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同生共死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飞扬醒转时正是午夜,但他一醒来却见到了满室烛光,和烛光下略显憔悴的风砂。

她一直坐在灯下等他醒,一直等到因为心力交瘁而沉沉睡去。她的容色苍白,眼波朦胧如雾,在灯下看来,仿佛是个一口气就能吹散的雾之灵。

任飞扬头脑依旧混乱,不知此刻是真是幻,低唤:“风砂!”

可全身似乎已失去了知觉,张了张口,喉头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他不知道,距他昏死已过了二天二夜。这期间剧毒侵入他体内,把腑脏、静脉侵蚀殆尽,连血液也遍布毒素,全仗着风砂全力救治,一丝丝把毒拔出,才几次转危为安。

风砂正在将睡未睡之时,徒然惊醒过来,失声喊:“高欢,别杀任飞扬!”她从梦中惊呼而醒。一转醒,看见榻上复苏的任飞扬,不由狂喜:“任飞扬?你醒了?你醒了!”

她扑到榻边,泪水不由自主一滴滴直落下来——任飞扬虽是为高欢所伤,但不知为了什么,在她内心深处,却仿佛是自己害了他一般。

风砂端来一盏茶,用纱巾沾湿,轻轻润了润他干裂的双唇,再慢慢把茶水一匙匙喂给他。

这茶乃白菊与冰糖同煎,润喉清火,任飞扬喝了几口,神志略为清明,终于发出声来:“风砂,我怎么……怎么会在这儿?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么?”

“有一个人救了你,把你送来医治的。”风砂柔声道,“你怎么了?”

任飞扬浑身一震,回想起那一幕,目光又露出了刻骨的怨毒!但他看见风砂,轻轻叹了口气,生生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他实在不想再伤风砂的心。

对于高欢,他固然恨之入骨;可对风砂,他却始终不想让她因此而难过——他知道风砂是多么信任和感激高欢,如果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肯定会伤心。

风砂看见他的欲言又止,心下霍然明白。看到这个红衣少年是如此善良地隐瞒着一切,她心里却更是难过,含泪道:“你不用瞒我了,我知道是高欢下的毒手。”

她声音在发抖:“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是这样一个畜生。”

听到这样的严厉的话从一贯温柔的风砂嘴里吐出,任飞扬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他从小飞扬跋扈,任性妄为,被一帮狐朋狗友捧上了天,处处唯我独尊,不知天高地厚,如今这次遭遇,不啻为他平生从未有过的挫折和打击!虽他生性骄横,但对朋友始终披肝沥胆,不存半点戒心,却不料如今被“朋友”玩弄于股掌之上,险些丧命,实在是毕生未有之挫折。

他骤然遭此巨变,一时又无法排解,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生生地把心脏扭曲!

风砂突见他平日明朗的脸上现出极为恶毒的神情,不由心中一跳,柔声道:“你毒性方退,还要小心养病,毒性若是反扑就凶险万分了。”

任飞扬缓缓点点,不再说话,合上双眼静养。

天已渐渐亮了,村中各处已有鸡鸣遥相呼应,窗纸上已透出了白光。

风砂也不由沉沉睡去,伏倒在桌上。

朦胧睡梦之中,突然有几声低微的惨叫划破黎明!

叫声传自一墙之隔的院外,风砂一惊,挺身坐起。

“妈的,这娘们还真厉害,在这院内外布下了不少毒阵。”墙外有一人低声道,细细簌簌地往前摸索,“上次来的十二个兄弟一个也没回去,难不成全死了?”

另一人压低声音道:“不知道。不是说这娘们不会武功么?”

“反正得小心。你看老大还没进去,已在墙外中了毒。咱们小心点,别着了道儿。”

风砂此时所处的房间离外面只有一墙之隔,因此听了十之八九。刹那间明白是神水宫的人在短时间内卷土重来,不由脸色大变,奔至任飞扬榻前,扶起了他:“神水宫的人又来了,咱们先躲一躲。”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然而,一言未毕,院门已被轰然踢开!

任飞扬也明白形势危急,强自支撑从榻上起来,扶着风砂的肩。

他这一动,口鼻中登时汩汩涌出血来,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他咬牙不出声,跌跌撞撞地由风砂半扶半抱着进入祠堂。

风砂转到天女像背后,推开一扇暗门,与他匆匆弯腰躲入。

一入暗室,任飞扬再也支持不住,一大口血喷了出来,面色转为青紫。

“这可怎生是好?这一动,体内毒气又要反扑了。”风砂扶着任飞扬坐在铺了稻草的地上,心知情况凶险万分,不由一阵无措。但她生性坚强无惧,虽处境险恶,仍没有丝毫的气馁,已急速地想着全身之策。

剧毒反啮,无法忍受的痛苦逼得任飞扬张口大呼。风砂此时听到了大门推响,情急之中反手堵住了他的口,任飞扬这声厉呼便再也发不出来。

他在神志迷乱中紧紧咬着牙关,深深咬入风砂的手背!

血从手上不住流出,她疼得眉头都蹙了起来,却忍住了不叫出声音。

看到任飞扬因为痛苦而不住挣扎,一惊之下她顾不得其他,紧紧扑在他身上,摁住他四肢,以免他在挣扎时发出丝毫声响,惊动了外头。

门外的脚步声已渐渐走近,似乎有五六人。

其中一个道:“奇怪了,刚刚好象还听到有人走动,怎么一进来又没人了?”

另一人道:“这妞不会武功,所长只是用毒而已——咱们此次前来又备了辟毒丹,一定可以手到擒来,也好雪宫主多年心头之恨。”

众人在房中细细搜寻,风砂的心也随着他们的动静而七上八下。

方才要搜向这边,突地听一人道:“东边屋子有动静!”

众人一声呼哨,立时四散追去。

风砂暂时舒了口气,提到喉咙口的心放了下去。她看着任飞扬的脸色,心知剧毒正在他体内肆虐,自己却无能为力,不由心如刀割。

寂静中,忽然听得东边房中一片嘈杂,一个尖声大呼:“姨姨,救命!”

话音未落,惨呼已起!

“阿诚!”风砂脸色惨变。

她不顾一切地起身,可手却死死地被任飞扬咬住,挣脱不得。她怔了一下,看着正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任飞扬,颓然坐了下来。

毒性反复,任飞扬手足又一阵抽搐,剧痛让他宛如困兽般不停的挣扎。

与此同时,脚步声又转了回来!

风砂大惊之下回身扑上,死死压住了他的挣扎,在他耳边轻轻道:“再忍一会儿!”

任飞扬显然听到了她的话,勉力控制着自己的神智,缓缓点头,胸口不住地起伏着,冷汗已湿透了重衣。两人在黑暗的密室中,一起无声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次回来的大约只有两三人,其中一个哂道:“还以为是那娘们,谁知是几个崽子,真是空劳我一趟往返!”

另一个嘶哑的声音接口:“别的地方都搜过了,什么也没有。”

这时,先前那人突然叫道:“你们看,这杯菊花茶还是热的!人一定在左近!”

暗室中风砂身子一震,面色转为苍白。她心知这房内陈设简单,对方若细细搜寻,过不了多久便要发觉这个地方。

外面充斥着杂乱的脚步声,打砸声,还有孩子们尖利的哭叫声,暗室内部却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又闷又热的暗室中,只有任飞扬粗重的喘息声和风砂急促的呼吸。

风砂伏在他身上,紧压着他的手足,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之中,任飞扬似乎已经历过了剧痛,神色稍见清醒,渐渐松开了咬着的牙关。

对方的脚步声在离暗门几步之处响起!

风砂屏住呼吸,不敢稍动。虽然任飞扬松开了口,可她的手却不敢移开。她手上温热的血,一滴滴流入了任飞扬的嘴角。

任飞扬没有动,可眼中已有泪光。

在黑暗之中,两人紧紧靠在一起,一同感受着这死亡边缘的恐惧,微微颤栗。两人的衣衫均被冷汗湿透,可谁也不敢动一动。

风砂突地听到外面又一声孩子的惨叫,身子不由剧烈一震!

“小飞……是小飞!”她身子渐渐发抖,但仍拼命忍住不啜泣出声。

任飞扬神志已然清醒,他右手缓缓伸出,抓住了腰间的剑。可毒性未退,手在不停的剧烈颤抖——这灭绝人性的毒,已让他连收紧手指的力量也没有!

他感觉到风砂在微微颤抖,他知道这是仇恨、恐惧和绝望在共同逼来。他在黑暗中听着风砂压低的啜泣和呼吸,感觉到她脸上的泪一滴一滴落到他的脸上。

生平第一次,他眼中流下了泪。

在黑夜之中,没有任何人看见他流泪。但他与她的泪,他与她的血,的的确确流在了一起。任飞扬缓缓咬紧了牙关,牙齿没入风砂的手背,她的血流入他嘴角,如此的苦涩而炽热。

他在内心暗暗发誓,无论是生是死,这一刻他将终身不忘!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觉风砂的身子一僵!同时门外咫尺传来杂乱的足音,有一个声音兴奋地招呼:“这儿有扇暗门,进去看看!”

被发现了!——他的心也在往下沉。

风砂蓦然坐起,在黑暗中静静不动,注视着门,眼神亮如闪电。

门外几个先商量了一番,显然是小心翼翼。

“说不定真在里面,可得小心了。这娘们鬼花样多。”

“怕什么,咱们这次也是有备而来。嘻嘻,曹老三正在东边房里拿了那个小孩儿,做一件最厉害的东西呢!”有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得意之声溢于言表,“等一下看我们把这儿炸成废墟给宫主出气!”

“喂喂喂,有完没完?我先上了!”另一人不耐烦了,终于发作。

话音未落,门“轰”地被一脚踹开。

门开的一刹那,任飞扬只看见风砂右手一扬,一片红雾散了出去!

门口那人长声惨呼,一头栽了下去。

“老八,老八,你怎么了?”嘶哑嗓子的急问。只见老八往后一头栽倒,双目泛青,口中竟嘶嘶作响,蓦地伸手掐住了同伴的脖子!

嘶哑嗓子大骇,忙大叫:“老五,快帮忙!”

左边那人一刀下去,发疯的老八立时没了声息。

“妈的,我先服下辟毒丹,看这妖女还有什么花招!”老五恨恨骂着,一步步向暗门走来——他长长的影子投入室中地上,一寸寸逼近,狰狞可怖。

风砂目光中已露出绝望之色,摸遍了身上每一个口袋——方才,她已经用完了身上最后的一包毒药,如今手上已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抵挡那些人!

她下意识地往中间坐了坐,挡住了身后的任飞扬。

老五一把推开门,低头探入,一眼就看见了密室中的风砂,不由得意地狞笑起来:“臭娘们,果然在这里!这一回看你还能飞到天上去?”

他一步跨入,伸手抓住了风砂的长发往外拖。突然,他动作停了,双眼凸出,“砰”地一声仰天摔出门外,心口的血如泉般涌出!

风砂喘息着起身,抬头就看见了黑暗中同样扶墙喘息的任飞扬!

他一身红衣已半为血所染,长发被汗水和血水沾在颊上,脸色苍白,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正一手拄剑,一手扶墙剧烈地喘息着——方才这一剑,实已耗尽了他仅存的一丝体力。可这一剑之可怕,也已让门外剩下两人不敢妄动!

暗门开着,可他们不敢再进去一步,仿佛其中有杀人无形的鬼怪。

僵持了一会儿,门外一人突道:“对了,干嘛不用火药炸死他们?”

此话一出,另一人也恍然大悟:“对啊——反正宫主也说了活的抓不到死了的也好,就用炸药炸死这妖女!”

室内,任飞扬和风砂相顾失色,不由自主伸过手紧紧相握。

这一回,看来真的是要一起死在这里了。

门外的“嗞嗞”之声已响起,那是炸药引线燃烧的声音——随着这死亡之声,一只小包被从门口抛了进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死亡弧线。

在火药抛进来之前,任飞扬一把抱住了风砂,不顾她挣扎,背过身去,死死的将她护在了怀中——就算有一分希望,他也希望这个一生苦命的女子能好好活下去!

那一瞬间,在这个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少年怀里,风砂眼里的泪直落下来——那样不顾一切的保护,仿佛只在遥远的少女时,才在师兄身上体会到过吧?

得以如此收场,她也算是瞑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