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碧蚕毒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娘——娘!”她失声惨叫,挣扎着回过头去,眼前却忽然一片漆黑。那个少年松开了握着马缰的手,用手掌迅速地覆上了她的眼睛,低声道:“不要看!”

不要看……不要看。

那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十几年后,依然回荡在她耳侧。

 

“我一直忘不了那颗在空中飞舞、诅咒着我们的人头。”在洛水旁的荒凉酒馆里,苏微喝着酒,喃喃:“他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血薇夕影,终将自相残杀——传说临死之人的诅咒,凝聚着此生最后的未了心愿,十有九灵。”

“你居然怕这个?”萧停云却冷然而笑,“头都被砍下来了,还能怎么灵验?他活着的时候赢不了我们,死了做鬼难道就能厉害多少了?”

“……”苏微愣了片刻,无言以对。

“别总是想着这些,事情早就过去了。”萧停云也喝了一杯酒,问,“白马寺的那两百个牌位里,莫非也有梅景浩的灵位吗?”

“当然。”苏微苦笑,摇了摇头,“我甚至每年都回去给他上香——”

“好了,别喝了。”看到她又喝完了一瓶,他终于看不过去,按住了她的手。她的肌肤冰凉,冻得他震了一下,面露讶异的神色:“你怎么了?伤还没好?”

“没事。”她摇了摇头,把手抽了回来,又倒了一杯酒,“楼主,我在这里喝了一个多月的酒,也想了一个多月的事。现在,我终于想清楚了——”

萧停云微微一惊: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改口叫他“楼主”了?他坐在她对面,默默看着她,仿佛在等待她把话说完。然而苏微一抬起头,一看到那双幽深的重瞳,话到嘴边又渐渐停止,后面那半句毕竟不曾再说出来。

“阿微,你想说什么?”他看到她退缩,双眉却皱了皱,“说吧,等你说完了,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苏微有些诧异:“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你先说吧。”萧停云笑了笑,神情有些莫测,似在下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好吧,我想知道的是……”她望着他,眼里神色转了千百遍,停顿许久,忽然笑了起来,“到底是你的夕影刀厉害,还是我的血薇剑厉害?”

“什么?”他不由得愕然。

“难道你不想知道答案吗?”苏微仰起头喝了一杯酒,笑了一声,“这么多年了,你没想过要和我比一个高下?”

萧停云苦笑了一声,摇头:“从没想过。”

“我们已经是这江湖上绝顶的高手,其余可以比肩的,也都已经被我们联手除去,”血薇的主人仿佛借着酒意微微而笑,傲然睥睨,眼神如同出鞘的利剑,“这天下第一,必然就在我们之间——我可是非常非常地想知道答案呢……”

“何苦呢?”萧停云却摇头苦笑,“多此一举。”

“比试一下吧!”苏微却是反常地执拗,将血薇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眼神微醺而冷冽,吐着酒气,“你看,我对姑姑发过誓,这……这一辈子,都不能对听雪楼主拔剑!可是……可是如果是你邀请我来比试,应该就不在此列了吧?来来,你快邀请我吧!”

萧停云愕然,抬头看她:“你是当真?”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当然当真!算我求你了。”她望着他,眼神盈盈,语气几乎带了娇嗔,“这是我第二大的愿望了……看在我为你卖命十年的分上,请成全我吧!”

“阿微!”他蹙眉低叱,“什么卖命十年?说得那么难听!”

“哎,到底比不比?”她却打断了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摇晃着,“如果你肯答应,我至少一个月不喝酒。如何?”

“当真?”萧停云一怔,似乎被这个提议激起了兴趣。

“当然!”苏微笑了起来,“这些年来,我哪次骗过你来着?”

他沉默了一下,终于叹了口气:“那好吧,就比这一次,下不为例!”

“好!”一句话未落,对面坐着的女子一声轻笑,手指一按桌面,整个人便翩然折身,向后飞起,“记住,可不许藏私啊——你是知道血薇的厉害的!”

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飞扬,在轻笑中,她的袖中流出了一道绯色的闪电,直取他咽喉而来,凌厉迅疾宛如雷霆!

“叮”!千钧一发之际,淡青色的刀光如同闪电,挡住了血薇。

骤然遇袭,萧停云脸上瞬间笼上了一层杀气,抬头看着对方,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变了,仿佛夕影刀一入手就换了一个人一样。绯红色的光芒当头笼罩下来,弹指间,苏微已经迅疾地刺出了十二剑,毫不留情。

十二道剑光交织成一道网,逼得他几乎连站起来的时间都没有。

“好,我们从来还没分过高下,今日就且试试看!”一口气封了十二剑,萧停云似乎也被激发起了斗志,身形只是一晃,便消失在了窗外,“这酒馆太破了,你就饶了它吧……要比试,到外面来!”

掌柜的一声惊呼还含在嘴里,动手的两人已经不在室内。

“阿弥陀佛……”老掌柜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连忙让店小二去关门关窗,转眼却看到店里剩下的那位客人也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不由得觉得沮丧——看来,这两个煞神虽然没有拆了这个破旧小店,却还是吓走了他唯一的客人。

洛水静静流淌,岸边芦苇起伏,一望无际。

远远看去,只见那两人在黑夜里交手,身形飘忽如鬼魅。青色的刀光和绯色的剑光在江面上穿行,所到之处,雪白的芦苇纷飞而起,仿佛落下了一天的雪花,美丽不可方物。

“这些江湖人!”老掌柜跺了下脚,吩咐店小二,“赶快关门打烊!”

然而,最后一块门板尚未竖起,两道闪电又穿行进了室内,如同风一样,一先一后悄无声息地落地,竟然是快得连看都看不清楚。咔嚓两声,那块门板被一刀一剑先后斩过,顿时裂成了四块!

店小二拿着门板的手僵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赢了!”血薇如同摇曳的闪电。苏微笑了起来,声音如同银铃。她身边的贵公子却微笑不语,默默将刀收入被割破了的袖中,点了点头:“血薇果然是天下无双,在下拜服。”

“喂,你不是故意让我的吧?”看到他这种表情,苏微忽然觉得心虚。

“哪里,高手过招,岂能相让?大家都全力而为,哪能藏私?”萧停云笑,拱手,“骖龙四式凌厉无比,在下不能抵挡,更何况你的剑招里似乎还有别的变数,奇诡莫测,更是令人防不胜防——两者相辅相成,已可以独步天下。”

“真的?你可别假客气啊!”苏微听得他认输,心里却依旧有些不确定。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他微笑,漆黑的重瞳里却看不出真假,一如他平日的心。

“好吧……你说得没错,我在变招时用了师父教给我的‘折梅指’,还有‘六幻影针’——”她叹了口气,有些不甘心,“这些压箱底的本事我可还是第一次用上,居然都被你躲过了。亏得师父还说我一旦习得了骖龙四式和这两样,天下就没有一个人能接住了!”

“其实令师也没说错。”萧停云沉吟着开口,“血薇剑谱凌厉纵横,孤高绝世,每出一招从不留活路,却失于煞气太重,伤人伤己;而另外两种武学,却沉稳飘逸,如水银泻地,正好将血薇每一个的弱点恰到好处地补足——如此相辅相成,实在令人惊叹。甚至让人觉得……”

“觉得什么?”苏微正听得入神,却见他顿住,不由得追问。

“甚至让人觉得,这两种武学,似乎本身就是为了弥补血薇剑谱的不足而创造出来的一样!”萧停云有些迟疑地蹙眉,摇头,“不是我自夸,天下的武学虽然庞杂,我也知道十之八九——可是所谓的‘折梅指’和‘六幻影针’,我却是头一次听到。”

苏微怔了一怔,没有回答。这些武学技艺,师父教给她,她便学了,除了知道一个名字之外对其全无了解,就如同她从来不知道师父的姓名是什么一样。

“你的那位不知道名字的木师父,还真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啊……”萧停云叹息,“如果有缘得见,也不枉此生。”

她知道他是想打听自己的师承来历,摇了摇头,沉默下去。萧停云看到她的表情,便转开了话题,道:“你刚才说血薇夕影的比试是你第二大的愿望——那么,你最大的愿望又是什么?”

苏微看了他一眼,表情似乎有些奇特,半晌只道:“不告诉你。”

“告诉我吧,说不定我能倾听雪楼之力为你达成。”他微笑,语气温和。他说得低沉温柔,苏微却回身岔开了话题,说了一句:“哎,好渴!”

方才一轮激斗,虽然只有短短一盏茶时间,可全力施展之下已经耗尽全部力量,此刻一停下来,顿时觉得饥渴不已。她拿起了刚才放在桌子上喝了一半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萧停云忍不住蹙眉:“你刚才不是还说要一个月不喝酒的吗?”

“这一杯是之前倒的酒啊,不算的!”苏微撇了撇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耍赖道,“从这一杯之后开始算!”

他看着她,忍不住笑了一下——每次她流露出这种语气神态的时候,他就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猝不及防的交手。那时的她如同满身是刺的刺猬,出手袭击了自己,面对姑姑盛怒的责问,却怯怯地辩解说剑没有出鞘就不算动手。

十年了,这个来自风陵渡的孤女在江湖中渐行渐远,心被高墙包围着。只有每次不经意的眼神流露,才让人看到她的另外一面也一直存在着,如同刺猬深藏着柔软的小腹。

每当这个时候,他心里都会有深深的愧疚。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