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往事 · 1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让所有孩子转过身去不要看,风砂咬着牙将所有的尸体翻入水中,打扫完了那些血迹。

任飞扬在一边帮着忙,一边看着对岸的高欢。在使出那样雷霆一击后,高欢的动作也有些凝滞缓慢,涉水回到山坡上时,面色已极其苍白,连向来笔直的腰身,也有些弯了下来。

“喂,刚才那一剑叫什么?好霸道呀!”任飞扬不服气地问,倚树而坐闭目养神的高欢。

高欢仍闭着眼,淡淡道:“地狱雷霆。”

“好名字!”任飞扬嘴角扯了扯,“什么时候我也想领教领教。”

“这个么……”高欢却笑得有些莫测,“迟早。”

这时,一个怯怯的小女孩声音传来:“任叔叔,你的披风。”

任飞扬低头,只见小琪捧着折得方方正正的披风,正踮着脚捧上来——经过了方才一事,她看着他时,目光中已少了以往的不信任与防备,彷佛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带着钦佩而天真的眼神定定的看着他。

任飞扬被这一声“叔叔”叫得浑身不自在,一手抓过披风,顺手拍拍她的头:“小丫头,叫我任飞扬好了,别叔叔长叔叔短的。”

“可姑姑让我们这么叫——她说你们两个救了大家,要对叔叔恭敬一点!”小琪眨着眼睛,天真地问,“可好好的,为什么发了大水呢?还有人在水里打架?”

“这个……这个,”任飞扬抓了抓头,想找一个答案,最终只能撇撇嘴:“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啊!反正,是为了你姑姑和你们打的。”

“看这场仗打的……切,当真是莫名其妙。”他不甘,回头问高欢:“喂,你知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高欢倚树而坐,只摇了摇头。

“原来你也不知道。”任飞扬翻了翻白眼,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叶风砂。

这时,一直跟在小琪后面的男孩子终于鼓足了勇气,怯怯唤了声:“任叔叔。”

又被刺激了一下,任飞扬没好气道:“别叫什么叔叔,行不行?我可不想变得那么老!怎么啦,又有什么事?”

那个男孩子却比小姑娘还扭捏,忸怩了半天,低头道:“对、对不起啊……任叔叔。”

任飞扬奇道:“有什么对不起?”

“昨、昨天晚上是我……我和阿诚,把你、把你吊上去……”那孩子低下了头,不安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脸色通红,“姑姑本来说送你出去就行了,可你白天…白天欺负了小琪,我和阿诚觉得要替她出气,就把你吊在尚书坊……”

任飞扬怔了一下,回想起被人倒吊了一天一夜,在太平府算是丢足了人,不由火气往上冲,忍不住反手就往这孩子脸上抽去。

那孩子吓了一跳。可以任飞扬出手之快,又怎是他可以躲得了的?

然而任飞扬一掌到了他面颊寸许之处,突地手腕翻转,轻轻抚了抚他的头顶,大笑:“这小家伙,可真该死!——不过我可不打小孩子和女人,这是我们任家的家训!”

那孩子怔了半晌,突然扑过来抱住了任飞扬的腿,欢叫:“任叔叔,你不生我的气了?”

“嗯,嗯。”任飞扬被小孩弄得有点尴尬,敷衍。

落^霞^小^说…

然而那个孩子却不依不饶,反而更加亲密地蹭了上来,贴到了他腿上,开始缠人:“那么,叔叔教我武功!任叔叔这么高的本事,教教我嘛!我想学武功想的发疯了!”

“这个、这个……啊,你先放开!”任飞扬被他缠得无计可施,急切想脱身。

正在他被一个孩子逼得手忙脚乱之时,只听旁边一个沉静柔和的语声道:“小飞,别闹,回来。别打扰任叔叔高叔叔休息,知道么?”

小飞似乎很听风砂的话,立刻放开了手,十二万分不情愿地走了开去。

风砂坐在水边,揽着一群惊魂方定的孩子,不让他们去打扰正在休息的两个人。

她一身湖蓝衫子,长发水般披了下来,几绺已拂到了水面。经过方才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杀,她的脸色略有些苍白,单薄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从小琪手里结果那个青瓷坛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摩着,仿佛寻求着某种安慰。

大师兄……自从你走了以后,我的生活就变得这样危机四伏。

然而对着那一群依赖她的孩子们,她却将那一丝恐惧和不安强自按捺下去,不敢表现出来丝毫,因为她知道自己便是那些人的唯一依靠。

此刻,旭日东升,她一身蓝衫,坐在碧水之旁,长长的秀发在风中翻飞,在水面轻拂。色彩之明丽和谐,静中有动,简直如尘世外的仙境中人。

“真好看。”任飞扬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而且也是个有胆色的女人!”

高欢倚着树,亦已睁开了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死水一般沉寂的眼中,却闪动着复杂而让人费解的神色。

正如他的人,高深莫测、正邪难辨。

他看着风砂那边。不过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风砂身边,却凝视着仍在渐渐上涨的水面。虽然被任飞扬一剑截断巨木堵住了绝口,可外面的水仍然急速涌入,不断上涨,“哗哗”地冲撞着,卷起一个个漩涡。

对面大堤上已经有渔村的百姓赶到,开始抢修溃口。

高欢只是静静地观察着什么。突然目光一变,大呼:“小心水里!”

喊声中水面突然破裂,一只苍白的手闪电般从水中伸出,一把抓住风砂垂落水面的长发,把她拉下水去!——叶风砂被拉得一个踉跄,但她身侧的孩子们及时惊呼着扯住了她,不让她落入水中。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踉跄,她手中的青瓷坛子却跌落水中。风砂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呼,居然顺着那只抓着她头发的手,向着水中俯身下去!

只是一瞬,她的上身已然被拉入水中。

“小心!”来不及多想,高欢低喝一声,手一挥,佩剑化作一道白光,箭般射出。

只听“唰”地一声轻响,白光过处,风砂那一绺长发已被齐齐截断!高欢与任飞扬已同时飞身掠出,双双抢到她身侧。在佩剑坠入水面一刹间,高欢反手一抄,握住了他的剑。同时手往下一沉,水下立刻有一股血冒出。

与此同时,任飞扬的剑亦已杀了两位已沉入水中的杀手。

高欢跃出岸边一丈,捞起了在水中沉浮挣扎的风砂。正欲挟着她掠回,但突觉真气不继,一口气提到胸臆便已衰竭,再也无法用提纵,转瞬手中一沉、半身已没入水中。

水下杀机重重,不知还有多少残余的杀手在虎视眈眈。他心知方才体力消耗太多,便立刻把风砂推入任飞扬怀中,叱道:“快回岸上去,我断后!”

任飞扬也隐隐感觉到了水下杀机的逼近,此刻也不再多言,一把接过风砂,冲天而起。

就在他发力的瞬间,突然水下伸出一圈黑索,套住他右足往水下急拉!

高欢一眼瞥见,右手反削过去,黑索齐断,任飞扬冲天而起,挟着风砂掠向岸边。

一剑削断了黑索,高欢正待前掠,却突然发觉水流有异。凭着本能,他想也不想地在水下双脚踢出。只听几声模糊的惨叫,两名黑衣人先后浮了上来,在水上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抓着自己的咽喉。

他的足尖准确地命中了两个黑衣人的致命部位,血泉水一样地涌出来。

就在这一刹,水面忽然全数碎裂了!

八九位黑衣人从水下涌出,手里拿着利器,从不同的方位踩着水包围过来,眼里有汹涌的杀气,仿佛是背水一战地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高欢蹙了蹙眉,估计了一下敌我形势,微微吐了一口气,抬手阻止了想要扑过来帮忙的任飞扬:“护着孩子们!这里我能应付!”

他一踩水面,飞身掠起,长剑横贯长空。每一剑出,必有血涌出。

正在他全力以赴地和那些黑衣人决战之时,刚落到岸边的风砂却蓦然惊叫了一声:“不……不!大师兄!”语声中的惊恐与焦虑让人不忍卒听。她方才历经惊险,始终不曾有半点慌乱,可这一声惊呼——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一惊之下,高欢与任飞扬同时回头,只见浑身湿透刚刚回到岸上的风砂拼命地伸手,想去够那只方才从她怀里跌落的青磁小坛子。可坛子落入水中,很快被水流卷走。

风砂一急之下,便欲涉水而去。

“你疯了?”旁边的任飞扬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怒喝,“下去送死么?”

“不行!不行!”仿佛疯狂一般,一向冷静的女子忽然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大师兄……大师兄在那里!”

“真是麻烦啊……你等着!”任飞扬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人已闪电般的掠出。

掠至坛子上方,他闪电般地反手往水中一抄,满以为手到擒来。可一刹间,那个青瓷坛子却仿佛被某种力量操纵着,从水中直冲而起,撞向他的右肩!

水下有人?!任飞扬处乱不惊,往左一闪避开,已抄住了那个坛子。可在同一时间,水中一双苍白的手,已闪电般扣住了他的足踝,直往下拉!同时,水底已经有利刃的寒光闪动。

任飞扬这一下可着了慌,他从未出过江湖,武功虽高,临敌经验却几乎为零,在对方猝及不防的扣住他脚腕时,一个紧张,早把什么剑法腿法忘了个一干二净。

百忙之中,他只好把坛子往上一抛,大叫一声:“高欢,接着!”

呼声未落,他已然被拉入了水底,只咕嘟冒了几个气泡便已灭顶。

高欢此刻也被三名杀手缠斗得急,眼看坛子抛过来,他也不顾那柄正插向自己腰间的峨嵋刺,如惊波般跃起。峨嵋刺刺入了他腰间,锋锐随着他的跃起,一下子沿腿外侧创至足踝!鲜血流满了腿部,然而高欢不顾一切地跃起,终于是接住了那个坛子。

想也不想,他立刻双腿反踢而出,足尖点中了那两名杀手的咽喉,缩回腿时,血已从咽喉中喷出——靴尖上,两截利刃闪闪发光,竟是专门为杀戮而特制的。借这一踢之力,高欢向前贴水掠出,到方才任飞扬沉入之处,估计准了方位,一剑刺下!

只听水下一声短促的叫声,血水涌出。

水面分开,任飞扬湿淋淋地挣扎着冒出,露出水面第一句就大呼:“我不会游泳!”

一语未毕,他刨着水,又沉了下去。高欢一眼扫过,看见他身侧浮上那具尸体,便一足点着尸体的胸口,渡水过去拉起了红衣少年。他激战良久,已无力拉任飞扬返回岸边,只有以浮尸为筏——应变之快可见一斑。

临近岸边,任飞扬踉跄着掠上岸,立刻哇哇大吐起来。他方才在水下吃足了苦头,口中、耳中、鼻中均被灌了不少水,十分难受。不过他在最后一刻终于刺中了那名杀手,与此同时,高欢已及时赶到,也一剑从后心刺中那人,他才浮了上来。

风砂见高欢踏着浮尸靠岸,忙伸手搀扶:“受伤了么?”

高欢脸色苍白,摆了摆手,同时避开了她的扶持:“没事。”

说话间,他一步跨上岸,却突然足下一软向前栽去!高欢忙伸手撑住地面,脸色发白,发现一口气到了胸口便再也提不上来。

风砂立刻出手扶住了他的肩,只见他右腿整个血流如注,染红了一大片。

“还说没事!”风砂微微气急,一手按着他坐下,另外一只手已从怀中掏出一个扁长的白玉匣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格格的药膏,气味各异,色彩缤纷。风砂看了一眼他腿上的伤势,挑了其中一格,手指沾了少许,抹在高欢的创口上。

这药十分灵异,抹到之处流血立止,反而有些凉爽之感。

高欢眼里微微有些诧异,看着这些药物,又露出了些许沉吟的表情,仿佛在推测着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