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章 神兵阁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停云,听着,我不想让你重蹈他的覆辙。要知道贪恋温暖是人的天性,但玩火者,必自焚。那些火,你可以借来温暖一夕,却永远不要过度靠近火源——记住,不要过度依赖另一个人,也永远不要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心智受乱。

否则,你的毁灭也只在旦夕之间。

 

神兵阁内一片寂静,森然的刀剑挂满了四壁,一件件奇门兵器陈列在架上,杀气四溢。萧停云逡巡于其间,手指从一件件收藏品上拂过,侧耳听着下属在一旁禀告。

“梅家第三房梅安氏母女,于十日前在广元县祁山镇被我们发现。她们两个人扮成了船娘,居然逃了那么远。只是……梅家的传家之宝落梅玉笛却一直没有找到。”回来复命的石玉已经老了,脸上那双眼睛却依旧如鹰隼般冷亮,“属下亲自拷问了三天,可那一对母女誓死不吐露玉笛下落,直至最后血尽而死,依旧一无所获。”

“……”萧停云的手顿了一下,低声,“了不起。”

他知道石玉率领吹花小筑多年,刑讯拷问手段有多厉害。江湖里钢铁打的汉子在他手下也熬不过一天,这一对弱质女流却能坚不吐供。

石玉继续道:“这三个月中,吹花小筑共奔袭四千里,诛杀梅家余孽共计二十六人——到如今,江城梅氏家谱上的所有人,已然全告族灭。”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太好了!”萧停云低声击节,“从今往后,江城梅家变成了武林历史,所谓的天道盟也该土崩瓦解了——这些日子,真是辛苦师叔和吹花小筑的人了。”

“不敢当。”石玉拱了拱手,也不多礼,便掉头离开。

萧停云望着他的背影,微微出神。自从萧忆情萧楼主去世后,因为不满接任的石明烟,楼里很多老人在当时都选择了退隐,唯有这个吹花小筑里的杀手之王还留在楼里,几经变故始终不曾离开,忠心耿耿地守护着听雪楼。

很多次,他都在想,石玉之所以跟随自己,其实并不是因为真正的忠诚,而完全是出于对逝去的人中龙凤的尊敬吧?他曾经对他们两人许下誓言,所以尽管生死殊途,还在用余生完成这个誓约。

可能师父说得对,自己的确是一个不幸的人……从生下来到现在,或许一直到死,他都不能摆脱那两个人的影子。

萧停云独自一个人在神兵阁里久久默立,看着那些刀剑,苦笑。

这是为了纪念那一对人中龙凤而建立的阁楼,里面曾经供奉了夕影刀和血薇剑,除此之外,也陈列着许多各门各派的兵器——有征服后作为战利品带回的,也有臣服的门派自己献上的,从南疆到漠北,从东海到西域,无一不全,代表了听雪楼鼎盛时代的无上荣耀。

而如今,天道盟已灭,江城梅家的落梅玉笛却未能入阁,未尝不是一件憾事。

“黄鹤楼头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以玉笛梅花和诗文双绝享誉江湖的梅家,本是江城望族,出过三任探花两榜进士,不仅文采风流,武学也是卓绝,从萧逝水一代开始就与听雪楼有往来,表面上一直恭谦有礼。然而自从萧忆情死后,听雪楼影响力日渐衰弱,江湖上觊觎之人众多,梅家也不能例外。野心勃发,私下联合其他六个听雪楼的旧仇门派,组建了天道盟,试图颠覆天下武林的格局。

因为他们,自己接任听雪楼以来,从未有一日的安睡。

如今,梅家终于被一举拔除,反对听雪楼的力量土崩瓦解。和试剑山庄结盟后,除了黑道上的杀手组织“风雨”,武林再无一股力量可以再对听雪楼造成威胁。这几年来他日夜悬心的问题,也终于得到了初步的解决。

萧停云叹了口气,叹息声在空荡荡的阁楼里回响,穿行在刀锋剑芒之上,发出低低的回应,仿佛是一阵穿过了时间和空间的风。

神兵阁里寂静无人。夕阳如水,浸没了窗前的那一张空空的案几。他忽然有些恍惚:似乎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个坐在窗前用蝇头小楷写着什么的温婉女子,静如秋叶,即将凋零。

他的授业恩师池小苔,是一个奇特的女子。

被囚于斗室数十年,容貌和气质居然都不见太多苍老,笑靥依旧清丽动人,只是一头长发已经如雪般。每天,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她会临窗铺开白绢,用蝇头小楷细细记录着什么,在她身边的案上,供着那把淡碧色的刀,在夕阳里反射着如水一样的光芒。

儿时的他还不知道:那把刀,对她来说便是余生里唯一的温暖慰藉。

他在旁边怔怔地看着,充满了好奇。然而,师父却从不跟他说自己在白绢上写了什么故事,仿佛独自沉浸在某个遥远的梦里。

那一天,他来看她时,她坐在桌子边剧烈地咳嗽,白绢上已经溅满了鲜血。当他惊呼着转身,想要叫墨大夫来时,师父却阻止了他。

“这是肺痨……没用的。”她微微地笑,阻止了他,“你别太靠近我。”

“能和他得一样的病死去,似乎……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呢。”师父仰起头,在窗口的夕照里微微而笑,唇角染血,如同一片脆弱到透明的秋叶。年少的他望着这个衰老而美丽的女人,担忧而不安。

她招手让他过去,然后咳嗽着,从案上拿起那一柄湛如秋水的刀,放到了他的手里。

“停云,你喜欢这把刀吗?”她微笑着问他。

淡碧色的刀握在手心,宛如握住了一段传奇,少年只激动得微微发抖,用力地点头:“喜……喜欢!”

“那么,就拿着它吧!”她低声喃喃,微笑,“停云,你接过了这把刀,就成了听雪楼的新主人,你将拥有在武林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这未必是好事。你将成为一个不幸的孩子,一生都活在那个人的阴影里。”

“就和我一模一样!”

说到最后一句,已经接近诅咒。

二十年荏苒如一梦。

那个幽闭于阁中多年的女子如今已经死去,然而,作为他幼年唯一的启蒙恩师,她对自己所说过的那些训导,一直以来都萦绕在耳边,不曾片刻忘记。

停云,听着,不要重蹈我师兄的覆辙。要知道贪恋温暖是人的天性,但玩火者,必自焚。那些火,你可以借来温暖一夕,却永远不要过度靠近火源——记住,不要过度依赖另一个人,也永远不要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心智受乱。

否则,你的毁灭也只在旦夕之间。

……

夕阳下,那个女子对着孩童时的他俯下身来,谆谆叮嘱,将案上那一幅染血的白绢放到他手里——他第一次看到了师父在窗前书写的东西,那是一篇用簪花小楷写出的佛偈: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

初尝滋味,已近割舌。

所得甚小,所失甚大。

世人得爱,如入火宅。

烦恼自生,清凉不再。

其步亦坚,其退亦难。

“师父……”十多年后,在空荡荡的神兵阁里,他微微地叹息。

作为雪谷老人最小的弟子、昔年楼主唯一的师妹,你的一生也堪称传奇。你曾经和听雪楼主青梅竹马并肩长大,几乎成为他的妻子。然而,因为那个绯衣女子的出现,你顿时失去了所有——从那个时候开始,怨恨的种子就在你内心种下了吧?

在那个人活着时,你不曾得到他的爱,也不曾得到他的恨,竭尽全力所得到的,也不过是一生之困。在那个人死去后,你独居于此,心如止水,日日夜夜回顾往昔,仿佛看透了所有——可是,师父,你是真的解脱了看透了吗?

你说世人求爱如刀口舐蜜,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不管刀锋如何锐利,你是否宁可割舌,也不惜求得那一瞬的甜意?当你在决定让我成为夕影刀真正主人的时候,是否一早也预见到了我今日的困境?

如今,血薇和夕影面临再度分离,我又该怎么办?

萧停云在神兵阁里独自沉吟,直到外面斜阳透过窗棂,斑驳地映照在他的脸上。许久,他长叹一声,似是暗自下了什么决心,将玉笛搁在架子上,转头看向了供奉血薇夕影的空位,低声:“或许……这样也不错?”

忽然,他听到身后有人开口:“什么也不错?”

斜阳下,无声无息地映照出四个人的影子。碧落红尘,黄泉紫陌。那是久居于北邙山的四大护法,联袂出现在这座久未有人来的神兵阁。

“拜见四位师长。”萧停云回过身行礼,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重瞳深湛宁静,“一时心乱无主,竟惊动了诸位护法下了北邙山,停云惶恐。”

四护法之首的碧落摇了摇头,道:“血薇主人要离开听雪楼,我们都无法坐视不管。”然而看了他片刻,叹息,“不过,如今看来,你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是。”他静静地答道,“弟子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已经想清楚了。”

他一字一顿地道:“为了听雪楼,弟子可以牺牲一切。”

四大护法相互对望了一眼,面上表情各异。黄泉似乎想要脱口说什么,却被紫陌按住。红尘只是微微冷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好,”只有最年长的碧落神色不动,淡淡开口,“只要你想清楚了就好——如有什么需要,派人来北邙山找我。”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没有丝毫停留。萧停云嘴角动了动,似乎想开口说什么,却终究沉默——是的,他才是听雪楼如今的主人。无论多么艰难困顿,所有的决定,到最后还是要自己来做。

他的手在袖中渐渐握紧,眼里有杀气横溢。

 

听到苏微想要出城的消息时,已经是黄昏时分。

外面还在下着冷雨,春寒料峭,紫金炉里有龙涎香萦绕。听到下属来报,正在批阅宗卷的萧停云长身而起,直接奔下白楼,毫不犹豫地翻身上马,号令开门。赵冰洁听到了响动,走到窗边看着,暗淡无光的眼睛里有着一丝异样的目光。

侍从追上来,高喊:“楼主,外面下雨呢!”

然而马蹄嘚嘚,萧停云早已去得远了。

“终于是下决心了吗?”赵冰洁喃喃,侧耳听着蹄声远去,语气里莫测喜怒,只是长长叹了口气——白日里听说停云在神兵阁待了一整天,她便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此刻再看到这样的情状,便明白他心里应该已是有了决定。

他应该是一早就想好了的吧?只是,没想到苏微在今日便要离开,如此仓促,打乱了所有步骤——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她知道血薇的主人是爱慕他的,只要他开口,她就不会拒绝——谁会拒绝停云这样的男子呢?既然他已经明白了不能失去血薇,那就让他去吧……血薇的主人,天生就要和夕影的主人在一起。

这几乎是注定的事情。

赵冰洁掩上了窗户,只觉得指尖冰凉,身体内的剧痛再度袭来。她脸色苍白,痉挛地弯下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那里,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抠着,几乎疼痛得令她想把这双眼睛生生地抠出来!

是……是那种沉淀在身体里的余毒,又一次发作了吗?自己的眼睛里,是不是又在流出骇人的鲜血来?可不能让人看到了……

她恍惚地想着,扶着墙慢慢地往回走。然而神志模糊,平日记熟了的路线便忘了,不等摸索着回到床上,脚下忽地绊倒了一叠书——孤独的女子摔倒在空无一人的岚雪阁里,周围的古书倒塌下来,雪崩一样掩埋了单薄的人。

她无声无息地失去了知觉。

 

萧停云策马出了朱雀大街,一路疾行,好容易才在洛阳的东门截住了苏微。

苏微正在雨里步行着,朝着城外的方向走去,垂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她没有骑马,也没有撑伞,乌黑的发梢上沾满了雨水,显出一股平日难得的鲜活明亮气息来——他只看了一眼,忽然间就微微一恍惚。

这个样子的她,恍如十年前风陵渡月下的初遇。

“怎么不回楼里?”他跳下马,语气有些急促,“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

“来得这么快?果然,你派探子监视我了吧?”她却只是淡淡地冷笑,抬头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那你自然也知道我最近几天哪里也没去,喝完了这家喝那家——洛阳所有的酒馆,只怕都已经被我喝了个遍。”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敌意和戒备,令他有些愕然。

“那你现在打算去哪儿?洛水旁的那家酒馆吗?”萧停云笑了一笑,试图让气氛融洽一些,“你不是很爱他家的冷香酿吗?我陪你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今日这么有空?”苏微淡淡地看了看他,冷笑,“你不是一贯都很忙吗?”

这一个月来,她没有回去,他也没有来找她。两个人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对峙。她猜测着他这一个月安然不动,却在今日忽然来找自己的缘故,然而他的眸子是深黑色的,重瞳之下仿佛藏了另一个人。

“我很久没陪你喝酒了,也该陪你去坐坐。”萧停云只是笑了笑,道,“放心,我绝不是为了再求你去出手杀人才来献这个殷勤。我有一些话要和你说。”

她终于点了点头:“那好,一起去吧——我也正有话对你说。”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