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哭泣之雨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微筋疲力尽地坐在黑暗里,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茫然地想着,却发现在想起萧停云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居然没有那么痛了——就像是一个被反复撕裂了很久的伤疤,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不留意之后,再去看时,竟然已经开始悄然结痂。

是的,她都要死了,那些是是非非、暧昧不明的往事,又有什么意义?就让他和赵冰洁在一起好了……他们青梅竹马,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没有血薇,他们两个人本来就应该是在一起的吧?

而她,真的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在生死关头,她忽然长长松了一口气,释然了。思绪飘飞万里。直到不知过了多久,黑暗里一声微弱的敲击,重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重楼?”她失声惊呼,猛地醒了过来。

仿佛回应着她,那个敲击声又响了一下。是的,在黑暗山洞的某处,那个敲击声在中断了一会儿之后再度响起来了,虽然微弱,却依旧持续!

那一刻,苏微只觉得整个心都吊起来了,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从石壁上拔出钢钎,便朝着黑暗之中跃了下去。一路飞坠,半晌都落不到底。当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她便用钢钎在左右石壁上撑一下,以减缓下坠的速度。

不知道下落了多深,她终于落到底。

落脚之处都是碎石,一踏上就割破她的脚,尽管身怀绝艺,但毕竟不是能暗中视物的蝙蝠,苏微落地时一个踉跄,几乎摔了一跤。然而耳朵里全是那微弱的敲击声,她顾不得其他,便拖着流血的脚,摸索着朝洞穴的更深处走了过去。

洞穴的底部依然堆积着从上面扔下来的废弃石料,重重叠叠,垒到了一人多高。那些切开的石头棱角非常锋利,仿佛无数把尖刀,石堆也非常松散,微微一踏足便会发出坍塌前的松动响声。

苏微在黑暗的洞穴里用上了轻身术,小心翼翼地在石块上行走,一边大声呼喊着原重楼的名字。不知道走了多久,鼻子里忽然闻到了浓重而新鲜的血腥味,她不由得一震。

“原重楼!”她失声喊,循着血味往前走了一步,脚下果然踢到了温软的身体。苏微一颤,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扶起了那个人:“原大师!”

然而,当刚一接触到那个身体的时候,她的心就直往下沉。触手之处,那个人的身体软塌如棉絮,她只一碰,就知道是全身上下的骨骼都断裂了,身子犹自温软,已经气绝身亡。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会就这样死在了地底下!

苏微在黑暗的地底全身颤抖,从怀里拿出那个火把,手却抖得根本点不燃火石。然而,就在她万念俱灰的刹那,黑暗的深处,忽然又传来了一声低微的敲击声。

她猛地怔住,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然而,啪的一声,接着又是一声响。沉默了片刻,她回过了神,几乎欢喜得发了狂,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继续摸索前进,从一边拿起两块尖利的石头,撞击,用火星点起了火把,一路大呼:“原重楼!你在哪里?”

火把只照亮了非常小的一块地方,洞穴里依旧是黑暗无比。

“原重楼!”她踩踏在石堆上,向着声音来处一寸寸地摸索。

然而,那个声音却忽然消失了,整个石窟仿佛一个巨大的坟墓,死寂。

她在黑暗里彷徨了许久,当几近绝望的时候,忽然间,有什么微微钩住了她的裙角——那是非常微弱的牵绊,却令她全身一震。

“迦陵频伽……”黑暗里,忽然有一个声音低声道。

“原重楼,是你吗?”她失声低呼,在模糊的火光里看到了一只苍白的手——那只手从被碎石覆盖的间隙里伸出,手上那道刀疤赫然在目,流着血,用尽全力抓住了她拖过地面的衣襟,握紧。

“原重楼!”苏微狂喜欢呼,蹲下身来,定定看着那张岩隙里苍白的脸。

他被困在坍塌的碎石下,手足都被压住,不停地流血,岩间露出的脸苍白得可怕。然而看到她来,他却微微笑了一笑,喃喃:“迦陵频伽,你活着从曼西回来了?你……你的手,没事了吗?”

那一刻,她眼里有泪水直落下来。

“你……”她轻声嘀咕,“你自己都这样子了,还问我?”

“别……别哭。”他虚弱地喃喃,手指动了动,似乎想擦拭她脸上的泪水,“我……我不是也活着吗?”

“好了,别说话了!我马上把你弄出来。”她忍住了泪,将火把插在一边的地上,开始赤手一块一块移走压在他身上的石头,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又会压到他。

“快走吧,迦陵频伽,不要……不要管我。”石块被移开,被压在底下的人喃喃,语气越来越虚弱,“我已经不行了……不要管我。”

“胡说!”她厉声,“我一定会救你出去——你不会有事!”

“不,”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我不想出去了。”

她一怔,停住了手。他躺在地下望着她,眼神是空茫的,喃喃:“我能感觉到我的手……我的手,已经全部折断了——就算出去,也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落·霞·小·说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此刻,苏微已经搬开了最后一块石头,刚要说什么,却仿佛烫伤一样蓦然移开了视线。她拼命忍住惊呼的冲动,在昏暗一片里咬紧了牙齿,全身战栗——石头下的双手血肉模糊,扭曲得不成形,白森森的肘骨外翻出来,惨不忍睹。

她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竟说不出一句欺骗安慰他的话来。

火把颤了一下,终于灭了。黑暗的洞穴里寂静得怕人,只听得到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他越来越缓慢的呼吸,仿佛是两股风在回旋应合。

“我先帮你包扎。”终于,苏微开了口,二话不说地撕下了衣襟,拿起那个熄灭的火把,手掌竖起一劈,木质的火把居中裂开。她用两片木头固定住他的手,点住他的穴道,用力将扭曲的骨头掰回正位,手法熟练。

他身体剧烈颤抖,却咬住了牙,没有痛呼出声。

“算了吧,迦陵频伽……别白费力气了。我的右手已经废了,左手又断成这样,以后只是一个废人了。”他微弱地说着,喃喃,“不要管我,就把我留在这里吧……你、你孤身一个人,说不定还能找到出去的机会。”

顿了顿,他忽然苦笑起来:“用翡翠做我的坟墓……似乎也不错。”

“给我闭嘴。”苏微咬着牙,用撕下的衣襟将他的手臂固定住,厉声,“我说过要治好你,就绝不会让你死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来,我背你出去!”

“出去?”他微弱地笑了起来,“怎么出去?”

她怔了一下,忽然也呆住了。是啊……洞口已经被封死,再也出不去了。他们两个人就只能一起死在这地底,没有一个人知晓。

“试试看,说不定会有出路。”片刻之前,她本来也是满心绝望,就想这样静默死去,但此刻不知为什么心中却涌起一股执拗的求生意志,俯下身,将那个重伤的人背了起来,用那根钢钎当作拐杖,道:“这个洞那么深,我们往前走看看!”

他匍匐在她背上,听到她在黑暗中的呼吸,急促而微弱。

苏微怕受伤的人从背上滑落,便把身体尽量放平,在碎石堆上慢慢往前摸索着,腰几乎折成了直角。刚刚解了毒,她身体也还虚弱,刚才撞击封口的巨石时又伤了气脉,此刻背着一个人在黑暗里前行颇为吃力,几乎是慢得如同乌龟。

走了两个时辰,这个山洞还是黑黝黝的没有尽头。

“我们出不去了。”他在她背上叹息了一声,喃喃,“迦陵频伽,你不该来找我的……你如果直接回中原去就好了。”

“胡说。”她吃力地喘着气,翻越过一块巨大的石块,用钢钎插入身边的石壁,尽力保持身体平衡——如果换了是平日,这些地方她早就如履平地一掠而过,此刻背上背了一个不能动弹的重伤员,不得不比平日缓慢了十倍。

“真的,如果你直接回去,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原重楼在黑暗里喃喃,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吧?为什么不回到那个人身边,去继续你原本的生活,反而要跑这里来?”

他笑了一声,忽然促狭般地道:“莫非……真的是舍不得我?”

“闭嘴!”苏微背着他从那块巨石上下来,膝盖上热辣辣地痛,停下来喘气。然而,背后那个声音却贴近了,几乎在耳畔低语:“对了,那天晚上,是你的初吻吧?——我看你那时候连眼睛都忘了闭上,简直像是吓坏了的样子……呵,迦陵频伽,难道以前没有别的男人吻过你吗?比如那个什么‘停云’?”

她忽地一震,猛然回头厉叱:“给我闭嘴!”

然而她在气恼之下,忘了背上的人双手已经没法用力,这么一动,原重楼就从她背上被甩了下去,重重落到了石堆上,一下子没了声音。

“喂……喂!”苏微慌了神,在黑暗里摸索着四处寻找,“你没事吧?”

终于,她在下面一人多深的凹坑里摸到了那个掉落的人,然而他却一动不动。“别吓我……喂!”她试图将他扶起来,可他身体沉重,黑暗中再也没有丝毫动静。“你怎么了?”她失声喊着,俯下身去试探他的鼻息,手都是颤抖的,“醒醒!”

就在那一瞬,她听到黑暗中忽然有人笑了一声:“我没死,不用那么伤心欲绝的。”

“……”苏微一下子怔住。

“不要说谎了,”他吃力地抬起头,靠近她的耳畔,低声问,“迦陵频伽,你是舍不得我才回来的,是不是?”

“不是!”她心中猛然一乱,“我、我答应过要治好你的手,所以……”

“是吗?只是因为这样?”原重楼在黑暗里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你们汉人女子真是奇怪……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还嘴硬?马上我们就要一起死在这地底下了。”

“不会的,”她脸颊发热,却咬牙道,“我们一定能出去!”

她不等他有机会再说什么,便俯下身一把将他背了起来,继续在黑暗里摸索,手足并用地在堆积满了尖利碎石的洞窟内前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