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篇 暂相逢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阿靖脸上罩着轻纱,静静坐在密室中等着萧忆情。

“你怎么了,居然放走李珉!”萧忆情推开门,果然第一句就是厉声责备,“你知不知道他出逃后若落入风雨组织或天衣会手中,将对楼中大为不利!”

“我知道。”阿靖平静地道,如水的双眸从面纱下轻轻抬起,注视着萧忆情。

萧忆情皱了皱眉,在她对面坐下,平了平气,问:“那你怎么了?是糊涂了?”

“总是太清醒也不好,人一生总要糊涂几次的。”阿靖依然静静地说道。

“是么?我今天才知道你还偶尔喜欢犯胡涂。”萧忆情冷冷一笑,苍白的脸上已有怒容,连一向温和从容的语音也变得咄咄逼人,一掌拍在案上,“幸好我还不糊涂!——我已派人快马加急、取回了李珉的首级!”

阿靖端坐着的身子一震,手指蓦然用力的掐入了掌心。

她的目光一刹间亮如闪电,透过面纱盯着萧忆情,一字字问:“你,杀了李珉?”

“不错,”萧忆情冷冷道,“又怎么样?”

阿靖盯着他看,目光中透出的冷光和杀气让人触目惊心。萧忆情却只是冷笑,俯下身,轻轻揭开她脸上轻纱,有些挑衅地看着她,冷冷问:“你能阻止我杀他?”

阿靖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目光变幻不定,唇边忽然有莫测的冷笑。

萧忆情也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她,但目光却渐渐柔和起来,长长叹息了一声,负手站起:“我知道我这样做伤了你心。莫要怪我不近人情,这是楼中规矩,破不得。而且放走李珉,说不定会带来更大后患——当年雷楚云之事,难道你忘了?”

又提起这个名字,下意识的,他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喝得太急,听雪楼主咳嗽起来,急忙从怀中取出一方雪白的丝巾轻拭嘴角,丝巾立刻被染红!

阿靖的脸色微微一变,起身快步走了过去,拉上了重重帘子,又拨旺了手炉,一把将酒杯从听雪楼主的手中夺走:“墨大夫不是说了不能喝酒了么?一边求医,一边却糟蹋自己的身子——你究竟想不想活了?”

虽然是压低了声音,然而焦急和气恼还是不由自主的透了出来。

萧忆情咳得两颊泛上了红潮,双肩不住地抽搐,似乎要把肺都咳了出来。许久,才平息下来,苦笑:“有时候……我的确想、还真的不如就这样死了干脆……”

“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惜,现在你的死活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微微冷笑着,阿靖将紫金手炉拨旺,放到了他的手中,“你死了,听雪楼上下万余人怎么办?”

“其实,谁没了谁就一定活不下去呢?”萧忆情不以为意的笑笑,眼神却是淡漠的。

自从滇南归来后,他似乎忽然间就变得消极倦怠。以前一想到楼中子弟,尚自觉得放不下,而如今说起来,却是再也无所挂怀。

阿靖不做声地看了他一眼,心中隐隐有不祥的感觉:如果一个病人,对于世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再眷恋,那么必然病魔会急遽侵蚀他的健康吧?

沉默中,萧忆情沉吟片刻,忽然微微笑了起来,问:“今天你来密室,原本想和我说什么的吧,是不是?阿靖?”

阿靖迟疑一下,缓缓道:“改天再说吧,今天不合适。”

“为什么?”萧忆情有些奇怪,“有什么事值得让你这般吞吞吐吐?”

阿靖侧过头去,道:“我想求你给高欢自由,让他和风砂离开。”

+落-霞+小-說 🍏 w ww· l uox i a· c om·

萧忆情脸色立即变了,目光又尖锐了起来:“你说让高欢走?他此时正当颠峰,带领着吹花小筑的杀手组织,至少还可以为我效力五年……你居然为了一个楼外不知来历的女子,要求我放走这样一位人才?”

他的目光如利剑般逼视着阿靖,隐隐有愤怒。

“任飞扬非常优秀,在训练之后,完全可以来接替高欢。”阿靖的目光始终在看着他,毫不回避,轻声,“既然已经找到了新人,你就不会有多少损失。小高他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再不让他走,我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崩溃……到时候你一样一无所得。”

听雪楼的女领主突而低下头,叹息了一声:“就当是做点善事吧!你想想,我们手底下杀了多少人,流过多少血?那样深重的罪……”

萧忆情的眼神微微变了一下,轻轻覆上了她的手,握紧,低头看着她,叹息:“你害怕罪孽么?放心,就算要下地狱,我也会比你先下。”

阿靖的手在萧忆情的手心里微微发抖,如同她的声音。

望着白楼外一片片碧绿的叶子和灿烂的阳光,阿靖的眼神却是茫然的:“当年杀了霹雳堂的雷氏全家,我已心知罪无可恕;以后这几年跟着你到处征战,杀人如麻,血流成河,更知死后必入地狱。何况拜月教一战中……”

说到这儿,她话音一顿,不再说下去。

但萧忆情的目光又变了,低声喃喃道:“拜月教、拜月教……”

他神色已有些恍惚,仿佛触动了某处掩藏了许久的伤口。

那样的字眼,原本是他们两人之间心照不宣避讳的话题。

但恍惚中,他仿佛看见了湖上燃起的大火,看见漫天的劫灰和累累的白骨,还有那一颗孤零零沉睡在地底的头颅……冷汗从额上渗出,他不由自主握紧了阿靖的手,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目光停留在她项上那一个破旧的护身符上,神色突然一震——那人虽然逝去了,可那样深沉殷切的执念、依旧停留在想要守护的人身侧。

顺着他的目光,阿靖下意识的回手,触摸到了那个护身符。刹那间仿佛闪电照亮她的心,向来冷漠高傲的女子,眼中忽然泛起了淡淡的泪光,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萧忆情看见她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冷,感觉有寒流慢慢升起,让心都灰了一半。

“有他在地狱里,你也不必害怕。”他侧过头去,看着外面的天空,淡淡道。

他生性高傲专制,一生中以权力地位俯视天下,可偏偏缠身的绝症又让他每时每日面临着死亡,所以从少年时开始,他的个性也被深深分裂为两半——

他重权嗜杀,但他害怕死亡;

他无情冷酷,为人极重理性,可另一面又极为空虚寂寞,内心脆弱;

他极度重视个人尊严,让全武林臣服于他脚下;可另一面却又在不断地寻找能让他平等相待的人,灵魂的伴侣——这分裂的个性,让他变得令人捉摸不定。

然而,这世上,永远有两个字,时时刻刻刺痛他的心:

迦若。

滇南的往事,一幕幕回闪。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和那个已经逝去的人再争夺什么。

萧忆情一言不发地看着阿靖,天性中的高傲冷漠瞬的抬头,压倒了一切。他放下紫金手炉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密室。

 

“禀楼主,左舵主前来拜见!”白楼大厅里,有子弟上前禀告。

“进来。”萧忆情在软塌上微微抬了抬手,有些疲惫地揉着眉心。

阿靖坐在他身侧,将各分舵送上的文书信件一一过目,挑出重要的给萧忆情看了,别的便是自己直接批复。她抽出左舵主的上书,看了一眼,淡淡对萧忆情道:”左舵主此次回楼,除了交代平洞庭水帮的事务,还带了重礼。”

“重礼?”萧忆情有些意外,斜眼看了一下单子。

听雪楼向来分工严谨,采办之事自有专署负责,而负责征战的分舵向来不办理这种事情,所有用度都由楼中统一派发,以免出现鲸吞渔利之事——而左舵主此次征战归来,居然送上了“礼物”,倒是少有之事。

阿靖没有说话,只是将那张礼单递过来。

黄金三千斤

白银五十万两

珍珠十斛

白璧五对

各色宝石十匣

猞猁裘一件

孔雀金大氅三件

极品碧螺春五匣

……

金银酒器两箱

女伎一队十二人

萧忆情看着那份长长的清单,眉头微微蹙起,漠然:”想不到洞庭水帮独霸长江要害十多年,居然积累了如此多不义之财。”

左舵主连忙回禀:“属下破了洞庭水帮总寨后寻到密室,起出了一室财物。属下不敢隐藏,尽数清理列表,请楼主处理。”

“哦……”萧忆情却是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手指敲击着玉座的扶手,淡然,“既然寻到密室,理应立即封锁,再通知楼中前来清理——你也未必太急着起出财物了罢?”

左舵主略有慌乱之色,忙叩首分辩道:”当时水寨破后,水贼四处作乱,局面混乱,属下怕财物长留密室会有不妥,只好先不告而取——万望楼主恕罪!”

萧忆情看着下属惶恐地分解,没有再说话,眼里却有一丝隐秘的疲倦。

那样庞大的财物,无论谁乍然看到都会心动吧?

如果要左玄做怀不乱,也是太难为他了。说到底他还不算太贪婪,自行攫取的数量有限。看如今呈上的东西,大约也占了原物的十之八九——那么,对于可能私吞的十之一二,自己要不要严厉追查到底呢?

他有些询问地看向一侧的绯衣女子,想知道她的判断,却看到阿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着清单的最后一行,忽然开口:“清理财物也罢了,居然连匪帮里的女人也一起收编了?左舵主倒是好兴致啊。”

那样的语气,让左玄陡然白了脸,不敢再看那个绯衣女子,连忙叩首。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