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魔渡众生 · 3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忽然间,黑夜里发出了轻微的咝咝声,仿佛无数毒蛇在夜中蓦然吐信——水面微微激荡开来,似乎黑夜中有什么东西被惊动了。被石子敲开的湖面碎裂,有白色的水气蓦然绽放迸裂,旋风呼啸而来,将临湖而立的两个人裹入氤氲的水气中。

“什么东西?!”阴毒的气息迫近,刹间萧忆情已经拔刀,夕影刀流出一片清光,斩开如水的雾气。风声雨气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嘶叫了一声,落下的雨丝陡然变成绯红色。

风忽然定住。

听雪楼主飘起的衣袂和发丝是在刹那间顿住的。

很诡异的景象——连风都能在刹那停顿!

雨气和雾气是倒退着收敛进入黑沉沉的湖面的,仿佛一朵缥缈的白色大莲花收拢起来,沉入了那一片湖水中。

“就是我跟你说的那种东西。”一切发生在瞬忽间,迦若还来不及出手,就看到了恶灵们在夕影刀下退开,祭司眼里有厌恶和敬畏的光芒,“是我惧怕的——你现在看到了?”

“是很阴毒——似乎未必见得多可怕啊。”夕影刀已经重新没入了衣袖,然而听雪楼主回忆着方才刹那间的力量交锋,沉吟着,眉间却有些不解。

白衣祭司忽然笑了起来,眉间的神色不知道是宽慰,还是讽刺:“当然,对你来说这力量只能感受到五成而已!——你身上流着一半的月神之血啊!你的母亲,先代的侍月神女,华莲教主的亲妹妹……继承着那样血统的你,也有着让圣湖恶灵们畏惧的护身符。”

顿了顿,迦若抬手抚着眉心的额环,才惊觉上面的宝石已经被他送了人,不由唇角浮出淡淡的苦笑:“所以我才说、在这个世间,只有你能帮我达成我的愿望了……”

“你怎么不先止住手上的血?”听雪楼主人看见他抬起的手,苍白的手指间血还在不停地流下来——自从方才祭司做法、叩开九冥之门招来泉下妖之后,他手上的血就没有停过。

“止不住。”迦若忽然笑了,摇摇头,“你不知道吧?我是个怪物……从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受伤,除非我自己——但是一旦流血,就再也止不住。”

萧忆情忽然怔住,看着他。然而迦若却是毫不在意,随手甩了甩,手上的血珠被甩了出去,落入湖面——扑簌簌一声响,湖上烟波四起,水面仿佛沸腾了一般,无数奇形怪状的东西从水里逸出,血珠瞬间被抢噬的一干二净。

那样诡异的景象,让听雪楼主都看的出神。

“很可怕吧?”迦若淡淡的笑,然后眼里闪过雪亮的神色,“这里积累了几百年的怨毒……死了多少人?还要死多少人?罪大恶极啊——希望,能了结在我们的手上吧!”

“那是……你的愿望吗?”萧忆情不知为何,微微一震,抬眼看着站在身侧的白衣祭司,语气里却蓦然涌现了难得流露的震颤和动摇。

迦若不答,只是微微点头,眼神冷定。

“好。”顿了顿,听雪楼主人忽然叹息,率先转身走向祭坛,拾级而上,“我尽力而为。”

“多谢。”迦若看了一眼黑沉沉的湖面,随之转身。

两袭白衣无声无息的,沿着大理石铺就的巨大石阶一步一步走上去。风从回廊下吹过来,雨脚斜斜打来,濡湿了两人的衣襟。

夜是静谧的,只有远处那些转移人马偶尔发出的些微声响。

“迦若。”终于走到了祭坛最高处,神庙在望。然而,听雪楼主却忽然驻足,回身,看着身边的白衣祭司,眼神复杂,忽然叹息般的说了一句,“世人都说我观人测物莫不洞察了然——可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是迦若,还是青岚?”

“我什么都不是。”迦若却回答的干脆,微微笑了一下,眼神却是寂寥的。他抬起手,遥遥对着神殿大门,微微躬身示意:“请。”

月神殿里,重重帷幕后面亮光依然挡不住的透出来,万盏烛光如星辰大海,璀璨夺目,衬得高座在上的月神宝像庄严,曼妙不可方物。

“就是这个?”手指攀上了那个八宝缨络装饰着的神龛,停顿在那个玉雕的轮盘上,萧忆情神色凝重,转头看着一边的拜月教大祭司。

然而,带着敌方的首领进入拜月教圣地的大祭司,却居然毫不防备对方在干什么,自己走了开去——萧忆情看见他在神殿的一侧厢房门前停下,手按在紫檀木的门上,却没有推开。

那个瞬间,听雪楼主看见祭司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不过是一扇门而已……然而那个刹那,迦若的眉间却掠过复杂而苦痛的神色,仿佛挣扎了许久,却始终没有稍微加力,将那扇门推开。

拜月教的大祭司,只是将手按在那个门上,长久的凝望——仿佛这样就可以看穿那扇厚重的木门,看进背后那个密室里去。他手指间的血还在不停地流下,紫檀木的门上纵横着他的血,无声无息。

萧忆情看到他这样的神色,不知为何忽然间心里也是一痛。然而,听雪楼主人没有出声询问或者催促,只是收回了目光,看向外面黑沉沉的夜——那里,拜月教的子弟们还在继续撤离,那一袭袭击白袍在暗夜里幽然闪动,有秩序的迅速离去。

都离去了……都离去吧!

在这个偌大的月宫,今夜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天地,只希望以他们两人联手的力量,能够压制下圣湖里那群恶灵、实现迦若的愿望。

这个迦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抑或,不是一个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为什么他的愿望……居然是这样?

他说他是吃了青岚而获得力量和记忆,然而,为何又会为了阿靖、而不惜耗费这样大的灵力来为他治病——说起“冥儿”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语音里的细微变化无可掩饰。

他究竟是什么……是迦若,还是青岚?

然而,听雪楼主毕竟什么都没有说。许久,他沉默的看了一下外面的天空,目光收回来,看着神殿上的水晶沙漏,忽然不回头的说了一句:“快到三更了。”

迦若的手一震,然而却是立时从门上放了下来,回看萧忆情。

“放心,我们定会成功。”白衣的听雪楼主在天心月轮下转过身来,也看着大祭司,清秀病弱的眉眼间忽然涌现了沉毅决然的神色,一字一顿的,“我定然会帮你实现愿望。”

迦若忽然笑了,伸出手去,重重拍了一下对方的肩:“好。我就知道找你绝对没错——听雪楼主一言出、如山倒,我放心的。”他的手离开萧忆情的肩,留下的是殷红的血印。

“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愿望?”沉吟着,萧忆情忽然忍不住问,他的眼睛穿过对方的肩膀,看向背后那扇紫檀木的门,“比如门后边的那个——”

“那个人,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亲。”白衣祭司缓缓开口,眼神却是忽然间变得很奇异,似悲伤,又似欢跃,“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了……再有,也是希望——”

他顿了一下,看着身边病弱的年轻人,忽然叹了一口气:“希望冥儿和她能幸福。”

“幸福?”怔怔重复了一个词,萧忆情陡然间居然也叹了一口气,唇角浮起的是莫测的笑意,“这个,似乎我也没有能力答允你了。”

“如果你也不能,还有谁能呢……其实我能看到未来,但是——”迦若微微苦笑,眼眸里闪过无奈的光,仿佛想说什么,但是终于生生忍住,“你们在一起,很好。”

“三更了。”顿了顿,似乎觉得已经说了太多,大祭司忽然看着更漏,说了一句,“人也撤的差不多了——我们动手吧。”

萧忆情无言转头,握住了那个天心月轮,手指冷定如铁,毫不颤抖。

然而,在转动那个操控天地的机关之前,听雪楼主蓦然对着拜月教的大祭司说了一句话:“迦若,其实我知道你真正畏惧的是什么——你畏惧的不是圣湖恶灵的力量,而是你自己。”

 

“护法,护法!那个女人来了!——”有条不紊离开的队伍中,蓦然爆发出了慌乱。前方似乎有兵器碰击的声音,冷厉刺耳。弟子们惊呼起来,“那个逃掉的女子又回来了!”

青衣术士本来已经走到了队伍末尾的听雪楼俘虏中,刚刚找到了红衣的烨火,准备趁乱暗自出手相救,然而此刻听得前头撤退的弟子蓦然爆发的呼喊,眉头暗自蹙了一下,只好先离开了烨火,走上前去。

暗夜中,玄武宫门口有些混乱,火把灯笼黯淡的光线下,依稀可见一袭绯衣。纷乱的剑光围绕着她,雪亮犀利。

“怎么回事?她又回来了?”脱口喃喃一句,孤光眉头更加蹙得紧了,忽然间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痛得要命——天,听雪楼这些人都在搞什么?进进退退的毫无道理可言,让他这样的卧底经常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让我进去!”混乱中,绯衣女子对着阻挡她的人群厉声呵斥,剑光如同飞瀑一样横空,鲜血飞溅,“让开!——我要杀了迦若……我要去杀了迦若!挡我者死!”

左手依旧抱着那个黑匣子,然而阿靖右手提着血薇剑,眼神里的光雪亮的可怕,仿佛要吞噬眼前所有拦住她道路的人!拜月教弟子们哪里是她的对手,一时间堵在宫门口拦截她的弟子已经死了好些,血流遍地,在细雨的夜里淌了开来,猩红满地。

孤光的眉头蹙了起来,眼神渐渐严肃——在所有弟子面前,身为拜月教左护法,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如此杀人。无论如何,他要当众拦住她!

“好!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们、给楼主他报仇!”看到一连杀了多人、那些拜月教弟子不但不退,反而越聚越多,舒靖容冷笑起来,撕下衣袂、将左手中的黑匣子缚在背上。绯衣女子腾出了双手,提着血薇剑看着眼前夜色中无数的拜月教徒,眼神冷酷。

孤光排开众人,走了上去,准备拦住这个举动经常大违常理的女子,然而,听得她此刻的话,拜月教左护法却不由得一震,脱口惊呼:“什么?你说萧忆情……死了?”

阿靖此刻也看见了他,眼神陡然凝聚在了他身上,杀气逼人。孤光不知道这个女子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居然看着明知是己方人的自己眼里还有这样的煞气——然而看到平持血薇剑的女子的眼神,连他都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将念力集中到右手指间。

然而,就在那个刹间,凝神对敌的青衣术士忽然觉得什么不对劲,似乎空气中有东西瞬间失去了控制、带着极大的危险逼过来——他陡然间觉得心寒,再也不顾敌人在前,蓦的回过身去!

“啊!——”然而,身后那些还在月宫内没有撤出的拜月教弟子中,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惊骇莫名,大家看着暗蓝色的天空,个个目瞪口呆,“劫灰!劫灰!”

“灭天之劫……?”孤光回首看着月宫,眼睛陡然间也是凝滞,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惧,怔怔脱口,“红莲烈火?劫灰!”

雨不知何时忽然已经停了,然而,月宫里圣湖方向似乎有烈焰燃烧、烧红了黑夜,半空有什么奇异的东西而落——

然而那不是雨,竟是一天纷纷扬扬卷起的、苍白的飞灰!

劫灰。

拜月教几代以来传说的灭天之劫,居然真的在今夜压顶而来!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