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雾露河女童 · 2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一座筑在河中的围堰,经受不起上游水位不断上涨的压力,居然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将下游几百位正在河中挖玉的劳工活生生压在了水下!

岸上的人惊呼着往河边奔去,然而被拦截住很久的河水如同脱缰怒马一样奔腾而下,毫不留情地践踏过那些有着黑褐色皮肤的劳工,带起滚滚泥石,浊浪翻涌,只是转瞬那一群河中劳作的人们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样突然而来的可怖景象,令他们在马上看得怔住。

“爸!爸!”他们还没来得及上前,就听到耳边传来凄厉的哭喊,那个小姑娘扔了手里的花环,赤足朝着滚滚的河水狂奔过去。

“不好!”苏微来不及想,立刻把鸟笼往马头上一挂,飞身掠出。

那个小姑娘奔跑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瞬已经跑到了河边,被巨大的恐惧和悲哀推动着,毫不迟疑地涉水而下,想要去浊浪里寻找自己的父亲——就在一个浪头将要把她卷走的刹那,她脚底一空,忽然凌空而起。

苏微不顾一切地提了一口内息,飞速掠出,在半空中一舒手,将小女孩拦腰抱起,一个转折便落回了岸边。但浪势凶险,任凭她轻功惊人,一身衣裙也已经溅湿了一半。

原重楼策马赶来,和她一起将那个挣扎不休的小姑娘拉住。

“爸!爸!”那个小姑娘还在拼命地挥动着双手对着浊浪哭喊,试图挣脱两个人的双手,然而只是短短一眨眼,汹涌奔腾的江水里已经不见任何一个人的踪影。上百个劳工,竟然一刹那都被急流吞噬!

苏微看着这一幕,忽然间就是微微一个恍惚。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很多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很强,无惧于世间的任何事情,却不料骨子里对洪水的恐惧却依旧存在。

一切发生在瞬间,岸边工棚一片呐喊声,已经有人聚拢过来。河里劳作的是缅人,岸上监工却大半是汉人,说的也是汉语,看到惨剧发生,有一部分人试图组织缅工下水去打捞,有一部分人则在维护岸上的秩序,阻挡从各处蜂拥而来的缅工们,不让他们继续下水捞人。

“没救了……已经被水卷走了!没救了!”监工们大声呼喝,驱散那些前来救助的缅人,语气里满是不耐,“不用白费劲,到了明天,尸体会在下游回龙湾里自己浮上来的,到时候你们去收尸就是了!现在都回去继续干活!”

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这些话,小女孩猛然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极力想挣脱他们的手冲过去。那群监工里有一个人听到了哭喊,回过头,看到了这个哭闹的小女孩,忽地一愣:“蜜丹意?”

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人,又瘦又黑,衣衫朴素,显然在矿口上也只是一个中下层的人,但面容却比旁边的同僚温和许多,他蹲下来看着小女孩,叹息了一声:“你是索吞的女儿蜜丹意吗?”

“吴温林……”那个小女孩看到了熟人,越发哭了起来。

“乖,蜜丹意,”他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用缅语道,“你爸被水龙王带走了……不要哭了,佛陀会保佑他早生极·乐。”

小女孩放声大哭起来,用蜜色的小手擦着脸上的泪水。

“谢谢你们两个救了丹意,你们是……”吴温林抬起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两位年轻男女,然而刚说了一半,蓦地站直了身子,脱口而出:“天!你、你是……原大师?”

原重楼笑了一笑,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大惊小怪惊动别人。

“你们……”吴温林立刻住嘴,看了看左右,发现乱哄哄一片里还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连忙拉着他们走到了一边僻静的角落,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们两个,低声问:“原大师,你已经很久没和璧泽少爷一起来雾露河了,今天是来选料子的吗?——这一段日子密支那天天下雨,矿口溃决了好几次,都没挖到什么好的料子,还望原大师在家主面前多说说好话,不然矿上的兄弟们又要领不到工钱了。”

原重楼脸色变了变,冷冷道:“我早就不再给尹家雕刻了,今天来也非为选料。只是偶尔路过而已。”

“哦,”吴温林松了口气,道,“那……要不要过来一起吃个饭?”

“不用了,我们还有其他急事要赶路。”原重楼摸了摸身边小女孩的头,对他道,“麻烦你带这个小姑娘回家去吧。”

吴温林看了看啼哭的小女孩,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叫丹意,就住在前头三里外坡岗上的茅草屋子里,家里除了父亲就没有别人了。可怜的孩子,如今已经是个孤儿了。”

蜜丹意显然对他们说的汉语略知一二,此刻忽然放声大哭起来,小小的身子不停颤抖,颈上的茉莉花簌簌掉落了满地,香气馥郁。

“按照矿上的规矩,明天来领善后的款子吧,也希望佛陀保佑,能找到你爸的遗体。”吴温林蹲下来,擦了擦小女孩脸颊上的泪水,叮嘱,“蜜丹意,明天来矿上处理你爸后事的时候,如果工头问你想要领银子还是摸石,你一定要选银子,知道不?”

“嗯……”小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乖孩子。等拿到银子,你就去一百里外的福寮里找你的表姨吧……她有三个儿子却没有女儿,或许愿意收养你。”吴温林拍了拍她的脑袋,还想要说什么,忽然听到身边他的同伴们在喊:“矿主叫大家回寮里说话!快去!晚了要罚!”

“马上来!”吴温林来不及多说,最后摸了一下蜜丹意的头发,从衣兜里翻出了一小块碎银子塞到小女孩手里,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回去。

苏微站在暮色渐起的雾露河边,看着滚滚洪流,有些出神。

落·霞^小·说 w w w…l u ox i a…c O m …

这个小女孩,不知为什么总是令她想起早已沉淀在记忆深处的童年。那个无助又孤独的自己,趴在一块小小的木板上,在无边无际的黄河里漂荡。

得不到任何援手,看不到任何前路。

“现在怎么办?”她转过头,想问原重楼的意见,然而吃惊地发现对方早已牵着小女孩离开了。原重楼用完好的左手,一把将蜜丹意抱上了马背,牵着马向着前头山坡上走去,用缅语道:“来,蜜丹意,我送你回家!”

苏微定定看着他高瘦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顾不上手上的青碧色又因为方才的一轮轻功而有所蔓延,静悄悄地跟了上去,牵着马走在了他身后。

蜜丹意一路哭,原重楼用缅语不住地劝,温柔耐心。

虽然眼前这个人总是满身酒气,醉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说话又往往凉薄刻毒,但不知为何,与他在一起,却依稀能感到某种温暖——这种安稳宁静的感觉,即便是当日在听雪楼里,那个权倾武林的人都不曾带给过她。

 

近日一直在下雨,雾露河边的道路非常崎岖泥泞,短短的三里路居然走了一个时辰,等到了那座小竹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蜜丹意一路上哭个不停,当原重楼把她从马背上抱下来时,她用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放,在他的衣领上哭湿了一大片。

苏微先走入那个小楼里,发现那里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壁上挂着的斗笠蓑衣和一根钓竿,还有灶上半锅昨日剩下的冷饭之外,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唯一丰富的是各种花盆,颜色缤纷灿烂,从窗台上一直摆到了地上。

看来,这个小姑娘平日里就是靠着采集鲜花做成花环,卖了来补贴家用的吧?

原重楼将蜜丹意安顿在竹床上,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然后只说了一句“等我回来开饭”,就从墙上拿下钓竿,戴了斗笠,匆匆走了出去。苏微在后面喊他,他却没有回答,只是一转身就消失在山道上。

小小的竹楼里,转瞬就只剩下了两个女子。

蜜丹意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声音也小了下去,显然下午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巨变已经让这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心力交瘁。苏微不通缅人语言,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伸出手,将这个小小的孩子抱在了臂弯里,轻轻拍着。蜜丹意靠在她身上,身子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悲伤,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苏微叹了口气,只觉心中一片柔软。

“没事的,”她轻声道,“有我在呢,别怕。”

自幼被授予杀人之剑,日夜苦练无休,后来纵横江湖多年,杀人无数,渐渐也就看轻生死——那么多年来,她的人生荒芜而冰冷,除了师父之外,竟然是从未得到过这样温暖而柔软的感受,就如贴近生命最初的本源。

两人相互依偎,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咕的一声,竟是从孩子的肚子里发出。

“你饿了吗?”苏微回过神来,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连忙站起身来去灶前察看——然而锅里除了昨日剩下的半锅冷饭,竟然连什么都没有。

她在空空的房间里四顾,发现除了那只笼子里的迦陵频伽,这座房子里竟然是什么可以吃的都没有了。那只美丽的鸟儿正在婉转啼叫,一看到她的目光投过来,不自禁地停了歌喉,蹦跳到了笼子的角落,缩了缩头。

苏微转过了视线,无法可想,竹楼里又陷入了一片难耐的死寂。

继续坐了一会儿,还不见原重楼回来,苏微自己的肚子也饿了,再也坐不住。想了想,觉得先把饭热一下填饱肚子也好,便坐在灶前,从身侧的柴堆里抽了一把干柴出来,塞入灶膛,准备生火。

一刻钟之后,蜜丹意的惊呼响彻了竹楼。

“你在干什么!”夜里匆匆赶回的人失声惊呼,冲向了灶前,一把将正在胡乱扑打身上火苗的女子拉了出来,推往门外,“该死,别往柴堆上靠!快离开房间!”

苏微手忙脚乱地扑打身上着火的衣襟,然而火舌已经舔遍了她的纱笼围裙,正在往上蔓延。蜜丹意缩在墙角看着,仿佛这才从失魂落魄的状态里回过神来,赤足跳下床来冲到了门外,从廊下的大水缸里舀起一瓢水,冲过去便对着苏微迎头一泼!

哧的一声,冰冷的水和炙热的火相遇,转瞬双双湮灭。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