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八章 后记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如流,回头一望,竟然也算是码字了两年。或许对很多旁观者来说,沧月是从写武侠开始的,写了两年武侠,然后一年前开始涉足奇幻。而这一篇《拜月教之战》(后被编辑改名为《护花铃》)作为听雪楼系列的压卷之作,后接《镜》系列,融合了武学和玄幻,应该算是过渡时期的作品了。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我的第一个长篇小说,这一篇文足足写了七年。从高中二年级因为受到金古温梁尤其是温瑞安温大师的影响,开始写下听雪楼最初雏形的手稿开始,到一年前结篇,这个故事一共伴随了我七年的时光,伴着我从一个高中生成为硕士生。

当年发黄的手稿还在,薄脆如蝉翼,是这些年来,由我自己和室友一个字一个字输入电脑,几度删改,终于成型。在这篇文章里我倾注了很多东西:梦想、少年时光、救赎和守护、爱,以及宽恕……我几乎是把七年来所想的东西都一箩筐地装进去了。

然而除去这些,这不过是一个华丽而诡异的故事罢了。

苗疆,拜月教,听雪楼。血薇,夕影,饕餮。听雪楼主,绯衣的女子和白衣的司命。轮回,守望,救赎和宽恕……这是我经常使用的主题,而在我第一个长篇里全部聚集了,酣畅淋漓地表达了我几乎所有的想法。还记得最初在网上连载这篇文章,因为同时要兼顾学业,经常熬夜到凌晨才贴出稿子,而很多读者就这样等在电脑前,直到我半夜两三点钟贴了最新的更新看完了才下去睡觉,而在我为了防止盗版,宣布中断连载改为邮件发送全文的时候,他们也体谅而毫无怨言。

我非常感谢我的读者。正是因为他们,我才支持到今天,才会有《拜月教》,才会有“沧月”。要不然,我早就半途放弃,扔掉键盘去做了一个纯粹的建筑师。

依然记得那一日凌晨五点结稿的情景。外面天光慢慢透了进来,寝室里的同学都在睡,而我一个人一个通宵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一排排文字,因为情绪的激烈波动而不能入睡。我将记得我为这个故事不眠的那些夜晚——所以我很珍视《拜月教》,或许它并不是我最好的,但却凝聚了我最多的“真心”。

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

在十七岁到二十四岁那一段时间里,我是如此挥霍着心里的那一点灼热、疼痛和不甘。不惜以一把双刃剑,自伤三分后再去伤人七分。

不知道阅读这篇文章的少年读者们,是否能感应到。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最后说明一下,开篇的祷词出自于古埃及的《亡灵书》。而末尾迦若的挽歌,出自小椴的手笔,再次一并谢过。此外,“拜月教”一词,来自当年我中学时玩的游戏“仙剑奇侠传”。那时候我还没有“沧月”这个笔名,也没有想过以后会以此为名——所以有人若说我写“拜月教”是在搞个人崇拜,那可完全是诬蔑^m^

最后,附上椴写的小词一首,也算应个景:

舞罢蝶衣泪已哀,谁将风月澹林台,一番拜月一徘徊。

妾有容华无功过,空将泣笑两留白,露里飘萧影里埋。

(护花铃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