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联袂 · 2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飞扬哼了一声,想起上一次潜入天后庙时便听到这个女人和小女孩交待后事,心里愣了一下,知道此刻叶风砂果然卷入了极大的危险。然而心里尚有气未平,忍不住开口讥讽:“原来你也会有这一天啊?真是现世报!”

叶风砂也不理会他,只是对着高欢有礼地道:“我已道明了苦衷,请两位快回吧,免得到时候连累了无辜。”

说完了那句话,她才转头对任飞扬,眉间有无奈的神色:“如果任公子有什么事,也请改天再来——如果我还有命在,一定好好给个交待。”

她语音坚定而诚恳,让任飞扬也不由收敛了一贯的轻浮和狂妄,不知为何心里一愣,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一介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在大难临头时还有这份镇定,实在是难得。

“喂,你一个女子要对付那些人,很不安全啊!”好管闲事之心又起,看了看眼前这个娇柔似不禁风的女郎,任飞扬抱剑,大咧咧地道,“要不要我帮你一把?这里是本大爷的地盘,也容不得外人来这里寻衅生事。”

叶风砂略带惊诧地望了他一眼,似乎奇怪于这个红龙的老大也会拔刀相助,但仍旧矜持地道:“心领了。自己的事,我想自己解决。”

“切,这么嘴硬?”任飞扬还待再说什么,高欢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身形一侧,迅速伏倒在地,贴耳于地细细倾听——过了许久,他才从地上跳起,神色极为严肃:“似乎有点不对劲。东南方十里之外,有水流崩堤,还有大批人手走动。”

话音未落,风砂的脸色已经苍白。

“孩子们都在绿杨堤!”她的脸色瞬间惨白,完全失去了片刻前的风度,“我让孩子们去那里躲避,难道……难道他们居然找到了那里?”

她几乎是绝望地嘶声低呼,反身向门外奔去。

然而眼前白衣闪动,高欢已拦住了她。

“你是把孩子们都送到了隐蔽处,自己留下来抗敌,是么?可如今看来,那些人一定是先找到了孩子们,正在引你去送死的,”高欢凝重地说,眼神变得凌厉,“你在天后庙布下了重重机关,他们轻易冲不进来,可一到外边,你只有任由他们宰割了!”

风砂没听他的,头也不回地往门外奔去。

只听耳边风声一动,她登时觉得自己全身飞了起来。风砂还未回过神,任飞扬的声音已经传来:“你这种速度,只怕跑到堤上时早已水漫金山了。”

他的声音,突然又恢复了平日的戏谑。

风砂身子一轻,速度忽然快了许多。她被人拉着从街道上掠过,脚下的树丛、土地在飞快地倒退,她忍不住侧过头看看这位携她飞掠的少年。大红披风衬着任飞扬黑色的长发,他整个人充满了生气和活力,仿佛一轮初升的红日——她忽然觉得有些意外:这个地痞的头子,原来也不是那么令人深恶痛绝。

这时,她突然觉得另一只手也是一紧,飞掠的速度再度加快。

再回头,她就看见了右侧的白衣青年。

“你再不拉她一把,我迟早会累死的。”任飞扬笑道,一边脚下加力。

果然,这个曾经路见不平的侠客,此刻也再度拔刀了——那一瞬间,她觉得心里一阵轻松:有了这两个人的帮助,只怕这一次神水宫大举前来也未必能为难她和孩子们吧!

高欢和任飞扬一左一右,携着风砂风驰电掣般地掠去。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还未到绿杨堤,远远地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和孩子们的哭喊。

“姑姑快来呀,发大水了!”

“姑姑救命!”

稚气的哭喊声象针一样地刺在她的心中,风砂焦急得再也等不及,一下子挣脱了任飞扬和高欢,不顾一切地向着前方跑过去。

堤已被人炸开了一段一丈宽的口子,海水急剧涌入,整个堤岸边的土地已成一片汪洋!

一群十来岁的孩子挤在一堆,蹲在堤上最高处,六神无主地哭喊着。如今正是涨潮时分,涌入的海水渐渐漫了上来,眼看已要淹没整个大堤。

高欢与任飞扬拉着风砂掠到了堤旁的山坡上。

一落地,任飞扬就开口了:“我去堵住堤口,你去救孩子们!”

话音未落,便已消失。这个少年,行事永远是如此霸道自信,从不过问同伴的意见。高欢却似乎有些迟疑,看着周围,低头倾听着什么。

风砂却是心急如焚,焦急地看着他:“还不动手?”

她无法再坐视——因为迅速涌进的水流,已在急速地吞没着土丘上的孩子!她等不及高欢回答,便自顾自地跑下水,不顾一切的准备涉水冲过去。

“别动!”高欢一声喝止,终于动手了——但不是冲过去救孩子,而是闪电般地掠进了大堤上的灌木丛中。风砂正在奇怪,只听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

惨叫声未落,高欢又风般在她面前出现。

“有埋伏。”高欢只淡淡交代了一句,转瞬连杀数人,却气息不乱。风砂看到了他衣襟上的血和出鞘的剑,震惊——原来,高欢方才是在悉心侦查埋伏在附近的杀手?他要先清理了这边的场地,才好放心地去救孩子?

这个男子做事,从来都这么周到。

杀完了埋伏的杀手,高欢没说一句话,急速掠过了水面,轻轻落在被海水包围的大堤上,对着那群被困的孩子伸出手取。然而,那些孩子却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忽然出现的陌生人是敌是友。

“高叔叔!”蓦然,孩子中一个声音欢呼,“不要怕,这就是昨天救过我的高叔叔!”

听得姐姐如此说,孩子们一下子欢叫了起来,个个伸手要他抱。

高欢侧过头,发现刚才那个声音是小琪发出的。那个卖海瓜子的小女孩站在孩子中间,正用一双无邪而欢乐的眼睛看着他,满脸的兴奋和期待。

那样纯澈的、孩子的眼睛。

高欢心里微微一颤,仿佛有一根多年未动的弦被震动。他不由对她伸出了手,说了一个字:“走!”

然而小琪迟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指了指身边的孩子,诚恳的请求:“这儿我最大,先让弟弟妹妹们走吧,高叔叔——我可以在这里等一下,我不怕水!”

高欢目光泛上了诧异之色。这个小姑娘只有十一二岁,可是她的风骨,已是第二次让他感到惊讶了。点点头,他更不迟疑,左手抱起一个孩子,右手执剑,已提气掠过水面——脚下的水波在剧烈的翻滚,几次彷佛有寒光在水下闪动。

然而,每次寒光一现,他手里的剑尖便旋即指向那一处——是故那些寒光在水下闪烁良久,竟然是始终不曾破水而出一次!

回到陆地上,刚一放下,那孩子就扑入风砂怀中,哭叫:“姑姑!”

“乖,不哭。阿诚长大了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可不能哭鼻子哦!”风砂安慰地拍着那个孩子得后背,柔声道,“你看,小琪都没哭,你是男子汉更不能哭了。”

“嗯……”显然是平日极听话,那个叫阿诚的孩子果然忍住了泪,仰起小脸,抽泣着:“我长大了……要象高叔叔一样!我要当大英雄!”

他侧头望着高欢,可高欢已不在了。

那个白衣人一手握剑一手抱着孩子,纵横飞掠于急流之上,全神贯注地提气,转瞬又有一个孩子被送了过来。

在高欢弯腰的时候,风砂忍不住问:“你累不累?”

高欢摇摇头,又飞掠了回去。

一个、两个、三个……围在风砂周围的孩子在渐渐多了起来,而高欢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也渐渐越加发白了。 到他放下第五个孩子时,在弯腰之间,风砂发觉他的鞋上已浸了水——这证明他已不能象刚开始那样来去自如了。毕竟抱了一个孩子,施展登萍渡水的轻功,同时又时刻提防着四周的暗算,的确非常辛苦。

风砂本想劝他歇一歇,可一见到激流中被困的剩下的两个孩子,又开忍了下去——与孩子们的性命比起来,累一些也只是一时的吧。她第一次有了自私的念头,默默低下头去。

第六个孩子送到时,高欢的脚步已有些沉重。风砂注意到他绑腿上已湿了一片。

“高公子,歇歇吧!”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高欢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是风砂第一次看见他笑——他不笑的时候已经很好看了,笑起来时更加动人。他的笑容,就象春风拂过雪封的荒原。

可风砂的感觉却有些不同,只觉得他的笑容中有什么异样。

她记起了在大街上他留给她的第一印象,徒然间明白了——是他的眼睛!那么冷酷,那么镇定,仿佛千古不化的冰川。在他笑的时候,也唯有眼睛是不笑的。那是绝对的冷酷。

“这等侠风义骨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冷酷的目光?”

她终于明白、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时,为何会有刹那的莫名惊讶。

然而,等她从沉思中抬头时,高欢又已不在了。一袭白衣如风一样掠过水面,已到了被水淹没的海堤上,从齐膝深的水中抱起了最后的一个孩子。

小琪手中还抱着一个青磁小坛子,一双明如晨星的眼睛盯着高欢,高兴的微笑起来:“现在轮到我了,高叔叔!”

她孤身一人围在滔滔大水中,至始至终不曾有丝毫怯意。高欢赞许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俯身用左手抱起她,发觉手竟有些软了。毕竟他已背过了六个孩子,体力消耗极大,而且一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孩子也实在不轻。

这一次他没有施展轻功去掠过水面,因为他很清楚地明白自己绝对过不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