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吹笛者灵均 · 3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微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才明白他不是踏波而来,那条被他踏在脚下做坐骑的,居然是昨夜那条双头赤色的巨蛇!难道,这便是方才他口中的“双双”?

她凝望着那个神秘白袍人的背影,出了一会儿神,才回过神来。

她提起手,瞬地变了几个招式,只觉得身体轻盈、内息流转,果然是已经完全恢复。然而一套折梅指结束,她却有些怔怔。

是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远比她原先料想的要简单。接下来,她又该去哪里呢?是回中原去吗?停云曾经说过今年要一起去赏花——如今已经是四月中,再过几天,洛阳城里的牡丹就该凋谢了,就算是现在启程也已经赶不上了吧?

而且,停云他,是不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心里茫然地想着,一路往回走。

雨停了,下山的路走得比来时迅速了一些,至少不曾再度迷路。当苏微沿着来路回到熟悉的村庄、看到那个竹楼时,心里猛地跳了一下,竟然有些犹豫地停住了脚。

原重楼和蜜丹意,是否还在这个楼里等着自己归来?如果就这样踏上去往中原的路,此时此地的一切都将会成为过去。这一个转身之后,终其一生,她可能再也不会遇到这个腾冲的玉雕师了。

她停在路口,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了那个竹楼。

是的,她答应过原重楼,在自己毒愈之后要替他治好手上的伤,让他重新成为一代玉雕大师。无论她回不回中原,这个诺言都必须完成!

然而,竹楼的门紧闭着,廊下的铺盖也已经收起,从窗口看过去,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她喊了他的名字和蜜丹意的名字,里面没有一个人回答。怎么还没回来?如果是去了矿上领抚恤银,来回也不过一个时辰的事情吧?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苏微心里猛地一沉,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回头便朝着矿口方向疾奔。

 

赶回孟康矿口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那里乱糟糟的,似乎有一场骚乱刚刚平息,地上还残留着血迹。

采玉场里的矿工们面有惊惧之色,围在一起,低声地劝着什么。人群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放声大哭,稚嫩而恐慌。她听出是谁的声音,急忙拨开人群挤了进去,果然看到蜜丹意在寮口哭泣,脸上明显留着被殴打过的痕迹——而原重楼已经不在她身边。

“重楼呢?”她急急地问,居然忘了这个女童听不懂汉语。然而蜜丹意看到她,更加放声大哭起来,用手不停拍打着地面,一边哭一边喊着什么。

“怎么了?”苏微听不懂缅语,更是焦急,“你在说什么?重楼呢?”

然而,周围的人都看着她,眼神陌生而复杂,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话。

“你们知道原重楼原大师去了哪里吗?”苏微心下焦急,站起来问周围的人——然而那些矿工们居然齐刷刷退了一步,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不祥的东西。她不明所以,却也知道事情不对,一把拉起哭闹的蜜丹意,正不知道怎么问出个所以然来,忽然看到远处的暗影里有人对自己招了招手,似是示意她过去。

苏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姑娘,你是昨天和原大师一起来的那个人吗?”那个人用汉语压低声音问,一把将她拉到了僻静处——她仔细看去,对方是个黑瘦的汉人,依稀面熟,竟然是那个给过这个小女孩一块碎银子的吴温林。

“是的,是的!”她急急问,“他今天不是带着蜜丹意来矿上赌石了吗?人呢?”

“原大师……唉,”吴温林叹了口气,沉重,“但愿他还活着。”

“什么?!”苏微大吃一惊,情不自禁地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厉声,“你……你说什么?重楼他怎么了?他有危险吗?!”

“被……被矿主带走了。”她用力极重,吴温林忍痛低声道。

苏微愕然:“带走?为什么?”

“因为原大师替蜜丹意出头,在一大堆石头里帮她挑中了一块贵重的翡翠——结果……”黑瘦的汉子叹息着摇头,看了看地上的一摊血,“矿主知道尹家早已弃用了原大师,便肆无忌惮,想要抢下那块翡翠——原大师为了护着蜜丹意,被那群人打成重伤。”

苏微猛然一震:“那……那他现在在哪里?”

吴温林声音也有些哽咽,低声道:“矿主知道他在腾冲有点名望,怕事情传出去不好听,便下了封口令,还让人把原大师抬进矿山里扔掉——昨天被抬进去的,直到今天一点消息也没有。以矿主平日的为人,我真怕是已经……”

他说不出话来——那只抓着他手臂的纤细手腕蓦然用力,几乎在一瞬间捏碎了他的骨头。苏微的脸色忽然苍白得可怕。

——只不过两天没见,居然事情就演变到了这种可怕的地步!她以为自己孤身上路便是不拖累他,却不料,反而是将他推入了万劫不复的险境!

“姑娘?”吴温林看到那种眼神,陡然觉得恐惧,“快……快放手!”

苏微回过神来,连忙放开手。她脸色苍白,眼神阴沉,沉默了一瞬,道:“帮我把蜜丹意带回家去。我去会会那个矿主。”

“姑娘?”吴温林大吃一惊,“这里矿主就是土皇帝啊!你……”

然而,话音未落,那个女子已经直直地冲着寮里走了过去,咬着牙,脸色苍白,眼里似有闪电纵横。路上,她顺手拿起了一根凿石头用的铁钎,在手里掂了掂。

吴温林看着她一路走进去,连忙过去一把拉住了想要跟过去的蜜丹意,连哄带骗地将那个孩子拉出了矿口,远远避了开去。

“喂!哪里来的女人?矿主说今天谁也不见!”

看到一个汉人女子直闯而入,矿上的监工厉声喝止。然而那个女子仿佛不曾听见,身形快得惊人,也不见她如何举步,转眼便已经闯到了寮后面的石料场上,分辨了一下位置,然后冲着后面矿主休息的那座小楼而去。

“快拦住她!”监工大吃一惊,连忙敲响了寮里示警用的铜锣。

然而,锣声刚敲到第三下,那个闯入者已经掠到了小楼门口,尚未来得及推门进去,便转瞬被四周冲出来的守卫和打手们团团围住。

“看门狗。”苏微冷冷看着那一群人,想起也正是这群人围攻了原重楼,只觉心头怒火再也无法压抑,厉声喝道,“重楼呢?快把他交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外面是谁?敢吵了老子午睡?”竹楼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肥硕黝黑的缅人踱了出来,赤着上身,下面围着一件麻纱做的笼基,手里抱着一块西瓜大小的石头,只看得她一眼,便用汉语惊叹了一声:“哦,居然是个漂亮妞儿?不错不错……”

苏微只觉得烦躁,握紧了手:“重楼呢?!”

那个矿主一怔:“重楼?哦,你问的是原大师吧?”

他上下打量着被打手簇拥的苏微,呵呵了一声:“原大师真是我的福星,帮我开出了一块绝世好玉!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用翡翠来给他做一座坟……哈哈哈哈!就在那儿,看到了吗?”他转身,指着山脚一个深深的洞穴,洞穴里填满了零碎的石头——那个山洞深不见底,是矿上用来丢弃无用废料的地方。

苏微只看了一眼那个黑洞洞的矿坑,心里便往下沉了一沉。

“我叫人把他扔到那里去了!”矿主大笑,摩挲着手里的翡翠,“无用的玉匠和作废的石头,不正好是一对吗?哈哈哈哈……”

“你……”苏微只觉得血往上冲,手微微发抖。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会来替他出头,而且还是个漂亮姑娘!”他回头打着哈哈,目光黏腻地在苏微身上扫了一遍,邪邪地伸过了手,“如果姑娘想要救他呢,那也容易得很——只要和我睡上个……”

然而,下一秒钟,他的惨叫声响彻了整条雾露河。

“无耻。”苏微咬着牙,一字一字吐出,冷冷看着面目扭曲的矿主——粗大的铁钎在一瞬间穿透了那只油腻肥厚的手掌,将那只脏手钉在了竹楼上!矿主发出巨大的惨叫,身体整个扭曲起来,另一只手却还是死死抱住那块翡翠不肯放。

周围的打手们目瞪口呆,齐齐发出一声喊,便举着刀冲了过来。

“呵。”苏微冷笑,手腕握着铁钎一转,那个矿主便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她废掉了那个矿主的一只手,将铁钎带血一拔而出,转而刺向了围过来的打手。沉重的铁钎在她手里如利剑飞舞,招招狠戾,转眼便将十几个打手杀得血流成河。

苏微杀得红了眼,然而一瞥,却看到那个肥胖的矿主看到形势不对,居然正在悄悄开溜。她冷哼了一声,再也不管那些打手,手一扬,铁钎化作一道白光呼啸而出,唰的一声,直接将那个矿主的右脚掌钉在了地上!

“还想跑吗?”她冷笑,一身衣衫早已溅满了血,如同一个地狱里出来的修罗。

“饶命……饶命啊!”矿主在鱼龙混杂的矿口混了这许多年,已是一个老江湖,此刻立刻明白了眼前这个女子不同于昨日的原重楼,杀人不过头点地,立刻双膝跪下,大叫起来,“姑奶奶饶命!姑奶奶是活观音活菩萨,千万不要和奴才计较……”

苏微没心思和他多纠缠,一把将铁钎血淋淋地拔出,指着他的天灵盖,厉声道:“重楼呢?快带我去!否则敲断你的双手双脚!”

“是是是。”矿主忍着痛,不等她再催促第二遍,连忙连滚带爬地一瘸一拐站起来,拖着血淋淋的脚掌往前走,“奴才立刻带姑娘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