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人中龙凤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入洛阳,便是直接被软轿抬入了朱雀大街上的听雪楼中,连外头的景象也没看到半分,就被软禁在一间房中,不得出去一步。

“靖姑娘伤势未愈,又要处理帮务,暂时无暇相见,还请叶姑娘见谅。”

碑女如是说,说完了就退去。

虽然不大清楚舒靖容带她来此的原因,然而即使是不问江湖如叶风砂、也心知如今已是到了天下武林的中枢之所在,恐怕平静下掩盖着遍地的机关陷阱,步步都需要小心。

她便不多问,只是静静的等待。

半月之后的一天下午,突然有侍女前来传话:“靖姑娘有令,请叶姑娘到密室一见。”

不等她回答,立时便有两名少女上前,手捧黑巾让她系上。蒙住眼睛后,侍女引着她走出去,很快一乘小轿便载了她出去。

不知走了多久,轿子停下,两旁有人扶她下轿,并解下了蒙眼黑巾,又立时退了下去。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风砂,你来了?”她正惊讶自己来到了何处,却蓦听阿靖的声音响起。

她回头,只见一身绯衣的阿靖坐在屋另一头,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道。

这是一间三丈见方的房间,陈设极为华美高雅,地上均铺白貂之皮,壁嵌宝石,悬着数把神兵利器——这应该是一个密室,却有两扇门,一左一右。右边的门微开一线,左边的门却犹自紧闭,不知通向何处。

阿靖坐在一张矮几之后,在一堆的文牒中,放下了手中朱笔。她身侧摆了一片假山堆成的地貌,石为山,水银为江河,竟是小小的山川图。

“近来事多,让你久等了。”或许密室里面没有别的属下,她说话已不似日前那般冷淡而威严,而带了一些女子的轻盈,“在楼中闷了你多日,抱歉。”

“没事。”风砂也笑了笑,眼里却有压抑了半个多月的疑问,终于开口问了出来:“不知靖姑娘带我回听雪楼,究竟是为了什么?不会是真的要我这个无用之人归顺听雪楼吧?”

阿靖淡淡一笑,道:“你难道不想见小高么?”

一语未落,不等脸色大变的风砂答话,侧耳倾听,绯衣女子的目光忽然一变,不由分说,拉着风砂来到左边那扇门前,一把把她推了进去:“进去,别出声!”

被莫名其妙的推了进去,风砂在门重新合上之前,听到了另一扇门外的脚步声。

“你又在看文书了?”那个进来的人问,语气有些关切,又有些气恼。

原来……是那个人的声音?从门缝中看出去,那个轻裘缓带的白衣公子一进来,就皱眉问靖姑娘,目光落在案上那一堆文牒上:“阿靖,你伤才刚好了一点,怎可如此事必躬亲?这些,让下属们去处理就行了。”

阿靖看了他一眼,却不接口,只淡淡道:“你今天的气色倒还好些……药吃了么?”

“好些了。”萧忆情淡笑,却不多说。待他在屋中那张铺着白虎皮的卧椅上坐下,她便起身拨旺了紫金手炉,用貂皮包着、放在他铺着波斯大氅的膝上。

风砂透过门缝看见这般举动,心下沉吟:“是了,萧公子大病之人,血气太弱,势必怕冷惧寒,故密室中虽极为保暖,仍须生火。但如今正当初秋,室内天气尚热,只苦了靖姑娘。”

萧忆情脸色极为苍白,虽如此温暖,却还是不住地咳嗽。

“面色苍白,双目暗隐青色。咳声空洞而轻浅,必是在肺腑之间,而且已到了膏肓的地步。”听着楼主的咳嗽,风砂又暗想,内心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这个人,是没救了。”

萧忆情坐在软榻上,左手捧着紫金手炉,右手轻轻转动一杯浅碧色的美酒,淡淡道:“甘肃那边有消息传来,天龙寨已被攻破。许攀龙已擒,其余皆杀或降。”

“天龙寨不过是一方霸主而已,如何跟听雪楼比?这也是必然之事,”阿靖坐于他身侧榻上,同样淡淡地回答着,又问,“不知洞庭水帮那边有无消息?”

“十二水寨既已攻破八寨,余下也只在指日之间。”萧忆情道,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轻轻咳了几声,将目光由绯衣女子身上、转投向窗外的天空。

沉默了片刻,终于缓缓道:“此去洞庭一趟,我倒遇见了一个人。”

“谁?”阿靖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心中却想着风砂便在门外,被萧忆情发觉必然不妥,须及早结束今日的谈话,让他离开密室才好。

她正想着,却不曾看见萧忆情正注视着她,目光变幻不定。

许久,才叹息般的、一字字回答:“秋护玉。”

“什么?”阿靖不由自主轻呼一声,抬起头来,却正看见萧忆情莫测喜怒的眼睛。

她随即平静如初,淡淡道:“风雨组织也是一大势力,如今只怕还动不得。”

“我知道——就算能动得,我也得三思而后行。”萧忆情叹息了一声,浅浅啜了一口酒,凝视着手中的酒杯,轻轻握紧,漠然道,“我若杀了他,你岂肯跟我甘休?”

他一向无喜无怒的语声中,蓦地流露出一丝颤抖,却又被立刻强制压抑下去。

在这一瞬间,不知为何,门外的风砂只觉这个高高在上的萧公子,竟然有几分可怜。

阿靖没有说话,良久,才道:“你也该回去歇歇了。”

萧忆情仿佛也有点倦了,点点头,站起身走了几步,忽然回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对绯衣女子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我已决定:下个月起,将考虑收服神水宫。”

“什么?”阿靖这才一惊,抬头看他,“这么快?……为什么?”

虽然相处多年,亲密无间,她还是不明白这个年轻霸主的心思——以他的脾气,定然不会因为神水宫的霸道暴虐而去为民除害,而神水宫远处川西,和楼里一贯井水不犯河水。莫非是因为楼中平静太久,怕子弟们安逸得忘了刀兵功夫,才拿了一个帮派来练兵?

“你和我有多久没受过伤了?怕快有一年没有人能伤到我们了罢?”似乎在回忆着不相关的过去,萧忆情声音是冷漠的,然而凝视阿靖血痂犹存的双手,目光已在瞬间冷得可怕,“神水宫……神水宫!真是好大的胆子!”

只是……因为这个理由么?

阿靖的手轻轻握紧,过了半晌才问:“神水宫背靠大巴山,前临水镜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代价必然不会小。你若非有足够把握,不要轻易派人手出去。”

“我并不是一时意气,阿靖。我心里已然有了把握。”笑了笑,萧忆情缓缓起身,走到那山河图边,指着一处道:“神水宫在这儿,前面是水镜湖。湖上游就是浩江支流,要攻入神水宫,也只能从这儿入手。”

阿靖怔了一下,不由问:“如何入手?”

萧忆情目中蓦地掠过了极其冷酷的杀气!风砂透过水晶见到他目中神色,立刻想起高欢当日几乎一模一样的神色,心下不由一凛。

萧忆情手腕微微一倾,半杯美酒便倒入“江”中。看着浅碧色的美酒淹没了小小的宫殿模型,他微微一笑,以一种极其温文而残酷的语调一字字道:“炸开上游堤坝,放水淹入神水宫!”

此语一出,房内的阿靖与房外的风砂俱吓了一跳。

抚摩着袖中的血薇剑,冷漠的眼睛里有光芒流转不定,许久,阿靖终于缓缓出言:“的确是一个好计划,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楼中人手损失——不过这么一来,不但神水宫无一幸免,沿江百姓也终不免……”

“我知道,我自会善后,你放心。”萧忆情淡淡道,却有着不容分辩的决断,“此事我已交给小高办理,不日即有结果。” 他起身欲走,却终于忍不住问:“那位叫叶风砂的女子……你似乎很为她费了一番心思啊。到底为何?”

阿靖不看他,只是低头想了许久,才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些羡慕她。”

“羡慕?”萧忆情也是略微一怔,回头看着绯衣的女子。

她面纱背后那的眼睛冷彻如水,带了些苦笑,看向天际:“善良、坚定、自立——虽然我自己作不到,然而对于具有这样品格的人,我却一直很羡慕……”她转头看了一眼听雪楼的主人,发觉那个年轻公子眼睛里的神色也有些淡淡的忧郁,于是继续笑:“很奇怪吧,楼主?”

“我明白了。”萧忆情微微颔首,叹息,“就如你当年放走秋护玉之时一样?”

“不,”阿靖脸色一变,却断然:“我只是不希望,再造出一个秋护玉。”

萧忆情走后很久,阿靖仍呆呆地坐在榻上出神,目光游移不定。

“靖姑娘。”终于忍不住,风砂轻推那一扇门,低唤。

绯衣女子蓦然一惊,这才回过神来,过去替她打开了那扇门。风砂重新踏入了密室,却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许久,终于道:“无意中听到你们帮中之事,真是太冒昧了。万一被萧楼主知道……”

阿靖却只是淡淡一笑:“你以为楼主察觉不了你在侧么?他不点破,那么就是无妨了。”

她望着那被美酒淹没的山川图,眼里有复杂的光,轻轻颔首道:“居然真的这么快就要攻入神水宫,连川西之地都不放过了么?……不过,倒是遂了你心愿,恭喜。”

风砂苦笑了一下:“只是沾了你们这些大人物心情变化的光而已。”

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毕竟只能是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

阿靖冷笑起来:“哈……你以为他真的是因为一时之怒而灭神水宫?”

摇了摇头,绯衣女子终究不再说下去。

静默了半天,风砂有些无措,看着这两扇门,没话找话地问:“对了,方才我躲进去的地方是……”

“这扇门后就是我的卧室。”阿靖截口道,脸色仍然只是淡淡的,“这个密室,直接与我和楼主的房间相通,方便每日的议事。楼主身体不好,有时候半夜也会犯病,我也好照顾。”

什么?风砂吃了一惊,忽然面红过耳——这般隐秘的事情,她居然会如此坦率地和自己说出来。看着绯衣女子面纱后沉静如水的眼睛,她忍不住问了一句:“江湖中都传言,你们、你们是一对神仙眷侣……”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但阿靖却没有在意,反而有些讥讽的笑了起来:“人中龙凤,是不是?我倒也听说过这种无聊的传言——其实,那些人知道什么?”

看着窗外一片片黄起来的叶子,听雪楼女领主的眼睛却是冷漠迷离的,如同冰雪:“我和他……我们之间的事,是别人无法了解的。他那样的人,其实对身外的一切都无所谓……包括感情。”

“也许吧。方才见他准备进攻神水宫,手段之决绝狠毒,的确让人胆战心寒。”风砂喃喃说了一句,复又抬起头,似乎是经过了长时期的思考,认真道,“可我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呢……感情深藏内敛,行事有气吞山河的大将之风,对手下恩威并重,对自己严厉自制。他和你……真的好象不是凡人,好似、好似天人一般——难怪外边都说你们是人中龙凤。”

“人中龙凤、人中龙凤……哈。”阿靖只是漠然的冷笑,不置一辞,然而,眼睛里却有极度复杂的神色变幻。

仿佛是要结束这种沉闷的话题一般,她站了起来,回头淡淡的看着风砂,道:“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儿吗?不错,我是想让你看一些东西……随我来。”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