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六章 永夜 · 3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混乱初起的时候,孤光下意识的和绯衣女子一样、往神殿方向奔过去——然而空中弥漫的恶灵们在叫嚣,盘绕在半空,一阵欢庆之后便蠢蠢欲动的开始攻击起最末一些还停留在月宫内的拜月教子弟。

天色刚刚蒙蒙亮,苍白一片,天光穿透了那些漫天的劫灰射下来,在光影中,仿佛那些恶灵有些畏缩,但是几百年的禁锢刚解除、它们依旧在狂欢中沸腾着,四处寻找可以吞噬的对象。

弟子们四散奔逃,然而哪里是那些百年恶灵的对手?在漫天劫灰中,不停地有呼号声响起,空气中有看不见的恶灵缠绕过来,肆无忌惮地噬咬。那些奔逃不及的弟子跑着跑着,血肉便已经消融,最后只余下白森森的骨架扑然倒地。

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一幕,青衣术士凛然住脚。

为了获得力量,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此刻面对这样的境况、身为拜月教的左护法却无论如何不能扔下自己的子弟们不管。因为他拥有着比眼前这群人更大的力量,那么,此刻他就要担起更大的责任——

“往日出方向跑!去青龙宫门!”肩后的灭魂剑跳出了剑鞘,跃入他手中。青衣术士蓦然拦在一群慌乱奔跑的弟子面前,一剑割断了那些追上来的恶灵,厉声大喝,“不要回头看!不要在阴影里!快跑,去青龙宫!”

灭魂剑一出鞘,仿佛感知到了这个人身上灵力的强大,漂浮的恶灵们陡然都被惊动,瞬间向着孤光扑了过来。

“快走!”弟子们都已经奔逃尽了,孤光看到了不远处的烨火——这个红衣的女子因为手脚上还带着镣铐,行动艰涩。青衣术士探过身去,手指划落,不知道念了什么样的咒语,嗑啦一声,沉重的镣铐完好无损的从烨火手上脱落。

“快走!——趁着人多慌乱,回山下的听雪楼去。”烨火还没有回过神来,耳边听到了这个拜月教左护法低低的嘱咐,然后,她的肩膀就被猛然推了一下——耳边,一个恶灵正呼啸而过,一口咬空。

烨火抬头震惊的看着这个青衣术士,然而孤光已经来不及再嘱咐什么,那些漫天漫地的死灵扑了过来,白森森的牙齿咬向他的身体,转瞬间将他湮灭在灰白色的灰尘中。

风里那样巨大的阴邪力量,让学过术法的烨火不寒而栗。

——那是、那是什么样可怖的凶灵被释放了?那种力量居然弥漫于整个天地之间,足够打破这个阴阳界的平衡!

“快走!”缠身的灰白色中,灭魂剑努力划开一道口子,孤光回头看到烨火还怔怔站在那儿不走,不禁厉声大喝,同时一连串的劈杀那些汹涌而上的恶灵,“还不快走!”

然而,只是一个分神,他左腕就被一只乘虚而入的恶灵咬住,森森白骨都露了出来。

“我来帮你!”烨火猛然一顿足,抬手从路边的菩提木上折下一根枝条,念动咒语,指尖弹出之处,树枝顶端登时燃起一点碧荧荧的火光,“金华冲碧!”

龙虎山女弟子清叱一声,手腕划出。那一点碧火刺入浓厚的白雾里,忽然间激起了半空中莫名的动乱。那些围绕住孤光的死灵们被灼烧着,惊叫着散开来。

烨火趁着这个空档一个箭步抢入,和孤光背向而立,面对着身周立刻去而复返的恶灵。

“喂,你留在这里也没用!你会成为累赘的——”虽然感到背后的压力大减,然而孤光看着眼前无边无际围上来的恶灵,眼神却是忧心忡忡。天,难道张真人座下的弟子都是如此单纯的近乎傻?这个烨火,居然和弱水那个丫头一样的脾气!

“谁说我一定会成为累赘?”菩提枝划出,噗地一声刺穿了一个扑上来的恶灵,然而文静的烨火眉目间却是少见的执拧,她手腕不停顿的刺出,瞬间身前犹如树林婆娑,菩提木织成了重重屏障,将那些死灵阻挡在外,“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拜月教放了这些东西出来?这是——”

她没有精力再说下去,因为那些呼啸而来的恶灵已经让她分心乏力。

“喂,你得先走——”半晌的缠斗,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阴毒力量,灵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被恶灵们咬伤的地方痛入骨髓,然而孤光强自支持着,对背后并肩作战的红衣女子道,“听见了没?你给我先走!我答应了萧楼主让你返回听雪楼……”

然而,说出话后半晌,却没有听到烨火的回答。

孤光一惊,奋力一剑逼退自己身前那些恶灵,不顾它们再度尖啸着扑上,转过身去拍了一下烨火的肩膀:“喂,我和你说话呢,快走!”

烨火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眼神是直直的,然而手上的枝条却是毫不停顿的刺出,迅速无比,竟然不因长时间的剧战而有所停滞,看得拜月教的护法都暗自称奇。

然而,在他的手接触到烨火的瞬间,那个红衣女子忽然仿佛失去了平衡,瞬间委顿。

“喂喂!”孤光猝及不防,连忙伸手挽住她,然而烨火身子虽然倒入他怀中,眼神直直的,出手却居然一丝一毫都不受影响!依然是那样迅捷无比的一剑剑刺出,在身前织出一片青色的帷幕,阻挡着那些想要扑过来的恶灵。

“七返闭心术?”看到眼前烨火的情状,青衣术士脸色大变,脱口低呼。天,这丫头…这丫头疯了吗?!居然为了保持斗志、不惧任何伤痛,封闭了自己的五蕴六识?

为了让自己不成为累赘,这样勉强而战——这个丫头疯了么?青衣术士的眼前一个恍惚,陡然间闪过的是蓝衣少女同样明媚的笑靥、和那一朵纯白的梦昙花。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短短一刹间的震惊,然而孤光背后那些恶灵已经汹涌而来,咬住他的后颈。孤光扶着烨火,一时间居然腾不出手来。然而,忽地感觉到了什么,那些恶灵有些惊惧的松开了口。

孤光抱着烨火,手指下意识的攀上自己颈中,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硌痛他的掌心。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将脖子里挂的那颗宝石握在手里——

月魄。对了,还有这颗月魄!他居然忘了。是你么?迦若?……这些恶灵是你放出来的么?你到底要做什么?

然而,青衣术士已经来不及思考,他把月魄佩在烨火身上,一手扶着失去知觉的女子,一手提剑站了起来,一天劫灰纷纷扬扬而下,他眼里忽然有了决断的光。

“嗯……我们一起杀出去罢!”对着已经听不到的烨火轻轻说了一句,孤光嘴角有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握紧了手里的灭魂剑,“我把你送回到那个叫弱水的丫头身边去。”

在两人起身的时候,青龙宫门边忽然也是一阵骚动——仿佛有什么人居然逆着奔逃的人流、反而向这个充满了阴邪恶灵的月宫内部冲过来!

“啊!师妹!”冲入月宫的是一青一蓝两个男女,当先冲入的蓝衫少女一眼看到他怀里的烨火,脱口欢呼出来,然而眼睛随即看到了他身上,欣喜的意味层层泛起,简直是跳跃着奔了过来,“啊,是你!——你救了烨火,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

那样明艳照人的笑靥,看得孤光瞬忽间又是一个恍惚。青衣术士一直阴郁冷沉的眼里,也有浮现出不由自主的笑意。

世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傻的人,觉得他是个好人吗?

那个笑容仿佛是明灯、瞬间照亮他长年灰暗的心境。内心仿佛有什么一直不解的问题豁然开朗——原来,枉他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的追逐最强的力量,即使有一日真的能够独步于天地间,然而又怎能及得上眼前这纯白梦昙花般的笑靥?

“萧楼主在哪里?!”然而,一起杀入月宫的碧落,却在此时急急冷漠的询问,将孤光瞬间恍惚的神志重新拉回,“我要杀了迦若!”

“在神庙——”想起萧忆情和舒靖容,孤光眼里陡然雪亮,心中突地一跳,不知道是什么样不祥的预感。他回头看着神庙方向,忽然间、听到了隆隆的低沉响声,仿佛地底有什么东西突然崩塌了,整个灵鹫山都颤抖了起来!

“天!”孤光脱口惊呼,发现不知何时空气中那些飞散的恶灵都舍弃了他们,迅速的往圣湖方向云集,密密麻麻的、在湖上方织成了浓厚惊人的白雾,云雾最浓的核心里,仿佛有什么不停地移动着,带动那些恶灵往前走去。

碧落已经展动身形,向着圣湖方向掠了过去,浑不以那些可怖的恶灵为意。

 

一切都忽然沉寂下去了,天光从云层后透出,丝丝缕缕照射下来,笼罩天地。

那些劫灰依然在空中飘浮着,然而不等落到他们衣襟上,就纷纷在半空的光与影中湮灭了踪迹。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萧忆情站在圣湖底上,四顾白骨累累,一眼望不到边际。

眼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恸哭的阿靖,身后是失去了魂魄的明河。而他一个人站在这茫茫的白骨荒原之间,陡然间仿佛有什么极度悲凉辛酸的利剑,一分分刺穿他的心脏。蓦然感到说不出的痛苦,听雪楼主捂着心口弯下腰去,却依然不说一句话。

当所有的语言都已经无能为力,他已不求再在她的面前分解一言一语。

在灵鹫山顶听到迦若合盘托出最终的计划,并开口请求他的援手时,他内心瞬间的震动无以言表——对于一个已经操控天地、俯仰古今的人来说,有什么还能值得他为之付出这样放弃永生、永闭地底的代价?或者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然而,那是佛家的慈悲,不料却在这样操纵邪术的大祭司举止中真正的实现。

那一刀,是他对于那个不知道是青岚还是迦若的大祭司的允诺!那样毫不迟疑毫不留情的绝决,正是出于对这个最强对手最由衷的尊重。

挥刀斩首的瞬间,头颅脱离身躯飞出,听雪楼主听到了他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多谢。”

然而,那一句话,和迦若脸上最后如释重负般的微笑,只有他一个人听见和看见。迦若…迦若,想不到,在这个世间,最了解你的,到头来竟然还是我。

只是,又如何对她说明这一切。抑或,说了也无济于事——他已经是在她面前亲手砍下了那个人的头颅,将她的青岚永闭地底、永世不得超生。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动手,看着夕影刀齐肩掠过那个人的身躯,看着人头如同流星般划落!

她即使了解了真像,无法再责备他什么,但是心里那样的阴郁却永远不会再散去。

——那将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再逾越的鸿沟。

阿靖,阿靖……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毫不掩饰的痛哭,放下了一切刺人的骄傲和自卫的矜持,就像一个迷途小孩一般的恸哭。你的真性情,从未在我面前这样的流露过。

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迦若对我说过、那日你没有下灵鹫山,是因为得知了“青岚”十年前的死讯而神志溃散;然而,现在为了“迦若”的死,居然还是能让你这样崩溃般的失态——到底,在你内心里,也从来没有法子将“青岚”和“迦若”两个清楚地区分开来吧?

和那个大祭司一模一样啊。

心里的痛苦仿佛一把利刃,慢慢将胸臆切成两半,听雪楼主剧烈的咳嗽起来,俯下身去用手紧紧捂着嘴,然而暗红色的血还是从指间淅淅沥沥洒下,滴入地上的森森白骨。

“站直了,孩子。”陡然间,仿佛有清风吹来,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柔声嘱咐,恍惚而温婉,犹如回声,“好孩子……别对任何事低头啊。”

是谁?是谁在对他说话?萧忆情蓦然抬头,四顾,然而满目白骨,哪里有半个人影?

“斩下我的头颅吧,萧楼主。我会把你母亲的遗骸怀给你,并让她得到解脱——所有的恶灵都会追逐着它而去,然而,令堂的魂魄却决不会……因为她看到了你,必不会为任何东西而离去。如果你感到有清风绕你三匝而去,那么便是令堂魂魄归来,再入轮回。”

陡然间,记起了迦若的话,他脸色再也忍不住的改变,脱口叫出声来:“母亲……是你么?是你么!”

没有声音回答他,只有清风缓缓拂面而来,温柔的吹去散落在他脸颊上的乱发,然后,果然如迦若所言、绕他三匝,随后散去。

风里不再有那个温柔的声音,只是渐渐远离,消失无踪。

萧忆情失神的站在湖底中,眼前白骨森森,却不知道那一具才是生母的遗骸。即使他独步天下、翻手为云覆手雨,如今站在这里,母亲的尸骨就在眼前,他却依旧无法为她收敛!

然而,他依旧站直了身子,虽然咳嗽着、却绝不再弯腰。

“楼主!楼主!”出神之际,耳边忽然听到了人声——这一次,是确确实实的有人在叫他。熟悉的声音,那是——?

萧忆情不自禁的循声看过去,一袭青衫入目,看到了圣湖边上佩剑携琴的剑客。

微微意外,听雪楼主不禁苦笑了起来:是碧落?居然碧落会不听他最后的安排、为了他一人一剑杀回月宫来?……怎么会这样?

要知道,在他以往的判断来看,这个为了诺言而勉强俯首为自己所用的天才剑客,本该对自己忠心有限,更何况、他要寻找的那个女子小妗已经死于幻花宫水底神殿,他内心早该毫无羁绊——这次逢到他大劫难逃,这个人十有八九该趁机离开听雪楼才对……可如今,完全和他意料的相反、碧落竟然生死不顾的单身闯入月宫来!

难道……是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

看见地上横倒的白衣祭司的尸体,再看到萧忆情抬头看过来,仿佛终于确定了楼主安然无恙,碧落长长舒了一口气,眉间积聚着的杀气陡然消散,微笑起来,单膝下跪抽剑驻地:“恭喜楼主手刃强敌、一统苗疆!”

那样的恭祝,却仿佛一柄利刃陡然插入萧忆情心中。胸口沸腾翻涌的血气再也压抑不住,他身子微微一倾,“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那一口血方溅落地面,听雪楼主的身子却蓦的挺得笔直,眼神冷凝,忽然,右手中刀光一闪,左腕中已经被割了一道,流出血来。

殷红的血一滴滴急速渗入圣湖地底的泥土,萧忆情仰头苍天,一字一字对着天地说出誓约:“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萧忆情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听雪楼人马不过澜沧、绝不犯拜月教一丝一毫——如违今日之誓、永世不得超生!”

碧落惊住,不明所以。

楼主倾尽全力,才攻下了灵鹫山月宫,斩杀了大祭司。为何在这样的大胜关头,却立下了如此的誓约?如果他倾力南征并不是为了征服拜月教,又是为了什么?

耳边有隐约的哭声,撕心裂肺,依稀熟悉。碧落回过头,此刻才看见远处的绯衣女子,眼里顿时有无法掩饰的震惊:那个跪在一地白骨之中,抱着无头尸体痛哭的,居然是靖姑娘?!这个那样骄傲犀利的女子,居然在痛哭?!

这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白骨森森,天高地广,然而听雪楼的大护法忽然间不知该说什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