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暗涌生 · 2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把绝世神兵藏在剑鞘中,然而却仿佛知道主人的心意,低低起了一阵鸣动。

“我教你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配得上这把血薇!”姑姑的话从记忆中浮起,响彻脑海——原来,她的一生,只是为了和这把冰冷的神兵相配?那么,如今废了一身武学,是否连这把剑都不配拔出了呢?

苏微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收回手,下意识地摸着耳畔盈盈摇晃的翡翠坠子,微微出神。忽然间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她一颤,急急低下头,将那一枚耳坠解了下来——果然,右侧那颗翡翠的白金扣上裂开了一个细微的缺口,直指耳后的风池穴方向!

她看了一眼,便知道这竟是日前的那一轮交手里被夕影刀的刀意所割伤留下,不由得心中大震,霍地站起,走到窗口望着灯火依旧通明的白楼——原来,当日他毕竟是手下留了情,不曾全力施展。

其实仔细想想,停云的武功源自于雪谷老人一脉,乃是池小苔亲授,又融合了楼中四位护法的所长,如若真的交手,她何尝就能如此轻松地胜过他?他只是故意藏拙认输、不愿展露真正的身手吧?

是否对于自己,他一直也是有所保留?

 

“告诉楼主我不舒服,不方便见他,请回吧。”

隔着帷帐,她吩咐侍女,声音淡漠。

自从中了毒后,她卧病在绯衣楼,找各种借口把前来探视的人挡在了门外。其中,也包括了萧停云——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意见他,只是看到他如此殷勤地每天前来问候病情,心里就有无端的猜忌和厌恶。

仿佛,他来关心问候的只是那把血薇剑,而不是自己。

或许被拒绝得多了,这两日,萧停云渐渐地不来了。来得多的,反而是赵总管。那个盲眼的孤女深得楼主信任,也被听雪楼上下所敬重,十几年来主持楼中大小事务,从无一次失算,对她这个新来的听雪楼主人更是恭谦亲切,没有一丝一毫的失礼。

然而,不知道为何,一看到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睛,她就觉得全身不自在。

第一天赵冰洁来的时候,她还勉力客气寒暄了几句。然而第二天她再来的时候,她便再也没有耐心,只是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对面坐着的赵冰洁也就沉默着。窗子半开着,然而绯衣楼里的空气似乎都停滞了,侍女们在一边,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日影渐渐西斜,眼看着炉中的龙涎香也燃尽了,侍女仿佛得了大赦一样,低低说了一句“奴婢下去换新的来”,便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另一个则道“这茶凉了,奴婢去换一壶新的来”,急忙也跟着下了楼。

楼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苏微斜倚在榻上,赵冰洁坐在对面的椅子里——虽然没有任何东西横亘在两人中间,空空荡荡,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公子这几日一直很担心你。”终于,赵冰洁开口了,打破了这难难捱的沉默,“苏姑娘为何不愿见他呢?”

苏微没想到她会直截了当地问到这个问题,眼神也忽地凝聚如针。怀中的血薇轻轻一动,似乎如昔日遇到劲敌一样,跃跃欲试。

“总管连这事也要操心?”她忍不住冷笑,“不怕太耗心力了些。”

“苏姑娘来楼里,也有十年了吧?”赵冰洁轻声道,似是无限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十年前,冰洁的眼睛还能依稀看到一点光——如今虽然看不到了,但对有些事,却还是心知肚明。”

苏微忍不住转过脸来看着她:“什么事心知肚明?”

“苏姑娘对公子的心意。”赵冰洁微笑着回答。

苏微霍然变了脸色,从病榻上撑起身体来,死死地看着这个端庄地坐在房子另一头的女子,眼神复杂地变了几变,脱口低叱:“胡说!”

“有些事,并不需要用眼睛去看。”赵冰洁的声音依旧平静温柔,“十年前,冰洁第一次遇到苏姑娘时就明白了,在公子心中,您是多么重要和无可替代——可是,这么多年来,为何苏姑娘对公子却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苏微沉默着,看着这个微笑的盲眼女子,只觉心头有一股怒意渐渐弥漫,无可抑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是吗?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

她的声音冷峭而锋利,如同瞬间出鞘的血薇,令一直带着微笑的女子震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瞬地僵硬,沉默下去,手指不易觉察地握紧。

“不会是因为冰洁吧?”许久,端坐着的女子笑了一声,语气恢复了平静,“冰洁来楼里比苏姑娘早了四年。承蒙老楼主眷顾,一直在听雪楼寄居,以残疾之身为公子效犬马之劳而已——苏姑娘若是因此起了什么芥蒂,冰洁真是百口莫辩。”

“……”苏微看着这个人,心绪起伏。有许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就如同虽然手握血薇利剑,却不知如何刺下第一剑一样。

这个女子,看似端庄又温柔,说出的话却是如此阴柔狠毒又滴水不漏。

“苏姑娘是血薇的主人,和公子是天生的一对。”赵冰洁柔声细语,“这十年来,冰洁持身严谨,侍奉公子也从未有逾矩之处,还请苏姑娘千万别因此心存芥蒂。”

她的声音温柔,一字一句都婉转动听。

然而听着这样无懈可击的回答,苏微心中的厌烦和怒意却一层层地汹涌而来——是的,十年前,当她来到听雪楼时,这个女子已经在楼里生活着。当萧停云从风陵渡把她带回楼里时,一路上,他提及的都是她的名字,眼角眉梢带着温柔和宠溺。

——在遇到血薇之前,他的身边,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女子!

这个心结从最初便开始种下,从未随着时间淡去。

十年来,她为他征战四方、杀戮天下,然而他们之间却始终隔着一个无形的影子——相比起她卓绝天下的剑术,作为总管的她虽然是个盲女,在楼中的地位也是无可或缺。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他都带着她出现,相处的时间比自己还长。

他看向她的眼神是无法掩饰的,一如他最初提到她的语气。

这样的心结,层层叠叠累积,已经沉淀成为魔障,此刻在病中被人恶意地触及,一瞬间便膨胀起来,令她多年来的冷静瞬间崩溃。

“怎么,赵总管这么想消除我心里的芥蒂吗?”听了半晌,终于想到了该怎么回答,她的嘴角沁出一丝冷锐的笑意来,打断了她的话,“我倒是有个方法。你想听吗?”

“当然。”赵冰洁颔首,“只要苏姑娘能……”

苏微再度打断了她,冷冷:“赵总管今年能出阁嫁人吗?”

“什么?”赵冰洁猛然愣住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总管今年已经二十九了吧?早已经到了摽梅之期,还留在楼里,难免会落人口实。”苏微语音冷而锐,如同利剑一剑剑刺下,带着冷笑,“赵总管既对楼主无心,又不想别人心有芥蒂,不如我让楼主今年就为你择个佳婿如何?”

“……”赵冰洁深深吸了一口气,沉默着,脸色惨白。

“怎么,不肯?——我就知道总管是不肯的。”苏微侧头看着她,轻声笑了起来,似乎心里的愤怒再也无法压制,忽地厉声,“好了,让我安静一下行不行?这么多年了,你是个瞎子,就当别人也是瞎子吗?”

赵冰洁身体微微一晃,却压住了声音:“不知道冰洁哪里做错了?”

“你?你没有错——只是你压根不应该存在,”苏微握紧手里的血薇,在病榻上沉默了一瞬,几经克制,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一字一字,“听雪楼是人中龙凤的听雪楼,是血薇夕影的听雪楼!压根就不该有你这样的人存在!”

她的声音锋利无比,似血薇杀人从不留余地。

赵冰洁猛然一震,脸上笑容尽失,唰地苍白得毫无血色。苏微看着她的表情,心中略微觉得快意。木然坐着的人张开颤抖的嘴唇,似是要说什么,却又终于忍住。

“苏姑娘有血薇在手,自然是任何人也无法相比,也无可取代。”沉默片刻,赵冰洁空洞的眼神里掠过一丝叹息,轻声道,“若是苏姑娘真的不放心,冰洁今年便自请出家、离开听雪楼,如何?”

“……”苏微被她这样的回答凝滞了一下,然而仔细一想她的第一句话,却心中一痛——她在暗示自己是因为血薇而获得他重视的,没了血薇,就什么也不是了!是不是?

这是她内心深处最大的疤痕,这个女子却揭得若无其事。

“不必如此楚楚可怜了,出什么家呢?”她冷笑,低头看着自己布满了银针的双手,“三个月后说不定我就毒发身亡了,到时候,谁还会来为难赵总管你?”

说到“毒发身亡”四个字的时候,赵冰洁的眼神微微变幻,刚要说什么,只听楼梯上脚步响,却是侍女们捧着香炉和茶具重新返回。两人停止了话语,重新陷入了之前那样的沉默,看着侍女们摆放香炉和布茶。

“这是什么茶?闻起来倒不错。”赵冰洁恢复了镇定,微笑着问倒茶的侍女。

“是今年明前采摘的洞庭碧螺春,”侍女恭谨地回答,将瓷壶奉上,“当时一共得了三瓶,总管特意吩咐了要给苏姑娘留一瓶。”

赵冰洁拿过来在鼻子下闻了一闻,点头,道:“果然不错。居然如此甘甜清香……这茶却是连我自己也没喝过。”

苏微看着她在那里没话找话地寒暄,心中越发烦躁起来。

“来,”她蓦地开口,语气不善,“给赵总管看茶。”

看茶之后,便是送客了。

侍女知道这几日苏姑娘脾气多变,小心翼翼地给总管倒了茶。然而赵冰洁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只是喝了一口茶,轻微地叹了口气:“果然好茶……极淡,却回甘深远。人生不也一样吗?撑过了苦境,好日子在后面。”

榻上的女子只是无声冷笑,不再理睬来客。于是她径直站了起来,笑道:“你们几个,要好生服侍照顾苏姑娘,知道吗?”

“是。”侍女齐齐行礼。

盲眼的女子自行离开,从楼梯上走了下去——在听雪楼中居住了十几年,内内外外每一处地方她都已经了如指掌,所以尽管看不见,却无须别人搀扶。然而这一次,她却走得有些急促,在转角处居然算错了楼梯级数,猛地一个趔趄。

“赵总管!”侍女们忍不住惊呼。然而她却无声地扶着墙壁迅速站起,重新挺直了肩背,慢慢地走了开去——背影单薄,肩膀挺直,头也不曾回一下。

赵冰洁没有回头,生怕一回头,就会压不住心中的那种波澜汹涌,扑回去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她只能咬着牙,一步一步往下走,心绪如麻,双手微微发抖,指尖冰冷如雪。

手心已经空了。

那一粒毒药,已经悄然融入了那一壶碧螺春。

“快进去吧,”背后传来侍女们的声音,转身入内,“苏姑娘起了,正想喝茶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