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归去来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错,我不想拿一些矫饰的谎话来骗你,”他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我把你迎回楼中,就是要你为我、为听雪楼去诛灭敌人。要杀人,杀很多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风雨之中,她心绪如麻,一路沉默。

他温文有礼,没有强迫她说话,亦没有过多地打扰她,独自打发着时间,有时在舱中闭目养神,有时在船尾看书。两个人相安无事,却也生疏异常。

然而,有一天,船过天门湾,她却忽然听到了琴声,琴声柔和悦耳,如同此舱外的绵延流水。琴声中,有人缓缓低吟——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

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

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她有些愕然地侧过头,弹的居然是……《停云》?

除了姑姑之外,她最熟悉的人便是师父。戴着面具的师父学养极好,雅好诗词,所以自小她也听过这首诗。此刻,船头上的那个人念这首诗的语气,像极了师父。

她听了片刻,忍不住从舱中站起,走了出去。

外面的日光非常明丽,阳光如同瀑布一样从天宇倾泻下来,整个黄河都在发出点点璀璨的光,他们所在的这一叶小舟如同在万顷琼田上划行。离开风陵渡的这些天来,她心情郁郁,每日只是待在舱内不出,竟不知道外面有如此美丽的景色。

苏微卷起帘子,看得有些失神。

在船尾抚琴的果然是那个姓萧的公子,此刻横琴膝上,一袭白衣在风里翻飞,眼神专注,一眼望去竟宛如神仙中人,她的视线不由得为之停顿。看到她出来,他停下了按着琴弦的手指,颔首问候:“苏姑娘起了?”

“嗯。”她第一次开口回答他,声音细微。

“是我吵到你了吗?”他放下了琴,问。

“没有。”她摇了摇头,顿了顿,又道,“我很喜欢。”

那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语气有些生涩,似是还不习惯和陌生的男子交谈。萧停云却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那么,就听我把这首《停云》弹完吧。这首诗是讲得遇知交的喜悦,倒是很适合此情此景。”一笑,又道,“而且,也是父亲给我取名的出典。”

停云?她想起了他的表字,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好名字。”

“苏姑娘的名字也好,”他笑道,“只是要多笑笑才是,否则岂不是白白辜负了?”

“是吗?”她忍不住笑了。

她是个内向的人,笑了一下便又沉默,但那一笑是璀璨明净的,如同血薇骤然在日光下出鞘,展现出明亮而又耀眼的光华,令看到过的人都永难忘记。萧停云凝视了她一瞬,重新将古琴横在膝上,手指轻拢,淙淙之声如流水。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竞朋亲好,以怡余情。”苏微静静听着,忍不住随着曲子脱口低吟,“人亦有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苏微在船头随着曲声吟唱着《停云》三首。这本来只是怀故友的诗,但她的声音却不由自主地透出悲怆和眷恋——这个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少女,终于在曲声里第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真正情绪。

孤舟上,凭着这首诗,他们之间似乎第一次建立起了一座可以沟通的桥梁。

 

舟中的午膳简单,小米白饭配着黄河鲤鱼和瓦罐鸡汤,倒也清爽可口。小舟随水而下,河面长风和畅。看到外面日光正好,两人便在船头搭了案几,坐下来相对用餐。

萧停云笑问:“苏姑娘喜欢古琴吗?”

“嗯,听师父弹过。”她还不习惯和陌生男子说话,回答得拘谨,问一句答一句,答完了便沉默着,完全不顾会不会冷场——显然,在这过去的十几年里,除了无穷无尽地习武练剑之外,她对接人待物几乎一无所知。

他笑了一笑,道:“除了石前辈之外,姑娘还有另一位授业恩师?不知道是何方高人?”

“我也不知道。他一直戴着一个木头雕刻的面具,所以我叫他木师父。”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情绪又低落下来,“我很久没见过他了。姑姑和我说,师父他不会回来了。”

“是吗?”他侧头看着苏微,目光深不可测。

这个少女说的是实话,还是在掩饰?她涉世未深,应不会作假,可世上又哪有人会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是谁?难不成,对方是个身份复杂、不便言说的人物?石明烟曾经是听雪楼的死敌,又曾经出任听雪楼楼主,那这个所谓的师父,和听雪楼又是友是敌?

“苏姑娘是怎么认识石前辈的呢?”他转开了话题,想知道她的身世——在带这样一个陌生女子回到楼中之前,除了血薇剑之外,他总不能对她一无所知。

“……”她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去,看着滔滔的流水,道,“我遇到姑姑的那天,也是在这黄河之上——那时候我趴在门板上,在水里已经泡了六天六夜。”

他猛地一震,许久,才道:“原来姑娘是从十年前那场大水里活下来的?”

她微微点了点头,耳边滴翠的耳坠晃动着,鲜亮耀眼,然而眼眸暗淡,却如同蒙上了一层灰——

十年前甘陕的那一场大水,曾经震动天下。黄河决堤,一夜之间淹没方圆三百多里,无数村庄被毁,无数百姓一夜成为冤鬼。水灾过后,饿殍遍野、瘟疫横行,又造成了更加严重的灾后之灾。短短半年,竟然有一百多万百姓死去,很多地方只有空村,不见人烟。

“我父母家人,都在这下面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姑姑,我也已经葬身鱼腹。”她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鲤鱼肉,看着脚底滔滔无尽的浊流,语气平静,“那时候我才不到六岁,然而,一夕之间,身边所有认识的人都死光了。”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萧停云的筷子停在鱼腹上,凝视着这个少女。

“姑姑她救了我,给了我这把剑——她对我恩同再造。”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所以,她现在把我送给你,我也无怨。”

她的语气清冷坚定,有风送浮冰的脆和冷,他不由得微微动容,柔声道:“苏姑娘何出此言?——剑是死物,人却是活的,只有以人驭剑,又岂有剑反驭人的道理?”

“是吗?”苏微吃下一块鱼肉,看着他,“可是,你不也是来接血薇回楼,才顺手接上了我吗?如果我无法驾驭血薇,只是个普通灾民,你可会带我回去?”

“……”他沉默以对,许久才道,“不会。”

“公子是赤诚君子。”她反而舒了一口气,微笑着夹起了一块鱼肉。

他长时间地看着她,重瞳里暗影沉沉。水流在身边无尽而过,两人在船头沉默,不知不觉就已经将这一顿漫长的午膳用完。

当船夫上来收拾了碗筷后,仿佛为了缓和气氛,他抬起手,指着前面在望的一座城池,笑道:“前方便是天门镇了,那里有个观澜酒楼,里面的牡丹醉鸡和芙蓉酥很有名,冰洁她每次路过这里都要去光顾——不知苏姑娘吃过吗?”

她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来,她在风陵渡那一座小小的祠堂里日夜无休地练剑,何曾有机会外出,享受过这些美好的事物?然而,更令她在意的,是他提到那个陌生的名字的时候眼里掠过的表情:温柔而沉溺,却又带着一丝看不透的复杂冷芒。

冰洁。那是个女子的名字吧?

她正想着,却听他在身侧笑道:“那我们就在那儿下船,上岸盘桓一日吧。”

“可是……”不知为何,心中忽起了抵触,她道,“我们不是要赶回听雪楼吗?”

他笑了,手指在一旁的琴弦上拂过,弦声淙淙如流水:“来日方长,这一两天还是耽搁得起的。”

 

还没见到洛阳,只是小小的一个天门镇,其繁华已经令她目不暇接。

她被他带领着,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顾右盼,眼神里又是好奇又是戒备——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她站在人群里,茫然无措。

“我们先去一趟天衣坊吧,”萧停云却成竹在胸,下了船,便先带着她去了镇上最大的一家绸缎庄,“这是方圆三百里最好的绸缎庄,也是听雪楼在这一带的一个暗哨。知道你要来,冰洁一早就吩咐这里给你裁剪好了这一季的新衣,先来看看合身不?”

冰洁,又是那个名字。她到底是谁?

苏微心里微微一震,有奇怪的感觉,被他带着走了进去。

天衣坊在街上只有一个门面,看起来并不出众,但内部却大得出奇。天衣坊的老板早就在店里恭候,一见萧停云到来,便引着他们去了内室,殷勤道:“楼主,衣服已经做好了——因为尚不知道这位姑娘的尺码,所以将每一样款式都分大中小各裁了一件。”

“有劳了。”萧停云只是淡淡说了一声,便转向她,“试试看?”

苏微望着全是绫罗垂挂的四壁,直到萧停云唤了她一声才回过神。他指着前面乌木描金衣架上挂着的几件衣服,道:“这里的软烟罗是出了名的好,是从江南吴兴那边直接送过来的,裁做衣衫应该甚好。”

她看了一眼,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挂在架子上的是一件绯红色的衣衫,烈烈高华,灿若云霞,隐约织有流云图案。那种颜色极其特别,就如……蔷薇花一样的颜色。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血薇,拿起衣服转入了内堂。

等到她出来时,萧停云忍不住眼睛一亮,赞叹:“真美。”

苏微皱了皱眉头,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镜子里,那个十六岁女子换下了从小到大穿着的粗布衣裳,挽起了长发,虽未施脂粉,一身绯衣,却也有一种凛然如剑一般的美丽。

她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也不由得微微失神。

——那,还是她吗?

她用了十几年来成为自己,然而,这个世间改变一个人,却只要几日。

那一刻,她看着自己,又看着身后那个年轻男子,心里泛起了一丝不安——那个来自听雪楼的男子也正在看着她,眼神专注深沉,漆黑的眸子里满含着赞赏和期许,似乎是在看着自己所拥有的某件珍宝。

虽然灼热,却无关风月。

“来,再去试试其他几件,”他微笑着,语气温柔,“新衣很配你。”

“不用了,够了。”她握紧了袖中的血薇,冷涩地拒绝,“我累了,回去吧。”

他略微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似乎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然而她大步离开,侧过脸去,不让他的视线接触到自己的眼睛,似乎筑起了一道看不见的高墙。萧停云笑了笑,也不勉强,付了钱,便和她一起上了马车,来到城南的客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