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一章 怀璧其罪 · 2

沧月2018年08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孟康是雾露河上最著名的几个采玉矿口之一,以产出的水石而闻名天下。虽然矿不大,但每年从河中挖掘出的原石却有上百吨,品种水色均是一流。然而缅人工具简陋,无法进行精细的加工,所以挖出的原石在当地简单剖开后,便通过马队运往腾冲。

虽然河中挖出的水石,要比从山里开采出的料子要好上许多,但是围河挖掘的风险也非常大,特别是遇上雨季,更时常有溃坝死人的事情发生。

就如昨天,一下子就被河水卷走了六七十号人。

听说今日便要处理善后事宜,一清早寮里就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人。那些拖家带口前来讨最后一份抚恤钱的大都是当地缅人,虽然一个个悲痛万分,然而面对着那些监工和矿主,虽有万般悲痛也不敢哭闹。

——因为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矿主,便是比天还大。

工头按照惯例,问工人是选择要银子还是赌石——如果要银子,便按照一条人命一百两来算,拿钱走人,再无相干;如果不要银子,那也可以选择在矿上开出的石头里挑一块走,至于挑到的是一文不值的东西还是价值连城的至宝,就完全凭个人的眼力和运气。

那些劳工的眷属多半是不识货的人,家贫如洗,哪里敢把人命换来的银子用来赌石,大半都选了拿钱,个个排着队在账簿先生处按了手印,拿了银子便认命走人。

吴温林夹在善后人群里,打眼就看到了蜜丹意。

“蜜丹意,快来,”他拉住小女孩的手,想要带她插到长队的前头,“来,来,别在那里排队了——跟吴伯伯来拿银子。”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小女孩却站住了脚,脆生生道:“不,伯伯,我不要银子,我要赌石。”

吴温林吃了一惊,连忙压低声音:“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赌石!不要拿你爹用命换来的钱去玩,赶紧拿了一百两银子,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不,”蜜丹意却是倔强,“叔叔说,要赌石。”

“叔叔?”吴温林又是一惊,一抬头,却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就这样负手站在乱糟糟的人群背后,眼神冷定地俯视着矿上新开出来的一堆石头,面无表情。

他忽然间明白了过来,不由得满眼兴奋。

“工头,有人要赌石!”吴温林大声道,“蜜丹意要赌石!”

“小小年纪,居然还敢玩赌石?不怕把你老爹的卖命钱都赔进去?”工头也是个汉人,叼着一袋水烟踱了过来,瞟了一眼那个小丫头,冷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就按老规矩来吧!丹意,你随便在外头选一块,只要搬得动就拿走!”

“别糊弄小孩子了。堆外面的石头根本没有一块是好的,”一个声音忽然淡淡响起,“不是有长裂就是有暗藓——钱工头,按规矩,把场里的全部石头都拿出来吧,别告诉我今年孟康矿上只开出来这一堆狗屎底子的料。”

“什么人这么大口气?想找死啊!”钱工头冷不丁吃了一惊,一边骂着,一边回头看了来人一眼,一时间嘴里叼的烟袋差点掉下来——

“原……原大师?!”

原重楼站在小女孩身边,也不多说,只道:“蜜丹意要赌石,把所有的翡翠原石都拿出来吧!不会耽误你们多少时间的,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够了。”

钱工头没法子,只能咳嗽了一声:“那……那好,跟我来。”

他带着他们走进了工寮旁边的一个上锁的仓库,打开了门,嘴里讪讪笑道:“这一两年来,都没有人选过赌石……”

仓库巨大,里面堆放着一块块石头。大的有半个房子那么大,小的只有拳头大小,刚从土里水里捞出来,都没有经过打磨和擦洗,就这样横七竖八地放在一起,看上去都是黑黝黝的,和用来砌筑房子的石块没区别。

然而,原重楼只看了一眼,就拉着蜜丹意转向左边,将右侧所有的石头扔在了一边——左边放的是从雾露河里打捞上来的水石,而右侧均不过是山中挖掘的山料,水短质差,不值得一看。

钱工头看着他的眼神扫过仓库里的石头,知道这位原大师乃是翡翠一行内的绝顶高手,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咳嗽了几声,道:“原大师,矿上还有个规矩。赌石归赌石,但每个人只能拿走自己拿得动的石头。这个小姑娘——”他用水烟袋指了指八岁的蜜丹意:“您来选,她来拿。”

·落·霞·小·说 🦄 w w w_l uo x ia_c o m

“这个我自然知道,”原重楼冷冷,“我不会坏了规矩,还请工头回避——点上香。那支香燃完之前,在下定然会带着蜜丹意选好石头出来。”

钱工头没奈何,只能带着吴温林出去,准备去禀告矿主。走的时候惴惴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在最好的几块料子上流连了一下,生怕对方会挑走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不过,那几块翡翠都有半人多高,那个小丫头怎么也扛不动吧?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空荡荡的仓库里只有无数的石头和两个人。蜜丹意脸上忽然露出了奇特的表情,抬头看着原重楼,拉了拉他的衣角,似乎想说什么。

“别动,我在看石头。”原重楼却蹙眉,冷冷喝止。

小女孩似乎有些怕他,放下了手,乖乖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然而却也不太关心面前这些可能价值连城也可能一文不值的石头,蹦蹦跳跳地在仓库里跑来跑去。而原重楼却在一堆石头中停下,皱起眉头,在其中几块上摸了一摸。

外面看起来是黑色的石头出产于帕岗,俗称黑乌沙,是最老的坑口,但里面的货色却常常不好,只能做砖头料。而红褐色皮壳的多半是打马坎的水石,经常出好料子,唯一的缺点是出不了太大的石头,每个不过拳头大小——但若是以蜜丹意拿得动而论,质优而轻,倒是恰恰合适。只可惜后江的矿不归这里管,否则倒是能挑几块可以开出高翠满绿的极品料子。

原重楼在那一堆打马坎水石里挑了一块两个成人拳头大小的石头,放在手里掂量。褐色的砂岩皮壳上隐约可见有一处松花,大约两寸长,消失于一个小裂纹里——如果这条裂纹没有深入石头内部,那开出来的料子价值将达到数万两之巨。

但是按照矿上的规矩,进来赌石的人不可以携带任何刀具,也不可以磨掉皮壳窥探石头里面的质地和分布——他想了一想,从怀里拿出了一袋子酒,打开盖子,倒了一点在那块石头上。

“咦?”蜜丹意停下来了,好奇地侧头看着他的举动,“给石头喝酒?”

原重楼没有理睬她,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几滴酒沿着皮壳滑落的轨迹,在它渗入裂缝的瞬间一眨不眨,默算着酒水消失的时间。

“这个不行。”他叹了口气,将石头扔回了架子上,“裂缝估计进去了半指深,开不出手镯了,最多只值几千两。”

“几千两!”蜜丹意却忍不住惊叹——她的父亲,大约一辈子做苦力在河水里打捞,也赚不到这一块石头吧?原重楼却冷冷道:“既然我带你入了这座宝山,又岂能让你带着区区几千两的翡翠离开?”

他在仓库里走了几个来回,然而眉头却渐渐紧蹙。

“看来,孟康的矿上今年真的没开采出什么好料子来。”他低声,拍着几块石头喃喃,“这些翡翠的质量,和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相比简直天差地别……看来经过这几十年,雾露河里的矿已经被采得差不多了。尹家今年岂不是……”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似是戳到了什么。是的,雾露河翡翠矿枯竭,尹家的财富自然大受影响——可是,这一切如今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原重楼摇了摇头,无声地苦笑,计算着外面的香应该燃了一大半了,在一堆石头里翻找,准备找个价值一万两银子左右的石头就作罢。

他聚精会神地挑选着矿石,蜜丹意神色却轻松,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还是无所谓,居然对这些足以决定她日后人生的石头无动于衷,反而只是自顾自地跑跑跳跳,东看西看,从角落里找了一块滚圆的石头出来当球踢。

“别吵。”原重楼有些不耐烦地再度喝止,观察着手里的一块石头,一脚将她踢过来的那块石头踩住。然而,一眼瞥过,忽地一震,手里的石头竟然啪地落地。

“等一下!”他一把拉住了跑来跑去的蜜丹意,“让我看看!”

那块石头重新停下,灰头土脸地一动不动。这石头大概有小西瓜那么大,大约三十多斤重,外皮灰色,看上去没有裂痕,但也没有松花,只有一条斑驳的蛇形的痕迹依稀地蜿蜒绕了一圈,皮壳上开了一个小窗,黑黝黝的。

“是自壁的料子?”原重楼吃力地托起那块石头,凑到窗口旁,对着光只看了一眼,眼里乍然掠过一丝惊喜,脱口:“天,这里居然能看到这种石头!”

原重楼看着那块石头,声音都有些异常:“就是这个了!你拿它出去!”

“好重!换一块行不行?”蜜丹意皱起了眉头,用缅语嘀咕。三十多斤的石头,对成年人来说也是不轻的分量,八岁的小孩子更是吃力。

“说什么呢?用出吃奶的力气也要把它拿出去!”原重楼却声色俱厉,一边脱下外袍做了一个包袱,交给了小女孩,“我替你把石头搬到门口,等一下你把石头放到这里面,然后背着出去——不过是几步路,总没问题吧?”

“好。”蜜丹意似乎挺怕他的,吐了吐舌头。

原重楼抬起脚,将石头一路踢到了门口,然后俯下身将石头放到包袱里。蜜丹意吃力地背了起来,转身敲了敲门,提高声音,对外面的人道:“叔叔,我挑好了!”

然而,仓库的门却并没有打开,还是一动不动。

“叔叔?”蜜丹意愕然,大声喊,“我挑好石头了!开门!”

门还是没有开,外面却依稀听得到脚步声,似有许多人赶过来,围在门外。原重楼心中顿时不安起来,用力地敲门,然而,任凭他们怎么敲,门却始终不开。

“啊……再不开,香都要烧完了吧?”蜜丹意嘀咕着,回头看了一眼原重楼,却看到原重楼的脸色猛然一沉。

“不对劲!”他低声道,一把将蜜丹意拉到了身后,“别动!”

就在那一瞬间,仓库的门打开了。

“果然是原大师,久仰久仰!”门一开,一个人影就映入了眼帘,拱手作揖,虽是缅人,却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在下沙卡隆,是这里的矿主。听说十年前大师经常跟随尹家大公子来这里挑石头,但那时候我还没来这里,错过了高人。”

“不敢当。”原重楼客气地回礼,心里却暗自警惕。

“后来听说原大师的手受了伤,从此收山,真是可惜啊。”矿主还在絮絮叨叨,肥胖的身形堵在门口,让原重楼不得不开口打断了他:“我们已挑好了石头,请矿主过目。”他用眼神示意,蜜丹意咬着牙将包袱重新背上,一步一挪地走出了门口,将里面的石头放下。

“小姑娘,你是索吞的孩子吧?”矿主笑眯眯地摸着她的头,用缅语问候,“为啥我以前没在这附近看到过你?”

蜜丹意显然对这个矿主没有任何好感,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瞪着他,嘀咕:“肥猪!”

矿主似乎没听见这句话,只是看了一眼她拿出来的石头,笑着道:“好眼力!自壁的料子,灰皮,蓝花,水头好,能开好几对镯子。原大师挑的肯定没错——只可惜,小姑娘你在里面用的时间太久,已经超过一炷香了。所以,这次赌石就只能作废了!”

“什么?”蜜丹意和原重楼齐齐失声。

“你看,香已经灭了,时间早就过了。”矿主笑眯眯地侧过身,让他们看香炉里已经熄灭的檀香,“这是规矩,可不能坏。”

“呸!”蜜丹意忽然啐了他一口,忍不住叫了起来,“明明是你不开门,把我们关在里面拖延了时间!你耍赖!不要脸!”

“我耍赖又怎样?”那一口唾沫吐到了矿主胸口上,那个胖子忽地变了脸色,冷笑起来,“在孟康,老子就是法!老子立的规矩,当然可以随便改!”

“矿主!”原重楼连忙一把将蜜丹意拉到了身后,沉下了脸,“欺负一个孤儿,不是大男人所为——这事儿若是传到了腾冲,尹家面子上也未必好看。”

“呸,少拿尹家来压我!”矿主也拉下了脸,冷笑着看着原重楼,片刻前恭敬的语气完全变了,“什么原大师!如今还不是一个残废?尹家早就不要你了,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你是谁?想帮着一个外人来挑走我矿上最好的石头,想得美!”

他手一挥,背后涌出了几十个凶悍的打手,个个手里拿着武器。

“把石头好好地收起来!把这两个人都给我处理掉,不留一个活口!”

看到那块翡翠被夺走,蜜丹意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叫声,眼神忽地变得可怕,一头猛地撞了上去,想从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伙手里把自己的东西抢回来,原重楼从背后一把拉住了这个莽撞的小女孩,厉叱:“别乱动,躲我身后去!”

就在那一瞬间,那些打手已经冲了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