的胸膛,压低了声音,“吸气!”

话音未落,他只觉得心口一热,似有一股热流轰然而入,灌注入左心室的天泉穴,那种奇特的力量令他呼吸一滞,竟然说不出话来。苏微的手开始加力,那股内息瞬间散入奇经八脉,流遍了他全身。

“闭上眼睛,按我的指令,把这股内力往少阳三焦经上引。过肩髎、天井、阳池,最后从关冲穴上引回我体内,”她低声,左手抬起,顺着一处处点过他身上的穴道,一字一顿,“记住顺序,一处都错不得。”

原重楼看到她的眼神,当下收敛了笑意,慎重点头。

他闭上了眼睛,感觉到那一股热流从心口的天泉穴冲入,沿着经络迅速流过奇经八脉,所到之处身体的剧痛顿时缓解。当那股热流回归于苏微扣在他脉门的左手时,他只觉得全身轻松许多,不觉长长舒了口气。然而,很快第二次的内力又再度输入心口,以比第一次更强烈的速度流转而过。

他不敢再动,只是闭着眼睛配合着她。

黑暗里,只能听到钟乳石上的水滴一滴滴凝聚,坠入水潭的声音,以及那条被钉住下颌的巨蛇张着血盆大口在石上大口喘息的声音。

她将内力源源不断注入他体内,为他推血过宫、打通经脉,原重楼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松,在片刻之间,元气充足,竟然完全不似一个重伤垂危之人,不自禁地感叹身边这个女子武学的深不可测。

然而不等他睁开眼睛,却听到耳畔的呼吸声渐渐急促,苏微坐在那里默然不动,然而片刻下来,却似乎是一个疾奔了上百里筋疲力尽的人,汗透重衣,那只扣在他腕脉上的手也微微发抖,有细密的汗珠顺着指尖滑落。

“迦陵频伽?”他忍不住轻声问,想转过头看她,“你怎么了?”

“别动!”她喘息着,厉声制止,“还有三个周天!”

她按住他的心口,内息无穷无尽地注入他的身体,竭尽全力。他不敢再动,感觉到自己身体在瞬间健旺起来,气息充沛。在三个周天结束后,苏微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整个人往前一倾,几乎跌倒。

“迦陵频伽!”他失声,连忙伸出手扶住她,却忽地愣住。

——只是片刻之间,他居然已经举动自如!

“好了……现、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她却在他怀里吸了口气,勉力撑起了身体,声音有些虚弱,“我将真气注入你的体内,封住你伤处穴道,止住血流……但这也只能保你在半个时辰内宛如常人,撑不了太久。得快点。”

“走?去哪里?”原重楼有些愕然,却被她拉着身不由己站了起来。

“去地狱。”她却是笑了笑,看着他,“怕不怕?”

“只要跟着你,去哪儿都不怕!”他露出一贯的惫懒调笑,一瘸一拐被她扶着往前走——虽然身体还不大灵便,但和片刻前的手足完全不能动弹已经天差地别。

“你最多只能支撑半个时辰,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到时候千万要抓住我,不能片刻松开。”她说着,径直走向了那一条巨蛇,吸了口气,和那一双恶毒的金色眼睛对视了片刻,忽然伸出手,用力拔起了那一根钉住巨蛇下颌的钢钎!

巨蛇负痛,发出一声巨吼,身体陡然得了自由,瞬地弹开。

“小心!”一边的原重楼不由得失声惊呼。

唰的一声,黑影横空而来。那条巨蛇一旦被解除了束缚,立刻爆发出了最后的一点精力,嘶吼着,尾巴从水里横扫而来,直接削向苏微的天灵盖!

苏微却面色不变,在那一刻转过手腕,如同握剑一样握着钢钎,凌空飞跃而起,唰的一声直插进了巨蛇的背部!然而,这一次她插得不深,并没有将它直接钉在了地上,只刚好穿透了它的身体。

巨蛇吃痛,不敢恋战,从地上一跃而起,哗啦一声蹿入了水中。

“快!”她握住钢钎,随之凌空而起,短促地低喝,“抓住我!憋气!”

原重楼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她,被苏微一把拉上了蛇背。还没有回过神来,巨蛇唰的一声入水,将背上的两个人同时带了下去!

只是转瞬间,冰冷的水淹没了头顶,眼前已经是一片诡异的黑。

重获自由的巨蛇负痛,拼命向着深不见底的潭水深处钻去,快得如同闪电。苏微屏住了呼吸,用钢钎深深扎入它的背部,双手握紧,竟然借力骑在了它的背上!

原重楼紧紧抱住她的腰,咬住牙,闭上了眼睛。只觉得水流向两侧分开,迅速滑过,如同刀一样割着肌肤。很快窒息和恍惚就弥漫起来,他几乎就要松开手来,一头坠入深渊。

眼前的黑暗无穷无尽,只能听到水流在耳边迅速变幻的声音。如果不是这种暗示着他们所处方位不停变化的声音,他一定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灵魂被凝定在了某个黑暗空间之内,不能超生。

这潭水不知道有多深,巨蛇负痛一个劲地往下钻入,竟似永不到底。

飞速的潜行中,他只觉得身体里被注入的那一股真气在渐渐消散,冷得颤抖,神志开始渐渐模糊。窒息之下,他不知不觉松开了抓住苏微的手,情不自禁地在深潭底下张开嘴,想要呼入一口空气。

他被水流卷走,冰冷的水瞬地进入肺腑。

然而,就在那一刻,前面的女子忽然也松开了握着钢钎的手,不顾一切地扑向他,伸出双臂,将已经漂出去三尺的他一把抱住!

张开的嘴被堵上,一口温暖的空气代替了冰冷的水,吐进了他的肺部。苏微在紧急关头扑过来拉住了他,然后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将身体里的最后一口真气度入了他的唇间!

然而与此同时,她也被巨蛇从背上甩下,和他一起漂落在漆黑的水底。

巨蛇转瞬已经游得不见了踪影,只有水流在身边激荡,将他们两个人如同水草一样拨弄着。她即便武功再高,在这样的诡异水底也是完全无法定住身形,只是随着水流急卷而去,唰的一声,转过了一个峻急的弯道。

已经是不知道多深的地底,然而那一个弯过去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点亮光。

——那一点光又重新出现了!是了……就是那里!

苏微抱着原重楼,心里迸发出一阵狂喜,从骨子里挣扎出了最后一点力气,用尽全力拼命地踩着水,向着光的来源之处,奋力游了过去。

这最后短短的十几丈路,漫长得似乎看不到头。

她的内息也渐渐急促,感觉到了窒息的逼近。冰冷的水里,她出现了短暂的恍惚,觉得自己似乎不是在向上游去,而是浮上了天空,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受力。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到最后,感觉竟如同飞向了澄澈的天空。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魂魄能不能飘回洛阳去?

她恍惚地想着,直到一波水流猛烈地卷起,将他们两个人一起重重地拍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剧痛令她短暂地清醒过来。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不是接近了天空,而是被大浪凌空卷起,从一道瀑布口里冲下,正抛向一堵刀削一样的石壁!

而石壁下面,是另一个比溶洞大上十倍的深潭,里面盘绕着无数巨大的蟒蛇,黄金的蛇眼冷冷地看着被从深穴中冲出的两个人,张大了嘴,嘶嘶地吐着毒气,似乎等着当空掉落的美食——而其中,就有那一条被她敲断了牙齿的巨蛇!

怎么……怎么回事?这个溶洞里深潭的尽头,竟然连接着另一个深潭?这里才是这些巨蛇的老巢?那么,原来的那条巨蛇又是如何越过石壁,跳入瀑布逆流而上的?

但是她根本来不及多想这些问题,便和原重楼一起从瀑布上跌落。

掉落的那一瞬,苏微仰起头,看到了头顶那一方圆形的蔚蓝色——这瀑布的上空,便是通向外界的所在!

阳光照在脸上,带来久违的温暖,令她精神一振。

无数次经历生死劫难,她的意志力远比普通人强悍,此刻在绝境之中只要见到一丝希望,便是激起了全部的潜在力量。只是一声低喝,在快要掉落到蛇群里时,苏微忽地伸出手在石壁上一撑,手指灌注了真气,竟然硬生生地插入了坚硬的石头之中!

然而,因为还抱着一个人,下冲的力量过大,刺啦一声,随着身形的下坠,右手在石壁上拖出了一尺多长的深痕,所有指甲都被掀开,五道鲜血沿着石壁流下,滴落水潭。然而,他们两人也终于在坠入蟒口之前定住了身形。

此刻,脚下离那些巨蛇已经不足三丈!

闻到了血的味道,底下的蛇群起了一阵骚动,纷纷簇拥到了他们脚下。眼看仇人和美食已经近在眼前,那条受伤巨蛇再也忍耐不住,一声低吼,箭一样地弓起身子,从水面上弹了出来,一跃几丈,直奔他们两人而来,一口咬下!

“迦陵频伽!”那一刻,怀里的人醒过来了,失声惊呼。

“别动!”她低喝。然而此刻她一手插入岩石,一手抱着原重楼,身形凌空,竟然是完全没有地方躲闪,只能在最后一刻侧过身体将他护住,用自己的身体迎向巨蛇的血盆大口!

咔嚓一声,巨蛇咬住了她的双腿。

“迦陵频伽!”原重楼身体一震,便要挣扎。

底下的潭水里,无数的巨蛇发出了兴奋的嘶嘶声,纷纷弓起了身体,对着悬挂在峭壁上的食物蠢蠢欲动,当先已经有一两条按捺不住,唰地冲了上来。

“别动!”苏微却是咬着牙,忍痛低叱。一声方落,那条咬住她的巨蛇头部却忽然爆开了一团血花!

这条蛇在溶洞里已经被她敲掉了尖牙,因此她虽然双足被咬,却没有受任何的伤。在这生死关头,苏微凌空提起一口内息,双足用力,唰的一声如剪刀般在蟒蛇嘴里交剪而过,竟然硬生生地将那条巨蛇从口部一分为二!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