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篇 长别离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一日得了闲,阿靖约了她在吹花小筑喝茶。

去的时候风砂尤自迟疑,因为怎么看靖姑娘都不似有兴致品茶的模样——不知道今日约自己,又是有什么样的事情要告诉她。

吹花小筑是一座雅致的二层小楼,里头人向来稀少,只有一个穿着黄色葛衣的少年经常坐在那里,静静地望着园中东西南北四座高楼——来到听雪楼没几天的风砂自然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沉默自闭的少年其实就是听雪楼四护法之一的黄泉。

而吹花小筑虽外观简洁玲珑,却是这座听雪楼中杀气最重的地方。

黄泉率领着楼中培养出的杀手长年坐镇于此,负责着刺杀和护卫的责任。平日里,他们只在这个小楼里蛰伏着,静观楼中的风吹草动,将一切对楼中不利的人和事消灭于弥端。而只要听雪楼主金牌令符一出,七杀手便奔赴天下各地,不顾生死地去完成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刺杀任务,不成功,便成仁。

而高欢,便是七杀手里的首席。

“你不是一直想见任飞扬吗?”阿靖在轩中饮了一口茶,缓缓对风砂道。

不知是否因为袖中那把片刻不离的血薇,那个绯衣女子身上似乎永远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血色。就算是平静的时候,也是光芒四射,一种锋利危险的感觉扑面而来。

风砂身著浅蓝色长裙,靠着栏杆,看着楼下满目的苍翠,显得明丽又飘逸。她本一直在为今日靖姑娘忽然主动约她出来而忐忑,以为是高欢又有什么意外,此刻乍一听那个名字,身子轻轻震了一下,仿佛有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过了许久,才低低问:“他……他可好?”

“很好。自从来到楼中后,先是由墨大夫替他拔毒疗伤,然后一直在接受黄泉护法的训练他——他实在很优秀。”阿靖淡淡地说着,然而眉目间也掩饰不住身为一个剑客对另一个剑客的赞许,“如今训练告一段落,下午我就带你去见他。”

风砂低下头,轻轻抚着自己的右手,玉石般的手背上有一弯清晰的牙痕。

她想起了生死一线的那一夜,他们曾经那样绝望地相依为命,共同对抗着死亡步步逼近的恐惧。他在剧痛中咬住了她的手,克制着自己——她一直忘不了那暗室中的一夜。始终无法忘记,在死亡与恐惧逼来之时,他与她生死与共的勇气。

她将永远记得那个年轻躯体上的温度和颤栗,还有那种勇气和牺牲——这一切,如同手腕上那个牙痕一样,印在了她心里。

静默地想着,她眼里隐隐有泪光闪动:“他说过只加入听雪楼一年,对不对?”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是。”阿靖口气冷肃,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漠然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他踏入了这种生活,便会心甘情愿地一辈子留下来,永远不会离开听雪楼。你知道楼主有一种魔一样的力量——没人能抗拒他的影响和意志。”

绯衣女子淡淡地说着,仿佛那只是一个简单的、人所共知的道理罢了。

风砂没有说话,艰难地低下头去。

她也明白萧忆情是个多么可怕的人,连靖姑娘都为他所用,便可知他有着多么惊人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在这样一个人身边呆了一年,很难说任飞扬不会被他所倾倒、所震慑,而成为他又一个忠心的追随者!

“你们……你们就不肯放过他么?”一丝深入骨髓的哀伤和悲愤掠过眼眸,风砂再也忍不住地将手里的茶盏摔落在地,第一次发泄着内心的愤怒和不满,“他其实还是一个孩子啊!懵懂不知世事,对江湖有着热情的向往和美好憧憬——可你们一上来就扭曲了他的命运,让他当了一个和高欢那样的杀手!”

然而,在她手里的杯子刚掷出的刹那,一道雪亮的剑已经抵在她咽喉。

那个远远坐在另一头,望着白楼发呆的黄衫少年闪电般飘至,出手如鬼魅。猝及不妨,她一下子惊得面色苍白,却强自压着没叫出声音来。

“没事的,黄泉。”阿靖却是不动声色。

“刚才,在她身上,有杀意。”黄泉的声音枯涩而平淡,仿佛长久的沉默让他已经不习惯开口,顿了顿,他缓缓放下手去,“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

黄泉退开的刹那,利剑离开了她咽喉的血脉,风砂终于长长吐了口气。

“听雪楼中每个人都各司其职,无可取代——如果小高离开听雪楼,那么就会留出一个空缺来。”阿靖沉默了许久,仿佛是在斟酌着用词,才道:“楼主不会轻易放他走的,除非我们尽快训练出任飞扬来接替他。”

“什么?”那一惊非同小可,风砂瞬间抬起头来——原来,是因为这样?

阿靖漠然地点了点头,望着楼外的浓荫:“如果要小高顺利脱离目下的生活,就必须要有一个人来取代他——任飞扬,或是其他人。”

小筑内,忽然就是长久的寂静。

仿佛是恍然明白了一件极其残酷的事情,风砂掩住脸低下头去,许久说不出一句话。很久很久,她才抬起头,望着那个绯衣女子,眼睛里有掩不住的悲哀和绝望:“那就是说,任飞扬他……他是为了我与高欢,而间接牺牲了的?”

阿靖点头,也有些微的感慨:“不错。如果要小高解脱,就得有人牺牲,站到这个位置上来——那个红衣的孩子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而我们会让他知道。”

风砂眼里有泪水无声长划而下。

阿靖低低叹了口气,抬手轻掠发丝,目光平静如水——

真正的江湖,又是什么呢?

英雄的长剑和美人的柔情都不过是传说,吸引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踏入。而真正的江湖,其实只是一个覆满了雪的荒野,充满了秩序和力量,容不下少年的梦想和热血的冲动。

 

那日下午,在一处水榭边下了轿,阿靖递给她一只小小的铃铛,说道:“任飞扬大约还在练剑,等会你自己进去——如果话说完了,就摇我这个小铃,自会有人带你出去。”

看着她离去,风砂心中一阵茫然。水榭上清风徐来,莲花盛开,她独自一人立在九曲桥上,竟不知何去何从。

在她内心深处,其实仍在极力地逃避与任飞扬再次相见,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明知这可能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见,明知道是自己影响和扭转了他的一生,心里便有了说不出的畏惧和逃避。

风砂在水榭外怔怔站着,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一道极为耀眼的白光如电般闪过!

如此的凌厉,如此的杀气逼人,风砂大惊之下,不由退了一步,同时心中却是一怔——这一剑,却似在哪儿见过一般,同样的杀气和同样的凌厉。

“唰!”地一声裂帛,白光划过之后,水榭四面上的轻纱齐齐落地!

然后,仿佛是散架一般,整座水榭忽然崩溃了,所有柱子都倾斜着向外散落,轰然坍塌,溅起了一片池水。那一剑,居然能有如此的气势。

“这招‘地狱雷霆’终于算是练成了!”水榭中,一个声音狂喜地低呼着。

听得那个声音,风砂瞬间抬头。

在空空的水榭中,她一眼就望见了那红得刺目的披风——任飞扬。

他正满脸狂喜地低头看着手中的剑,不停地轻轻振动手腕,试着各种力道和方向。那一头黑亮的长发依旧垂在他肩头,衬着火红的披风,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他整个人似乎都有些陌生,陌生得让风砂一时不敢叫他。

不经意间,任飞扬终于也抬起了头,正看见水榭外的风砂,不由呆住了。这短短一刹间的凝望,仿佛是过了千万年。终于,风砂迟疑着轻唤了一声:“任飞扬?”

她的声音仍带了些试探与不确定,可任飞扬却朗朗地笑应:“风砂,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这儿?好久不见了!”

他从水榭中走了出来。可不知为何,看见他迎了上来,风砂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是在多么微妙复杂的心情下踏出,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只微微退了一步,她便立住了身。然而任飞扬却停下了脚步,明朗的笑容一时间也隐了下去。他不再走近,就在十多步开外站住了脚,笑了笑:“这几个月,你还好吧?”

“还好。”风砂轻轻应着,目光却黯了。

任飞扬显然已觉察出了她刹那间的退缩——可这个飞扬任侠的少年一贯大大咧咧,原本不是一个观察入微的人啊……他变了,连笑的时候,眼睛都同样是不笑的!

“见过高欢了么?”任飞扬看着手中的泪痕剑,淡淡问。

风砂全身一震,下意识地回答:“见过了。”

然后,她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任飞扬手指在剑柄上缓缓收紧,侧过头去,过了许久,忽然低声道:“算了,你也别怪他。我如今也已经不大恨他了,入了听雪楼,以前的我就算是死了——而他,则早已经死了……”

他吐了口气,不再往下说,可眉间的沉郁已说明了这段时间以来他承受了多少打击。

一刹间,一种莫名而又深邃的痛苦让她几乎痛哭失声。她明白,在这一生中,她是要永远失去他与高欢了。命运之手已无情地把他们三人分入了不同的两个世界。他们的一生,注定了是充满着杀戮、危险,对生命漠无感情;而她,却永远在他们的彼岸。

无数纷乱的感觉涌上心头,风砂说不出一句话来。

任飞扬也不说话,只是那样看着她,看着手中的剑。许久许久,风砂终于颤抖着,说出一句话:“明天我就离开这儿,永不回来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