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往事 · 3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风砂沉默了一下,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哽咽道:“下山的路上,我还一直兴高采烈地说着,夸师兄运气真好。他却什么话也没说,仿佛屏着一口气,只快步走下山去。我见他这样,不由有点奇怪,便看了他一眼,才发觉他也在看着我……”

她仰头闭了一下眼睛,继续道:“一路上他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看着我。那种眼神……那种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那时候还不懂,只隐隐有些害怕,拉着他问出了什么事。师兄低声要我别回头,就这样扶着他快点往山下走,一定不能让人看出异样来。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嘴角一滴滴渗出血来,然后,他的眼睛里也渗出血来!我这才明白——原来刚才那杯酒是有毒的!”风砂情绪渐渐激动,讲到这里终于失声痛哭出来,“师兄……师兄为了救我,才拼命忍住了,硬是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竟然连宫主都被他骗了过去!”

“好家伙!”任飞扬脱口赞道,眼神炽热:“这撕心裂肺的痛,难得他能忍这么久!”

高欢却没有说一句话,嘴角掠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神色。

风砂吸了一口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低声道:“快到山下的时候,我只觉得他在我肩上的身子越来越重。师兄让我把他扶到地上坐下,反手就用剑刺了自己三剑!——我知道他是难受极了才这么做的,只盼能替他身受这种罪,可……师兄还是这样看着我,但我发现他的眼中已有了一种奇怪的死灰色。”

落·霞*小·说 ww w · L uox i a · Om

“我大哭起来,我真的怕极了!师兄却还是那样什么都不在乎地笑嘻嘻,说:‘小叶子,以后可别再惹事了,师兄再也帮不了你啦!’我大哭着,说我一定会乖乖听话不再闹事,求他千万别留下我一个人。师兄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他是想留下来,可老天爷不让了……”

“我吓坏了,一直地哭,哭得令师兄心烦了,便骂我:‘死就是死,哭什么?就当师兄出远门去了。’我说师兄出远门,无论去哪儿总有回来的一天,可若死了就一辈子也见不到了——这样的话,小叶子以后该怎么办呢?”

“师兄这才怔了一下,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只那样子看着我。血从他嘴角、鼻下、耳中渗出,七窍都在出血!他……他很痛苦,一直要我快些杀了他,神智慢慢紊乱得几乎发狂。我……我也快发疯了!那时我的医术还很差,手边又没有药,只有眼睁睁地看他死!

“仿佛是回光返照,师兄清醒了一些,咬着牙,突然伸出手拉住我,低声对我说:‘小叶子,我喜欢你。但你……还太小,我本想到了你十八岁,才告诉你的……可现在不成了。’他声音抖得厉害,我的心也快跳出了嗓子——我以前从没有想过这一点!为什么会这样?要在这样的时候,才忽然明白了他的心意?”

“我只觉得师兄的手在一点点冷下去,我拼命地哭,说他如果不扔下我一个人,我一定长大嫁给他。师兄突然笑了,拔出了剑,回手一圈,把我逼出了七尺开外,大笑:‘很好,很好。听到你这句话,也就够了!我岳剑声这一生也算来过、活过、爱过,总算没留下什么遗憾!’

“他反手把剑一横,就、就……”

“一切全都结束了……师兄死了,我也死了,我再也没回过雪山派,反正,师父是早就不要我了,我带了师兄的骨灰到处流浪,无论走到哪儿总把他带在一起。

“师兄活着时我还不懂;等我真正懂了,却又太迟了。”

话音渐渐低了下去,终于游丝般断于风中。

风砂不再说什么,背对着两人坐在石上,双肩微微颤抖。

 

清晨的海风吹拂过来,带来那一边渔民的喧嚣。

任飞扬似乎还沉浸在方才这惊心动魄的往事中,很久,才吐了一口气,按剑而起,胸中热血沸腾,再难抑制:“好男儿!好男儿!江湖中还有这样的人!——我久居于此,也该入江湖结识一下英雄,闯荡出一番事业了!”

高欢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倚在树上,拈着几片草叶,神色依旧平静而冷淡:“江湖可不像你说的那么好玩……你去了就会知道了。”

他的目光频频落在任飞扬的剑上,脸色极其复杂地变幻。

“任公子,能不能借你的宝剑一观?”突然,他开口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呃?”任飞扬一时反应不上,怔了一怔,才随手将剑抛去:“看就看吧,也没什么稀奇,是我父亲传给我的。”

高欢神色肃穆,反手缓缓抽出剑,一眼看到了剑脊上那两个字:问情。一丝奇怪的神色在他眼中闪过。他放好剑,淡淡道:“任公子,这剑不是凡物,你可要好好珍惜。”

任飞扬奇道:“是么?我从小用到大——除了比别的剑快一点,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高欢笑了笑,检视着这把剑:“何止快了‘一点’?若不是此剑锋利绝世,剑气逼人眉睫,你方才也不能一剑截断千年巨木。”他伸手一弹剑脊,一阵清越的龙吟:“此剑乃是一百年前的铸剑大师邵空子所铸,也是他生平三大利器之一,武林中不知有多少人梦想得到它——怎么,令尊没有提起过么?”

任飞扬撇撇嘴:“我爹在我三四岁时就死了,从小他什么也不教我。”

“那你的剑法……”高欢试探着问。

“简单,照剑谱练呗!反正都一样。”任飞扬不以为意,“我娘刚开始还不许我练,说什么武功啊官职啊,都是没用的东西,不如安心的在乡野之间生活——后来她也死了,就没有人再管着我啦。”

高欢点头,神色有些奇怪,又问:“那令堂……也没说起过么?”

任飞扬靠在树上,抱着胳膊冷笑:“我娘眼里只有我爹,根本顾不上我。我爹一死,她不出一个月就跟着去了。族里那些人欺负我年少无知,个个想踩到我头上去分家产……哼哼,他们凶,我比他们更凶!从小到大,在这太平府内我就是老大,谁敢再欺负我?”

红衣少年脸上有漾出了邪邪的笑意,可眸间却闪着一丝落寞孤寂之色:“人家都骂我是恶少……这也没什么,反正我从小就没娘教。”

高欢仿佛没听他说,低头反复弄着手中的草,突然抬头又问了一句:“这么说,令尊令堂都已仙逝了?这些年来,你们一直隐姓埋名的生活在这里?”

“不错。”任飞扬回答,忽然觉得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

高欢笑笑,不再说什么。

“姑姑,快中午了,咱们回天女祠吃饭么?”蓦然间,小琪他们奔了过来,毕竟是孩子,虽然方才受了很大惊吓,此刻却把吃饭当成了比天还大的事情,拉着风砂撒娇,“姑姑,我们的肚子饿了!”

“好,我们回去做饭。”眼看渔民们越来越多,开始修补那道破裂的堤岸,生怕被百姓们发现,风砂拉起了孩子们,“两位也辛苦多时,不妨一起来寒舍休息一下吧。”

然而,一进天女祠,大家全愣住了。

院内一片狼籍,大门破了,所有的花木都被连根拔起,支离破碎。墙边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具尸体,想是强行闯入时被毒死的。可院中也已被破坏殆尽。

“奶奶的!什么狗屁神水宫,可真够霸道的!简直是逼人太甚。”任飞扬剑眉一扬,怒道,“高欢,咱们联手去把它铲平!——你敢不敢去?”

他回头,目光惊电般落在高欢身上,发出了邀约。

高欢似乎早已料到这儿的情景,只淡淡看了一眼,不说什么。见他沉默,任飞扬很是不满,再次问:“你去不去?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配得上我踏入武林一个扬威立万的机会——你就是不去,我一个人也去干了!”

高欢似这才回过神来,淡淡:“哦,去神水宫?这可不是玩的。”

他沉吟许久,目光中突然闪过一丝奇特的光,断然道:“好,明天我就跟你去!”

“好家伙!”任飞扬大喜,一下子跳过来用力拍着他的肩:“我就知道你会去的,你这家伙虽然一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可也是一条好汉子!今天咱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以后就是兄弟了!对了,这个……是不是结义都要有信物?”

向往着江湖,自然也处处摹仿着江湖规矩,任飞扬抓了抓头,实在想不出什么东西可以相赠,干脆解下佩剑,送了过去:“你不是挺喜欢这剑么?就送给你好了!”

剑到了眼底,高欢蓦然抬头,目光闪过一丝震惊:“送给我?这怎么可以!”

“没事没事!”任飞扬以为他不好意思收,便劝解似地拍拍他的肩,笑嘻嘻:“你要是过意不去,就用你的剑跟我换吧!这一来谁也不欠谁了,是不?”

高欢注视着他,目光变得很奇怪,缓缓问:“你不后悔?”

“当然不后悔!”任飞扬回答得还是那样没心没肺。

“那好。”高欢解下腰间佩剑,递给任飞扬。

这把剑已经很旧了,剑鞘的鲨鱼皮磨破了好几处,握手的木柄更已被磨得光可鉴人——显然已伴随了高欢多年。任飞扬反手抽剑。淡青色的剑,没有嵌宝石珠玉,甚至没有刻上字。光滑的剑脊上,只有一道淡淡的青痕。

——仿佛泪干之后留下的痕迹。

任飞扬看不出这剑有什么特别,便佩在了腰间,笑道:“高欢,从此后咱们便是兄弟了啊……我江湖经验不行,这一次出去,你可得好好提点我。”

高欢笑了笑,他笑的时候,眼睛依然是不笑的——那是绝对的冷酷!

转过身走了开去,他看着手中的问情剑,轻轻叹了口气——天意,真是天意么?他在支离破碎的绿荫下颓然坐下,握紧了这把剑,目光第一次失去了平静,流露出了痛苦之色。然而仿佛被巨大的克制力压抑着,却只是转瞬即逝。

“高公子,怎么还不进去坐?”当他抬头时,他就看到一双沉静如水的双眸。风砂不知何时已站在了他的面前,静静看着他。高欢立刻再次转头走开——

不知为何,他觉得仿佛自己所有的心事都已被这双眼睛看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