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六章 永夜 · 2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地底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垮了,将整个灵鹫山都震得微微晃动。

圣湖底下,那道由巨大玉石做成的水闸闸门失去了控制,颤了一下,猛然开始沉沉下落。

“迦若!迦若!——外面怎么了?你在干什么!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紫檀木的门里,拜月教主的声音已经因为震惊而变得绝望,拼命嘶喊着,却因为筋脉被封而无力做任何反应,只是在那里一遍一遍、撕心裂肺的问。那声音里的急切和担忧,让听雪楼主一贯冷漠的眼里都有了微微的动容。

“萧忆情助我!”劫灰漫卷,白骨累累的湖底,那个白衣祭司被恶灵缠绕着,唤他的名字,声音在灵鹫山空旷的天地间回响,“——萧忆情助我!”

两个人的声音交缠着进入耳内,听雪楼主眼里的光如同冷电。

一刀劈碎了拜月教数百年来供奉的圣物,他再不迟疑、隔空挥手,指风破空处紫檀木门被震开,门里苍白着脸嘶声大呼的女子、看到站在圣殿里的听雪楼主,猛然间呆住,意外的说不出一句话。

“神殿要塌了,快往远离圣湖的方向走!”萧忆情隔空解开了明河被封的穴道,冷然扔下一句话,转身就向着干枯的圣湖底掠去,身形迅疾如电。

他的身形刚离开最后一级神庙台阶,那些遍布空中的恶灵也同样察觉到了,瞬忽间云集过来,想撕咬开他的躯体——然而,仿佛感到了这个人身上有什么惧怕的东西,那些恶灵嘶叫着,却一时间不敢扑过来。

他知道,那是他体内那一半所谓的“月神之血”。

听雪楼主的脚步丝毫不敢停顿,提起了一口真气直奔湖底那一片灰白色最浓厚的地方,那里,翻腾缠绕的怨灵们正在欢呼着享用百年难得的血肉盛宴。

“楼主!”冲下湖岸的时候,他听得阿靖在叫他,声音里带着深切的欣喜和震惊。

然而,被那些密密麻麻的死灵羁绊着,绯衣女子不停拔剑刺击,却一时间无法走出半步,然而看到他安然的从神庙中出来,她的眼神却是极度的欣慰和喜悦,脱口:“你没事?我还以为……太好了!——”

萧忆情甚至来不及看她一眼,脚步也不敢有丝毫停顿,掠过她身边,急促的向着被死灵们围攻噬咬的白衣祭司方向奔去,眼里的光芒凝重冷定。

那是他答应过迦若的事情——无论如何,今日他一定要竭尽全力做到!

他不敢再看阿靖喜悦的眼神,当此时、她这样难得流露出的感情反而如针般刺痛他的心,连手指在刹那间都有些颤抖……她就在这里、她就在这里看着!看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迦若、迦若,即使何其残酷,但我答应你的也必无反悔。

“萧忆情……”看到听雪楼主掠过来,那些恶灵们纷纷有些畏惧的退避,白衣祭司回头看着,眼神里陡然有轻松欣慰的光。血从他的每一寸肌肤里汹涌而出,身上很多地方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虽然感觉到了有人逼近,还有很多恶灵张开嘴咬着他的血肉,不肯松口。

迦若却是一动不动的任凭那些恶灵群起撕咬,仿佛一个沉入池底的诱饵。

在萧忆情过来的时候,他挣扎了一下,想站起来——然而连这样的力量都已经不够了,血流满他的白衣,祭司的手指衰弱无力,几乎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

湖水已经完全被排干了,晨曦淡漠中,可以看见黑洞洞的湖底闸门就在前方不远处,宛如地狱张开了大口,吞噬着什么。天心月轮已经被砸碎,闸门失去了控制,在本身的重量下沉沉下落,发出令大地震颤的声音,一寸寸重新合拢。

然而,他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萧忆情,助我一臂之力!”迦若回头,对着身后赶来的听雪楼主大喊,抬起手,指尖的血如同葡萄般一滴滴下落,殷红可怖,厉声,“你答应过我的!”

萧忆情闪电般掠到,落在了他身后。两人目光交错,陡然间,听雪楼主眼里泛起晶亮的光芒,似是有极痛苦的表情一掠而过。

“快!”一袭白袍衣襟全是血色,迦若厉声,“助我!”

“好。”在漫天的劫灰中,听雪楼主眼色冷冽,猛然间一声清喝,已经抢到了他身侧,在纷纷惊起嘶叫的恶灵中,夕影刀宛如清风卷起,迅疾无比、一刀斩落!

刀锋如电,带着淡淡青芒划过迦若肩头,腔子里的血忽然飞溅而出,头颅被这一刀削断、直飞而出,落向不远处那个黑洞洞的地底闸门内。

“楼主!你——!”绯衣女子瞬间惊呆,甚至忘了继续拔剑护卫自己,手上的血薇铮然落地,喃喃脱口惊呼了一句后,猛然省悟过来,“青岚!青岚!”

一刀斩下,毫不容情。

迦若的头颅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冲天的血喷涌而出的刹那,圣湖上云集的恶灵们陡然感觉到了无上的吸引和诱·惑,沸腾起来,连围绕着阿靖的那些恶灵都顾不得继续留恋,纷纷一拥而上,追逐着那颗头颅,抢夺那对于它们来说具有无上灵力的珍宝。

头颅不偏不倚地落入正在下坠的湖底闸门,后面那些恶灵汹涌追来,挤挤攘攘的叫嚣着追逐噬咬,一直穷追不舍,灰白色越聚越浓,如雾般纷纷涌入那个地下闸门内。

“青岚!”眼睁睁的看着听雪楼主挥刀断首,白衣祭司的头颅脱离身体飞出。绯衣女子嘶声大喊,疯了一样的追过来,然而已经是来不及。眼看着那颗头颅坠入了漆黑的深渊,她想也不想,便也向着快要阖上的闸门踊身一跃!

“回来!”然而,手臂陡然被用力拉住。下意识的回头,眼前是一双冷漠如冰雪般的眼睛,冷酷镇定,厉声一字一字,“他已经死了!彻底死了!”

阿靖猛然呆住,仿佛听不懂对方这样简单的话一般,怔怔看了眼前的人一瞬。

·落·霞…小·说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他已经死了。”看着绯衣女子这样空洞洞的眼神,萧忆情重复着,声音却已同样空洞。

忽然间,她扬起手,用尽全力一掌打在他脸上!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剧烈的变化,绯衣女子仿佛崩溃般的对着眼前的人嘶声大喊,眼神凌厉可怖,“你就这样在我眼前杀了他!”

退了一步,听雪楼的女领主铮然拔剑,一剑反击。

仿佛被那一掌打得呆住,听雪楼主一时间竟毫无还手之意,直到血薇剑雪亮的剑锋刺破皮肤,他才惊醒般的后退。然而已经来不及,那一剑刺入他胸口,随着他的退开,划出横贯胸膛的长长剑伤,鲜血淋漓。

然而萧忆情苍白着脸看着她,眼神冷漠如死。

他始终没有还手,只是点足退开,闪电般的退到已经下落了一半的水闸旁,看着最后一缕灰白色也已经追逐着祭司的头颅进入地底,他忽然再也不管背后的血薇剑,回身背对着阿靖,用尽了全力横掌击在闸门巨石上!

“轰——”大地猛然再度颤抖,巨石被那样一击也是震了震,轰然间迅速掉落下来。

“青岚!青岚!”绯衣女子心神欲裂,扑过去,嘶声呼唤。然而她手指接触到的、已经是死死封住地底的万斤闸门,上面密密麻麻雕琢着奇异的符咒——那是先代拜月教主写下的、镇压禁锢一切阴魂的咒语。

永闭地底。

她的青岚。迦若。拜月教的大祭司……就这样随着所有圣湖怨灵一起,永闭地底!

绯衣女子终于没有一丝力气,手指扣着巨石,把全身的重量靠在上面缓缓跪了下去,头抵住石头的封印,沉默之间,忽然用头猛烈的撞击着、用手捶着石门,失去控制的痛哭。额上流出了血,顺着雕刻满符咒的巨石流下,纵横可怖。她肩后缚着的匣子散落,轻轻一声响,那个少年的头颅滚落出来,依然是保持着温和淡定的笑容。十年未变。

那样冷漠骄傲的女子,就这样在漫天的白骨劫灰中,毫无掩饰地失声痛哭。

轰隆的巨响继续从高处传来,巨石沿着台阶滚落下来——那是天心月轮被摧毁后、引起的神殿全面倒塌。一切都摧毁了……无论神力还是恶灵。今日,是清算所有罪孽的一天吧?

那个从神殿里奔逃出来的绝美女子完全没有听从萧忆情的警告、往远离圣湖的方向奔逃,反而径自冲到了湖边,目睹了方才惨烈的一幕,瘫坐在圣湖边上。显然也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明河甚至没有哭,只是眼睛空空洞洞的看着前面的湖底——

干枯的圣湖一片雪白,那是无数的骷髅和骨架铺满了地面,带着几百年来不见天日形成的幽暗,那些骷髅带着黑洞洞的眼窝、张大了口静默地仰对苍天,那凝固了几生几世的怨毒终于在一刻的尽情宣泄之后,终于永远平静。

最尽端处、那一道万斤闸门死寂的封在那里,阻断了阴阳两界。

神殿还在继续坍塌,不时有碎石落到她身上,然而明河毫不闪避,眼睛空空荡荡。

湖底,累累灰白色的骸骨中,祭司没有头颅的躯体横在那里,然而腔子里却没有多少血流出——仿佛身体里的血、都已经被那些恶灵撕咬殆尽。离那个新倒下的尸身不远,是少年温和微笑着的人头,面容一如十年前。

天色已经微微透亮,淡蓝色的光散落下来,劫灰在光里飘转着,消弭毁灭。

看着眼前这一切,仿佛也终于筋疲力尽,听雪楼主苍白着脸咳嗽起来,手指用力捂住嘴角,然而暗红色的血还是淅淅沥沥洒落。

迦若……迦若。我答应过你的,总算还不负所托。

用你之身度尽湖底恶灵,是你毕生的心愿,我已助你完成。

我们都是能狠下心来的男人,彼此都能为了自己的想要的东西而不惜一切——但是,唯一牵挂的就是那些会为你哭泣的人。知道她们即使能洞彻过去未来、拥有举世罕匹的力量,却依然是个女子、无论如何无法接受这样惨烈的计划,所以,你才会先下手制住了拜月教主吧?不让她亲眼看见这样的一幕,那便是你所能做的最后的回护。

然而,终究这一切、都还是不得不在我们最不希望看见的人的眼前进行——如今青冥这样的痛哭、明河这样的死寂,在幽冥那一边的你、还能感觉到么?

你的心底,是否也会感到一丝的歉疚和绝望?

原来,就算尽了全力,还是有些东西终究无法守护。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