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人中龙凤 · 3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连李珉也从狂怒中静了下来,看着阴暗中的坛主。 坛主仿佛也知自己失言,静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平日无喜无怒的语调,冷然道:“那么,我只有依规矩办事了。把你的令牌,佩剑,所有的一切都交回来。然后,去黄泉大人那里领罚。”

他指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对那两名杀手道:“这个女子没用了,把她拖下去!”

李珉低头看着她,目中有难掩的悲伤。他只看了柳青青一眼,便转过了头去。可就在这一眼之间,风砂却看到了他眼中难以抑止的深情和绝望。她心里蓦然一跳,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就要发生了。

两位杀手正要拖柳青青出去,一直半昏迷的柳青青突然咬住了其中一个的手,挣脱,嘶哑着嗓子,对着李珉厉声道:“畜生!你害死了我全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你这个刽子手!”

她挣扎着:“我要杀你,我要杀你!”

她踉踉跄跄冲到了他跟前,血流满地,一副拼命的架势,而对方木然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表示。

——让柳青青亲手杀了李珉,也算是一个说得过去的惩罚了吧?

“这样,也好。”黑暗中那个坛主忽然轻微地叹息了一声,不做声地摆了摆手,示意下属们让出一条道来,好让那个女人去杀了自己的情郎。

风砂目不忍视,缓缓从小孔上把眼移开。

“训练杀手,年年有这样的事情事发生。”阿靖淡淡道,眼里弥漫出血的腥味,严酷而绝决,“你知道什么是江湖?这样便是!——不止听雪楼如此,其他组织无一不如此。我们的训练若稍微容情一些,便是对这些杀手的不负责。”

有些不平的,风砂愤愤问:“那个坛主当真铁石心肠!”

阿靖缓缓笑了笑,平静地道:“你不知道,他几年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她看了看风砂,语气森然:“何况,他若不这么办,更高层的人便会处罚于他。”

两人对话未毕,忽听室内“啊”地一声惨呼,随之而起的是“呀”的一片惊呼!

风砂急忙看向室内,一看之下,如遇雷击,倒退了几步,半晌说不出话来。最终,才失声道:“她死了!”

她一把拉住阿靖的袖子,颤声道:“她死了!”

“什么?”恍然明白风砂说的“她”是指谁,阿靖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同时俯下身看向里面——只见室内景象甚为怪异,方才冲过去要杀李珉的柳青青居然已被一剑穿胸而过。但柳青青双手拉住李珉持剑的右手,似乎是整个人扑上剑锋的。

李珉看着她,目光震惊而狂乱。

“青青,你、你……这是做什么?”李珉不相信地问,几乎嘶声喊着,丢了剑,用力抱住她慢慢失去生气的身体,不可思议,“你在做什么!”

柳青青染满血污的脸此刻竟异常的苍白而美丽,她收敛了方才憎恨疯狂的表情,紧紧抓住他的手,缓缓绽放出一个奇特的微笑:“珉,我…我其实一点……也不恨你。真的。我知道……知道你的难处。你……待我们一家……很好。”

“可是……”她喘息着,一双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中深情无限:“可是我不想你死。你现在……现在亲手杀了我,就可以……好好活下去。只是……请再也、再也不要…受他们控制……快走吧……”

那样的话语是微弱的,可在内外所有人听来,每一字每一句都仿若惊雷。

隔着墙壁,风砂茫茫然的站着,目光空空的看向前方。

许久,她茫然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听雪楼女主人。仿佛被女子那样意外的举动镇住,面纱后的眼睛里,也有复杂的神色微微激荡,手抚袖中之剑,沉吟不语,眉宇间霎时又恢复成漠然无表情,想了想,只是按下了机关,从暗壁中走入室内。

看到骤然出现的首领,室内所有正在发怔的杀手齐齐一惊,俯身下跪:“拜见靖姑娘!”

阿靖走入室内,却没有看属下,只是转头看着地上的那个杀手,看着他抱着浑身是血的恋人痛哭。即使是听雪楼的领主,眼睛里也微微黯然了一下,不出声地吐了一口气。

蓦然,只听李珉一声惊呼:“青青!”

风砂再也忍不住,顾不上这是听雪楼内部事务,急步抢过去施救。然而一探她的鼻息,面色便是一变。愣了片刻,她抬头看着绯衣女子,颤声道:“她……她死了!靖姑娘,她死了!”

似乎是微微叹息了一声,阿靖仍然不说话。

风砂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低声喃喃重复道:“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她目中愤怒之色更深,愤然回头冲着阴影中嘶声喊:“你…你为什么非要逼死她!”

“不错,是我逼死了她。”坛主依旧冷淡地回道,缓步从屋角的阴影中走出,抬头看着她,漠然的问,“那是我们的事情。你又能怎么样?”

风砂一下子怔住,连退了几步,才发出声音来:

“高欢!”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 xi a*c o m *

——这个从阴暗之中缓步而出的坛主,正是高欢!

风砂怔怔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一步步慢慢往后退。这一个多月以来,她自己虽不承认,可内心深处依然是下意识地盼望再见到他,可如今……这一次猝然的相见,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这时,一边的李珉已横抱着柳青青的尸体站了起来。血从恋人的胸膛中直淌下来,染红了他半边身子。他神色木然的走过来,根本没有留意到身边无数按剑而立的杀手,只是直直的往前走去,连眼神似乎都已痴呆。

“你……是否后悔?”在李珉经过身侧的时候,阿靖忽然淡漠的微笑着,低低问了一句。眉目间不知是何种神色,只觉有依稀的寒意,锋利如刺,“她若不认识你的话,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死得如此惨烈。”

彷佛连听雪楼女领主的话都不曾入耳,李珉漠然的抱着柳青青的尸体走过阿靖身侧,毫不畏惧,似乎根本没有想起她袖中那把沾血千万的利剑。

这个吹花小筑里的杀手,只是漠然地、毫不迟疑地走向门边。

他要离去——他居然就这样剑都不拿的、直接要走出吹花小筑!

光芒闪过高欢的眼睛,想也不想,作为坛主的他举起了手,手指一弹,闪着寒芒的暗器破空而出,直取意欲叛离的人的后心——从来没有人,能够轻易背离听雪楼!

特别是在靖姑娘面前,他又如何能这样放下属离开?

然而,在掠过绯衣女子身侧时,那枚死亡的暗器忽然偏离了方向,夺的一声钉在了门框上,离开对方的头颅不过两寸。然而李珉依旧毫无知觉,连头都不回地茫然往前走去,一步跨过了门槛,再不回头。

“让他走。”手指微微动了动,打偏了那枚暗器,阿靖下令。

“是!”所有杀手放下了按剑的手,退到一边。听雪楼的女领主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着那个抱着死去恋人的下属失神的走出门去,淡淡吩咐,“其他人,都给我出去。”

所有下属都退了下去,门合上之后,房中只剩下三个人。

风砂的目光从那一刻起就没有从高欢脸上移开过。始终说不出一句话,她只是下意识的一步步往后退,已到了暗道门边。

在她退回秘道之前,阿靖目光一动,反手拉住了她。

“很好。今天,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把话好好地说清楚。”阿靖语气平静而断然,没有丝毫的悲喜起伏,淡淡道,“不管怎样,来做个了断吧。”

“已经做过了断了。”高欢只是漠然的回答了一句。

看着眼前忽然变得完全陌生的人,风砂嘴唇颤动着,许久终于挣扎着吐出了一句话——

“高欢,你简直不是人!”

高欢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不曾开口。听到了这句话,眼中却反而蓦然有轻松的神色,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漠笑意,一字字回答:“你说的对。”

回答了这几个字以后,他转向阿靖,恭声道:“靖姑娘,话已说清楚了。属下告退。”

他缓缓转身,目光始终没有半丝波动。

“今天的一切,也是七年之前小高所经历过的——你莫要以为,他不懂得李珉的感受。”始终不动声色的阿靖蓦然开口,淡淡对一边的风砂道,“没有人一开始就会变成这样。”

风砂一惊,抬眼看着高欢。第一次,那个人避开了她的目光。

阿靖的眼睛一直只看着空气,漠无表情:“你知道么?正因为懂得,所以才无情。”

高欢的双手用力握紧,双肩微微发抖,显然这几句话已直刺入他的心里。

“我带你来听雪楼,就是让你明白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阿靖注视着风砂的眼睛,一字字道,“叶姑娘,你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不奢求你能原谅什么……但是,至少希望你能先了解这样的生活,然后,再决定是否恨他。”

风砂虽没开口,可目中已有泪水缓缓溢出。

阿靖轻轻拍拍风砂的肩,面纱后的眼睛却微微波动了一下:“还有什么话,你们好好说完想说的话——离开这间房间后,你们就是从未相识的陌生人了。”

轻轻叹息了一声,绯衣女子掠入了暗道。

在暗门合上之时,她听到风砂的哭声象水一样荡漾开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