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哭泣之雨 · 4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样一个弱女子,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能怎样?难道还能告到官府去?从天到地,从民到官,都不会有任何一方对她伸出援手,也就只能在门外闹一场,哭一场,然后一个人回到滇南去吧?

原重楼顿了顿,忽然道:“你知道连心蛊吗?”

“连心蛊?”苏微吃了一惊,道,“以前听师父说过。是用黑天蛾养出的一种蛊,在苗疆里比较多见,并不算是非常高明的蛊——蛊虫有一对,分别种入两个人的心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吧?”

“对。”原重楼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微妙,“你知道吗?我外祖父是摆夷族寨老,也是当地著名的鬼师,当年我母亲执意要嫁给外来汉人时,他是强烈反对过的——但我母亲性格刚烈决绝,一旦决定了要托付终身,除非杀了她,谁都无法阻拦。”

他停了一下,道:“所以,当他无法阻拦女儿的婚约时,便留了一个心眼:趁着婚礼的交杯酒,在我父亲身上偷偷种下了连心蛊。”

“啊……”苏微吸了一口冷气。

“外祖父本来是打算亲自出面去收拾这个负心人的,可惜那时候他的病也已经很重,几乎已经是弥留之际。”原重楼低声,“所以,他只能在母亲离家万里去寻夫的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女儿——他本来以为,就算靠着这个蛊,也足以让父亲不敢随便抛弃我母亲。”

苏微听到这里,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吗?你父亲再负心薄幸,总不敢不要自己的性命吧?”

“哈哈哈……是的,他当然是不敢不要命的。”原重楼忽然间扬眉冷笑起来,他的笑声极其轻而讥诮,如同一支剑忽然刺入了黑暗之中,令她骤然觉得一冷,然后他收敛了笑声,一字一顿:“只是,他没有这个机会!当我母亲被赶出门外之后,万念俱灰,就在门口回手一刀,直接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啊?!”那一刻,苏微忍不住脱口惊呼。

“是的。我母亲她心高气傲,根本就不想去哀求父亲,也不想给他哀求的机会!”他在黑暗里看着头顶,声音骄傲而尖锐,一口气说到了这里,语声又低了下去,“就这样,我母亲死在了朱门之外,同一时间,我父亲暴毙在豪宅之内——那时候我才五岁,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我从来不记得他们两个的脸。我只记得母亲日夜不停地哭泣,以及窗外绵延无尽的雨季。”

所以,他才会那么厌恶下雨的日子吗?

她默默地听着,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道如何做——那么多年来,她唯一擅长的便是杀人。那一刻她忽然觉得沮丧和明了:是的,和她比起来,赵冰洁是那么温柔而善解人意,所以……男人都会喜欢她那种女人吧?自己似乎输得也不算冤枉啊……

她一时间有些走神,心思浮沉不定,黑暗里他也没有再说话,似乎刚才那么久的追忆已经耗尽了他的力量,也静静地躺在那儿。

停顿了良久,苏微终于想出了要怎么安慰他,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难过。我也是在五岁的时候一下子没了家人——不仅是父母,而是所有的亲人!可比你惨多了!”

“是吗?”他一震,侧头看着她,“也是因为自相残杀?”

“不,是因为黄河大堤一夜之间溃口。”苏微叹了口气,除了萧停云之外,她第一次对别人提及自己的童年,“你是滇南人,想来也没见过黄河决堤吧?简直太惨了……我直到十岁之前,几乎夜夜都会做噩梦。”

她摇了摇头,忽然轻声道:“对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是这个世上,我还从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过的秘密,连对停云都没有说起过!”

“哦?”原重楼提起了兴趣,侧过头,“什么秘密?”

她也转头凝视着他,一字一顿地道:“你知道吗?我吃过人肉。”

“……”他愕然,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这时候我还骗你干吗?”她笑了起来,在黑暗里贝齿洁白明亮,“五岁那年,我攀着一块门板在黄河上漂流了五天五夜,饿得发了疯……有一具浮尸靠过来,是个年轻的女人,泡得发胀,脸朝下,一身的肉又白又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

她轻声喃喃,语气恍惚,犹如回到了梦境里:“我是靠着吃死人的肉才活下来的!你不知道,那味道、那味道……”

她说不下去,手指渐渐握紧了。

然而他看着她,却忽地笑了:“现在我们已经沦落到靠着比谁更惨来打发临死之前的时间的地步了吗?”顿了顿,又道:“你吃过人肉?那太好了。”

“好?”她忍不住怒了,“有什么好的?”

“那如果我死了,你也会吃掉我吧?”重伤的人躺在她身边,死死地看着她,忽然轻声道。苏微顿时悚然,猛地坐了起来,脱口:“你说什么?!”

“我在说几天后会发生的事情。”原重楼的眼神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在黑暗里凝视着她,一字一句,“你看,我受了重伤,身体又弱,一定会死得比你早。迦陵频伽,别让我白白地腐烂——吃掉我,努力活下去——就如你五岁时那样!”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x i a…c O m …

“胡说!”她毫不犹豫地驳斥,“我才不会吃了你!”

原重楼叹了口气,语气凝重:“真的,吃掉我吧。都已经到这样的时候了,就不要再说什么虚伪的话了——迦陵频伽,我们两个被困在这里,很快我就会先死掉——到时候,你又会重复五岁时候的那种绝境。”

苏微不出声地倒吸了一口气,脸色在黑暗中唰地惨白。

是的,他说得没错。如今他们被困地底,走投无路,不出几日便会重演昔年的惨剧!到时候,饿得发疯的人,又有什么事情会做不出来呢?——就如那一年,漂浮在无边无际的黄浊色河面上,面对着送上来的肉,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曾经露出了尖利细小的牙齿。

那一瞬,她只觉得血都冷下去了。

耳边却听到他叹息:“我知道这肯定是你心里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所以,现在我亲口请求你吃掉我,到时候或许能让你少受很多折磨——”

“不!不是的!”她嘴唇颤抖着,咬牙,近乎一字一句地道,“我,决不吃人!决不会让自己再变成那样子!绝不会!”

那样的语气,如同毒誓,也如同诅咒。

“傻瓜,人死了就是一堆烂肉了,和动物没两样。”原重楼的语气虚弱,眼里的光也弱了下去,“每个人都是兽,穷途末路之下,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不……就是不可以!有些事情,是永远不可以的!”她咬着牙,深深吸了口气,“在五岁那年之后,我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吃人肉。这些年,我努力活下来,长大,变强,可不是为了让自己又回到那个时候!我宁可死,也不会再回到那个时候!”

“……”原重楼仿佛被她这样的语气所镇住,沉默了片刻,只是叹了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活活饿死?”

她看了一眼他,抬手指了指水潭旁边的石壁,冷冷道:“放心,等实在挨不住了,我就一头撞死在这上面!”

“唉……真是个傻瓜。”他无语地喃喃,在黑暗里侧过头看着她,却忽地笑了一笑,“但是,我却偏偏很喜欢——怎么办呢?”

他忽然凑过来,毫无预兆地吻住了她。

他的嘴唇冰冷而柔软,如同水一样浸过来。她只来得及低低惊呼了一声,一刹那连呼吸都停止了——这已经是他的第二次突袭了,可她还是忘了闭起眼睛——然而,即便睁大眼,却也看不到对面的人的表情。

他的吻很温柔,气息却断断续续,虚弱无力。或许是已到了绝境,或许是担心他身上的重伤,她几次想推开他,却又不敢真的用力,反而被他越抱越紧。

他在黑暗里吻着她,唇舌温柔而贪婪。

忽然间,她惊呼了一声,几乎咬到了他的舌头。

“怎……怎么了?”他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放开了她。

“那边……那边有东西在动!”苏微喘过了一口气,指着那个小水潭,失声道,“我刚刚看到水面起了一个涟漪!你看到了吗?”

“你……”原重楼哑口无言,忍不住愤然,“怎么这么不专心!”

然而,等苏微飞奔到了那边,水面上已经什么都没有,只有无数小水滴落下的声音。她不甘心地绕着水潭走了一圈,甚至都靠着石壁的那面跃上去看了下,然而幽深的潭水里空无一物,只听到满耳的滴答声,如同无穷的雨。

“这里到处都是钟乳石,水会从上面滴下来,看到涟漪有什么稀奇?”原重楼皱着眉头,似乎颇为郁闷吻到一半就这样放过了她,然而手足都受了重伤,也无法站起来挪到她身边去,只能道,“快回来吧!”

“不,不是这种小水滴,是一个很大的涟漪!”苏微却是断然反驳,执拗地盯着水面,“这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动,像是冒了个气泡——”

一边说着,她一边跃下,小心地往水里走了几步。

出乎意料,水很冷,竟然如同雪山上流下来的一般。她不由得内心纳罕:滇南天气炎热,如今虽然是四月,尚未进入雨季,但外面的水也都是温凉如玉,这样寒冷实在也是太反常了。难道这洞窟深处有什么异常?

她忍着刺骨的寒冷,往水里走去,水深渐渐到了膝盖。

“小心一些。”原重楼躺在地上没法动,远远地看着她涉水而去,有些不安。石壁上波光粼粼,苏微的影子被投射在上面,美丽曼妙无比,他不由自主地盯着看了片刻。

“快看,又出现了!”忽然苏微惊喜地叫了起来,指着水潭深处。

那一刻,水面果然再度翻涌起来,一个巨大的涟漪从水底而起,瞬地扩散开来。石壁上的波光随之荡漾,苏微的影子也被扭曲了,拉得很长,透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小心!”同一瞬间,原重楼猛然撑起了身体,脱口道,“快退!”

与此同时,隔着水面,苏微忽然清楚地看到了水底出现了幽蓝色的光芒,如同漫天的星斗从夜里浮现——在这些星斗里,有两点特别亮,如同两盏灯笼在水底幽幽浮现,急速地向着水面漂近。

“快回来!”原重楼躺在远处,虽然看不到水潭里的异象,却能看到映照在石壁上的粼粼水波起了变化,不由得脱口惊呼。

然而声音未落,石壁上的水波忽然分开了,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个狰狞的庞然大物,如同在九幽炼狱中徘徊的恶灵,瞬间变大——水面砰然碎裂,巨大的黑影腾空而起,一口将水潭中的女子吞了下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