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吹笛者灵均 · 1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忽然间,空山之中,她居然听到了笛声。

有人在雾气里吹笛,回环婉转,宛如天籁。循声看去,竟有一个人凭空坐在河面飘浮的雾气里,影影绰绰——他吹的居然也是《停云》,曲声缥缈回环,随着山风遍布山野,不沾染半分凡尘。

 

在深夜里,苏微独自冒着风雨抵达了曼西。

根据原重楼所说,曼西距离孟康不过短短二十里。然而,她天不亮就孤身上路,却整整走了一天尚未到达。山路越走越陡,越走分岔路越多,等苏微沿着泥泞的路在山里打了好几个转,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传说中的幽碧潭时,天色又已经暗淡下来。

她站在山上,看着那个传说中号称“雾露河上的鬼栖之地”的幽碧潭。

然而,暮色中看起来,那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潭子,雾露河水从高山上蜿蜒流下,在这里积了一个十几丈见方的潭子,四周都是茂密的南方密林,草木苍翠,映在幽深的潭水里,没有丝毫的异常。

苏微找了个容易落脚一点的路线,慢慢攀下,来到了潭水边。

雨还在不停地下,虽然戴着斗笠,但她全身的衣服还是湿透了。等她小心地来到水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黑暗里,她只听到脚下的深谷里有淙淙的水流声,却看不见潭里的情况如何,是否有碧蚕和雾露龙胆花。

看来,只有在这里停息一晚上,等明天再作打算了。

她倦极地想着,在潭边找了一棵高大的树木,枝叶茂盛,呈伞形展开,足以挡住此刻并不大的雨丝。她从树下轻巧地攀上去,在离地一丈多高的地方找到了个干燥点的枝丫,将湿漉漉的身体靠在树木上,啃了几口干粮,慢慢闭上了眼睛。

冷。湿而冷。被淋湿的衣服一层层贴在身上,就像是有蛇贴着身体一圈圈缠绕,令人无法喘息。她想运起内息抵抗,然而想到手上不停扩散的毒,还是只能颓然作罢,就这样抱着双臂,哆哆嗦嗦地贴着树木坐着,等待天亮。

除了水声,潭边很安静,安静得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苏微忽然发现了一件事:这一路走过来,在这潭水边上,竟然没有任何动物出没的痕迹,哪怕是一只小小的昆虫——这对于动植物繁衍极盛的南方密林而言,反常得有些奇怪。

四周很安静,只有风簌簌吹动树叶的声音和淙淙流水,她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原重楼现在怎样了呢?天亮看不到自己,会不会追过来?不过,他应该还是要先去寮里处理蜜丹意的事吧?希望不要那么快赶来才好……这个不会武功手又残废的家伙,来到曼西这么凶险的地方也只是白白送死。

不过,也许只是她自作多情吧……这一路,连停云都不曾来找自己,那个陌路相逢的人又怎么会冒险来找自己?她忽地想起了昨夜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脸上一热,心绪又乱了起来。

苏微茫然地想着,疲乏和困倦令她睁不开眼睛,不知不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仿佛忽然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非常清晰。

谁?她在黑暗中猛然醒了过来。

丛林安静,只有雨丝簌簌落下,打在叶子上,连一声蝉噪鸟鸣都听不到,寂静得有些反常。然而就在同一时间,她又听到了一声呻·吟,似是极其痛楚——那个声音,竟然是从她背后的树里面发出的!

她在瞬间跃起,落下时短剑已经握在了手里。

当她落下时,整棵树微微地颤抖,枝叶簌簌,仿佛正在发抖。有奇怪的叹息和呻·吟从树里传了出来,在黑暗里显得清晰而可怖。

苏微愕然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地审视着面前这棵树,仿佛它在苗疆的夜色里立刻便会产生妖异的变化——然而那棵树只是在夜里颤抖和呻·吟,并没有攻击她,就仿佛一个痛苦的人在暗夜里不停挣扎,发出无声的呼救。

这……这是怎么了?这棵树是活的吗?

她被苗疆雨林里的这种奇怪现象惊呆了。怔怔之间,却忽然听到寂静的树林远处似乎传来一缕声音——低而轻,如同一个尾音划过夜幕,带着说不出的诡异。当她再度侧耳凝神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不见了。

她正待追寻,却感觉到地面悄然震动了一下,似有什么个头不小的动物在靠近。她警惕地侧过头,前方树叶悄然分开,依稀有什么缓步走了过来。

暗夜里有两点绿莹莹的光,那居然是一头云豹。

苏微倒吸了一口冷气,握紧了短剑准备搏杀。然而,那头云豹却看也没有看她,只是穿过树叶,径直朝着潭水走了过去。然后,就在她的注视下,云豹一步一步地走入了幽碧潭,直到水没过头顶,没有挣扎,也没有犹豫。

她不由得惊呆了:这头云豹,是准备自投沉潭了吗?

不等她回过神,在那棵树奇怪的呻·吟里,四周的密林里忽然动了起来。反常的寂静忽地被打破了,潭水周围的每一片树叶都在起伏,显示着丛林下有无数动物正朝着这边无声无息地移动。紧接着,一头头羚羊、熊猴、巨蜥,乃至于大象,从密林里走出,不约而同地朝着幽碧潭而来,不声不响地走入了水里。

那些动物都很守秩序,似乎被看不见的力量牵引着,一个个排着队走入潭水里。幽碧潭不过十几丈见方,那些动物前赴后继,几乎将整个潭子都填满了。

这是干什么?是有什么在驱赶着它们?

苏微愕然地看着眼前奇特的景象,忽然间,背后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她霍然回头,却看到那一棵树动了起来,仿佛剧烈地颤抖着,枝叶簌簌而落——树上忽然冒出了无数双眼睛,在暗夜里凝视着她!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那一刻的惊骇,令她忍不住脱口惊呼,握着短剑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那些眼睛亮了一下,便转瞬熄灭了。

黑夜里,那棵树尖叫了一声,轰然倒塌。当树倒下的时候,树木的根部忽然有什么涌了出来,密密麻麻,在黑暗里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急促地爬行而来。

苏微还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听到那个声音已经觉得不妙,头皮发麻之下点足掠起,飞速地落到了旁边一棵树木上。

脚底下黑黝黝的一片,长草不停起伏。她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爬了过去。那些东西似乎很小,然而,在爬过去的地方所有的草木都枯萎了,就如同一瞬被抽干了水分灵气,纷纷瘪了下去。

脚底的那些声音如同潮水一样,一波涌过之后便再也听不见了。不远处的幽碧潭边微微泛起一圈水花,似有什么无声无息地再度投了进去。

那些动物忽然间齐齐发出了一声悲鸣,在水中不停挣扎,显然痛苦至极。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一个动物肯主动走出这个小小的水潭逃命,就在那里反复地挣扎,声音渐渐微弱。

苏微站在树梢上,俯视着细雨中的幽碧潭,看到潭水的颜色渐渐变深,不由得全身冷了一下——她知道,这是无数鲜血沁出的缘故。这水里,正在有无数生灵死去!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悲鸣消失了,水面渐渐平静。

在幽碧潭里,只剩下无数具森然的白骨,在水中维持着站立的姿态,凝固着最后挣扎的痛苦。水面上有细微的水花泛起,似乎水下有什么东西簇拥着又散开。

到底……到底是什么?

然而就在那个瞬间,视线里,却忽然出现了奇妙的幻景。黑暗一片的大山里,仿佛忽然间亮起了奇异的灯——一盏接着一盏,在虚空里浮起来,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仿佛是无数双奇特的眼睛一起睁开了。

这……这是什么?苏微吃了一惊,几乎从树梢上跃了下来。

那些眼睛漂浮在水中,却不随水流去,只是在黑暗里缓缓地移动,发出奇特的啧啧声,仿佛是有无数细小的动物在爬行和蠕动,密集地咀嚼着什么。

那种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苏微想了想,尝试着投了一块石头进去。扑通一声,水里那些群集的碧绿色忽然四散开来,就如烟火流星——那些碧色的眼睛退出了一个圆圈,一动不动。

那……到底是什么?

她提了一口气,在逼退那些绿色后,尝试着往水潭里走了一步。就在那一刻,她看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在那些沉入水中的森然白骨上,忽然间出现了一点奇特的蓝盈盈的光!那些光隔着水面映射出来,有些模糊,却依稀似一朵花的形状。

那一刻,深夜的密林显得如此神秘,连风都停止了。苏微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水已经差不多齐腰深,可以接近那一头刚死去的白羚羊骨骸。

凑近的那一瞬,她睁大了眼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那一具新死的森然白骨上,居然盛开出了一种奇特的花!一朵一朵,从白骨的各处关节上生长出来,没有叶子,每三朵簇在一处,在黑暗的水面下发出微微的磷光,晶莹剔透,仿佛琉璃制成。

那……难道就是雾露龙胆花吗?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贴近白羚羊的头骨,尝试着去摘下一朵蓝盈盈的花——然而,当她的指尖触碰到花朵的时候,那一朵花瞬间在水下凋零,暗淡无光!

就在那个时候,周围那些避让着包围她的绿色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瞬地冲过来,把她包围其中。苏微愕然顿住了手,忽然发现脚底冰冷的水流出现了异常的波动,仿佛有什么体积庞大的动物在水底向着自己迅速地潜来——借着那些惨绿色的光,她模模糊糊地看到水面下隐约有着一条巨大东西,背上布满了赤红色的鳞片!

是蛇!这水潭地下,居然有毒物!

这一刻,她顾不上不得使用内力的忌讳,提起一口气,手里的短剑上光芒一闪,直抵水下巨蛇头颅!这虽然是一把普通的短剑,但是灌注了内力,变得锋利无比。一剑下去,那钢铁般的鳞甲便被切裂了一条血缝。

一击得手,苏微借力掠起,往岸上急退,眼睛片刻不离那条巨蛇,时刻提防着这个怪物猝然发难——然而,就在她身体凌空的那个瞬间,只听一丈外水面忽然哗啦一声巨响,另一条巨大的黑影从水底蹿出!

什么?这水下,难道还有另一条巨蛇?!

毕竟是出生入死无数次,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却不曾乱了分寸,将全部的内力灌注在短剑中,对准了巨蛇的双目,唰地射了出去!

只要能在刹那间夺去这个怪物的视线,那么,她就有逃脱的机会!

两截短剑呼啸而去,带着千钧的力道刺入巨蛇双目。然而,在这刹那间,凭空忽然闪过了一道白光,竟有什么从暗夜里斜刺而来,啪的一声打在了短剑上,生生将短剑从半空击落!

那一击的角度非常巧妙,明明是人的手笔,并非异兽所能——

是谁潜在一旁,击落了她的短剑?!

苏微心下惊骇无比,迅速四顾,然而幽碧潭上一片黑暗,却压根不见一个人影。一击落空,她身形再也止不住地下落,脚下是一潭碧水,再无借力之处。身在半空,只听身侧的水面哗然再度碎裂,一道黑影带着疾风呼啸而来,猛然打在她的背部!那一击用力之大,令毫无内力护体的她瞬地吐出一口血来。

她在半空中回头,看到的是巨蛇冰冷的眼睛,和水下那一条一模一样。然而,这两条蛇一在半空一在水下,两个头颅从不同方向发起了攻击,却配合得天衣无缝,竟像是久经训练的高手一样!

在巨蛇跃起的瞬间,她看到这两条蛇的身体却是合并在一起的,巨大的尾巴一击即收,飞速地沉入了水里——

天……原来竟是条双头蛇?!

来不及多想,眼前便是一黑,直直地跌入了潭水里。冰冷的水灌入口鼻,血弥漫在水里,头顶那些碧绿色汹涌而来,覆满了她的视线。

原来,那些都是一种碧绿色的蚕。

它们数量惊人,在黑暗的水面上轻轻浮动,通体发出绿色的光,每一只的尾部都和另一只紧紧缠在一起,连成一体,无声地在水中交尾。而她坠入了它们的禁地,惊扰正在交配求偶的碧蚕。那些碧蚕云集而来,团团将她围住,从口中吐出白色的丝,将坠入水里的人迅速缠绕起来,裹成了一个巨大的灰白色的茧。

她渐渐无法呼吸,被茧丝包围着,沉入水底,仿佛穿上了一件素白的丧衣。居然……居然会真的死在这里?那么,她是再也不用回到中原、回到听雪楼去了吧?

在最后的一刻,她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如释重负的念头。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